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十六章
 
先不说赶路赶到一半突然接到通知恶鬼已经被灭杀的宇髄天元心情如何,在一切善后工作处理完成后,一堆人从内山庆的口中打听到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他们先是疑惑,再是震惊,然后果断选择将“新人实力堪比柱”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朋友。

然后朋友又告诉了朋友的朋友,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消息突然就变成了“伪装成新人的神秘十柱斩杀上弦之后即将和鬼王对战”。

传闻他:

虎背熊腰,实力强大。

目光冻人,非常高冷。

膝下俩娃,能吹能打。

这样的失实假消息一时间迅速在底层队员之间广泛传播开来。

而另一处隐匿于山林中的宅邸里,扇动着翅膀的乌鸦小心翼翼地停在一人伸出的手臂上,张嘴把真实情况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

听着前半段报告,身为产屋敷家当主的男子还能保持平静,可是等到鎹鸦说出被斩杀的是上弦五的时候,他霍然起身。

“咳,咳咳……”虚弱的身体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强烈情绪,产屋敷耀哉刚刚站起便摇晃着似乎要倒下,但仍旧声音颤抖地问道,“是上弦?真的是上弦?”

乌鸦扑扇着翅膀落在榻榻米上,重复道:“上弦五!嘎!上弦五!”

产屋敷耀哉半张脸被可怖的紫色所笼罩,却依然能看得出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么开心。

“……上弦五不会是第一个,我们还会斩杀更多的恶鬼,直到这无尽的诅咒消失为止!”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喃喃道:“必须要和这名剑士联系上才行,有了他的加入,我们一定能……一定能……咳咳咳!”

“主公大人!”障子门被刷的拉开,面容精致的白发女人一脸担忧,“虫柱送来了新配的药剂,我扶你过去……”

“不用!咳咳……”产屋敷耀哉摆摆手,“将纸笔拿来,我要尽快把上弦五已死的消息告诉所有人!”

……

经历了好几天的奔波,林跃终于带着两个小孩来到了藤袭山山脚的镇子。

最终选拔要到后天才正式举行,他便停留在镇子上暂时休整,顺便给两个小孩找了个落脚处。

这一路上又是杀鬼又是祓除咒灵的,两个幼崽从一开始的一惊一乍,到小心翼翼,再到终于躺平接受了自己这种刺激生活的设定。

当然,这一路的砍瓜切菜还无形中让“神秘十柱”的名头更加响亮了。

“等到选拔正式开始,我会有七天不能回来,记住,不能去旅馆外面,不能和陌生人交谈,也不要吃不认识的人给的食物。”林跃牵着狗卷团、抱着被取名为狗卷豆的女孩,一边走一边叮嘱。

头上扎了两个小辫的女娃想了想,小声道:“林七天之后还会回来吗?”

“当然。”林跃点头笑道。

狗卷豆开心地抱住了林跃的脖子,“那林要早点通过选拔,我会和哥哥一起在这乖乖等你回来的。”

软糯的童声奶声奶气地在耳边说话,林跃忍不住眯起眼笑着把女娃往上托了托。

“豆子还有没有想吃的?我们今天全部买一遍好不好?”

“好~”

林跃又低头看看自己右手上牵着的狗卷团,“团子呢?”

顶着一头柔软浅茶色头发的男孩摇了摇头,从来都是别人施舍给他什么他就能得到什么,还从未有自己做过决定的时候,所以面对林跃的询问,只能选择沉默。

犹豫了一下,他小声开口道:“妹妹。”

“让妹妹选吗?”林跃问了一句,看到男孩点点头,才重新把视线转向豆子。

这几天在林跃的投喂下脸上长了点肉的女娃皱着眉认真思考,看了看周围的商铺和小摊,最终还是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关东煮小摊道:“那就吃这个吧。”

吃完关东煮,又买了一堆衣服和日用品,等林跃拎着大包小包来到自己暂时租下的旅馆时,身上五条川给的资金已经告罄。

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荷包,林跃又看看那一堆冲动购物下根本不知道用处的东西,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鬼杀队可不可以提前预支工资。

……

藤袭山作为鬼杀队用来举行最终选拔的地点,自然有它的独特之处。

常年开放的紫藤花树拥簇着,馥郁的香气沁人心脾,一眼望去,深深浅浅的紫色流泻而下,如同瀑布一般。

林跃转着头到处打量,看惯了修仙界那些大气磅礴的亭台楼阁奇山异水,偶尔见到这样精巧端秀的景色还有点新鲜。

不过他也知道这些紫藤的存在主要还是为了对抗恶鬼。

拾阶而上,能够已经有看到不少人等候在了那里。

只不过气氛好像有些凝重,一眼望去都没有说话的。

林跃踏上最后一级阶梯,周围隐晦地投来几道目光,不一会儿又收回去了。

他今天穿的是属于自己的那身黑袍,偏向东方的服饰风格在这一群人里面格格不入,脸上罩着个狐狸面具,身后还背着个大包袱,任谁都会好奇地看上两眼。

好在没多久,两个萝莉打扮的接引人就出来说明了规则并且宣布了选拔开始,原本停留在这里的人有的大步走入了紫藤林,有的则畏缩不前,似乎在纠结要不要趁此下山。

而林跃……他看着那一头黑发的萝莉,嘴角一抽。

鬼杀队居然还有给男娃子穿女装的习惯吗?

