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咒灵的存在, 由来已久。

每个人其实都拥有或多或少的咒力,而普通人没有意识到咒力的存在,自然散发出的负面情感就会虬结成“诅咒”, 这些东西被神明们统一划分到“彼岸”的范畴中。

毘沙门天一类的武神会在人世进行巡查,阻止大规模的时化,但不会过于干涉此岸的事情, 人类需要自救, 由此诞生了“咒术师”。

而放眼全世界,以日本的咒灵数量最多,其次,便是邻国的大夏。

更多的人口以及更加广阔的土地面积会让“诅咒”变得更加强大,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但是令所有国家感到疑惑的是, 别说特级,就连一级咒灵都难以在那个庞然大物的国家中诞生。

他们在感到疑惑的同时,也派出了代表前去访问学习。

然后看到了那个覆盖了整个大夏的结界。

宛如奇迹。

这个几千年来一直带着神秘色彩的国家, 再一次震惊了全世界。

“结界?啊,那个是我们国家的一些奇人异士主动提出要建造的, 哎, 当初我们都说了, 不需要搞这些的,都是邻居, 中间建堵墙那不是影响感情嘛?”

那个负责接待他们代表团的年轻人这么说着, 一副苦恼的样子。

“但是他们都是出于一片爱国之心, 我们也不好拒绝,这个结界其实也没什么用啦,就是阻止一些咒灵什么的偷渡进来, 监控一下各地咒力变化,顺便对一些异常反应点进行报警。”

“这就是我们能够及时将一级以及特级咒灵及时扼杀在摇篮里的方法,算不上什么秘密啦,我们毕竟是抱着坦率的态度来进行交流的嘛。”

各国代表:“……”

问题是,你敢教,我们也学不会啊。

自从那次交流访问之后,日本对自己邻国的态度,就一直处于很微妙的复杂情感中。

而林跃的出现,仿佛是往这个微妙的平衡中,投下了一根稻草,让整个天平,都不由自主地往他那边倾斜而去。

经历过一场大战,流经切见

世的这条水沟附近狼藉一片,宇髄天元的三个老婆在战斗开始后就分散在切见世周围保护普通民众,如今战斗结束,她们也赶了过来。

“回来吧,云音。”夜斗松开手中的太刀。

一道流光落在地上,化作了一个穿着白色浴衣有着桃粉色眼睛的少女。

突然见到周围出现了这么多陌生人,她有些拘谨地微微低着头问道:“那个……请问,我这是在哪里?”

“……”

一阵沉默。

除了林跃,其他人都以一种震惊到失语的表情看着她。

我妻善逸本来已经清醒了,现在又是一副要晕倒的样子,他抖着手道:“炭治郎!伊之助!你们看见没有!刀会变成人啊!刀会变成人!还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哇——”

看起来恨不得立刻让自己的日轮刀变一个。

炭治郎和伊之助也是呆着脸站在原地,肉眼可见的迷茫。

伊之助喃喃:“这家伙,说不定是山上的妖怪啊……”

我妻善逸耳朵一张,猛地揪住了野猪头套,一顿大吼,“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妖怪!你这个大笨蛋!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完全是一个家教良好又美貌的仙女啊!就算是妖怪也是田螺小姐的那种!”

他们在这边吵吵闹闹,夜斗揉了揉脑袋,随意地说道:“嘛,简单来说,你之前是死灵状态,现在是我的神器,脚下正踩着的这个地方是吉原。”

“总而言之,你死而复生了。”

“诶?”少女眨了眨眼,然后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诶——”

宇髄天元他们一开始定下的藤之家旅舍离这里不远,刚好可以用作休整的场所,于是一行人趁着天色还早,大街上没有几个人,提着刀浩浩荡荡走了过去。

“没关系吗?夜斗。”林跃问道,“刚才你说的那些话可是完全被听到了哦。”

又是神器又是死而复生什么的,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可疑人物啊。

没看宇髄天元一度欲言又止吗?

“没关系没关

系。”夜斗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语气平静地说,“我是个没有人供奉的祸津神嘛,你的这些朋友很快就会忘记我的存在的,当然,这些话也会忘得一干二净。”

“没有结缘的人,是不会记得神明这种生物的。”

这也和“信仰”有关吗?林跃若有所思。

难怪鬼灯也不清楚现在的神明到底有没有接触过世界的本质规则,如果只需要依靠人类的信仰就能维持自身存在的话,很可能祂们从诞生至今都没有认真参悟过自己执掌的是什么法则。

因为生来就有,所以从来不会产生要去研究的想法。

就和人不会刻意去思考该怎么呼吸一样。

虽然不明白什么祸津神之类的东西,林跃还是怕了拍他的肩,就当是安慰了,“既然夜斗也是从别人的愿望中诞生的神明,就代表你是被人所需要的嘛,说不定过个十几年就能收获一大批信徒呢?”

被人所需要的么?

