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二十二章
 
名为井上拓的男人根据自己的术式轻松找到了目标行经的道路。

在他的视线中,狗卷家小鬼身上的咒力明明白白昭显着他离开的方向,那一条细细的黑线穿过街道、远离人群,最终停在了一条小巷的尽头。

没有看见人影。

井上拓皱起了眉。

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目标察觉到他的跟踪,所以停留在这个地方运用了某种术式进行了遮掩,二是这个地方有什么古怪,能够让人隔绝自己的气息。

无论哪种,对于他这样辅助性强于攻击性的诅咒师来说,都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井上拓收回术式,看着一点异样都没有的小巷,谨慎地捡起一个石子扔了过去。

视线中的墙壁扭曲了一瞬,石子就像没入水中一样毫无阻碍地穿透了墙壁,掉在了看不见的另一面。

井上拓微微眯起了眼,心中思索。

原本他们这次来到浅草也只是和某个诅咒师进行交易而已,遇到狗卷家的小鬼只能说是个意外之喜,但是如果为了这个惊喜会承担上不必要的风险,他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毕竟与小田几人的合作关系也没深厚到能够让他情愿独自冒险的地步。

在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收益和风险,井上拓决定将狗卷所在的位置进行有偿交易,至于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林跃等人所在的小别墅内。

愈史郎偏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方向。

他的血鬼术所“看”到的那个男人在小巷边缘停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是为了他和珠世大人……还是为了这几个家伙?

愈史郎皱眉看着正在沉思的林跃。

“嗯?怎么了?”林跃察觉到愈史郎的视线,歪头问道。

“外面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是不是你们的敌人?”愈史郎说道,狠狠瞪了一眼林跃,“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跟到了门口,我的血鬼术已经被发现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那家伙没有发动攻击,但是明显这个藏身之处又要放弃了。

都是今晚遇到这个臭小子的错,害得珠世大人和他又要搬家!

一想到这,愈史郎的眼神都要飚刀子出来了。

珠世闻言表情也凝重了起来,外面的人无论目标是谁,都意味着这里已经暴露。

而他们的藏身之地绝对不能被无惨知道,不然无论是这些年所做的努力还是更进一步研究的希望都将化为乌有。

她看着林跃认真道:“林,我的意愿已经完整传达给你了,接下来的事情,只有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

“既然这个居所已经暴露,我和愈史郎也会尽快进行转移,在必要的时候,我会主动和你进行联络的。”

林跃没有追问他们的下一个落脚点在哪,平心而论,就算是对人类怀抱善意的鬼,也不会在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内对鬼杀队的人放下戒备。

就如同他一开始也没有放弃斩杀他们的想法。

三百多年的修行路,其中有两百多年都在与异族厮杀,这让林跃对所有非人的存在都保持着一种被动式的戒备。

不过他还是将一柄木制的小剑递给了珠世。

“这是我自制的一种符咒,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用它抵挡一下,一旦销毁无论多远我都会有感应。”林跃道。

这种剑符他至今为止给过的都是身边亲近之人,只用削个大概的形状,然后将他的剑气和一缕神识依附在上面,算是最简单的一种符篆了。

兼具攻击防御以及定位功能,用后即毁,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利器。

一听这是林跃自制的东西,愈史郎眼中冷光一闪,在珠世即将接过小剑的瞬间一把夺了过去。

“珠世大人,这么重要的东西请让我拿去好好保管吧!”在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愈史郎满脸笑容地迅速将小剑揣到了自己袖子里。

林跃抬眼,正好和愈史郎看过来的视线对上,单方面被瞪了好几眼。

他:“……”

不懂恋爱脑的家伙每天都在想什么。

“大门已经被那个家伙发现了,你们从其他地方出去。”愈史郎一边说着一边带他们走到了被树荫遮蔽的角落。

那里是特意留下的后门。

“多谢。”林跃习惯性地说了一句。

就见愈史郎满脸黑线,不耐烦地催促道:“快走快走,谁需要一个大男人的道谢啊,真让人恶心。”

说着他还搓了搓自己的双臂。

林跃额头青筋一跳,说话这么遭人嫌的人他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遇见,说实话,有点手痒。

右手被人轻轻握了握,林跃低头,看见狗卷团一脸严肃地动了动嘴唇。

“闭嘴。”

