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三十一章
 
不大的和室里,除了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其余的东西都被挪到一旁来腾出位置。

桌面上摆满了碗碟,还有一个正在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锅。

水煮肉片、酸菜鱼、香辣小龙虾、红汤火锅以及——撒着红艳艳剁辣椒的皮蛋豆腐。

一盆堆得冒尖的、青翠欲滴的白菜香菜茼蒿菜非常具有压迫力地占据了桌子一角。

我妻善逸咽了咽口水,虽然被这些香气逼人的美食勾得心痒难耐,但他一眼扫过那红彤彤一片的餐盘,还是发出了颤抖的声音:“林、林桑,你是不小心把辣椒都倒进去了吗?”

美食的香气都快盖不住那股呛味儿了啊!

“诶?没有哦。”林跃笑眯眯地看着他,“因为很多我需要的食材这里都没有,所以还减少了一些佐料,使用了不少替代品呢。”

一般的调味剂小福家里本来就有,食材有现买的,也有炭治郎带过来的,比如腌好的酸菜、皮蛋、用来涮火锅的干笋和剁辣椒,还有空间出品的各色蔬菜。

“昂哈哈,这个闻起来很有攻击性的东西是什么,让本大爷来尝尝!”伊之助大笑一声,站起来端着碗就往翻滚着红辣椒的火锅里夹了一筷子,然后迅速塞入了嘴里。

“等、等等!伊之助……”我妻善逸阻止的话还来不及出口,就见野猪头砰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伊之助!”

“可、可恶……居然被暗算了,这家伙,有毒……”伊之助掐着自己的脖子,用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

头套下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这是辣椒,喝点水就好了啦。”我妻善逸一边叹气一边端着水喂他。

清凉的水缓解了口腔火辣辣的刺痛,那股辣味来得快去得也快。

“哦!本大爷又复活了!辣椒,看我来征服你!”喝完水又开始活蹦乱跳的伊之助一头冲了上去。

“哦!我也来!”小福傻笑着举起筷子喊了一声。

两秒后,白皙的脸上飞起了两片红霞。

“好辣好辣好辣——!!”小福眼泪汪汪地满地乱走。

大黑无奈地扶着小福喂水,“这种热闹就不要凑……”了吧?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又倒下了一个。

夜斗脸上疯狂冒汗,死死盯着大黑手中的水。

大黑:“……”

原本还有些僵硬的气氛顿时被这几个人搞得一团糟,他们重复着吃-倒下-喝水-复活-吃的循环,专心致志和火锅战斗,完全没有临幸其他菜品的想法。

辛辣冲鼻的香气弥漫开来,连一直谨慎动筷的宇髄天元和壶枫都忍不住尝了一口。

这可能就是辣椒的魅力吧。

越辣越想吃,越吃越香,习惯这个味道后,红汤火锅就是绝味!

桌面一角,用皮蛋、豆腐、香菜等配料做成的皮蛋豆腐,因为那墨绿色的外表和特殊的气味遭遇了所有人的冷待。

刚开坛剥蛋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这些蛋已经坏掉了,后来看到林跃做成菜,更是不敢往这碟子里伸筷子。

狗卷豆扒完自己碗里的菜,目光在那碟看起来很像是黑暗料理的菜品上纠结地停留了一会儿。

出于对自家监护人厨艺的信任,以及干饭人勇于尝试一切的态度,她拿勺子挖走了一块。

美味!

放进嘴里的一瞬间,狗卷豆就两眼放光地嚼了嚼咽下去。

那种叫做皮蛋的东西口感q弹爽滑,豆腐软嫩多汁,配上热油淋在上面时爆出的蒜香和辣椒微微的呛味,一级棒!

林跃看了小丫头一眼,往她的碗里添了点饭。

“这个配上米饭更好吃。”

一顿饭吃到天色发暗。

中途夜斗不知道从哪摸出了酒,拉着大黑一起喝,原本还想给炭治郎他们灌,被林跃锤出一个包才消停。

壶枫被小福带去盥洗室了,现在和室里除了瘫坐在地上揉着肚子的几个小孩,就是两个醉鬼在互相说着胡话。

林跃起身拉开门,屈腿坐在廊下。

身旁传来脚步声,身形高大的男人盘腿坐了下来。

天边的红霞渐渐隐没在山棱后面,最后的一丝光亮也被吞噬,只剩下无边的黑暗,然后被星星点点陆续亮起的灯火驱散。

还带着热气的风轻轻拂过,吹动了两人的衣摆。

“所以,这次来东京,是为了什么任务?”林跃叼着一根牙签,懒懒地开口问道。

他原本还准备过几天就动身回总部一趟的,浅草的任务已经完成,又没有钱逛街,还有孩子要养,只能打道回府给蝶屋做做贡献换点钱这样子。

但是既然在这里遇到了他们,就不能不过问一下了。

能够让音柱和三位实力不差的队员同时来到这里,足以说明事情的棘手程度。

“……我的老婆,失去联系了。”沉默许久,宇髄天元才开口说道。

“是我猜测花街更深处可能会是鬼栖息的地方,所以让她们进去潜伏调查的,结果现在却失去了音讯,让她们陷入了危险之中。”

“等、等等。”林跃打断了男人消极的叙述,疑惑道,“你哪个老婆?”

