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40章 第四十章
 
林跃要等的人正是在浅草的时候遇到的珠世。

由于害怕被鬼舞辻无惨发现, 珠世和愈史郎在暴露位置的当晚就转移了居所,至于他们的去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好在因为和林跃建立了合作关系, 还需要他提供实验素材,珠世并没有完全切断联系,而是派出了一只名叫茶茶丸的三花猫作为两人之间的沟通桥梁。

林跃在柱合会议结束的当天就把邀请函交给茶茶丸带到了珠世那里, 希望她作为研究人员参与到对十二鬼月的解剖中来。

如果说蝴蝶忍代表的是人类这边的医术智慧, 那么珠世就是这几百上千年来医术的集大成者,更何况,她还有足够的实践支撑着她的理论。

挖坑坑无惨,当然要拉上这么一个专家了。

至于珠世作为鬼会不会同意到鬼杀队里来……

“珠世大人!不能相信这家伙的话, 如果我们进到鬼杀队的总部,然后被他们杀掉或者囚禁起来呢?鬼杀队里面可都是对鬼充满了仇恨的人啊!”愈史郎脸上满是不赞同。

珠世定定看着信纸上那诚恳邀请她去鬼杀队总部进行研究的话语, 视线落到了下面的几行小字上。

‘对了,珠世小姐,前几天我们在吉原遇到了所有的上弦, 不小心得到了上弦三和六的两条完整手臂,还有很多鬼血, 哎呀, 如果珠世小姐不来的话很可能会浪费掉呢。’

“愈史郎, 无论他们会做什么,”沉默许久, 珠世眼中满是坚定地开口说道, “我都要去一趟鬼杀队的总部。”

更何况, 从她和鬼杀队主公的信件交流中来看,他们可不像是会使用那种卑鄙手段的人。

愈史郎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珠世大人所做的决定,只能转而恶狠狠地盯着那张洁白的信纸, 磨了磨牙。

那个该死的林!

林跃可不知道自己正被某个人惦记扎小人,他现在除了给鬼杀队总部这么一大片建筑群设阵,就是去训练场折磨九柱和正在进行康复训练的队员。

然后所有队员都知道了,如果不小心在战斗中受伤并且要送到蝶屋去进行

治疗的话,是会被魔鬼抓去进行康复训练的!

连九柱都没能逃过去!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员说道:“那天我从训练场路过,看到水柱被一把会飞的刀追着砍,头发都被削掉好多,太可怕了!”

于是鬼杀队的气氛骤然凝重了起来,所有队员都自觉在平时加倍锻炼,但求不在战斗时受伤被送去蝶屋。

不明所以的产屋敷耀哉在看到伤亡报告时,欣慰地感慨:“鬼杀队的孩子们都很努力啊,伤亡人数比以往都要下降许多了。”

差点被剃成平头的富冈义勇面无表情地顶着自己的新发型被同僚们围观了整整三天。

当然,越来越活跃的食人鬼作乱,其中还有十二鬼月的身影,一方面让鬼杀队派出了大量包括柱在内的队员去保护民众,一方面也不得不让人类方面注意到了杀人案的急剧增加。

东京都近几个月的死亡人数让河原斋愁破了头,每天都是顶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上班,但是因为抓不到凶手,只能聊胜于无地加强了周围的巡视警力。

而在林跃送出消息的六天后,鬼杀队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受了鬼杀队整体的气氛影响,出完任务归来的炭治郎正在和伊之助、我妻善逸进行日常训练,突然动作一顿,躲避不及地被伊之助一脚踹飞了出去。

“什么啊!嘭太郎,你是在小瞧我吗!居然在与伊之助大爷对战的时候分心!猪突猛——唔?”伊之助原本准备发起进攻的动作在看到炭治郎的表情后,迟疑地停了下来。

我妻善逸也注意到了炭治郎的不对劲,有些担忧地问道:“炭治郎,发生什么事了?”

“有鬼……”炭治郎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嗅着空气中袅袅飘荡过来的气味,“有鬼出现在了总部!”

“什么!”

我妻善逸和伊之助惊叫出声。

只不过一个是害怕的,一个是兴奋的。

“在哪在哪!快把位置报出来,伊之助大爷已经迫不及待要去大战一场了!”伊之助拔出腰间的双刀,大声喊道。

“在蝶屋那里停下了……”炭治郎仔细闻了闻,眼中带

上了些许疑惑,“奇怪,林和蝴蝶小姐都在鬼的旁边。”

而且这两只鬼的气息……似乎和以往闻过的不太一样。

接到珠世和愈史郎后,林跃敏锐地察觉到蝴蝶忍的态度似乎有点微妙。

像是厌恶和拒绝,但是又夹杂着更为复杂的东西。

林跃知道鬼杀队的大多数队员都因为鬼有着一段沉痛的往事,但他从来没有主动去探知过其他人的过去,也就不知道蝴蝶忍是不是属于此列。

“……”林跃让珠世他们先进入到了开辟的实验室里内,关上门来到了走廊。

“蝴蝶小姐,你有什么疑虑吗?”林跃看着站在门口的蝴蝶忍,开口问道。

珠世的事情,九柱和主公都是事先知晓的,也有对于“让鬼进入鬼杀队”这件事持反对态度的人,但是在看过珠世提供的几份研究材料之后,都保持了沉默。

因为珠世的研究几乎都是在自己身上进行的,得出的结论也是自己切身的体会,那些研究数据,明明白白彰显着她对于杀死鬼舞辻无惨这件事的决心。

蝴蝶忍是保持沉默的一员。

“不,没有。”蝴蝶忍摇摇头,露出一个笑,“只是突然想起了我的姐姐,稍微有些走神,抱歉。”

蝴蝶忍的姐姐?看来今天她奇怪的态度果然和过去的经历有关系。

林跃想了想,问道:“方便的话,能和我说说吗?”

