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半空中回过神的猗窝座迅速一个旋身卸去大半冲力, 稳稳落到了地面上。

他看着林跃身旁突然出现的男人,扯开嘴角笑道。

“哦?又来一个吗?”

桃红色头发恶鬼的目光在夜斗手中的太刀上不由自主地停留了两秒,又若无其事地移开。

不知道为什么, 他对这个男人手上的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并不是得到或者摧毁这样简单看到一件物品的情绪,而是更加近似于怀念和愧疚的感情。

真是奇怪,他为什么会对一把刀产生这样的错觉。

猗窝座把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甩到了脑后, 双手握拳摆出招架的态势, 对着林跃道:“考虑得如何?你,要不要成为鬼?”

战至酣处的时候,他向林跃提出了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回答。

“成为鬼?”林跃曲了曲手指, 缓缓让自己兴奋的心情平复,抬头认真看着对面的恶鬼,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猗窝座皱眉,“当然是为了追求武道的最高境界,变得更强!”

“身为人类, 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即便再怎么强大, 也不可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无论是那个使用日之呼吸的剑士, 还是后面鬼杀队的那些柱, 皆是如此。

“但是成为鬼的话,你将会有无限的生命来追求武技的提升, 不断变强, 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强大一直延续下去。”

“难道你不想做到这一点吗?”

哪怕失去了作为人的记忆, 哪怕需要吃人才能生存下去,哪怕有了害怕阳光的弱点,猗窝座觉得这都是在追求强大的道路上可以丢弃的东西。

因为在他成为鬼的这么多年里, 见过太多人类的天才还来不及绽放光芒便遗憾死去,如果他们都能成为鬼的话,这个世界又将会多出多少强者呢?

那样的世界,只是想想都让他心潮澎湃。

可惜与他战斗过的柱,一直到死都没有一个人接受过他的提议。

林跃缓缓吐出一口气,“你是第二个和我说起

这件事的鬼。”

至于第一个,早就凉透在地狱待着了。

“但是我能给出的答案,从始至终只存在拒绝这一种可能。”

他笑了笑,“你真是太小看人类在短暂的生命中所爆发出来的创造力了。”

修仙界的修士因为畏惧死亡,所以不断往上攀登追求大道,他前世生活的世界,短短几十年,就走上了现代化的进程,各式科技产品日新月异。

说实话,就鬼舞辻无惨,放在后世各种热武器面前是真的不够看。

而且指不定人类还能研究出对鬼宝具,终究奥义·太阳能迫击炮,那到时候真就是全面火力覆盖了。

变成鬼?那不和194x的时候投靠某秃子是一个道理吗?

夜斗听着林跃的话,忍不住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身为神明,他算是长生种的代表了,从诞生之初一直到现在,见证着人类历史的变迁。

而在他的眼中,仅仅是日本这一个国家,东京这一片地区,上溯百年,便是截然不同的样子,更别提日本之外广阔的世界了。

林跃所说之事有几分可信,他比面前的鬼都要更加清楚。

猗窝座歪了歪头,“那真遗憾,等你快要老死的时候,应该就会对今天所做的决定感到懊悔不已了吧?”

夜斗嘴角一抽。

据林跃所说,在他的世界,要达到超脱那一步,基础寿命似乎是两千年?

日本历史有两千年吗?

轰!!

一声爆炸从不远处传来,林跃看了一眼,是宇髄天元引爆了□□,堕姬一边咒骂一边展开缎带准备发动攻击,而童磨则是在一旁挂着轻飘飘的笑挥动扇子把烟尘吹散。

收回视线,林跃招来正和妓夫太郎缠斗的元嵇,“话疗正式结束,既然鬼和人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解决的,那只需要另一方彻底消失就行了。”

猗窝座眯起眼睛,笑道:“正是如此。”

夜斗和林跃同时发动了攻击。

只不过一个往前,一个往后。

什么?

猗窝座原本兴致勃勃

的脸上露出怔愣的表情,面对夜斗直刺而来的刀锋,第一时间的反应居然是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此时林跃的长剑距离妓夫太郎的身体已不足一拳的距离。

剑身上满开白色的霜花,还未刺入,已经让妓夫太郎感觉到了一阵被冻伤的寒意。

被冰冻住虽然不会让他死亡,却会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不能让这个家伙近身!

