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嘎——”

一只漆黑的乌鸦从天际高高振翅飞过, 落在了草木扶疏的庭院里面。

正在伏案写字的青年听到声音,放下笔转头,眉目柔和地招手道:“过来。”

乌鸦在树枝上跳了两下, 展翅滑进了屋内,站在青年的手臂上。

“乖,乖。”产屋敷耀哉顺了顺乌鸦的羽毛, 从它的脚上取下一个竹筒。

里面装的是林跃他们传回的消息。

“就要回来了吗?鬼杀队的孩子们没有伤亡真是令人庆幸。”产屋敷耀哉仔仔细细将上面所写的内容看了一遍, 伸手摸了摸鎹鸦的脑袋,“辛苦了。”

“嘎,咒术师,禅院!”乌鸦拍着翅膀, 大声叫道。

产屋敷耀哉点点头,“我会提早做好准备的。”

“天元他们这次得到的情报至关重要, 距离半年一次的柱合会议没有多久了,去通知柱们回来吧。”

林跃在放飞自己的鎹鸦传信之后,先跟着夜斗回了小福的居所一趟, 留下一坛子酸菜当做之前那件事的谢礼,然后把狗卷兄妹交付给炭治郎, 才随着宇髄天元前往吉原。

时任屋。

林跃轻轻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

没过多久, 一阵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林君?”开门的是壶枫。

炭治郎之前拜托了鲤夏照顾那些昏迷的女孩,在他们离开后, 鲤夏征求了老板的同意把她们都搬进了店内。

这个时间吉原的店铺都歇业了, 但是时任屋里帮忙照看的人都还在忙活, 壶枫正好去倒了水,在回来的路上听到了敲门声才过来开门。

“壶枫姐姐,是谁啊?”一个女孩从门后探出头。

林跃的视线从壶枫还带着湿气的手指上移开, 对着女孩笑了笑,“我们是来找鲤夏花魁的。”

“你们也是来找鲤夏花魁的吗?”女孩眨了眨眼。

宇髄天元眉头一挑,“还有其他人来找她?”

壶枫制止了女孩继续说话,让她先行离开,转身示意道:“你们和我来吧。”

在带路的过程中,林跃两

人也从壶枫口中知道了先他们一步到来的是谁。

“失礼了。”壶枫跪坐在地上轻声说了一句,伸手拉开紧闭的障子门。

坐在里面的鲤夏和一个穿着警官服装的男人同时转头看了过来。

“你们好。”对视一眼后,河原斋先开口打了个招呼。

出于平时的习惯,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将这两个陌生的男人打量了一遍。

表面上看起来就只是长得稍微出众一点的普通人罢了,脚步沉稳有力,身形板正,看起来像是进行过某种武道的修炼。

但是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来到时任屋呢?

林跃忽略了这位警官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笑着说道:“打扰了,鲤夏小姐,以及……”

“这位是河原警视,是听闻了昨晚发生的事,特意前来过问的。”鲤夏接过话。

表面平静的她因为林跃两人的到来松了一口气。

壶枫坐在门边,双手撑在地上微微低头行了一礼,向河原斋介绍道:“河原警视,这位是林君,这位是宇髄先生。”

她的余光看了林跃一眼,低声道:“那么,我先退下了。”

障子门被重新打开合上,屋内除了原本就在的鲤夏和河原斋,又坐下了一个林跃和宇髄天元。

幽幽的香气浮动在鼻端,林跃盘着腿坐在鲤夏旁边,率先开口道:“实不相瞒,我们也是为了昨晚的事前来的。”

河原斋目光一凝,“哦?”

“河原警视应该知道的吧?昨晚从坑底救出的女孩们。”林跃道。

“当然。”河原斋说道,“一共一十八人,都是被各家茶屋定义为抽足、病亡的女孩。”

他一边报出准确的数字,一边牢牢盯着林跃道:“你们说为了昨晚的事而来,那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甚至,很可能就是这起失踪案的同谋之一。

要知道,吉原的失踪率一向高居不下,除了和客人心生感情私奔的,也有为了逃离这里而想尽办法的,但是如果这里面更多人是被关在地底这样的地方,那就说明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特大绑架案!



