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三十章
 
第二天一早,炭治郎三人在出口处会面。

“那个肌肉怪物呢?”我妻善逸缩头缩脑地到处张望。

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和那样过于耀眼(物理性)又具有压迫力的人相处,尤其是在听过那具躯体里传来的恐怖声音之后,更是恨不得远远躲开。

虽然很期待去有很多漂亮姐姐的花街,但一想到要和那样的人一起出任务,这种欣喜都要被害怕压过去了。

环视了周围一圈,没有看到那个身影,我妻善逸大大松了一口气。

“哦?动作很快嘛?”一个声音远远响起。

但是仅仅只过了两秒,那个肌肉发达的身影就如同炮弹一般冲到了他们身边,扬起一阵灰尘。

“噫!!”受到惊吓的少年一头金发都炸了起来。

“嗯?”宇髄天元的视线越过我妻善逸,看向他身后炭治郎背着的一人高的庞然大物,眼角一抽,吼道,“你这是什么打扮?我们是去出任务又不是去旅行,背着这么大的包袱是小看我吗混蛋?”

“诶?”炭治郎艰难地从包袱里探出头,“可是,这里面都是我家人寄来的东西,我要转交给林。”

“谁管你啊!”宇髄天元暴躁道,“难道你还想背着这么大一个包袱去斩鬼吗?管你是交给哪个同乡,现在立马给我把它留下!”

十分钟后,炭治郎背着小了一半的包袱跟在宇髄天元的身后前行。

那个高大的身影以一种快得不寻常的速度在前面飞奔,完全没有顾及后面的三个少年追不追得上。

炭治郎三人只能远远吊在后面,勉强不掉队。

“炭治郎,你的包袱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啊?”我妻善逸忍不住问道。

刚开始他一直沉浸在消极的情绪中,虽然看到了那个大得离谱的包袱,但是也一直没问,但是现在看着这个小了整整两圈的包袱,他的好奇心就忍不住冒出来了。

“吃的!吃的!”嘴平伊之助在旁边挥着拳头喊道。

他老早就闻到里面传来的香味了。

“是,这里面放的都是我的家人给我寄来的食物,还有一些新做的衣服。”炭治郎点点头。

他只是把一些衣物留在了这里,所以包袱看起来小了很多。

春天过后,父亲的身体好转,弟弟妹妹们也开始帮忙照顾家里,林开垦的那片菜地被照料得很好,快速生长的蔬果在满足自用之后,被拿去贩卖,攒下了一点钱。

母亲在多次打听之后,托人把一些耐放的食物和新做的衣服带到了狭雾山,然后又被鳞泷师傅让人送到了这里来,足足两个人的分量,当然会撑得包袱不堪重负了。

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倒是知道炭治郎还有个一起来的叫做林的兄弟,据说实力强大做饭又好吃,还有着一张好看的脸,但是因为是参加的上一届选拔,现在在到处出任务,所以都没有怎么遇见过。

“但是你为什么要带着这些东西去东京呢?”我妻善逸疑惑道。

炭治郎爽朗笑道:“前几天鎹鸦送来了林的来信,里面提到他现在正在东京的浅草,我希望能够尽快把家人的心意传达给他,就把所有的东西都背上了。”

“喂——!你们这群家伙,在后面嘀嘀咕咕什么呢,都给我华丽地动起来啊!”

前面宇髄天元的喊话声远远传来,很快那个在炭治郎三人眼中还是一个黑点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啊啊啊!就这么丢下我们跑了吗?!”我妻善逸喊道,连忙捣腾着自己的腿加快了速度。

“哼哼,前面的宝石男不要跑,看伊之助大爷怎么追上你!猪突猛进——”

裸着上半身的野猪头风风火火冲了出去。

“喂,伊之助……”

……

赶路两天后,宇髄天元一行人终于踏上了东京的土地。

“哇——”我妻善逸满眼星星地看着那些高楼大厦,还有漂亮时尚的橱窗,“这就是大城市吗?真气派啊……”

穿着洋装的小姐姐也超赞!

嘴平伊之助看着街上的车辆,兴奋地喊道:“嘭太郎!你看你看!那是什么动物?四四方方却能跑得这么快,伊之助大爷要和它比比!”

一只手猛地拎住了舞动着四肢想要冲出去的伊之助,宇髄天元一脸丢人地别开视线,“行了行了,我们先去居住的地方,你们不要表现得像个乡下人进城一样,和你们走在一起感觉我都华丽不起来了。”

在路人的侧目中,四人往一家有着藤之纹的旅舍走去。

炭治郎突然在众多混杂的气味中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他的脚步一停。

“干什么?”宇髄天元察觉到后面一个小鬼的掉队,回头问道。

炭治郎开心地说道:“林就在附近!”

“在哪在哪?”我妻善逸连忙凑了过来。

“不在这条街,在更远的地方,好像在移动……他停下了!”炭治郎转身对着宇髄天元鞠了一躬,“十分抱歉,宇髄大人,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很快就会回来!”