妓夫太郎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自己的身体硬生生倾斜了一个角度,原本要穿透他胸膛的剑刃直直穿透了他的手臂。

“林!”正准备发起攻击的炭治郎看到来人,惊喜道。

一阵密集的喀拉声传来,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冰晶瞬间将妓夫太郎的手臂覆盖,并且还在向身体的其他部位蔓延。

妓夫太郎挥动镰刀一砍。

咚。

一条已经被完全冻死的手臂掉落在地上。

血鬼术·圆斩旋回!

察觉到林跃手中的长剑变刺为斩,妓夫太郎果断释放出了自己血鬼术中最大范围的攻击,以此来逼退林跃的近身攻击。

血色的刃风呼啸着卷起周围的一切,狂乱地切割着地面和所有靠近的生物。

童磨的头发被吹得微微摆动,转头往这边看了看,语气轻松,“哦呀,太郎可真是努力啊。”

“唔!”炭治郎前倾的身体立刻顿住。

他闻出来这些风刃上面有非常不好的东西,被碰到的话,说不定会死的!

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动!

手中的日轮刀向前挥动,伴随着淡蓝色的水花幻象,炭治郎整个人也像是和高速的水流融为了一体,几乎是擦着血色刃风的范围脱离了战场。

呜哇!好险好险!

背上出了一层冷汗,炭治郎一边后怕一边转而去寻找林的身影。

入目是一个被冻住半边身体的鬼和一堵有好几米高的冰墙,墙内是被冻住的风,还能看出来明显的形状。

好、好厉害!这真的是呼吸法能做到的事吗?

炭治郎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日轮刀。

“炭治郎,用日轮刀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林跃蹲在冰墙上喊道。

什么?!

堕姬挥舞着缎带把自己包裹成一个球体,闻言通过缎带上的眼睛看向那边。

“哥哥——!”尖锐的叫声传遍了整片区域。

宇髄天元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落了下来,半披在肩上显得有些狼狈,但现在还是露出了一个得意又嘲讽的笑,“叫得这么大声有什么用?你的哥哥还不是要被砍掉脑袋了?”

童磨一脸惊讶地展开扇子遮住下半张脸,“你怎么能这样对美丽的女孩说话呢?真是太失礼了。”

宇髄天元蔑视地瞥了他一眼,“我想怎么跟她说话关你什么事?”

“她哥哥都还没说什么呢,就你长了张嘴要在这彰显存在感?”

喀拉。

童磨手中的金属扇柄硬生生被捏了一个凹陷出来。

他脸上的笑消失了一瞬,很快又重新挂了上来,“你的这张嘴真是厉害,要是能够撕烂那就更好了。”

童磨伸出扇子往水沟处一引,一座巨大的冰雕凭空立起。

血鬼术·雾冰·睡莲菩萨!

外形如同双手合十打坐的慈爱菩萨,但在睁开眼动手的那一刹那,剧毒的冰雾伴随着风压猛地弥漫开来。

如果放任下去,很可能吉原这一片的人都要成为尸体。

该死!

宇髄天元双刀交错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嗡鸣。

童磨感觉身体里似乎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咦?”他有些奇异地低头看了看。

无形的音波震开周身的冰雾,宇髄天元有些吃力地用出这招被林跃称之为“音杀”的技能。

‘这是曾经与我对战的一个敌人使用的招数,配合你的音之呼吸应该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吧。’

‘虽然我是不太懂啦,但她的注解里提到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音律,你只需要让它们与自己同调,然后……’

“引爆它们。”宇髄天元低喝一声。

砰!

冰雕菩萨的身体一侧爆开数条裂纹。

“嗯?

怎么回事?”童磨有些惊奇地挑了挑眉。

他刚才明明没有看到这个人类用刀进行攻击啊?

没等他想明白,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突然传来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

像是……要随着某种节奏炸裂开来。

不好!

童磨连忙挥出五个冰人偶冲向站在原地的宇髄天元,与此同时,菩萨的手臂也裹挟着飓风沉重地对着他扫去。

嗡——

喀拉喀拉喀拉!

三个人偶的面部一阵爆响,连菩萨的手臂也肉眼可见地一顿,而越靠近宇髄天元的身边,这种异响就越密集,直到其中一个人偶的半边身体直接炸裂成碎块。

果然是这家伙的呼吸法有古怪。

童磨连忙往后拉开距离,咬咬牙,看了一眼堕姬刚才离开的方向,身形一动,就往炭治郎三人的身边跑去。

要逃?

