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十三章
 
男孩看到站在巷子口的林跃,明显也是一愣,但很快就低下头去,把脸死死埋在了地上。

两个男人见无论他们怎么踢打,地上的小孩仍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恼怒之余,倒也没敢真的去拿刀剖开他的肚子,只能愤愤咒骂两声,吐了一口唾沫离开了。

男孩仍旧蜷缩在原地,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上满是泥尘。

嗒嗒的木屐声靠近,男孩的头动了动,似乎是想抬起来又缩了回去。

一片灰青色的衣角停在了他的面前,随后,刚才巷口的那个男人似乎蹲了下来。

两串用箬叶盛着的团子放到了地上。

“要吃吗?”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响起。

林跃蹲在地上,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像是乞丐的孩童。

身体里同样有着奇怪的力量,但是和五条川他们的似乎并不完全一样,也就是说,他的身体里是刻印着另外一种术式。

而且有趣的是,小孩身体里的“咒力”,是林跃目前所见过的咒术师里总量最大的。

不过为什么会成为乞丐出现在这种地方?

等了一会儿,男孩没有回应的意思,林跃想了想,从袖子里摸出一点零钱放在了团子旁边。

“快点离开吧。”

虽然他对这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很好奇,不过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恐怕他现在在男孩心中和刚才那两个抢钱的大汉没什么两样。

都是需要警惕的存在。

哪怕现在进行询问也根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木屐声渐行渐远,等到完全听不见,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的男孩这才慢吞吞地抬起头,把团子旁边的钱握到了自己掌心。

犹豫了一下,他看着那两串色泽莹润的团子,咽了咽口水,小心用箬叶卷好揣到了自己怀里。

林跃站在一个摊位前挑了两个簪花,准备当做手信寄回去给葵枝夫人和花子她们。

他对于和一个可能是咒术师家族流落在外的天才意外相遇倒是没什么感受,这种事在他那个世界也并不少见。

比如什么身怀绝世天赋一朝家破人亡,比如什么家有绝世功法遭到觊觎家破人亡,比如……

仔细想想,好像后来涌现的惊才绝艳之辈大多有着悲惨的过去。

可惜他飞升得早,也不知道这些人最后的成就到底有多高。

约莫能镇压住妖魔入侵开辟一两个小世界吧。

沿着街道往前走,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关东煮和烧烤摊位,林跃倒是兴致勃勃地吃了不少,最终得出一个还是种花家烧烤好吃的道理。

毕竟,日本的烧烤,他没辣椒啊!

更没孜然。

林跃的落脚点是镇子边缘的一家小旅馆,刚来这里的时候,他还差点因为不知道“禁刀令”被巡逻的警察抓到,是那家旅馆的老板娘让他临时进去躲躲才免了牢狱之灾。

之后林跃干脆就在那里付了两晚的定金,把行李全丢在那了。

反正距离藤袭山选拔还有将近十天,听说山上啥都没有,那还不如在上去之前先好好享受一下。

顺便补充一下干粮。

天色昏沉了下来,街上也陆陆续续亮起了电灯。

晕黄的灯光照亮了整条街道,穿着洋装和和服的人来来往往,不时发出谈笑声。

林跃在路过一家瓷器店时,脚步一顿。

站在柜台后面的老板推了推眼镜,看着似乎是在踌躇的林跃,笑着招揽道:“这位客人,要不要进来挑选一下?”

“无论是花瓶还是碗碟,我们店里都很齐全的。”

“是吗?”林跃笑了笑,“那我先看看吧。”

进去之后,林跃看到店内还有几个人在挑选瓷器。

其中一个戴着绅士帽的中年男人在扫视了一圈后,指了指几个造型独特的花瓶。

“这几个都给我包起来吧。”

花瓶的造价不菲,这一单能赚到不少钱。

老板心里拨弄着算盘,满脸笑容地走了过去,“请问方便留一下地址吗?我们会派人送过去。”

林跃的目光在那几个花瓶的身上转了一圈,重新看向店内的其他瓷器。

那一缕似有若无的臭味,飘荡在这些瓷器里面。

像是海水和腐烂的鱼虾混杂着甜腻的花香的味道。

嗯……非常销魂。

店内另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找了伙计把自己看中的花瓶包好,在戴绅士帽的男人出去后,抱着花瓶紧随其后离开了。

