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二十三章
 
戴着帽子的男人——也就是小田太郎,在确认面前就是自己所要寻找的人之后,不着痕迹地用目光审视了一番。

在今天以前,他们一直只通过信件进行交流,同为诅咒师,自然了解自己的同行都是些什么人物,没有人愿意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中。

因为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愿意拿你去换一笔奖金。

但是面前这个叫池泽优的家伙,似乎正毫无防备的站在他面前,是太年轻了吗……

小田太郎的目光在男人无害的脸上转了一圈,扯开嘴角笑道:“我们的集合点临时调换了,请池泽君和我一起过去吧?”

池泽优没有追问为什么,只是好脾气地点点头,“当然,我们的交易也需要一个更合适的地点。”

……

清晨的阳光照进檐下,正在长廊上打坐的林跃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他现在的丹田容量只有筑基期的大小,每天通过呼吸法和打坐储存的灵气勉勉强强能够填满,但是想要更进一步使用某些法术,比如剑诀的后半部分,就只能干瞪眼了。

蓝条不够的痛啊。

林跃唉声叹气。

白天食人鬼们会暂时进入蛰伏状态,林跃带着两个小孩吃过早饭,便溜溜达达地往街上去了。

林跃对于浅草的了解仅限于上辈子所观看过的日本动漫,脑子里只记得个浅草寺,虽然去日本旅游的计划做了好几个,但是一次也没用上。

——而且做的计划还全都是阿宅圣地,池袋、秋叶原一类。

“林!你看,好多好多人!”豆子兴奋的声音让林跃回过了神。

整齐有力的呼喝声从人群密集处猛地爆发出来,从林跃现在的位置看过去,能清晰看到穿着传日式服装的男人合力抬着一顶巨大的轿子缓慢行走在街道上。

刷着金漆做工精美的轿子明显沉重不堪,但是伴随着一声声呼喝,抬着它的人还要不时地摇晃两下。

轿子周围还拥簇着不少鲜花人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远远望去都热闹非凡。

林跃把豆子放在自己肩上,又把团子抱了起来,以免待会儿被拥挤的人群挤散。

视线明显拔高一截的豆子骑在林跃的脖子上,小心翼翼地扶着林跃的头充当起了播报员。

“啊,轿子往前面去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不对,是两个,他们在跳舞诶!有个人偶掉下来了……”

林跃被汹涌的人流夹在中间一路往前,抽空侧头问了旁边的人一句。

“这是在举行什么庆典吗?”

被搭话的人是个穿着橙红色振袖的女孩,脸颊红红地看着林跃道:“这是浅草的三社祭。”

女孩用简短的语言迅速把三社祭说明了一遍。

三社祭的名字是由祭典上的三座大型本社神舆而来,大概为期三天,会有花车和抬神轿的表演,据说会为居住在浅草的商家和居民带来好运。

林跃听着,觉得和自家那边的耍龙灯好像差不多。

欢呼声和音乐声形成的音浪一波波袭来,想要拼命挤到前排观看的人越来越多,一个身形高大的壮汉被猛地推了过来。

林跃眼疾手快地撑住他的肩膀,让被淹没在人群中的女孩免于泰山压顶。

“谢、谢谢。”看到林跃的手收了回去,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的女孩连忙说道。

“不——”林跃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连着身上的两个小孩被挤到了前排去。

更加清晰的音乐声震耳欲聋,对于五感灵敏的修士来说简直就是灾难,那顶金色的轿子已经只剩了个背影,但是连绵的花车队伍却还在缓缓驶来。

被林跃抱在怀里的狗卷团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不停张望的样子明显就是对这些新奇的东西很感兴趣。

林跃估摸着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干脆就站在原地当起了两个小孩的最佳观看席。

偶尔有冲撞过来的人,也被他用巧劲转了一个向。

人群随着祭典队伍的前行而慢慢减少,僵站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林跃这才放下怀里的团子。

头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估计是看累了打个盹的豆子正在揉眼睛。

林跃找了个路人问清楚三社祭接下来的基本流程,知道这场仪式起码要持续到晚上八点之后,便放心地带着两个小不点到处觅食去了。

身上这笔工资可是早就饥渴难耐了啊!