宇髄天元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流速越来越快,心跳声也越来越大,但是状态却是前所未有的好,浑身的肌肉一绷,身体发出一声爆鸣瞬间离开了原地,出现在童磨身后。

而沉重的菩萨手臂以及冰人偶则是崩毁在半道中。

禅院理穗早已祓除那只一级咒灵,现在正听从林跃远远传来(传音)的话躲在一块石头背后。

此时她观察着场内的战斗情况,一阵心潮澎湃。

咒术什么的,她也见多了,但是像这样的大场面还真是难得一见,相比起来,每年咒术师们的交流会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索然无味了啊!

炭治郎早已把妓夫太郎的头砍了下来,但是看着还没有一点化为飞灰趋势的鬼,他心里充满着疑惑和无措。

难道是刚才哪里做错了吗?

林跃一脚把堕姬的缎带踩在地上,眯着眼睛想了想,松开元嵇让它悬浮在身侧,往炭治郎的方向伸出手。

“炭治郎,日轮刀借我用一下。”

“好!”炭治郎把刀柄朝向林跃的方向递了过去。

妓夫太郎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狠狠磨了磨牙。

身体被完全冻死,连发出刃风都无法做到



堕姬的额头上睁开一只眼睛。

“哥哥?”正准备发起进攻的堕姬一愣。

随后脑海中传来“快逃”的讯息。

这是哥哥共享给她的感知能力,而这样的能力第一时间传达过来的居然是逃跑的信号。

视线中那个人类的身影不见了。

堕姬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腰间的缎带迅速收缩,将她裹了起来。

咔。

一截刀刃卡在了最后收缩的缝隙中,正正对着堕姬的脖颈。

堕姬小心地咽了下口水。

嗤——

刀刃沿着缝隙猛地刺了进来。

“哇啊——哥哥!哥哥!我要被砍掉脑袋了!救我!救我——!!”堕姬激动地双手握住刀刃,企图让它不要移动。

冰凉的刀刃卡在她的脖子里,缓慢切割着她的生命。

堕姬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似乎已经结冰,以至于刀刃挪动时甚至能听到喀喀的声响。

她忍不住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咒骂。

妓夫太郎却只能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被那个人类杀死。

他怨恨得瞪大了眼睛,面目狰狞。

“猗窝座!救救我妹妹!你平时不是最喜欢女人了吗?救救她!”妓夫太郎声嘶力竭地大吼。

正在躲避夜斗进攻的猗窝座皱起了眉,一拳震开那柄太刀,感觉自己变得有点奇怪的他正好也不想继续和这个人类打了,干脆抽身往堕姬的方向赶去。

“喂!”夜斗连忙追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新收的这个神器在对上面前这个鬼的时候,使用起来有点力不从心。

是错觉吗?

夜斗低头看了一眼云器的锋锐的刀刃。

……

而在毗邻东京的埼玉县,正好完成灭鬼任务的山崎裕太遇到了一个鬼杀队的新人。

“鬼杀队除了柱以外的最强吗?”山崎裕太听到新人的问题,摸着下巴想了想。

新人露出一个好奇的表情,“上次我遇到一个前辈,他的实力很强大呢。”

“我记得使用的呼吸法

好像是冰,超级厉害。”

“哦哦!你说的是林吧?”山崎裕太一锤掌心,“他超强的!但是我还不知道与柱比起来怎么样呢。”

“林?”

“啊,这是他的名字啦。”

“听起来像是外国人呢。”

山崎裕太挠挠头,“你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确实不太像是日本的取名方式啊。”

“那,前辈知道林的全名吗?”

“……”

远处的一个丸子铺前,行僧打扮的人端着茶,轻轻抿了一口。

嗯,这种名叫潜鬼的妖怪也很好用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们!啾咪!

感谢今天也是寻找-2君的一天、墨幽、沐熙、大橘为彪、流年似水忆年华、青昶六个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啵啵~

感谢明月清风晓星尘老板砸的一个地雷,鞠躬感谢,老板破费!

话说今天突然看见收藏疯涨,吓得我以为晋江又抽了,连忙刷新了好几次,才发现留评论的各位小可爱都是活人不是电脑操作= = (捂脸

这一章写杀上六那里总感觉老林是个反派,说实话,在幽闭空间突然戳出一把武器是真的很恐怖,闪灵ptsd要犯了

感谢这么多新来的小天使的留言,也感谢老天使们的支持(我在说什么

这本文不会涉及到政治或者国家方面的,有也绝对是我种花第一,一个是怕404,一个是作者是少先队加团员加差点入党的忠实爱国兔

以及,冬青卫矛这个笔名其实是在b站看小亮老师的时候,刚好那一期有冬青卫矛这种植物科普,就选择了,没想到还引来了一个植物学小可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