犯往往会回到自己的犯罪现场进行察看,以此获得一种满足感,虽然不能断定面前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是无论是对所谓的目击者还是真正的罪犯,河原斋始终保持着一种警惕。

林跃抱臂交叉,一脸认真地道:“我和这位宇髄先生是朋友嘛,昨晚……”

一个结伴而行的朋友来吉原游玩,发现绑架犯窝点然后进行捣毁最终做好事不留名的故事就这么被林跃编了出来。

宇髄天元坐在旁边听得眼角直抽搐。

“但是啊,这个功劳是当时出手帮忙的大家的,我们当然不能自己认领嘛。”林跃一副正直的样子,“如果不是为了不给鲤夏小姐她们添麻烦,我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进行解释的。”

“而且最后还被那个主谋逃走了……”

说到最后一句,语气里还带上了压抑不住的愤懑。

河原斋沉默着,他用自己引以为豪的大脑将刚才的信息处理了一遍,再结合之前拿到的目击者们的口供,发现面前这个少年说的事情基本都能对上。

这个对于抓不到凶手的愤怒也很真实。

思索了一会儿,河原斋问道:“那这个蕨姬花魁往哪个方向逃跑了,你们有头绪吗?”

宇髄天元摇摇头,“真是遗憾,我们也没有什么线索呢。”

再询问了一些问题之后,河原斋点点头,对着林跃他们弯腰行了一礼,“十分感谢两位提供的情报,如果我们能侦破这个案件的话,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其实原本只是想来提前对好口供的林跃:“没事没事,这是每一个拥有正义感的人都应该做的事情嘛。”

等到这个河原警官离开后,鲤夏和壶枫站在玄关处,对着林跃和宇髄天元弯腰鞠了一躬。

“关于昨晚的救援和今天的特意前来解围,真是非常感谢。”

“我们也要感谢鲤夏小姐当时的挺身而出啊。”林跃笑道。

他听完炭治郎的叙述,就知道后面这些女孩能够得到这么好的照顾,还是当时鲤夏花魁果断第一个发声的原因,而她花魁的名望也让这个声音化作

了其他人实际的行动。

真是个好女人啊……听说要被人娶回家了,这人眼光还不错嘛。

想了想,林跃从袖子里摸出两个东西,分别递给了壶枫和鲤夏。

“这是我自己做的一种平安符,鲤夏小姐和壶枫小姐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鲤夏接过那个小剑模样的平安符,抿着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嗯,我一定会用心保管的。”

从吉原出来,林跃看着周围热闹了几分的街道,像是随口一问道:“为什么堕姬在吉原潜伏了这么久,都没有人发现呢?”

旁边只有一个宇髄天元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平时信奉华丽的男人因为伪装所以没裹他那个镶满钻石的头巾,拢着袖子淡淡开口道:“别说是吉原了,整个日本察觉到鬼的存在的人也很少啊,所以连鬼杀队都是不被官方承认的组织。”

见到鬼的人无法让鬼乖乖出现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鬼的尸体也会在死后消失,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无解的。

“林!宇髄先生!”禅院理穗小跑着靠近了两人。

整理好行李的炭治郎几人远远看到他们,挥手摇了摇。

来的时候三三俩俩成队,回去的时候却是浩浩荡荡一批人。

不过为了防止总部的位置暴露,林跃他们在快要靠近的时候还是分作了几小拨。

“哦?林!”刚刚解下蒙眼的布巾,林跃就听到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裕太?”

