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十一章
 
“这是辟邪面具,我在上面施了法,能保佑你远离一切灾祸。”鳞泷左近次拉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狐狸面具递给了林跃。

眼尾红色的线条微微上翘,嘴角的位置也有弯弯的弧度,圆润的耳朵尖上还有花纹,看上去就令人感到心情愉悦。

和那个少年的面具是同一款啊……

林跃摩挲了一下面具,抬起头笑道:“十分感谢。”

虽然说是施了法的辟邪面具,可是他也没从面具上感觉出什么异样的气息,所以果然只是一种长辈的美好祈愿吧。

想了想,林跃从袖子里掏出两个木制的小剑,分别递给了鳞泷左近次和炭治郎。

“这是什么?”炭治郎看着有点眼熟的小剑,灵光一闪,“啊这是那个阵法的……”

“不。”林跃否定了他的猜测,“这算是我自己做的平安符吧,和鳞泷师傅的辟邪面具是同一种东西。”

嗯,就是那种遇到问题时直接把问题从根源上解决的平安符。

鳞泷左近次看着少年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温润的黑眸,将小剑攥在了掌心,“好,我会好好保存的。”

第二天一早,林跃便背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出发了。

和炭治郎告别后,又想起那些在树林中见到的孩子,林跃忍不住有些期待。

“虽然好好拜托他们指导炭治郎了,但是也不知道炭治郎会不会喜欢接下来的训练,可惜已经下山了,不然还真想看看我和他们共同制定的修行计划实施效果怎么样。”

说实话,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居然还存在真正的鬼的时候,林跃是震惊的。

修仙界并不是没有鬼修或者其他和鬼有关的事物,比如“搜魂”其实就是建立在人拥有魂魄这一基础上。

但是据林跃几百年的考证,修仙界并不存在六道轮回这样的概念。

地府、城隍、阎王爷这样的存在,只能见于凡人创作的话本戏曲中,人死后,除了用特殊手段拘魂留下,或者执念太强受人引导进入修行之道,就只有魂归天地这一结局。

不会说还存在什么阴差勾魂、投胎转世一类的结果。

那些树林中的孩子,都有鳞泷左近次给的辟邪面具,就说明都是他曾经的弟子吧,只不过都已经死去了。

“真好啊……能和已逝之人见面的世界。”林跃抬头看着烈阳当空的天气,感叹一声。

而在林跃离开的当天晚上,炭治郎就见到了林跃说的指导老师——们。

“快点站起来!身为男子汉,怎么能受到这么一点伤害就趴下!”

“是!”

“不行,格挡的时候不能完全被面前的攻击所转移注意力,要时刻关注身边的环境。”

“是!”

“再轻盈一点,你的身体太僵硬了,不能再更快一点吗?”

“好的!”

“要利用你的腰发力,不是单单挥动刀剑哦。”

“……”

一边挨打还要一边听分析并不断改进自己的动作,炭治郎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都分成了好几个,恨不得将所有的信息全部拿笔记下来。

再一次被打趴在地后,炭治郎听到那个名叫锖兔的少年站在他身边说话。

“林制定的这个计划看起来还是有点用的嘛,之前明明一点技巧都没掌握的家伙,现在也能勉勉强强有点样子了。”

炭治郎:“……”原来是林!

“阿嚏!”林跃揉揉鼻子,从灵田里掰了一棵水灵灵的大白菜出来,“谁大晚上的还在念叨我啊?”

洗好菜,生好火,用自备的小锅煮了一锅蔬菜汤后,林跃惬意地靠在树下吹风。

虽然筑基之后就可以辟谷了,但是他贪图的就是这一点快乐啊。

余光瞟见身旁鳞泷左近次给的刀,据说好像是叫日轮刀吧,用了一种特殊的材料……

嗯,嗯?

“特制的刀?”林跃突然反应了过来。

他想加入鬼杀队就是为了拿到这种特制的能杀鬼的刀,现在手头就有一把,他为什么还要继续去藤袭山参加选拔然后加入鬼杀队呢?

林跃陷入了沉思。

然后猛地握拳锤在自己掌心,“我现在完全可以一个人到处跑了嘛!”

