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十九章
 
林跃制定的计划,怎么说呢,任何一个看到的人,都会由衷发出“真不是人啊”的感慨。

九柱的日常生活,除了吃饭睡觉等人之常情,剩下的全是训练,而且一半是理论,一半是实践。

理论课也不正常,林跃说了一堆经脉啊感受气的流动啊之类让人感觉云里雾里的话,就是让他们打坐。

坐不住也得坐。

岩柱·悲鸣屿行冥对此感觉良好,不死川实弥一度暴走,然后被揍了一顿按在原地。

实践课是身体锻炼加对战培训,前者往死里练,后者往死里打。

九柱发誓,从出生以来挨过的打都没最近一天多。

好在林跃虽然是存了惜才锻炼的心,但是也不是一味的强压,根据他们每个人的承受力,计划都进行了一定的调整。

自从将呼吸法和他修炼的心诀功法结合以后,一种施加在他身上的“束缚”也变得越来越轻,曾经只能小心翼翼抽取的灵气,现在也能够像潺潺的溪流一样奔腾不绝了。

而且不只是灵气,似乎还有某种东西在他每次打坐时都汇入到了身体里面。

林跃查探过几次,发现好像没带来什么异变之后便不再去管。

配套的体修药浴也跟上,林跃空间里的药材存量在飞速消耗中。

他倒是试过给产屋敷耀哉用,结果发现没什么卵用。

人那就是纯粹因为诅咒造成的身体虚弱。

在药浴和实践课的双管齐下中,九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真的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蜕变。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比之前要增长了许多。

虽然他们还是不理解理论课存在的必要。

这天,现任水柱富冈义勇在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居所,然后忍着浑身的酸痛依旧在庭院中挥舞着刀刃。

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天赋的人,所以更加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才能去拯救他人。

夜色沉沉,只有一轮模糊的弯月照耀着大地。

在这样的环境下,富冈义勇感觉自己的心境如同平静无波的湖面一样,看不到一丝波纹。

水之呼吸的使用者需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这样才能更好的掌握呼吸法,并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冷静做出最佳的应对。

刀刃划破空气的声音,衣袖挥舞时被扯动、翻飞的声音,风拂过庭院内树叶的声音……万籁在耳,理论课上所说的那种气行经脉的感觉突然在一瞬间贯通到了每一次挥刀的动作中。

肌肉的疲惫在飞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河流奔腾的畅快感。

仿佛是与天地万物同化了一般。

滋滋——

有什么东西溅在了地上。

富冈义勇自认是一个冷静的人。

但是在自己的日轮刀滋出水的那一霎,富冈义勇还是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连着心里的平静,咔的裂开一条缝隙。

翌日,林跃照常来到训练地点,却发现九柱早已到齐。

这么积极?

林跃挑了挑眉。

要知道,平时上午的理论课这些人恨不得精确到秒才过来。

尤其是连不死川实弥都在,这就很魔幻了。

还没等他开口,沉不住气的不死川实弥最先冲了过来,本来想揪住林跃的领子,突然想到什么,手在中途拐了个弯硬生生收了回去。

但是语气还是照样的不好。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

“?”林跃挠挠头,“我这几天除了训练你们,也没做其他的啊?有什么是需要我知道的吗?”

蝴蝶忍也走了过来,原本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早已消失,深紫色的眼眸定定盯着一脸茫然的少年。

“林,你在理论课中教授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林跃想了想,“啊,那些啊,是我那个世界修行的方法,我将它修改了一下,大概能更契合这边的呼吸法规则。”

蝴蝶忍深吸了口气,看起来是很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额上蹦出两根青筋,强自镇定道:“昨天晚上,我在使用虫之呼吸的时候,从日轮刀中出现了奇怪的东西。”

她抿了抿嘴唇,那种亲眼看到一条半人高的蜈蚣从刀刃中飞出来的惊惧还残留在胸口,让她有种想暴揍面前这个不靠谱仙人的冲动。

“大家也是因为这件事,才会早早来到这的。”

林跃一愣,随即放出神识感知了一下。

在场的九个剑士,无一例外,身体内部随着呼吸法运行的气全都从肺部流通到了全身,并且还在不自觉地运行着。

“看来……今天的训练项目,可能需要临时改变一下了。”他缓缓勾起嘴角,眼中满是欣悦。

虽然知道这些人的资质高,但是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天道的加成下能高成这个样子。

原本一个人都没有领悟的功法,突然就在一晚上全员通关了。

这里面有什么奇异之处吗?

