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林!”炭治郎看着正在飞速向林跃靠近的猗窝座, 忍不住担忧地喊出声。

林跃不为所动,声音平静地道:“没关系,你们看住妓夫太郎的头, 绝对不能让他有任何复原的机会。”

既然兄妹俩是两位一体的存在,那斩杀的触发条件很可能就是同时砍下两只鬼的头。

而妓夫太郎现在的反应更是验证了这一点。

这样的情况林跃不是没有遇到过,在修仙界, 无论是妖兽还是魔修, 对他们来说,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除了自己的身体,就是至亲之人的骨血。

父母、兄弟姐妹,利用这样的亲密的联系形成特殊的术式是那些家伙常用的手段, 更何况只是区区“同死”。

现在想来,刚才堕姬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只眼睛, 然后才意识到要逃跑,凭她一直展现出来的智商应该想不到这个,那就只可能是妓夫太郎利用兄妹之间的某种方式进行了提醒。

好在妓夫太郎的妹妹, 比他想象中更蠢。

林跃手中的刀刃用力一别,堕姬的脖颈顿时只剩了三分之一。

该死!快点, 再快点!

感知到妹妹那边危急的情况, 妓夫太郎目眦欲裂地大吼:“猗窝座——”

锵!

短促有力的琵琶声音突兀地响起。

正在左躲右闪远离宇髄天元的童磨脸上满是好奇地回过头。

“啊嘞?鸣女也来了吗?”

“和我战斗还能分心, 真是狂妄啊!”宇髄天元趁机对准童磨的脸甩出一堆□□。

那名为音杀的武技对身体的负荷太大,在察觉到童磨想要逃跑之后, 他就换回了自己的呼吸法。

轰!

爆炸的烟尘弥漫开来, 被童磨挥着扇子驱散, 而他身上因为爆炸产生的伤痕短短几个呼吸间就恢复了原样。

渐渐稀薄的尘雾中,出现了两个陌生的身影。

一个是穿着黑色和服被刘海遮住大半张脸的鸣女,也是林跃曾经见过一面的鬼, 另一个则是脸上有着六只眼睛的高马尾剑士。

上弦…

…一?!

炭治郎看清了那个剑士鬼眼中的数字,瞳孔和心脏都控制不住地紧缩了一下。

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臭味和一种让他莫名害怕的感觉同时从剑士打扮的鬼身上传来,炭治郎忍不住回想起了那晚自己躲在屋内瑟瑟发抖时,自心底满溢而出的恐惧和无力。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叫喊。

和这只鬼战斗的话,会死!

刚刚光是上弦二分出的一个人偶都让他们战斗得那么艰难了,上弦一又该有多么强大?

因为炭治郎暂时把日轮刀借了出去,现在战斗力直线下降,伊之助和我妻善逸都站到了炭治郎的身边,警惕地盯着这两个一看就来者不善的鬼。

戴着野猪头套的少年嘀咕道:“好奇怪啊,那个六只眼让我觉得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真是奇怪,奇怪。”

我妻善逸因为还处在托管状态,即便本能感觉到了危险,也仅仅是闭着眼睛皱起双眉,紧紧握住刀柄,随时准备拔刀。

夜斗停下追击,防备地看着那个六只眼睛的剑士。

好臭……

光是看着这个身影,都仿佛让他再次感受到了杀人时血液溅在身上那黏稠的触感。

让人恶心。

猗窝座转头看着新出现的同僚,皱起眉毛问道:“鸣女,黑死牟,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除去被斩杀的半天狗和玉壶,现在所有的上弦都聚集在了此处。

那位大人一直以来都禁止这种行为的才对,更何况还有一直担当近侍的鸣女在。

一手拿拨一手按弦的鸣女没有说话,黑死牟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开口道:“大人……让你们……回去。”

嗯?

在场的无论是人还是鬼,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愣了一下,心里满是疑惑。

双方打了这么久,一方还没有彻底将另一方消灭,居然就要撤退?

猗窝座立刻道:“不行!我还能继续战斗,这么逃走和不战而败有什么区别?”

童磨思索了一下,摇摇扇子,笑眯眯地问道:“无惨大人还说了什么吗

?”

黑死牟沉默不语。

好的,看起来是没有说什么了。

但是,让他们回去这个命令本身就透露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明明无惨大人那么想要面前这个人类的命,为什么会选择在还没有达到这个目的之前就撤退呢?

