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二十七章
 
随着几个人影消失,黑色的帐也如同破碎的气泡一样隐匿无踪。

夜斗从天际收回视线,抓了抓头发,看向林跃说道:“结界已经消失,很快就会有人察觉到这里的异常,我们尽快离开吧。”

不然又要被抓着打一架了。

小福打开的风穴放出了不少东西,他根本来不及阻止,这里这么大的动静,说不准会有多少存在投来关注。

想到某个穷追猛打的女武神,夜斗无奈地叹了口气。

林跃看着如同龙卷风过境的河岸,心虚地干咳一声,点点头赞同道:“好。”

光看这个样子,就知道是他倾家荡产都赔不起的损失。

远处传来了警察的哨声,两个达成共识的人对视一眼,确认都是好兄弟,迅速离开了作案现场。

一分钟后,接到报警全副武装赶来的警察看着一片狼藉的河岸,脸色都凝重起来,随即两人一组展开了调查。

翻白的鱼尸堆积在岸边,随着河水起起伏伏,周围散落着不少碎裂的冰块,在这样一个环境里,空气中还诡异地飘荡着淡淡的花香。

这时候再出现两具尸体就是妥妥的灵异怪谈了。

想到有目击者说尸体在天上飞,刚成为警部没多久的小年轻手电筒扫过那一片区域,不知是因为凉凉的夜风还是出于心理作用,打了个冷颤。

用水泥和石头堆积筑建的河岸已经完全碎裂,大大小小蜘蛛网状的纹路遍布其上,无数碎石呈放射状散落在周围,足以窥见当时造成这一结果的攻击力量有多强。

带队的河原斋点了根烟,云雾吞吐间目光仔细地从现场痕迹上扫过,二十年的从业经验让他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案件背后的不寻常。

“又是那些家伙吗……”

路过的警员听到他这句话,疑惑地问道:“河原警视,你已经推断出犯人是谁了吗?”

“不。”河原斋弹了弹烟灰,笑道,“只是想起了另一件案子而已。”

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够造成的破坏,找不到一点线索,“干净”得异常的案发现场,他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但也模模糊糊察觉到似乎和上层的某些人有关。

看来这次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河原斋扬声道:“十分钟后找不到线索就收队。”

“是!”

高挑的身影轻盈地落在不远处的路灯上,披散着一头金发的毘沙门天从地上正在进行搜寻的人类身上收回目光,低声问道:“兆麻,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她在高天原察觉到下界出现风穴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但是这里的情况似乎和预想中的不一样。

尽管还留存着黄泉的气息,但并没有感知到太多妖怪魑魅的存在。

“没有。”温润的男声在毘沙门天的耳畔响起。

被赐名为兆麻的神器以耳钉的形态存在,虽然不是武器,却擅长追踪敌人或是看穿危险之物。

因此也一直是毘沙门天所仰赖的存在。

随着兆麻的回答,毘沙门天的右眼上浮现出一个透明的屏幕。

“这里的风穴存在时间判断不超过十分钟,应该是人为开启,并且很快就进行了处理。”褐发的青年冷静分析道。

“据我所知,拥有这一种能力的人只有小福大人。”

“小福小姐?”听到这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名字,毘沙门天并没有太过惊讶,“但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开启风穴呢?”

风穴和时化作为一种会对现世产生负面影响的特殊现象,往往伴随着大量妖魔成型,一般只会在逢魔时刻,也就是傍晚时分出现。

人为开启风穴并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只会招致诸神的忌惮与批判。

兆麻:“十分抱歉,毘沙门大人,我并不能推断出小福大人的想法。”

听出青年语气中的自责,毘沙门天揉了揉眉心,安抚道:“不,没事,是我强人所难了。”

小福小姐做事一向从心所欲,如果非要找出一个理由,估计找到她当面询问也只会得到一个傻笑。

想起某些回忆,毘沙门天嘴角一抽,“算了,既然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后续也处理干净了,我们就先回去吧。”

明天巡视的时候多注意一下就行了。

“是。”

兆麻回道,视线从那一片废墟中轻轻瞥过。

是……夜斗大人吗?

把这个疑问埋进心底,兆麻表情一如往常。

……

林跃跟在这个自称夜斗的人身后,左拐右拐远离了东京繁华的街道。

一座传统日式民居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坐在廊下无聊晃荡着双腿的小福看见眼熟的两个身影,开心地招了招手。

“夜斗,林,这里~”

林跃轻轻落到庭院中,神识感应到屋内好好坐着的两个小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从夜斗口中得知了两个孩子被小福保护得很好的消息,但是没有亲眼所见,他还是不能放心。

一只手啪地搭上林跃的肩膀,夜斗把脸凑近故作伤心地说道:“怎么是这样的表现嘛?难道林酱还不相信我的话吗?”