林跃敛息跟在了两人的后面。

他们离开的方向相同,不过只同行了一段路,然后在一个岔路口分开了。

林跃不知道这个臭味是所谓的咒灵还是那些食人鬼,而且他是走到店门口才隐隐察觉到了这家伙的存在,这说明它隐匿的本领一定不弱。

现在日轮刀还放在旅馆,如果贸然追上去,很可能会在缠斗一会儿后被它逃脱。

风衣男人拐进了一条小巷。

林跃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神识一动,一只仓皇逃窜的食人鬼从房屋的夹缝中飞速爬过。

而紧跟其后的,是一个穿着黑色制服,拿着长刀的年轻男人。

将那身衣服和之前见过的富冈义勇比对了一下,林跃确认那就是鬼杀队的队员。

没有察觉到林跃的存在,年轻男人一脸严肃地奔跑着冲进了小巷。

内山庆是鬼杀队普普通通的一名底层队员,靠着一点分辨危险的天赋,他勤勤恳恳工作至今,通过斩杀普通的鬼也升到了戊的等级。

鬼杀队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阶级进行划分,再上面就是九柱,像他一样的底层队员还有很多,但更多的是在任务中就死去、等级永远停留在最底下两个阶级的人。

今天他只是在这个小镇上暂时休整,鎹鸦却传来消息说有食人鬼出现,迅速赶到现场的他在逼退了正要吃人的鬼之后,就一路追着它跑进了这条小巷。

而现在,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十分!极其!究极危险!

内山庆握紧刀柄,手心出了一层冷汗,脚步停留在距离巷口不远的地方,他甚至还能听到街上人群的喧哗。

是……十二鬼月中的鬼吗?

这样的危险感,以往他从未有过。

而且一种十分黏腻冰冷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周围,让他寒毛直竖的同时还隐隐反胃。

不知道现在往回走还来不来得及……

内山庆小心翼翼地抬起脚,往后挪了一步。

一道黑影猛地扑了过来!

锵——!!

内山庆条件反射地挥刀,在发出一声刺耳的碰撞声之后,他的刀刃卡在了食人鬼的齿列中。

是之前他追的那只鬼!

可是那种危险感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了……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内山庆在心里祈祷自己运气不要这么差,咬牙用力将面前的鬼甩到了一边。

狭窄的小巷中可供施展的余地并不大,长有尖锐牙齿的食人鬼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动作明显迟钝起来。

日轮刀高高举起,内山庆对准食人鬼的脖子一砍而下!

猛烈的腐臭味混杂着甜腻的花香席卷而来,内山庆一时不察,干呕一声,手中的刀锋立刻偏离了原本的轨迹,滑到了墙壁上。

一阵刺耳又尖锐的声音响起,流淌着涎水的食人鬼抓住机会一把冲向毫无防备的内山庆。

嗤——

血肉被划开的声音近在咫尺,内山庆转过头,就见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牢牢卡在食人鬼的脖颈间,将它钉在了原地。

束着长发眉目舒朗的少年站在自己身侧,见他望过来,抿嘴露出一个笑。

内山庆一时被晃花了眼,直到有什么东西滴滴答答落在自己手背上,才缓过神来。

是食人鬼的血。

“还能动吗?”林跃看着脸色苍白的男人,准备在他回答不能的时候就把人丢出去。

内山庆点点头,强撑着站了起来,这个少年是他从未见过的新面孔,难道是刚通过选拔的新人?

“这里可能还有其他的鬼在,而且实力非常强大,我们还是先走吧。”

林跃看了看周围,随手将剑上的食人鬼甩出去,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日轮刀砍断了它的脖子。

“你现在朝着巷口跑的话,还能走得掉。”

“不行,我们要一起……”内山庆以为少年要牺牲自己断后,连忙劝阻道。

林跃看看趴在房顶上拥有着庞大身躯的咒灵,又看看巷子深处的那片黑暗,往前走了两步。

木屐敲击在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

“我数到三,你就往巷口跑。”

“等等……”内山庆想去拉少年的袖子。

“三。”

那片袖角随着主人的走动轻飘飘地从内山庆掌心滑出。

“二。”

隐隐的威压蓦地将身边的空气都压得凝滞起来。

内山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一。”

小腿肚一阵抽痛,内山庆看了一眼伴随着倒数猛地消失在原地的少年,最终还是忍着心里的恐惧朝巷口跑去。

盘踞在屋顶的咒灵发出一声刺耳的嚎叫,一对畸形的翅膀努力扇动着让它飞了起来,庞大如毛毛虫的身躯对准巷子里的林跃猛地压下。

而小巷深处的那一片黑暗里,一个头部长着手臂眼睛与嘴唇错位的“人”从造型精致的花瓶里钻了出来,在探查到不远处有人类散发着香甜的味道后,兴奋地伸长了身体。

“是最最美味可口的食物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