夜斗想起那些被斩于自己刀下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才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那到时候我要建一座超——豪华的神社,所有的人都会来朝拜我,然后我就会收获超——级多的供奉……”

一边走一边说,几人很快来到了藤之家的旅舍。

宇髄天元敲了几下门后,里面传来走动的声音。

“请稍等……”

一个明显还没睡醒的中年男人拉开大门。

看到一众佩刀的人,他的表情立刻清醒了几分,让开位置尊敬道:“鬼杀队的大人们请进来吧。”

第一次被这么对待的炭治郎三人还有点不习惯,倒是宇髄天元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只微微点了点头就大步走进去了。

“打扰了。”炭治郎在路过中年男人时,微微弯腰说道。

夜斗唰地窜了进去,直奔旅舍后院。

“我闻到了温泉的气息!”

林跃还没说话,禅院理穗已经探出了头,“真的吗?”

“哇,那我要去好好泡一下!”

然后一边欢呼一边冲进了走廊。

可能是听到了动静,穿着褐色

和服的老板娘从楼梯下来,看到还站在门口的几人,笑着招呼道:“几位大人都要去泡温泉吗?我去给你们准备换洗的衣服。”

十分钟后,林跃和炭治郎他们泡在了热气腾腾的温泉里,用高高的竹篱隔开的旁边温泉里隐约传来女孩子们的谈笑声。

林跃看着脸越来越红的我妻善逸,忍不住敲了敲他的头,“够了啊,你这样已经属于犯罪的范畴了!”

原本快整个人缩进温泉的金发少年伸长了脖子,结巴道:“哪、哪有!我明明就在很专心的泡温泉嘛!”

炭治郎疑惑地投来视线,“怎么了?林。”

林跃正把我妻善逸摁在温泉里咕噜咕噜地冒泡,回过头对炭治郎露出一个和善的笑,“没什么,只是善逸想玩水,我陪他一起而已。”

这家伙,仗着自己的听力好就在偷听女生那边的动静,不整他整谁?

好不容易从林跃的手底下挣脱,我妻善逸一脸理直气壮地道:“听得到也不是我的错啊!”

“还说!”

他们两个打成一团——指我妻善逸单方面挨揍,旁边宇髄天元闭着眼睛靠着温泉池壁,受了伤的左臂搁在光滑的鹅卵石上,心情忍不住放松了下来。

水波一阵阵摇晃,拍打着他精壮的身体,那张卸了妆后的脸难得带上了一点脆弱的美感。

哗!

一片水花溅在了所有人脸上。

闭目养神的美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着我妻善逸一脚踹了过去。

“都给我华丽地享受温泉啊混蛋!”

泡过温泉,又吃饱喝足,昨天提心吊胆了一整夜的炭治郎几人终于撑不住趴在床铺里睡了过去。

云音被禅院理穗和须磨她们拉着睡在了同一个房间。

只剩下林跃和宇髄天元一起坐在茶室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既然我们掌握了所有上弦的信息,那么回去之后就整理出来交给主公和其他柱,柱以外的队员还是保持现在的训练强度,这是提高他们生存率的唯一方法。”

宇髄天元点点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而

说道:“对了,我在和上弦二战斗的时候,使用了音杀,虽然威力很大,但是对身体的负荷同样令人难以接受。”

林跃挑眉,“那就再锻炼啊,直到身体的强度足够适应招式为止。”

宇髄天元:“……”

就知道这家伙会这么说。

“用过之后除了身体的疲惫感还有什么其他的感觉么?”林跃问道。

宇髄天元皱着眉回想了一下,迟疑道:“我再使用音之呼吸的时候,好像受到了影响,变得更加……”

他找了几个形容词,最终还是说出了“厚重”一词。

原本的音之呼吸只是通过呼吸法配合特殊的日轮刀构造进行攻击,虽然也能产生爆炸这样的效果,但就像是只能给湖面吹起涟漪的风。

能炸,只能炸一点点。

对付低级鬼还好,但遇上童磨这样的存在,就相当于给他刮痧了。

而“厚重”的音之呼吸,就像是能够卷起海浪的飓风,别说湖水了,连鱼虾都一起炸上了天。

“这么看来,这门功法和你的呼吸法适配度很高嘛。”林跃摸了摸下巴。

有了宇髄天元这个案例在前,就说明这个世界的规则也并非完全不能兼容他那边的功法,而他在指导期间可是给了九柱每人一本的。

看来下次他可以专心逮着鸣女砍了,其余上弦就交给九柱吧。

在心里这么一想,林跃心里的不爽突然消失了许多。

他重新看向宇髄天元,“事不宜迟,尽早将这里的事报告给主公最好,鎹鸦可以先行一步,我们明天就出发回总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诗仙诗圣诗鬼、流年似水忆年华两个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啵啵~

蠢作者今天教资成绩出来,又双叒叕被压分了,自抱自泣

忙着改论文,加更一直没加出来,给各位小天使鞠个躬

看完咒回145话,结合最近日本倾倒核废水的事,感觉这要是不出一个特级咒灵简直对不起被污染的太平洋(花御开花警告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