林跃:“……”

怕是有点大病。

可能是听到了屋外的动静,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两张小脸从门后钻了出来。

“林!”豆子兴奋地喊了一声,在地板上助跑一小段,朝着林跃身上跳了过去。

林跃习惯性地伸手一捞,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哦哟,差点没接住。”他揉了一把小朋友的头,笑了笑,“今天有乖乖听小福姐姐和哥哥的话吗?”

豆子抱住林跃的脖子,开心道:“豆子有乖乖听话!林,告诉你哦,今天大黑叔叔biu的一下变成了扇子,然后小福姐姐呼的一下把人贩子吹走了,哥哥和我都在一个好黑好黑的地方……”

从小丫头绘声绘色的讲述中,林跃大致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也就是说,那个像做了开颅手术的家伙原本还想当人贩子拐走他家孩子的吗?

林跃的笑容中隐隐带了黑气。

早知道就应该先砍上一剑的。

不过在整件事情里,表现得最出乎他意料的,还是狗卷团。

因为觉得自己是男子汉,不能和妹妹一样尽情撒娇,狗卷团只是站在长廊上,然后被眼馋的小福抱着蹭来蹭去。

“好乖好乖……”

林跃看着眼睛晶亮的小孩,伸手揉了揉那头柔细的短发,毫不吝啬夸奖:“团子做得真棒!让我都大吃一惊哦。”

被抓住之后不仅没有慌乱,还能想到利用他给的剑符进行自救,甚至很可能出其不意地给了人贩子会心一击……

林跃只要一想到那个开颅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身狼狈的样子,都忍不住要大笑两声好嘛?

就这,就这还要特意跑到他面前来嘲讽一下?

站在一旁看着小福和林跃一人一个小朋友揉得不亦乐乎,夜斗羡慕得咬着袖口哀怨道。

“可恶啊,我也想有香香软软可可爱爱的小孩子向我撒娇的!”

“当着人家监护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是会被当成变态隔离的哦。”从门口走了出来的大黑无比自然地接道。

夜斗看见他手中端着的碗,眼睛一亮,张开双手扑了过去。

“大~黑~这是给人家准备的夜宵吗?”

大黑冷漠无情地抬脚一踩,夜斗砰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上。

顺脚从趴着的夜斗身上走过,大黑无视那惨烈的嚎叫,淡定道:“这是给团子润喉的汤。”

“团子?那个男孩么?”夜斗一边揉着腰一边问道。

林跃看着一直没开口说过话的小孩,微微皱眉,“你对那个人贩子用了咒言?”

狗卷团点点头,又摇摇头。

白嫩的小脸上显出一副沉思的表情,然后伸出了三根手指。

林跃眉头一挑,“是对三个人都使用了?”

点头。

“反噬严重么?”

咒言术如果对比自己强大的人使用,造成的反噬是与两人之间力量的差距成正比的,最严重的情况下甚至很可能让施咒者直接暴毙。

因为这样的特性,除非是迫不得已或者极有把握,不然咒言术每一次的使用都需要抱着最谨慎的心态。

狗卷团张着嘴巴啊啊发声,声音沙哑艰涩,像是声带受到了严重的损坏。

林跃却是面色一松。

还能发出声音,那就代表不是最坏的结果。

沉默了一会儿,林跃开口道:“对不起,不会再有下次了。”

如果这次没有小福他们,那么他这么轻易地抛下两个孩子离开,等待两个孩子的会是怎样的命运呢?

林跃在心里做了一番思索,然后把豆子放到团子身旁,蹲下身认真看着两个孩子的眼睛问道:“要和我学习武技吗?”

如果是否定的回答,那么在他身死之前,都不会再让两个孩子独自面对这样的险境,也不会再让团子有使用咒言的机会。

如果是肯定的答案,那么他会尽自己所能去教导他们,未来他们会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强者,而不必囿于他的羽翼之下寻求庇护。

林跃的这个问题突如其来,两个孩子一时之间都愣了一下。

豆子不明白林跃的话是什么意思,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自家哥哥。

狗卷团却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那意味着他不再只会依赖于别人的保护,而能够去保护别人,那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璀璨的人生。

“要。”一个笃定的词从男孩口中说出。

狗卷团的眼中有如同星辰闪烁的光亮,林跃的身影清晰映在里面,身披星光。

夜斗撑着脸侧躺在地板上看着这一幕,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的表情,因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而变得低沉起来。

引导者和被引导者,父亲和孩子,相似的身份与场景,让他实在不能不想起那个人。

小福转着头看了看两边,感受到突然严肃起来的气氛,双眼茫然。

然后被大黑一只手捞起来放到了一边。

豆子看到自家哥哥回答了,也跟着点点头,“那豆子也要!”

林跃轻轻笑了起来。

“好……现在这个话题先告一段落,我们先把汤喝了。”一只手猛地盖在狗卷团的头上揉了揉,大黑笑着把另一只手上的碗递了过去。

团子拿着汤碗乖乖在一边小口小口抿,大黑看着看着,别过头一脸欣慰地抹了抹眼角。

活似一个看见自家孩子懂事了的老父亲。

林跃眼神微妙。

……有种自家孩子多了一个野爹的不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