又想起了自家的团子,林跃思维一歪,突然觉得好像还不错?

十分钟过去,有勇气参加选拔的和承受不住压力退缩的人基本都分清楚了,原本零零散散站满了人的空地如今又恢复了空旷。

林跃在树林中闲庭散步,遇到食人鬼就顺手解决一下,主要是找找哪个地方适合野餐。

紫藤花只在外围栽了一圈,考核的区域还是普通的树木,阴翳的林木缝隙也让不少食人鬼有了藏身的地方。

待在山上快要被饿疯的鬼见到活人,一个个都跟食堂开饭了一样积极地冲上来。

——然后光速去世。

好在他没走多远,就找到了一块比较符合心意的空地。

于是挖坑建灶,架锅生火,这边煮着蔬菜杂烩汤,那边从包袱里拿了猪排饭出来。

这还是豆子让他一定带上的,应该是她这段时间的新宠。

锅内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升腾的水雾隔老远都能看得见,还有饭菜的味道飘飘袅袅……

其余考核人员:“……”

可恶,到底哪个不怕死的家伙在这里生火做饭!

好香好饿啊……

嘴里的干粮顿时就不香了。

林跃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感知到有人飞快地接近了这里。

“救、救救我……”满脸惊恐的人从树林中冲了出来,手里握着只剩半截的日轮刀。

见到林跃,他脸上一喜,但是目光扫到地上的厨具,那人奔跑的脚步一顿,猛地摔在了地上。

“好痛……”他眯着眼揉了揉自己的手肘,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爬起来去拉看起来毫无防备的林跃,“快走啊!这里有个实力很强大的鬼!”

“我以为自己已经够懈怠的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懈怠到在这里煮饭的地步,真是不怕死啊。”

拉了半天,那人一怔,看着自己在原地踏步的腿,再看看坐在地上被他扯着袖子纹丝不动的林跃。

顿时急火攻心。

“你怎么还坐在这啊!鬼就要来了!现在跑还能……”

“唔呼呼……还能做什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当然是逃命……啊。”那人僵硬地扭过头,看着身形庞大的食人鬼,后背疯狂冒汗。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这下要一起被吃掉在胃里消化了,可能还会变成便便……等等,鬼会不会有便便来着?

山崎裕太脑子里挤满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时间都没有发现手里拉住的袖子被扯回去了。

林跃放下碗,站了起来。

浑身缠满了手的食人鬼看着他脸侧那个熟悉的狐狸面具,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又是小狐狸啊,又是鳞泷左近次可爱的弟子吗?让我数数,一、二、三……”它的眼睛满是恶意地看向林跃,“13个,鳞泷左近次的弟子已经有十三个被我吃掉了!”

林跃想起了树林里的那一群少年,声音平淡,“哦……原来是你杀的他们。”

“你见到他们了吗?你认识他们?”手鬼呼哧呼哧地笑了起来,“没关系啊,等你也被我吃了,就能见到他们了。”

刀刃和刀鞘内壁摩擦的金属声悠悠响起。

林跃刀刃一振,幽蓝色的光泽在手鬼的眼中倏然闪过。

迎接黑暗前的最后一秒,它看到的是漫天飞雪。

山崎裕太被冷气冻得一个哆嗦,才回过神来。

看着身体开始缓缓化为灰烬的手鬼,再战战兢兢地看向已经收刀入鞘的林跃,他浑身一颤。

然后啪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林跃转头,和他面面相觑。

山崎裕太:“……不好意思,我腿软了。”

太!丢!人!了!

山崎裕太在心里疯狂挠头撞墙。

林跃看着他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理解。”

七天的时间,其他参加选拔的人鸡飞狗跳疲于奔命,每天都在生与死的界限反复横跳,体悟人生的真谛以及直面杀鬼的决心。

林跃这边岁月静好,甚至像是来出游的。

旁边少年挥舞着日轮刀和鬼殊死搏斗,挥洒热血。

这边林跃在埋锅生火,烤自己撞上来的兔子。

热血少年一脸虚脱的回来了,看见清洗得干干净净的兔子,再看看似乎和第一天没啥变化的林跃,脑袋上缓缓冒出来一个问号。

“我很早就想问了,林,你每天涮锅和炖菜的水,是从哪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