而且还不用受到什么组织条例的束缚。

但是那高昂的工资又着实让他心动……

没等林跃纠结完,头顶的树冠中传出一阵明显不是自然发出的沙沙声。

一个长得奇形怪状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猛地扑了下来。

“哎,下次搞这种潜行时也要注意一下伪装的嘛。”林跃站起身,五指并拢抬手随意一挥。

空气仿佛凝滞了两秒,随后发出一声爆鸣,无形的风刃将怪物切成两半,去势不减地削掉了一半树冠。

漫天的碎叶纷纷扬扬,飘落到了不远处的河面上,荡开大大小小的涟漪,又被水流卷入了河底。

“相当于筑基期的修为吗……”林跃看着自己的手掌,微微屈了屈指。

熟悉的灵气在经脉中流淌,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又汇入丹田的位置,就像是一个终于有了电力运作的工厂,他的身体久违地感受到了松快。

河水潺潺流淌,一阵风吹来,悬挂在夜空中的月亮被云层遮盖,周边的环境一时间昏暗下来。

林跃神识一动,以他为中心的两百米范围内,无数魑魅魍魉围拢了过来,身上都带着那熟悉的、令他不爽的秽力。

“什么时候我也这么受欢迎了啊?”林跃可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

不过要说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可能和这些玩意儿有联系的话……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用布巾随意裹好的长条形物体,拿出来的一瞬间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怪物都有些躁动。

林跃放在掌心抛了抛,看着按捺不住想要发起攻击的怪物们,笑得眉眼弯弯。

“想要啊?来拿啊。”

树摇影动,剑光如虹,林跃的身影敏捷地穿梭在奇形怪状的秽灵间。

剑刃上浮现出淡淡的一层寒霜,在横斩而过的瞬间,寒意顺着伤口直接侵入到了秽灵的身体内部,不一会儿就能看到它们的表面结出了冰碴子。

越是战斗,林跃越是觉得痛快,这种久违的快意让他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

笑声清越,仿佛打破了某种桎梏,林跃身体里运转的灵气也从丝丝缕缕变成了涓涓细流,更加通畅地冲刷着原本还有些艰涩的经脉。

林跃的灵台一片清明,他甚至能看到剑刃划过这些秽灵的身体时,那飞溅出的血沫是如何散落在草地上,又是如何沁入泥土中的。

没过多久,河边再次平静下来。

而在林跃的视线中,周围到处都是被斩杀后正在慢慢消散的秽灵尸体。

他拿着那根肉红色的手指看了看,“难道这就是秽灵中的唐僧肉?”

“这些可不是什么秽灵。”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林跃转过头,一个穿着打扮像是日本古代贵族的年轻男人正站在河对岸,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林跃思考了一下,“你谁?”

印象中他没有和这样的人打过交道吧?

“在下五条川,只是路过的一名咒术师而已。”年轻男人笑呵呵地说道,“因为看到了非常精彩的战斗,所以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五条川?奇怪的姓。

林跃注意到了男人的自称,好奇道:“咒术师?所谓的不是秽灵又是什么意思?”

五条川拢着袖子,不疾不徐地进行说明。

“咒术师是能够对咒力进行操控并施展术式的一类人,你刚才所斩杀的东西,我们一般称之为咒灵,其实也就是一种诅咒的聚合体。”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唐僧肉是什么意思,不过那根手指,确实对这些咒灵有着难以比拟的吸引力。”

男人看着沉默的少年,轻轻笑了笑,“令我比较好奇的是,明明只有诅咒才能祓除诅咒,你并不是咒术师,手中的剑也并非咒具,又是如何斩杀咒灵的呢?”

林跃现在正在思考人生。

等会儿,这些设定,这些名词,这熟悉的味道……

这,这难道不是他一度十分迷恋的少年jump的感觉吗?!

林跃瞳孔地震。

他迟疑着开口,“那个,我想请问一下,你们咒术师,是不是还有什么家族或者组织什么的?”

五条川点点头,没有否认,“咒术界才整合没多久,现在真正有资格被称为家族的,只有已经传承了千年的御三家。”

“顺带一提,我所姓的五条,就是其中一个。”

“……”林跃沉默了一会儿,“关于我为什么能斩杀咒灵这一点,可能是因为我修行的功法比较独特吧……”

五条川看了看他手上的长剑,上面那层白霜还未消融,便明白这可能是某种独特的术式了。

于是不再追问,转而发出了一个邀请。

“要不要随我一起前往前面的城镇?我的同伴都在那里进行休整。”

他看着面容青涩的少年,视线从那根暗红色的手指上轻轻扫过,勾唇笑道:“你所有的问题,我们都能够进行解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