童磨的视线落在林跃的身上,眯起了眼睛。

一道流光骤然从炭治郎视线中穿过。

那是……林的武器?

元嵇的剑刃眨眼间就贴近了黑死牟的脖子。

那六只眼睛的剑士神色一动,紧接着拔刀出鞘,堪堪挡在了自己的脖子旁。

刺啦——

尖锐的声音传来,黑死牟神色平静地看着自己被斩进去半截的刀刃,转头面向林跃。

“你……很不错。”

这把刀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刚才这一记斩击力道有多强,他再清楚不过。

手上还拿着的日轮刀还在滴血,林跃神色不快地和黑死牟对视,“堕姬呢?”

锵!

鸣女轻轻一拨琵琶,妓夫太郎连着那堵冰墙都消失在了原地。

林跃的脸色一黑。

好嘛,不仅刚才从他手里抢鬼,现在更是光明正大打脸了。

他眼神危险地看向鸣女,元嵇唰地对准她斩出一道剑气,然后不出意外地打空了。

空!间!系!

鸣女重新出现在距离林跃不远的地方,按在弦上的手指微微颤抖。

好快!这个人类,速度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更快了。

幸好她早有防备。

黑死牟不甚在意地瞟了一眼鸣女,重新看向童磨几人,“尽快。”

因为所有人都警惕着黑死牟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存在,而其余上弦又碍于无惨的命令,场面一时之间居然保持了诡异的和谐。

除了林跃。

握刀的少年突然暴起逼近了黑死牟的身边,鸣女正在传送其他上弦,短时间内只能眼睁睁看着黑死牟和那个人类交上了手。

当——

一阵狂风伴随着两人刀刃的碰撞卷地而起,呼呼刮过众人耳畔,猗窝座看着这一幕神色明显兴

奋了起来。

连绵不绝的金属交接声如同雨点般密集响起,黑死牟神色自若地看着面前与自己对战的少年,那张年轻得过分的脸再搭配上这么张狂刚猛的刀法,让他不由将另一张脸和他重合在了一起。

那是一张垂垂老矣,却依然让他畏惧嫉妒的脸。

“你的刀法……是谁教的?”黑死牟难得主动开口问话。

虽然不是日之呼吸,但是这么精湛的武技,教授它的人一定也是个不世出的强者。

而强者,总是作为他人想要攀登的山峰存在,嫉妒他,超越他,折损他,然后成就自身的强大。

林跃显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你死后应该就能看见了。”

死了也不一定看得见。

他的师傅岂是这种家伙想见就见的?呵忒!

两人交手不过短短数十秒,招式的变幻却已经上百次。

而林跃突然从这鬼挥刀的动作中,看到了鬼杀队的影子。

这是……偷学了鬼杀队的呼吸法,还是本来就是鬼杀队的一员,最终却背叛了这个组织?

一想到后者的可能性,林跃手中的日轮刀就忍不住重重一劈,将黑死牟的刀身甚至砍出了一丝裂缝。

远远观望不敢进行插手的鸣女一愣,抬手就想划响琵琶。

一只手拦住了她。

猗窝座目不转睛地盯着林跃和黑死牟的战斗,语气愉悦,“仅仅耽误这么一点时间,应该不要紧吧?”

“再想干扰他们的战斗,我就锤烂你的琵琶。”

鸣女的手一僵,没敢吭声。

鬼可不是什么团结友爱的同伴,仅仅是换位血战,就足够让她知道面前这个家伙会以怎样凶残的方式毫不留情地撕碎吞噬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

猗窝座松开她的手,满意于鸣女识相的态度。

无数月牙般的刀光从黑死牟的刀刃上飞射出来,林跃清晰听到面前的鬼低声说道。

“月之呼吸·六之型 常夜孤月·无间。”

月之呼吸!

林跃还记得鳞泷左近次曾经在传授他们呼吸法的时候说过,现在的五大呼吸法都

是建立在日之呼吸的基础上衍生而来的,而五种呼吸法之外又各有分支。

在种花人的传统观念里面,与日相对的,当然是月,但是鬼杀队的呼吸法中并没有关于这一种呼吸法的记载。

而面前的鬼,少说也活过几百年了,说不定就是和鬼杀队的创立一个时代的。

挥出数道冰棱将黑死牟的攻击挡下,林跃开口道。

“你和鬼杀队呼吸法的创始人,是什么关系?”