说完就往与现在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

“等、等等……炭治郎……”我妻善逸伸出手,虽然很想跟着一起过去,但还是侧头偷瞄着宇髄天元的脸色,战战兢兢。

自称为华丽的祭典之神的男人揉了揉头,“真是的……小鬼就是小鬼。”

余光扫过期期艾艾的金发少年,他没好气地道:“走吧。”

反正现在还是白天,主要的事情也只有在旅舍下榻而已,距离执行任务有着不短的一段时间,先让他们逛逛也无所谓。

不过说好的一切听他指挥,这小子居然敢不经过他同意就擅自跑了出去,等会儿一定要在那个“林”面前好好修理他一顿。

“林!”一声大喊让正在和身旁女子说话的林跃侧目望去。

穿着市松纹羽织的少年满脸开心地背着一个超大的包裹往他所在的位置跑来。

那头深红色的头发被风吹得往后翻去,露出额上的疤痕。

炭治郎?他怎么会在这?

林跃心底有着淡淡的疑惑。

是看到他的信所以特意跑到东京都来的吗?

“哎呀,是一个可爱的少年呢。”身旁穿着浅橙色和服面容艳丽的女人略带调侃地说道,手中纤细的烟杆凑近嘴边,轻轻啜了一口。

炭治郎很快就到了林跃面前,在看清林跃身旁还站着另外一个人,而且是一位女性后,连忙刹住脚步。

“失、失礼了……”差点撞到人家身上,炭治郎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哦。”壶枫勾起一个笑,柔声说道,“是林君的朋友吧?看上去真是精神啊。”

炭治郎挠挠头,听到夸赞,两颊红红地小声道:“哪有哪有,多谢夸奖。”

随即反应过来,向林跃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林,这位夫人是?”

“啊,称呼她为壶枫小姐就行了,是之前住在山脚镇子上的人。”林跃答道,“因为之前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在这里遇到的时候就交谈了两句。”

他又看了一眼明显对炭治郎很感兴趣的壶枫,介绍道:“这位是灶门炭治郎,是收留我的灶门一家的长子,也是我的好友。”

“初次见面,壶枫小姐。”炭治郎弯腰说道。

壶枫微微欠身回了一礼,“初次见面,炭治郎君。”

“八太郎!”

“炭治郎!”

两个声音由远及近,林跃几人抬头看去,就见一个野猪头、一个金色团子、一个不灵不灵的光团飞速靠近了这边。

炭治郎高兴地招了招手,“善逸,伊之助,宇髄大人!”

“这……就是你说的林?”宇髄天元表情怪异地看着那一头黑色长发的少年。

“对啊!”炭治郎表情十分天然。

宇髄天元陷入了沉默。

早知道是这个家伙他就不跟着过来了!!

那无数个被暴揍的日日夜夜,那被按在座位上听课,最后被迫玩起了摇滚的惨痛经历,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好不容易人走了,结果他现在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吗?!

“哟,天元,好久不见。”林跃却是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我说的音杀练习得如何了?”

“诶?林和宇髄大人认识吗?”炭治郎看了看两个人。

林跃点点头,“我们可是在一起训练过的哦。”

他训,宇髄天元练。

我妻善逸眼神闪亮,“哇,炭治郎,原来林这么厉害的吗?居然都能和柱一起训练!”

在他的耳朵里,面前这个少年身体里发出的声音非常清爽悦耳,就像是吹拂着平静湖面的风,这在我妻善逸的心中意味着平和与可以亲近,也就是说,可以成为大佬的朋友!

嘴平伊之助从头套的鼻子里喷出一股气,“哼哼,看来伊之助大爷的下一个对手就是你了!”

壶枫在一旁看着他们,捂嘴笑了笑,“真是热闹啊。”

宇髄天元的目光在壶枫身上一扫而过,眉头一挑,但是看看旁边站着的林跃,又把想说的话按捺了下去。

与久别重逢的好友聊了会儿天,林跃突然道:“对了,既然炭治郎刚好带着东西过来,我下厨让你们尝尝我的拿手菜吧?都是家乡的特产哦。”

“哦哦哦!本大爷要吃!”伊之助第一时间举起双手欢呼。

这家伙……居然还会料理吗?

宇髄天元把拿刀砍人和系着围裙切菜的画面同时放在林跃身上,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好~既然林要下厨的话,那就往这边走哦。”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

宇髄天元第一时间想要拔刀,又在意识到这里是街上的时候,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表面看起来就只是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

一个穿着黑色浴衣有着湛蓝色眼眸的男人一脸傻笑地把手搭在了林跃的肩上。

这家伙又是谁?为什么在出声之前完全没有感知到?

宇髄天元的心里满是疑问,但看着男人与林跃熟悉的样子,应该不是敌人。

“……为什么我要专门把下厨的地方定在你住的地方?话说回来,那是小福和大黑的房子吧?你这么自作主张小心他们把你赶出去哦。”林跃推了推像牛皮糖黏在他身上的夜斗,感觉这家伙有变成半永久挂件的趋势。

“不要不要~林酱,人家也只是想尝尝你家乡的特~色~料~理~嘛~”夜斗嘟着嘴说道,自从上次林跃下厨给他们做了四菜一汤以示感谢之后,他就恨不得天天把林跃按在厨房里。

然后在这么实践过后被暴揍了一顿,眼睁睁看着林跃带着两个小孩回到了藤之家。

可恶啊!那两个小孩子都能天天享受美食,凭什么他连蹭一顿饭都不被允许!

最后,在夜斗的死缠烂打,以及小福和大黑的全票通过下,林跃一行人全都被拉到了小福的房子里,连两个孩子都被夜斗打包带来了。

壶枫:“诶?我也要?”

炭治郎帮忙打下手,从包袱里搬出几个坛子。

“林,按照你之前教授的腌制皮蛋的方法,祢豆子成功做出来了哦。”

皮……蛋?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平平无奇的陶制小坛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