单调的音节有些生硬地从小孩嘴里吐了出来,无形的压力让原本还想说上两句的愈史郎身不由己地闭上了嘴。

一肚子的话说不出来,愈史郎的脸色更难看了,头也不回地快步跑回了别墅。

噗。

林跃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伸手揉了揉狗卷团的头,夸赞道:“干得漂亮,团子。”

嗯,小孩的头发细细软软的,手感不错。

一边这么想着,林跃又用力撸了一把。

鬼杀队成立这么多年,也有普通的民众被鬼杀队所救,然后自发支持组织的运作的人家。

这些人家普遍会用紫藤花纹当做标记,需要帮助的鬼杀队队员前往这些地方都能得到最好的招待。

林跃在出发前就被告知了浅草紫藤纹之家的位置,所以离开珠世的居所后,直接带着两个孩子赶了过去。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见到站在外面的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没有穿鬼杀队的队服,而且还带着两个小孩,一时有些犹疑。

目光扫过林跃羽织下的日轮刀刀柄才确认了他的身份,连忙将他迎了进去。

一路上,林跃顺便和中年男人了解了一下浅草这边的情况。

“出现在这一带的鬼吗?”中年男人一边带路,一边回忆着。

“我们只知道浅草失踪的人很多,但是被杀害并且找到尸体的很少,与其说是鬼要吃人,不如说他们好像致力于把人抓走。”男人说到这,忍不住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就和过冬时要储存大量的食物一样。”

林跃若有所思。

鬼要吃人,是因为人的血肉可以增长他们的力量,吃得越多他们的实力就越厉害,尤其是身负稀血的人类,更是被鬼传为吃一个顶得上一百个。

但是现在却不是以进食为目的,而是不停地抓走人类吗……

“如果不是短时间内消失的人太多,可能我们也不会注意到。”男人提着灯笼停在了一扇门前,“大人,到了。”

“多谢。”林跃点点头。

洗漱之后将两个孩子安顿好,林跃站在庭院中,打了声呼哨。

一只乌鸦振翅飞了下来,停在了林跃伸出的手臂上。

这是最终选拔过后分配给他的鎹鸦,不知道为什么性格十分高冷,一般只有林跃主动召唤它才会出现。

“幽,将这封信送到主公那去。”林跃绑好竹筒装好的信纸,摸了摸鎹鸦的脑袋。

“嘎——”被取名为幽的鎹鸦高高振翅,不一会儿消失在了星光稀疏的夜空下。

夜风带着凉意,缓缓拂过,庭院中栽种的树叶沙沙作响。

林跃看了眼远处还闪耀着灯火的建筑,微微皱起了眉。

修仙界曾经出过捣毁过一个震惊全体修士的妖巢。

那里面除了拥有一定道行的妖兽,更多的是被掳掠过去圈养的人类。

如同人类圈养猪狗鸡鸭一般,妖兽们把人类当做储备粮让他们繁衍生息,不需要杀害他们,只需要将他们进行团体分化,然后给每个团体定下一定的指标。

比如,一年内产出的新生儿有多少,女人要有多少,年龄达到四十岁的人有多少。

做得好的就给予奖励,甚至是在这个团体中的地位,做不好的便拉出去示众,然后杀掉。

妖兽们以此来驯化人类,让他们战战兢兢又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命运。

林跃的师傅,一位自愿兵解成为散仙的剑修大能,当时气到生生将庇护这座妖巢的大妖削成了肉片。

但是之后却颓然地对着林跃说。

“林跃,人类与妖兽是猎食与被猎食的关系,并不存在哪一方拥有绝对的优势,大道之下,众生平等,如果哪一天真的有妖修建立国都,把人类作为家畜……”

后面的话师傅没再说下去,但林跃知道,无论是谁,对于这个“如果”的未来都无力改变。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心想着飞升,希望从更高的位面寻求答案的原因。

而现在,浅草消失的人类与那些被妖兽豢养的人类何其相似。

相似到林跃只要一想,就感觉自己的道心隐痛难忍的地步。

……

浅草的同一片夜空下,额上有着缝合线痕迹的男人穿着一身茶色的浴衣,不疾不徐地漫步在街道上。

一个戴着帽子的高瘦男人迎面走来,擦肩而过的一瞬,偏头看了他一眼。

“是……池泽君吗?”

茶色浴衣的男人停下了脚步,笑眯眯地点头。

“今晚夜色真不错啊,小田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