山崎裕太也没想到能在这里刚好遇到林跃,面上刚刚露出一个笑,突然记起旁边还有一个人,连忙正了正脸色,“江一,这位就是你一直想见的那个使用冰之呼吸的剑士了。”

“林,这位是我在埼玉出任务时遇到的后辈,名字叫做黑木江一,是个很勤奋的孩子呢。”

林跃的目光落在山崎裕太的身旁,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锅盖头少年站在那里,原本低着的头突然抬起对上林跃的视线。

“嗯!前辈,林先生果然和之前我见过的一模一样呢。”少年一脸孺慕。

林跃在心里皱了皱眉。



一眼看过去,就觉得这个少年身上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像是一个灵魂套在另一个人的壳子上。

这是基于化神期修士的直觉,基本不存在错判的可能。

想起这个世界各种奇诡的咒术,林跃觉得再出现个类似夺舍的术式也在意料之中。

他笑了笑,“初次见面,黑木君。”

一缕神识悄悄分出来无声无息落在了黑木江一的身上。

如果面前这个新人,真的不是本人的话……

林跃看了看远处隐隐能看到轮廓的蝶屋和主公的宅邸。

狗卷兄妹由炭治郎带着往蝶屋去了,那个据说是受了伤所以才来到这里的黑木江一由山崎裕太带着和他们同行,而林跃、宇髄天元和禅院理穗三人则前去面见主公。

“理穗!”

刚一进门,一声大喊就让禅院理穗跳了起来。

“父、父亲?!”禅院理穗看着坐在产屋敷耀哉对面的中年男人,满脸惊讶。

然后马上反应过来,问道:“不是说这次由我来送拜帖就行了吗?”

禅院甚斗双手环胸,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相信你?禅院家的人还没老糊涂到那种地步!”

“呃……”禅院理穗抓了抓头发,心虚地把视线飘向一边。

产屋敷耀哉笑道:“既然一同来了,就先坐下吧。”

禅院甚斗的来意其实就是禅院理穗之前说过的意思,只不过措辞更加官方,还递出了专门的拜帖。

“林,你的意思如何呢?”产屋敷耀哉转过头问当事人的意见。

林跃表示没什么意见,转而问道:“但是我比较好奇的是,被你们封印的宿傩手指为什么会出现在外面呢?”

禅院甚斗默了默,缓缓开口道:“交流会的时候,如果允许,我会向你解释清楚的。”

“那么,打扰了。”

禅院甚斗拉着禅院理穗鞠了一躬,转身走出门外,把空间留给了明显有事要谈的三人。

产屋敷耀哉之前只是在小纸条上粗略地看了一遍关于林跃他们遇到的事情,具体的经过和细节还是需要由他们面对面讲述。

在听到鬼舞辻无惨突然召回全体上弦的时候,他忍不住轻轻皱起了眉,“这不像是无惨会做的事情。”

作为一个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的鬼,他对于林跃这样绝对会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人居然能够选择放弃,简直就和鱼长腿能上岸了一样令人不敢置信。

如果不是无惨突然遇到了什么需要上弦们在场的意外,就是无惨在酝酿更加恐怖的阴谋。

无论哪一个,对鬼杀队来说都不算是好消息。

沉思了一会儿,产屋敷耀哉说道:“具体的计划,我会在两天后的柱合会议上再和你们进行讨论,现在的话还是优先以提升鬼杀队的整体实力为重心,最近普通队员也遭遇了两次下弦攻击,好在忍和小芭内正巧在周围,才没有造成过多人员伤亡。”

“鬼也在想办法强化自己,这样的话一定会出现更多牺牲者,我们要尽可能把这个人数降低到最少,尤其是普通百姓。”

从产屋敷耀哉的宅邸出来,宇髄天元表示要先去训练场一趟,林跃便一个人往蝶屋的方向走去。

突然,他的心头一动,附在黑木江一身上的神识感知到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

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幼白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啵啵~

无惨现在在作大死,下章说明

现在对老林下的套,以后都会成为轰向脑花的炮

哦他不叫脑花,名字是羂索呢

改了下文案,小天使们看看现在好一点了不,最初版本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ojz

预收《穿成鬼蜘蛛后和宿傩成了挚友》,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收藏一下,现在不会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