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从林跃的神识感知中来看, 那两个东西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追踪自己,其中一个眼球模样的速度飞快地往产屋敷耀哉的宅邸跑去,另一个则是钻进了蝶屋深处。

以为两个他就奈何不了了?

林跃眼神一冷, 身法运用提升到极限,向着蝶屋的方向而去,挥手招出元嵇, 化作一道流光死死跟在了那个眼球后面。

长剑转瞬即至, 在距离宅邸二三百米的阴暗角落追上了它。

嗤——

霜冷的剑锋不过轻轻一划,那个眼球就爆裂开来。

……四?

从眼球里面看到一个数字,林跃皱起了眉头。

看起来这个眼球是鬼的手笔,那正在蝶屋里的东西呢?

“诶?林?这么着急是……”蝶屋里正在给黑木上药的山崎裕太看到急匆匆冲进来的林跃, 疑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人影消失在了拐角。

“……看来是很紧急的事呢。”

炭治郎带着狗卷兄妹和小澄她们一起在看蝶屋种植的药草, 突然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有些在意地往后面看了看。

空无一人。

“炭治郎哥哥,这个给你!”身侧传来女孩糯糯的声音。

狗卷豆抓着一把黄色的小野花, 一脸期待地看着炭治郎。

“啊,好, 小豆子真乖, 那我就满怀感激地收下了!十分感谢。”炭治郎回过头, 笑着揉了揉女孩的脑袋,伸手接过那一束花, “呜哇, 真是漂亮的花朵呢。”

呼……

一阵清风吹过, 狗卷团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出声喊道:“团子!”

这是他和妹妹约好的危险暗号。

狗卷豆神色立刻一变,拉住炭治郎的手往狗卷团的方向跑去。

“快跑!”

“别动!”

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 炭治郎听到那个较为沙哑的男孩声音传入耳中,似乎带着某种奇特的力量,让他的脑袋一晕,不过这样的感觉只是一晃而过,很快被他遗忘在了脑后。

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一团墨蓝色物体随着狗卷团的命令停在了半空,下一秒被一只手

狠狠捏爆。

“林!”

看清楚那只手的主人是谁,几人都惊喜出声。

炭治郎还有些没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见林跃在甩手,满心疑惑地问道:“林,刚才这里,有什么吗?”

“一只偷偷飞进来的小虫子而已,现在已经没啦。”林跃笑道。

确认手上没什么东西了以后,林跃摸了摸两兄妹的头,夸赞道:“刚才做得非常棒哦!”

狗卷豆咧嘴笑得开心,“我们平时训练都可——认真啦!哥哥还会biu的这样,还会那样!”

小丫头嘿嘿哈地伸手比了几个姿势,看起来确实是非常喜欢的样子。

一旁的狗卷团低着头,脸上慢慢红了起来。

那几个动作都是他在一些图画书上看到的。

“林,你来这里是因为已经完成任务了吗?我们可以一起玩了吗?”狗卷豆一脸期待地看着林跃。

她知道林跃回到这里是要去找鬼杀队的主公大人,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完成。

“本来是可以的,但是临时又有任务了。”林跃看着小姑娘沮丧下去的表情,笑着抱起她抛了抛,“等闲下来给豆子和团子做一顿大餐当作补偿好不好?”

听到“大餐”两个字,狗卷豆立刻把刚才的事忘到了脑后,欢呼雀跃。

和几人聊了会儿天,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东西以后,林跃叮嘱炭治郎不要离开狗卷兄妹太远,然后才离开蝶屋往主公宅邸走去。

鬼杀队总部出现了和鬼相关的事物,这件事可比看上去要严重得多,而刚才那个被元嵇轻松斩除的东西,他也不会认为就此没有了后续。

“哦?被发现了啊。”就在林跃捏爆那只潜鬼的同时,身处无限城的玄一也感受到了自家妖怪的死亡。

他伸手看了看自己与常人无异的手臂,笑道:“无惨大人的这种血液操控术式还真是方便。”

仅仅是融合了一点,都能让他赐名的妖怪和他共享记忆。

可惜了,拥有这种能力的偏偏是个贪生怕死到极致的鬼王。

已经恢复人形的鬼舞辻无惨冷冷瞥了一眼

坐在房间里的行僧,“别把我的血液和人类低等的术式相提并论。”

“是,是。”玄一随口应付着,转而看向坐在无惨身边的女人,“如何?”

已经被转化为上弦四的鸣女点点头,“鬼杀队当主的宅邸位置已经找到了。”

鬼舞辻无惨露出不耐的表情,“鬼杀队这些不自量力的家伙纠缠我这么久,既然已经找到位置了,那就趁着夜色把他们全部杀光吧。”

“反正不过是些孱弱的人类。”

玄一慢悠悠地说道:“可是林跃还在哦。”

鬼王鲜红的眼眸眯了起来,看向似乎漫不经心的玄一,“你所说的合作不是会把他处理掉吗?”

“可以是可以。”玄一竖起一根手指,“但是时间可是在下个月的中旬。”

“在此之前,他都是处于自由的状态,如果你带着这里所有的鬼去袭击鬼杀队总部……”

玄一笑了笑,“很有可能会被一锅端哦。”

“你!”旁听的堕姬面容愤怒地想要冲过去给这个人类一点教训,被鬼舞辻无惨轻飘飘看了一眼,又浑身僵硬地顿在了原地。

她自从吉原败退以后,便感觉自己在无惨大人面前时刻处于会被摘掉脑袋的状态,也因此更加敬畏着这位大人。

玄一没有在意堕姬的突然插话,只是撑着脸道:“相信以无惨大人的谨慎,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吧?”