林跃心里思索,顺便把接下来的计划全都调整了一遍。

然后,这几天路过训练场地的人,都能看到一个魔幻的场景。

水柱在拿着日轮刀滋水,虫柱在一脸黑气地玩虫,岩柱在堆石块,蛇柱在与蛇共舞,炎柱在喷火,霞柱在放烟雾,音柱在搞死亡重金属,风柱在吹大风车,至于恋柱……恋柱最魔幻,她身边全是粉红色的心形泡泡。

路人a(揉了揉眼睛):“我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路人b(僵硬地转移视线):“可能吧,我觉得我需要去蝶屋检查一下身体。”

“……不是完全的放出来,亦真亦幻懂不懂?你真正想要它具现化的时候,它就真的存在,不想要的时候,它就只是个幻象。”

“将自己的身体交付给直觉,用你的意识去带动它!”

“全都把眼睛闭上,我对你们发动攻击,只能靠第一感觉进行反击!”

“人剑合一!人剑合一!”

“……”

然后,水柱的水流从滋滋变成了哗哗。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在九柱接受着魔鬼训练的时候,灶门炭治郎也终于学成下山了。

被锖兔他们按在树林子里进行训练的他,现在觉得哪怕对战的是食人鬼也无所畏惧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炭治郎戴着鳞泷左近次给的辟邪面具,踏上了前往藤袭山的路。

林跃在长廊上盘腿而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双手后撑在地板上,仰头看着湛蓝色的天空。

“算算时间,炭治郎应该也快参加考核了吧……到时候把这种训练方式推广到普通队员中,应该能起到更大的效果。”

不过配套的药浴必须要跟上,不然很可能只会白白让队员透支体力。

林跃翻了翻自己的空间,“光靠这里面的药材储量完全不够啊,改天找蝴蝶忍研究一下这边能不能找到替代品……嗯?”

他眉毛一皱。

空间里整齐的田垄中,除了长势良好的蔬果和药材,旁边还多出来了一块地。

上面零零散散地长了些幼嫩的小苗。

林跃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那长的是啥。

这个随身空间在他穿越过去的时候就冒了出来,用尽各种方法发现也就是个普通的种地工具,现在突然又有了变化……难道还会有二次觉醒?

他用神识扫了一圈空间内部,又试着把廊下的砂石收进去,无论是灵气浓度还是空间法则,完全没有改变。

林跃挠挠头,丢开手里的石子。

算了,反正飞升都能走错路,再来个空间突变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林跃转过头,是当主的其中一个女儿,名字似乎叫产屋敷雏衣。

白毛萝莉穿着华丽的振袖迈着小步走了过来,端正地坐下,然后把一个信封推了过来。

“林需要的东西找到了。”

林跃之前拜托产屋敷当主找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一种名叫灯心草的植物。

他在狭雾山修行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说明这种草在日本并不算罕见。

“多谢。”林跃说道。

产屋敷雏衣把东西送到后就离开了。

拆开信封,里面是纤长柔韧的草茎,还泛着青翠的颜色。

林跃捏起一根转了转,神色莫名。

九柱的训练暂时停止了一天。

“诶?需要我们去帮助主公大人?”甘露寺蜜璃惊讶地指了指自己,一双浅绿色的眼眸中满是迷茫。

不过随即她就高兴起来,两颊红红地表示自己会尽力的。

蝴蝶忍看着林跃,弯了弯嘴角,“那么,林,你所说的主公大人需要我们,到底指的什么呢?”

“你们的命运。”林跃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九柱以及产屋敷一家都到齐了,一堆人把还算宽敞的和室站得水泄不通。

林跃把障子门合紧,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草人。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它的身上。

“这是……做什么用的?”蝴蝶忍好奇地问道。

即便是在白天,障子门合紧后和室里还是光线昏暗,林跃只点了几根蜡烛,幽幽的烛火将他的影子投到了身后的墙上。

林跃:“这是骗过法则,代替主公承受诅咒的东西。”

产屋敷耀哉脸上难得露出了明显的惊诧,在林跃说明之前,他只知道今天需要过来坐一会儿,这件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这样的事,做得到吗?”悲鸣屿行冥声音有些颤抖。

时透无一郎空茫的眼神定定看向了对面的少年。

“只要是我的剑能斩断的东西,就没有什么不能做到的。”林跃咧开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