“并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蝴蝶忍时常挂在嘴边的笑消失了,她缓缓开口说道,“我的姐姐,蝴蝶香奈惠,曾经最大的愿望是鬼与人和平共处。”

并且也一直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努力着。

为了救赎曾经身为人类的鬼,为了让被鬼所破坏的人类家庭得到幸福,蝴蝶香奈惠一直用最温柔的态度去接纳着他们。

那么温柔善良的人,那么拼命努力的人,最终却被一口一口吃掉,葬身鬼腹。

“我以前一直觉得,姐姐的想法是那么天真可笑,可是即便这样,我也愿意为之努力。”

蝴蝶忍深吸了口气,似要压下心中那沸涌的愤怒和悲伤,“为什么,为什么姐姐那样的人,要那

样悲惨的死去呢?”

“……”安静的走廊中,只有蝴蝶忍沉重的呼吸声回荡。

“如果姐姐她能看到今天的事情,一定也会感到高兴的吧?”

不吃人的鬼与人合作,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遗憾的是,蝴蝶香奈惠从一开始就无法知晓。

林跃用灵气覆盖到双眼上,上上下下看了蝴蝶忍好几遍,“一般怀有强大执念的人死去的话,会滞留在人世,但是蝴蝶小姐的身边,没有死灵。”

蝴蝶忍一愣。

“也就是说,香奈惠小姐说不定已经前往天国了呢。”

“天国这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蝴蝶忍的话一顿,她突然记起自己面前的人本身就是无法用常理进行揣测的“仙人”啊。

一点希冀埋藏在了心底。

沉默了一会儿,蝴蝶忍笑道:“看来这次的研究必须要竭尽全力做到最好呢。”

因为天国的姐姐说不定就在看着这一幕。

而她也想在下次见到那个杀死姐姐的鬼之后,亲手将他葬送。

林跃是不知道死后的人能不能上天国这种事情的,地狱的社畜鬼神倒是有一大堆,但是既然能够让蝴蝶忍打起精神来,甚至更有干劲,他还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从蝶屋出来,林跃看着鬼鬼祟祟躲在一旁的炭治郎三人组,嘴角一抽。

“你们在这做什么?”

炭治郎闻出来林跃身上还有着鬼新鲜的气味,说明不久前他还和那两只鬼在一起,于是有些紧张地问道:“林,出现在总部的鬼,是怎么回事?”

“嘛……”林跃挠挠脸,“那是我们特聘的研究专家,对吃人没什么兴趣,和我们一样,最大的目标是消灭鬼舞辻无惨。”

“什么!那不就意味着我不能和他们大战一场了吗!”伊之助挥舞着双刀气哼哼地喊道。

林跃笑眯眯地说道:“不,我所说的专家特指那位名叫珠世的女性,至于她身边的愈史郎嘛,伊之助可以在申请之后和他进行比试哦。”

谁让那个臭小子一路上都在冷嘲热讽的?先让他被伊之助缠个一两天吧。

随手坑了愈史郎一把,林跃毫无愧疚心地转回了自己在鬼杀队的小院。

狗卷兄妹已经睡着了,林跃回到自己的房间,盘腿坐在地上,意识则深入了自己的随身空间。

他准备明天抽空把之前答应过狗卷豆的大餐安排上,空间里的蔬果当然必不可少。

一进去,林跃差点被闪瞎双眼。

虽然只是意识体,但是那种刺眼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减少。

“卧……槽……”

林跃“看”着那足足有他两个人高的向日葵,再对比一下旁边挤挤挨挨的紫藤花,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

这东西是怎么出现的来着?

林跃突然记起之前田地边缘新长出来了一些小苗。

“这些……不会就是当初的小苗吧?”

那粗壮的向日葵似乎听到了他的话,无风自动地晃了晃,一个巨大的光球从那花盘子里掉出来,砸在了林跃面前。

林跃:“……”

眼睛要瞎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啾咪啾咪~

感谢晚樱、鹤球球、初、一行四位小可爱的营养液!啵啵~

本来三点多就写完这章的,结果码字软件一抽,直接把我一千多个字抽没了,然后又重新码了一遍……

为什么你们都在问向日葵是谁啊!你们难道忘了大明湖畔的葵花花了吗!忘了它是对无惨终极秘密武器了吗!

一大波恶鬼正在来袭,请选择种植植物:

向日葵、太阳花、葵花、向阳花、转日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