说得好听叫谨慎,说得不好听那就是苟且偷生。

鬼舞辻无惨听出了玄一话语中的暗讽,心里的杀意几乎要化为实质。

但是他的手指抽动了一下,还是按捺住了。

不能杀。杀不了。

这个身上没有一点人味儿的“人类”,那天突然出现在鸣女所掌控的无限城中,说要和他合作。

以覆灭鬼杀队为代价,换取他们配合抓住林跃这个人。

‘他可是上好的实验品呢。’

说出这番话的人类仅仅用一支笔就让他定在了原地。

‘鬼舞辻无惨。’那个人类一字一顿地说出他的名字,‘你的名字在我手中,是不可能杀得死我的。’

所以当时鬼舞辻无惨才会紧急召回所有上弦。

心里繁杂的情绪翻涌,鬼舞辻无惨轻轻吐出一口气,眼神冰冷地笑道:“怎么会?我当然是要从长计议的。”

“不过是等上一段时间,我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下个月的中旬,等抓到那个名叫林跃的人类之后,他一定要好好折磨,才能发泄掉这口被人威胁的恶气!

“那么,合作愉快~”玄一挥了挥手,笑眯眯地被包裹在一片黑影中从无限城消失。

空气中沉默了几秒。

鸣女恭敬道:“他已经不在无限城中了。”

轰!

鬼舞辻无惨狰狞着脸狠狠甩出右手,长满倒刺的肉鞭以一种快出残影的速度把无限城的房间抽得粉碎。

周围的上弦都缄默其口,垂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好好发泄了一通之后,鬼舞辻无惨才停下手,平静地道:“行了,你们尽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多吃点人,提升一下实力,下个月……”

“就可以把纠缠我上千年的垃圾清理了。”

两天后,半年一次的柱合会议再次召开。

林跃之前和产屋敷耀哉说过的情报已经通过鎹鸦传达给所有柱了,而最近发生的鬼杀队总部被入侵事件以及月之呼吸的事,所有人都还是第一次听说。

宇髄天元因为被瞒在鼓里气得脑门青筋直跳,不死川实弥更是差点冲上去揪林跃的领子。

最后在林跃的拳头威胁下强行黏在了座位上。

“不过,总部被发现未必是一件坏事。”林跃摸着下巴说道。

“诶?”甘露寺蜜璃一脸迷茫地看着他,“可是,我们藏身的地方被鬼发现了啊?他们如果来袭击总部的话,还有很多不能挥刀的后勤队员会成为鬼的食物的。”

悲鸣屿行冥双手合十流着泪,“啊啊,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隐隐察觉到林跃目的的蝴蝶忍微笑着看向他,“林的意思是想利用这一点做成陷阱吗?”

“陷阱?”所有柱都把目光投向了林跃。

林跃点点头,“没错,鬼舞辻无惨是绝对

不会主动现身的,我们要斩杀他只能让他自己出来。”

“既然已经派鬼探查到了鬼杀队总部的位置,为了及早消灭我们,他一定会集结全部的力量发起进攻。”

“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控制住那个拥有空间转换能力的鸣女,然后斩杀他们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拖到天亮太阳升起嘛。”

一直神游天外的时透无一郎转过头,认真看着林跃道:“可是,做成陷阱还需要足够的诱饵吧?你想拿什么充当诱饵呢?”

“我。”林跃指了指自己,“以及……”

“你们所有人。”

被指到的人脸上都是一愣。

“鬼杀队是由主公这一脉传承下来的,无惨绝对不会放过,”林跃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东西,“所以对待背负诅咒身体虚弱的主公,他会把警惕性降到最低。”

“而你们,是斩杀上弦必不可少的主力。”

摆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浑身散发着不详气息,青翠欲滴的草人。

在详细制定了坑杀无惨的计划后,林跃还询问了月之呼吸使用者的问题,但遗憾的是,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只从零星半点的记载中根本无从知晓使用者的身份,尤其是鬼杀队曾经一度濒临灭亡,很多资料都丢失了。

不过根据林跃的猜测,那家伙不是日之呼吸使用者的兄弟,就是父子。

他振振有词:“刚好找个和太阳相对的月亮,不是红眼病就是跟风,这家伙肯定是和日之呼吸剑士近距离接触过很长时间的人,要不怎么生得出这样的想法!”

会议的最后,产屋敷耀哉提议让林跃成为第十柱,毕竟他尽心尽力帮了鬼杀队这么久,除了工资和日轮刀,还没拿到什么好处。

不过这个提议被林跃给果断拒绝了。

他还不想以后被喊成冰柱。

散会之后,林跃慢悠悠和蝴蝶忍并肩而行,往蝶屋走去。

“接下来可有得忙了。”他伸着懒腰道。

蝴蝶忍看了他一眼,“诶?林君是在抱怨吗?可是我觉得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啊。”

“能够不出任务白拿工资,我当然很高兴

了。”林跃眨眨眼。

一直到参加咒术界的交流会为止,他都会待在总部,除了布置陷阱,还要和蝴蝶忍研究之前拿回来的鬼手。

这么好的医毒人才,不用是浪费啊。

“对了,这个消息已经告诉她了,应该很快也会过来了吧?”林跃突然想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可爱!啾咪~

认真回复我还有想出老林是冰柱的你们真的超!级!可!爱!

感谢吟游法师、幻羽樱两个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吨吨吨已经喝完了!

本章看点:

继国缘一与继国岩胜的关系或成父子

老林与无惨互相挖坑,比比谁挖得深

向日葵表示要到自己出场了

明天要赶火车,争取在车上码完更新,如果超过十点没出现,那就请小天使们隔日再看吧

虽然我知道你们一大帮子要么潜水要么养肥(咬被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