没有料到面前的人类会问出这句话,黑死牟的动作少有地出现了一丝迟疑。

然后转瞬间被林跃砍掉了手臂。

锵!

鸣女的琵琶声和黑死牟一同消失。

林跃的日轮刀垂在身侧,低着头神色不明。

上弦一,居然曾经是鬼杀队的队员么?

这个因为对鬼的仇恨而聚集起来的组织,居然有人能大度地原谅鬼并且背叛同伴加入十二鬼月?

‘林跃,我是逼不得已!’

“狗屎的逼不得已。”林跃低声骂了一句。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辉煌的太阳从云层中探出光芒,染出一片金色。

林跃的影子在面前延伸拉长,最终停在了炭治郎的脚边。

“林,你还好吗?”炭治郎担心地问道。

刚才他听到了一点林跃和黑死牟的对话,但是因为被他们战斗的声音干扰,没能完全听清,只知道后面似乎是林跃问了什么,然后突然情绪就低落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炭治郎闻出林跃现在最浓郁的情绪是愤怒,以及杀意。

“炭治郎,用你的羽织把之前鬼砍下来的手臂盖住,这些都是可以拿来进行实验的材料。”林跃抬起头,神色平静地道。

随后露出一个微笑,“不用过于担心,我只不过是因为没能把它们全干掉,有些生气而已。”

炭治郎:“……”真的没问题吗?

已经气得不说“他们”而说“它们”了哦。

心情忐忑地把那些手臂收集起来,总算让这些东西免于化为灰烬的结局。

炭治郎看着远处那一片低

矮的房屋,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实在过于漫长了。

他现在还只是个普通队员,却已经目睹了柱级别的人和上弦交手,而且还不止一个。

心里涌动着的情绪是什么呢?

害怕,兴奋,向往,以及由此催生出的不断前行的动力。

炭治郎低头看着自己布满茧子的掌心,握了握手指。

“林!”禅院理穗小跑着来到了林跃身旁。

林跃转过身,“嗯?理穗,刚才情况紧急,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五条川他们倒是离这里远得很。

他!居然!叫我理穗了!

禅院理穗也不觉得一个看起来比她小的少年叫名字有什么不对,一边在心里尖叫一边简单解释了一下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嗯……本来是想来吉原看看美少年,然后发现咒灵超级多,和它们打了一架,然后跟在突然汇聚移动的咒灵后面来到了这里。

“嘛,不过我也只是顺便来一趟吉原,主要还是去给鬼杀队的当主送信。”禅院理穗挠了挠头,笑道。

“给当主送信?”宇髄天元走了过来。

“嗯。”禅院理穗点点头,“说起来,其实也算是为了林而来吧。”

“咒术界每年都有固定的交流会日期的,今年的就在下月中旬,族里的老家伙们都对出现在你手里的宿傩手指很感兴趣,然后进而对你很感兴趣。”

“然后就想让我拜访鬼杀队的当主,问问能不能让你去一趟交流会。”

林跃指了指自己,“我?去交流会?能干嘛?”

和一群实际年龄没他零头的爷爷辈坐着喝茶吗?

炭治郎也好奇地看了过来,被两眼冒光的禅院理穗揉了两把头发。

“咳嗯,大概率只是询问一下宿傩手指的来源,以及之前你对川说过的关于咒术师培养的建议。”禅院理穗说道。

因为之前林跃给手指给得太果断,导致后面他们一直都没有记起问来历这个事情了,结果后面又听说林跃进了鬼杀队。

即便他们再怎么想找到林跃,

出于御三家的涵养,他们还是要先递出拜帖,才能名正言顺上门找人的。

而促使他们最终做出这一决定的,还是御三家的人从天元大人那得到的一句话。

“名为林跃的少年,我无从知晓他的来历。”

连据说无所不知的天元大人都直言不知来历的少年,用着的是一个属于海对岸那个庞然大物命名规范的名字。

御三家不得不如坐针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及负老板扔的一个地雷,老板大气!破费了破费了。

感谢流年似水忆年华、笛子沫、花溪墨三个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啵啵~

本来准备写六千字当做地雷加更的,但是写到一半觉得烂又删了两千字,删删改改就剩这么点了(自抱自泣

本章看点:

林跃和黑死牟对视,对的是哪双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