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九章
 
‘身为鬼王,却还有着害怕阳光的弱点,想必无惨大人一定很困扰吧?’

‘这是一个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相信它会给您带来一点帮助的。’

那个额上有着一圈缝合线的男人是这么说的。

鬼舞辻无惨看着从自己口袋中掉落的手指,脸上闪过一丝犹疑。

他知道那人肯定不会是因为乐于助人或者别的什么才给了他这个,但是这根两面宿傩的手指中也确实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那些被称之为“咒灵”的生物,可以无所顾忌地行走在阳光下,无惨曾经尝试过往咒灵的身体中注入自己的血液,却发现毫无效果。

但是,如果是自己吞噬了属于咒灵的力量呢?

“不过是一个人类……”男人的面容从鬼舞辻无惨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忍着身上被切割的剧痛捡起了手指,张开嘴吞了下去。

几乎是在下一秒,强大的力量伴随着猛毒一般的剧痛自身体内部升腾而起,摧枯拉朽般扩散到全身。

好……好痛苦……

鬼舞辻无惨瞪大了双眼,痛苦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浑身青筋绽起,身后的肉鞭也疯狂挥舞,呼啸着将无惨周围的土地犁开了一层。

林跃发现了这边的异常,一脚踢开鸣女,借力向剑阵的方向赶去。

“炭十郎先生,你还可以战斗吗?”林跃一边跑一边喊道。

站在木屋前的炭十郎点了点头。

剑阵内部的无惨气息在节节拔升,林跃看了一眼全力运转的阵图,神情一肃。

“我数三二一,倒计时结束的时候一起进入剑阵里面!”林跃足尖一点,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飞速接近剑阵。

“三!”还差五十米。

“二!”炭十郎微微屈膝,做好了准备。

“一!”

淡淡的金光闪过,林跃和炭十郎同时踏入了剑阵内部。

无形的刀刃避开了两人,全部对准正在地上痛苦嚎叫的无惨疾射而去。

鬼舞辻无惨原本苍白的皮肤浮现出了一片片黑紫色的斑纹,身体内部的剧痛和外部遭受的攻击让他几欲丧失理智。

该死该死该死!

身上好痛……他的心脏被刺穿了几次?还有那个……那个扎眼的日轮耳饰在面前晃动……想杀了他,杀了他!

无惨的神智开始模糊,不顾血液的流失用出了自己所有的攻击手段,荆棘一般的肉刺从他身上瞬间暴射而出。

林跃单手撑地避开,一个旋身势如破竹地绞碎周身所有肉刺,剑身像是吸收了什么似的,显得越发寒光凛凛。

是因为这家伙吗?

林跃看了一眼身体已经变成一团奇形怪状的东西的无惨,心里思索。

元嵇自诞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以战斗和杀戮为食,看来要在这个世界唤醒他,还是需要有强大的对手才行。

在林跃稍微走神的一刹,炭十郎深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沉静地挥舞斧头砍在了那一个肉团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跃觉得自己仿佛看到斧子划出了一道赤红的轨迹,那一瞬间,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被斩开。

鼓动着的肉团裂开一道口子,又飞快愈合如初。

攻击无效?

林跃全力催动阵法,同时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起来。

沉肩坠肘,重心压低,林跃连呼吸都变得缓慢,浑身的肌肉绷紧到了极致。

炭十郎不由偏过头投来一眼。

银光乍现!

凌厉的剑气如同月光般飘飘悠悠地绽放开来,落在无惨的身上,却直直穿透他的身体切割成了碎块。

咔——

金色的碎屑在空中纷飞,用普通木头制成的剑阵,在承受了一晚的摧残后终于还是裂开了。

好在无惨因为诅咒的侵蚀,理智已经混沌不清,没有专门针对炭治郎他们藏身的木屋发动攻击,只是本能地追逐着周围气息最为强大的林跃。

林跃一边小心地将他引离木屋,一边尽可能削弱他。

啧,不能用常规的方法砍死真是太令人不爽了。林跃撇嘴。

无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对这种“鬼”似乎都只是暂时的。

要是能把太阳做成武器就好了,绝对一砍一个死。

对了,太阳!

林跃抽空看了一眼天际,淡淡的橘红色已经从山的顶峰染开,如同潮水一般,正向这边蔓延过来。

天快亮了。

比起他,身为鬼的无惨更加本能地意识到了危险,笨重的肉团缓慢地蠕动着,似乎想要找到避开阳光的地方。

林跃当然不会让他如愿,手中长剑一甩,如同刀削面一样将无惨表层的肉块分剥开来。

转守为攻后,林跃的剑势极为凶猛,而无惨一心只想着逃走,只能硬生生吃了一波满伤害。

锵!

被刘海遮住面容的女人突然出现,与此同时,一只刻有深蓝色刺青的手猛地对准林跃的面门袭来!