各色小吃的摊子在浅草寺前面的街道排成一排,旁边不远就是隅田川,因为要接纳游人观赏风光,所以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仍然保留了一小块绿地。

林跃带着两个有了微微汗意的小孩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

“啊呀,这个孩子真可爱呢。”一个年轻的女声突然在林跃耳边响起。

纤细白嫩的手臂从旁边伸了过来,在埋头苦吃的狗卷豆头上轻轻揉了揉。

正拿着竹签吃炭烤章鱼的林跃动作微微一顿,随后扬起一个微笑看向身旁,“多谢夸奖,我也这么觉得。”

女孩穿着一身小豆色的振袖,粉红色的长发盘成发髻坠在脑后,白皙的脸上一双紫色的眼眸眨了眨,露出乖巧的笑意。

哪怕是正在与林跃搭话,存在感也低得仿佛和空气无异。

更别提在她开口之前,林跃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了。

“……”林跃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不是恶鬼,不是咒术师,面前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更加近似于那种诞生了自我灵识的精怪。

这个世界还存在精怪这种东西?

林跃的目光微妙起来。

难怪他一开始被这里的法则压得抬不起头,就这么一个大杂烩的世界,再挤进来他这么一个完全不同的力量体系,一不小心就得玩完吧?

狗卷团眨着眼,视线在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和自己妹妹之间转了转,拍了拍毫无所觉的妹妹手臂。

“妹妹。”

“唔?”嘴巴里塞满了的狗卷豆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好看的大姐姐。

第一时间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林跃,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咽下嘴里的东西乖乖喊道:“大姐姐好。”

“啊,真可爱啊!”被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丫头喊大姐姐,女孩脸上露出一副幸福的样子,转身激动地招了招手。

“大黑!大黑!把我买的金平糖拿过来!”

然后弯腰分别在狗卷豆和狗卷团的头上揉了揉,“乖,乖。”

被唤作大黑的人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竹篮。

身形高大面貌如同黑帮老大的男人配上这么居家的造型,看得林跃嘴角一抽。

被称作大黑的男人先是用凶恶的眼神扫了一眼石凳上排排坐的三人,随后一愣,在林跃奇怪的眼神中立刻挂上了慈父的笑。

林跃:“?”

“哎呀,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啊,是哥哥带着弟弟妹妹来玩吗?可要小心不怀好意的人啊。”

大黑一边念叨一边给林跃塞了满手的金平糖,顺手在他头上撸了一把。

林跃:“……”

坐在旁边的狗卷兄妹得到了同样的待遇。

尤其是狗卷团,头发都被摸得炸了起来,配合上面无表情的脸,喜剧效果爆棚。

林跃看着看着,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得到小朋友一个疑惑的眼神。

因为这两个精怪表露出来的善意,林跃倒是和他们聊上了两句。

在大黑和这个叫做小福的女孩的口中,他们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经营着一个关东煮小摊,今天是因为三社祭才出来闲逛。

“我们的摊位就在浅草寺那边哦,晚上你们可以过来玩啊。”小福眼睛发亮地弯腰对着三人说道。

大黑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露出一个笑,“到时候给你们打折哦。”

林跃原本准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好的!我们一定会去捧场的!”

“除了三社祭,浅草还有七月的酸浆市集,十一月的酉之市,十二月的羽子板市,东京附近还有六本木、中目黑、涩谷……”小福掰着手指头数自己觉得好玩的地方,看脸上的表情是恨不得让林跃立刻全部走一遍。

最后是被大黑拎着衣领拖走的。

林跃抬头看了看天色,再过不久,就要天黑了。

他并不能够保证那个被发现一次的鬼还会不会出现在浅草,但是三社祭的举办,让他将这种可能性提高到了百分之八十。

如何让一群人的失踪变得不那么突兀?当然是让他们隐藏在更多的人中。

“走吧,团子。”林跃将睡在他膝盖上的豆子抱起来。

穿着一身灰褐色浴衣的小孩牵住林跃的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旁。

夜晚的祭典仪式要开始了。

横笛声和鼓声夹杂着穿过街道,人群像拥簇着食物的蚂蚁,抬着华美的神轿缓缓行走在街道上。

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打在所有人都欢欣雀跃的脸上,让周围的嘈杂都显得失真起来。

林跃站在人群背后,抬眼的一瞬间,对上了另一人的视线。

像是做过开颅手术的男人站在街对面,对着他露出一个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