他可是知道这家伙有三个貌美如花的忍者老婆的,当初听到的时候着实还震惊了一下。

无论是前世,还是修仙界,能这么光明正大娶多个老婆还能让她们和谐相处后宫不起火的,绝对是稀有中的稀有。

——这是重点吗?!

宇髄天元额头青筋一跳,深吸一口气,默念打不过打不过,才缓缓开口道:“须磨。”

顿了顿,又说道:“槙於似乎也被盯上了,最近回复的信件断断续续的。”

他看着面前的少年,问道:“你这里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林跃十分果断地摇头否定。

宇髄天元没有太过失望,他知道林跃虽然称作仙人,但其实只是个一点都不华丽、只会砍人的家伙,更算不上全知全能。

……好吧,今晚过后,可能要加上个料理不错。

“不过我相信壶枫小姐身上会有线索。”林跃把手搭在膝盖上,看着天上隐隐透过云层的月光。

那股缠绕在女子身上的秽力,简直明显到闭着眼睛都能看见的地步了。

白天宇髄天元之所以在看到壶枫的时候欲言又止,就是因为在修行了林跃改良版呼吸法之后,他们对于鬼的气息感知更加灵敏。

而壶枫的身上,有鬼的气息。

宇髄天元能够模糊感应到,那种像是烟雾笼罩的感觉。

很有可能是上弦的鬼。

没等宇髄天元接话,林跃偏头看着他笑道:“天黑了,那家伙估计也要进行猎食了,你们的任务还不开始吗?”

炭治郎几人还瘫在地板上一脸舒坦地揉肚子,就突然看见宇髄天元急匆匆走了过来。

“诶?宇髄大人?有什么事……诶噫——”

炭治郎的话还没问完,就被拎着后领拖出了门,身旁还有两个得到同样对待的小伙伴。

“你们还真把这次的任务当成来旅游了啊!快点给我打起精神!”宇髄天元吼道。

“哦、哦——!”

忙着出任务的宇髄一行人走后没多久,壶枫也来和林跃辞行。

“壶枫小姐还是先在这坐一坐比较好哦?”林跃笑道。

纤长的手指虚虚撑住烟杆,靠近薄润的红唇吸了一口,壶枫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少年,平静地问道:“为什么?”

无论是邀请她参加这场宴会,还是建议她留在这里,都透露着一股异常的感觉。

就和那晚花街上突如其来的骚乱一样。

而两次事件,毫无疑问都和面前这个少年有关。

“因为,白天的时候壶枫小姐不是说过嘛?现在正在吉原的时任屋担任教习。”林跃撑着脸,笑眯眯地说道,“吉原现在,应该还发生了更多事才对吧?”

壶枫的动作一顿。

确实,林跃说的没错,从她担任时任屋的教习起,就时常能听到有游女抽足或者病亡的消息,就算是在最为繁华的花街里,这样的事件发生的次数也太多了。

那些女人无一例外,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比起表面上的这些理由,壶枫更加敏锐地察觉到了里面的异常。

尤其是,在见过京极屋那个名为“蕨姬”的花魁游街之后。

那般妖艳如盛开的罂粟的面容,让她莫名感觉到一阵恐惧。

“所以?”壶枫缓缓摩挲着光滑的烟杆,浓密的眼睫一动,漆黑如墨的眼眸直直看着林跃,“你希望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

人来人往的吉原街道上,一个长相十分美型的高大男子带着三个面容十分粗枝大叶的小姑娘往时任屋的方向走去。

“好、好勒啊……”被裹得紧紧的炭治郎感觉自己气都快要喘不上了。

“谁让你们一个劲地胡吃海塞的,准备的服装都差点穿不进了。”宇髄天元想起让他们换衣服时那在崩溃边缘的布料,就觉得脑门一阵发疼。

“可是……林做的料理真的很好吃嘛……”金色头发被扎成两个小揪揪还绑了蝴蝶结的我妻善逸噘着嘴说道。

“……”宇髄天元默默看了那张被涂得看不出原样的脸一会儿,艰难开口,“待会儿见老板的时候请正常点,不然这次的任务很可能还没开始就要失败了。”

无视少年在跳脚大喊“你这是什么意思”的嘈杂,宇髄天元撩开帘子,来到了须磨失踪的那家时任屋。

“打扰了……”

里面似乎正在进行谈话的几人都看向了门口,那个穿着褐色立涌纹浴衣的长发少年笑着打了个招呼。

“哟,天元,好巧啊。”

“哎呀哎呀,两位是认识的吗?”老板娘开心地问道。

林跃点点头,“我和这位先生是朋友哦。”

一下子见到两位帅哥,老板娘动作都变得矜持了起来,脸泛红晕地问道:“那么,这位先生是有什么事呢?”

宇髄天元看着那个名叫壶枫的女人消失在长廊拐角处,收回目光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三个孩子,都是贫苦人家出身,想问问夫人能不能收下一个。”

他移开位置,把身后的三个“小姑娘”露了出来。

林跃和她们面面相觑。

噗。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