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二十八章
 
因为已经是深夜,小福和大黑非常热情地邀请林跃三人在这里暂住一晚,夜斗一边喊着不公平一边也死命赖在了这里。

大黑虽然踩了死死黏在地上的夜斗好几脚,但是最后还是妥协式的在林跃几人的铺盖旁边多加了一个。

于是就成了四人排排睡的样子。

熄灯后,和室内陷入一片黑暗,林跃听着身旁两个孩子匀速的呼吸声,也放松了精神陷入了沉睡。

然后被一声巨响吵醒。

砰!

似乎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地上,还伴随着铁器和砂石摩擦的滋啦声。

是敌人吗?

林跃神识一扫,翻身而起,转眼就冲出了门外。

一个穿着黑底红边浴衣的青年站在庭院中,正一脸不耐地拿着手中的狼牙棒锤地。

“嗯?”见到有人出来,他的目光顿时犀利地看向了林跃。

这位……是谁?

林跃脑中浮现出这个问题。

没有主动发起攻击,而且身上的气息虽然混杂着秽力,但是确实与小福他们同出一源。

所以是朋友?

林跃的目光从那个一看就十分敦实的狼牙棒上扫过。

不,可能是债主吧。

“你是谁?”青年上下打量着林跃,率先开口问道。

“呃……暂时借住在这里的人?”林跃挠挠脸。

青年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眉头狠狠一皱,“你身上的气息确实是人类没错,为什么会和彼岸结缘?”

彼岸?

对这个词感到疑惑的林跃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见青年的神色一变,手中的狼牙棒重重一锤,周围碎石迸溅,原本就有一个小坑的地上更是下陷了几厘米。

“大黑大人,我记得您上次才答应过我,不会再让小福大人轻易开启风穴的吧?”鬼灯一边说一边用手中的狼牙棒加以强调。

砰砰砰的声音极具压迫力。

林跃看着旁边出现的大黑,默了默,转身给和室掐了个隔音咒。

“您知道最近地狱的工作有多忙吗?阎魔大王还总是消极怠工,我已经连续工作四十八小时又五十二分钟了,现在是五十三。”

鬼灯背后仿佛具现化了浓浓的黑气,眼神阴沉地盯着大黑。

“而今天突然开启的风穴让不少妖怪魑魅跑到了此岸,百忙之中我们还得抽出人手来处理这件事。”

“如果高天原的神明都这么悠闲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阎魔大王提交申请书让你们来地狱体验一下啊。”

鬼灯表情严肃地一边用着敬语一边恶狠狠地表示威胁。

大黑乖巧听训,不时发出“好的”的声音。

可能是他这副认错态度良好的样子让鬼灯稍微顺了顺气,原本一脸看渣滓表情的鬼灯停顿一会儿,提着狼牙棒指向旁边的林跃。

“那么,这个与彼岸结缘的人类是怎么回事?”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林跃周围,“日本出生的孩子身边都会有俱生神跟随,外国人?出生登记出现了意外?还是其他情况?”

一听到话题转移,大黑的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正准备回答,突然话卡在了嘴边。

认真说起来,其实他和这三个孩子也仅仅只认识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对人家的基本情况根本一无所知啊!

对面鬼神的表情越来越不妙,大黑脸上挂笑,额头冒汗。

好在这个时候林跃已经通过两人刚才的谈话将自己的三观重塑完成了,他及时接过话来救场。

林跃看着面前很可能属于地府公职人员的青年,认真道:“我的来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进行说明。”

……

“嗯,所以来到我们的世界只能说是意外吗?”鬼灯捏着下巴,沉吟道。

“也可能是另外的情况,比如在飞升的过程中因为这边的世界引力比较大,所以优先被吸了过来?”林跃提出另一种可能。

自己的来历在目前只有鬼杀队上层和面前的鬼神知道,鬼杀队的呼吸法曾经让他感知到了天道的气息,但是在进一步询问的时候,却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

林跃猜想这可能是因为鬼杀队的人只是把呼吸法作为战斗方式的一种,而并没有再探究呼吸法形成的本质规则。

但如果是这个世界的神明的话,作为执掌规则的存在,说不定会更贴近本源的道,也能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

“喂……那个,为什么你们这么自然地把我挤到一边然后开始了座谈啊,明明我也需要休息的啊……”夜斗在旁边滚来滚去,发出抗议的声音。

狗卷兄妹的床铺早就被挪到了另一个房间,这是只有夜斗受伤的世界。

“闭嘴。”鬼灯头也不抬地摸起放在手边的狼牙棒挥了过去,“你这个只会给地狱增加工作量的祸津神。”

梆的一声,被砸中头部的夜斗直挺挺倒在了地上,后脑勺缓缓鼓起一个大包。

看来加班果然是连神明都无法忍受的事呢,从脾气的暴躁度就可见一斑。

林跃看着面前这一幕,由衷感慨。

“那么,林,你准备如何回到你的那个世界呢?”鬼灯把视线转向旁边的人类。

“我对于你的经历十分感兴趣,尤其是你提到的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构成体系。”地狱的鬼神兴致勃勃地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参与到你的计划中来,并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当然,我也会尽可能提供帮助的。”

林跃对于这样送上门的好事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把自己目前的想法大致说明了一下。

“让力量恢复到原来的境界么?听起来确实可行。”鬼灯想了想,“关于你所说的天道,据我所知,高天原的神明大多来源于神话世代,传承到如今,则更加侧重于依靠人类的信仰来进行延续。”

“至于这其中是否涉及到世界本质规则,十分抱歉,我并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答案。”

神话世代的神明以信仰维系自身的存在么……

林跃仔细思索了一下,笑道:“不,没事,原本我也只是希望能够从你这里听说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信息而已,你能够进行解答,已经帮了大忙了。”

至少让他没有把希望一味寄托在“神明”这一与科学相悖的存在上。

鬼灯点了点头,“那么,我要先回地狱去了,还有很多事务在等待我进行处理。”

“能够和您进行交谈,并得知这么多新奇有趣的事,实在感谢。”

一直保持着严肃状态的青年脸部线条微微了柔和一点,看得出心情不错。

“如果有机会,我想邀请您来参观一下地狱,虽然还在建设中,但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令人交口称赞的存在。”

不……无论怎么说,下地狱都不会让人感到开心的吧?

鬼神对自家地狱迷恋的程度让林跃一口老槽梗在心口。

而在另一处名为无限城的建筑中。

因为上弦四的死亡,盛怒的鬼王将不少人类作为了食料,并发出了一道命令。

“所有鬼,不计代价地捕杀鬼杀队队员,必要时可结队围猎,十二鬼月的目标则是九柱,以及……”

“一个黑色长发的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