空气仿佛被这一拳卷成旋涡,爆压而下,可以想象到这是何等的力道。

电光火石之间,林跃横剑抵在双手手腕处,硬生生抗了下来。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飞速倒退,双脚在地上死死摩擦才最终停了下来。

是鬼吗?林跃感受着手臂的轻微的颤动,抬眼看去。

桃红色头发的男人站在那,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见林跃看过来,露出一个兴奋的笑。

“你,很不错。”

林跃甩了甩手,感受着身体内久违的战意,弯起嘴角,“虽然我并不觉得被你夸奖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还是多谢。”

被强大的敌人认可,也算是一种快意。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猗窝座抬头看了看天色,退到了鸣女的身侧。

伴随着铿锵的琵琶声,在场的三只鬼瞬间消失不见。

掌握空间啊……还真是一个棘手的能力呢。

在他的修为恢复之前,利用这个能力进行逃跑还是很轻松的一件事。

林跃看着一地狼藉,忍不住叹了口气。

嗯?

一个埋在雪堆里的暗红色东西吸引了林跃的注意力。

这是……斩开那个恶鬼时掉落的?

林跃捏着手指模样的玩意儿转了转,上面传来的强大秽力令他十分不适。

唰!

挥剑重重一劈,那根手指笔直嵌入背景的树干中。

“无法摧毁啊……”林跃挠挠头,把手指抠出来揣进了袖子里,“不过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无论是鬼,还是这根手指,越来越多的谜团出现,让这个不存在灵气的世界,也变得有趣起来。

而远在山下小镇的街上,脸上有着温和笑意的男人将钱币递给摊主,接过一包糕点。

“看来是……失败了啊。”他穿行在人群中,低声喃喃。

“或许会促成某些有趣的变化也说不定。”

等到阳光完全照耀到这一片土地,林跃才让躲在木屋中的炭治郎几人出来。

“林,昨晚那些是鬼吗?”炭治郎迟疑着问道。

灶门葵枝抱着还在沉睡的六太往这边看了一眼,面露担忧,但是保持着沉默。

知道昨晚发生了些什么的竹雄和祢豆子脸上明显是一副好奇得不行的表情,又在炭十郎面前死死忍住了。

林跃点点头,“他们的弱点似乎只有阳光,所以天一亮就逃跑了。”

“那等到天黑,他们是不是还会出现?”祢豆子皱起了眉。

竹雄看着仿佛被翻了一遍的地,咽了咽口水,“我们……要不要搬家啊?”

只要一想到这么危险的东西就在自己身边,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好吗!

炭十郎摸了摸竹雄的头,低声道:“不用,我在。”

林跃想了想道:“那个似乎是首领的鬼受了伤,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了,比他弱的鬼,炭十郎先生完全可以拖延至天亮。”

“我会再布一个阵的,只要让他们无法靠近屋子就行了。”

记得好像是把其中一个剑符换一下位置来着。

“阵?”炭治郎想到了昨晚一直在原地不动的恶鬼,“是那个看不见的罩子吗?”

林跃觉得这种解释有点新鲜,“算是吧,不过我布的阵一般偏向攻击性。”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也算得上是不让鬼靠近一步就是了。

一阵脚步声在树林中响起。

林跃神识一动,“看”到了某个配有刀具的人正在靠近。

刚刚经历了恶鬼袭击的事情,现在灶门一家都有些紧张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留着半长黑色头发身着两色羽织的青年缓缓走了出来,他神情冷漠地看着严阵以待的灶门家,脚步不停地往前走了过来。

“等等!”祢豆子喝止了他的动作。

“你是什么人?”姿容秀丽的少女一脸防备。

她的视线瞟过男人腰间的长刀,表情更加紧绷了。

“……”青年沉默不语,顺着祢豆子的视线看到了自己腰间的刀剑,于是按住了刀柄。

“等、等一下!我们只是想询问一下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有意要找麻烦!”炭治郎连忙解释,表情肉眼可见的呆滞。

虽然没有闻到敌意,但是突然拔刀也不好啊!

“我,来杀鬼。”青年语调毫无起伏地回答。

杀鬼?

然后众人就看着青年连同刀鞘一起拔了出来,双手托着横放在面前。

“并没有,要攻击的意思。”他继续道。

不是,谁一见面,而且还是在这明显一看气氛就很紧张的情况下,解刀来自证清白的啊?

第一时间被当成要攻击难道不才是正常想法?

灶门家众人感受到了一阵窒息。

林跃站在一旁,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面前的青年身上没有敌意,所以只是静观其变,没想到居然遇到一个这么有趣的人。

和宗门刑律堂的那些棺材脸谜之相似。

误会解除后,他们也了解了这个名叫富冈义勇的青年所说的杀鬼是什么意思。

“鬼杀队。”林跃手指轻轻拂过刀刃上刻着的恶鬼灭杀四个字,抬眼看向青年,“你们为什么能斩杀鬼?他们的弱点只有阳光才对吧?”

富冈义勇垂眼看着膝上的刀鞘,“刀是特制的。”

“只要斩下鬼的脖子,就能杀。”

特制的?林跃挑眉,屈指轻轻弹了一下刀刃。

刀剑回应的嗡鸣声确实多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怎样才能拿到这种特制的刀?”林跃好奇地问道。

富冈义勇:“加入鬼杀队。”

意料之中的回答。林跃想了想,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东西,递到富冈义勇面前。

“那这个呢?也是恶鬼的产物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