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从林跃发现有鬼侵入鬼杀队总部到现在, 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没有任何鬼舞辻无惨要对鬼杀队发起进攻的迹象, 平静得一如往前。

但所有人都知道,那只恶鬼只不过是如同毒蛇一般,蛰伏在暗处, 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只要他们稍有懈怠, 就会亮出淬毒的长牙。

七月十三,是林跃启程前往御三家的日子。

大广间内。

产屋敷耀哉认真看着面前的少年说道:“咒术界与鬼杀队的关系并不算差,林,如果有需要, 我会尽全力来帮助你的。”

作为年少继位的鬼杀队当主,产屋敷耀哉从小接受的就是高强度的精英教育, 对于咒术界的高层都在想些什么,他的心里一清二楚。

哪怕咒术界递来的拜帖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也掩饰不了他们对林跃这个人本身的在意。

交流会的邀请, 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一次试探。

试探林跃本人, 试探鬼杀队的态度, 以及, 试探林跃与大夏的关系。

而以林跃对于鬼杀队的恩情,产屋敷耀哉说出“尽全力帮助”这样的话并不算突兀。

九柱中的大部分人还在外面执行灭鬼的任务, 此时只有悲鸣屿行冥和蝴蝶忍前来送行, 他们静静看着林跃, 无声地支持着自家主公所做的决定。

林跃忍不住笑了笑,“多谢了,但如果只是咒术界御三家的话, 我姑且还是能应付得过来的。”

先不说五条川几人还欠着他一个承诺,就单单以他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作为鱼肉任人宰割。

不过产屋敷耀哉有这个心思,林跃还是很高兴的。

莫名在产屋敷耀哉身上看到了自家操劳师侄的影子,林跃难得有些感慨,于是顺从自己的心意,直起身摸了摸面前青年的头。

“能够把鬼杀队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每一任当主都不容易。”林跃目光和蔼地看着这个被他称呼为主公的青年,“放心吧,产屋敷一族的诅咒会终

结在你这一代的。”

林跃的动作过于突然,悲鸣屿行冥和蝴蝶忍过了两秒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脸上浮现出了震惊到呆滞的表情。

从来都是主公大人把鬼杀队的队员们称呼为孩子,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主公自己被当成孩子安抚。

还是摸头杀。

噗。

蝴蝶忍抬起袖子捂住半张脸,肩膀颤抖着,发出明显的闷笑声。

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家主公那么茫然无措的表情呢。

产屋敷耀哉怔愣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有些无奈地轻轻笑道:“十分感谢。”

也许对于这个寿命不知道还有多少年的仙人来说,他们只是以后回忆中的小小点缀,但是至少现在,他们是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

狗卷兄妹被林跃拜托炭治郎送到狭雾山去了,元嵇在蝶屋的研究也告一段落,在交代完所有注意事项之后,林跃来到了鬼杀队总部的出口。

郁郁葱葱的树林遮蔽了这座山上那个庞大的建筑群,林跃回头望去,只能看到一片深深浅浅的绿。

“留步吧,鬼舞辻无惨的袭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发动,你们要时刻做好准备。”林跃看着最终送他出山的蝴蝶忍和悲鸣屿行冥,摆了摆手。

“我知道了。”蝴蝶忍点点头,交给林跃一个小剑模样的吊坠,“这里面是元嵇先生和珠世小姐的研究成果。”

元嵇和珠世的研究成果?林跃挑眉,捏着这装满深红色液体的小剑转了转。

他知道最近元嵇手头上只有一个研究项目,那就是把鬼血运用到治疗人类的领域中,现在还真做出成绩来了?

“我又不是如你这般愚钝,区区医学而已。”元嵇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是是。”林跃敷衍地应了两声,转头对着蝴蝶忍说道,“我会妥善使用的。”

“那么,请一路小心。”穿着蝴蝶羽织的女孩微微低头,然后目送那个身影远去。

“武运昌隆。”

悲鸣屿行冥合掌低声念了一句阿弥

陀佛。

……

御三家派来接引林跃的人在藤袭山山脚下的小镇上,林跃到达的时候,才发现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禅院佑真。

“哟,好久不见。”短发爽朗的青年笑着打了个招呼。

交流会作为每年咒术界的固定项目,由御三家轮流作为主办方举行,今年正好落到禅院家。

“不过我是觉得,与其说是交流会,不如说是上头那些家伙在挑选符合心意的商品。”禅院佑真双手抱在脑后,靠在列车的椅背上。

禅院家在东京都的边缘,他们需要转车才能到达,此时两人正坐在开往东京的列车上。

“挑选商品?”林跃对这句话提起了兴趣。

“对啊。”禅院佑真偏头看了一眼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要我说,御三家其实已经是一潭死水了,家族里的老家伙就想通过招赘或者其他的方式,让交流会上表现优异的年轻人留下来。”

他的嘴角一撇,“然后他们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御三家的咒术师。”

“我和姐姐所在的禅院家倒是不太提倡这种方式,原因也只不过是想要保持血统的纯正罢了。”

不,应该说,禅院家只在乎咒力与术式两样东西,“人”在他们心中永远屈居于二者之下。

林跃了然地点点头,这不就是世家门阀常用的招数嘛,拉拢一些,打压一些,他们的地位才会千百年来稳固如初,因为根本没有成型的反抗力量。

历史书上都写着呢。

哦,忘了日本历史书没这些。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找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如果遇到你不想回答的问题,千万不要轻易开口。”禅院佑真严肃道,“语言在咒术界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旦形成束缚,吃亏的一定是你。”

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之一吗?

林跃若有所思。

‘这个世界的天道既然能够放你进来,就说明它本身还并不完善,不然以你飞升时的修为,要么被排斥出去,要么被挤压而死。’

‘这孩子强调了语言这个概念,你到时候可以往这个方向感悟一下。’

元嵇的声音在林跃脑海中响起。

“……”法则这种事,是说感悟就能感悟的吗?

而且他的道果和“言灵”这方面完全没有交集,两条平行线怎么打个结嘛?

听到林跃内心吐槽的元嵇翻了个白眼,‘就你这道果,拿出来都要被认作魔道。’

林跃一边和元嵇在脑中交流,一边听禅院佑真介绍他们家的基本情况以及交流会的流程,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御三家并不在繁华的城市中心,相反,作为传承了上千年的特殊存在,他们的宅邸一般坐落在环境清幽的郊区。

“到了。”禅院佑真出声道。

林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条石头阶梯,通往颇具日本特色的大门,屋檐下挂着两个灯笼,刻有“禅院”二字的木牌钉在墙上,彰显着主人家的身份。

门后是隐隐显出规模的庞大建筑群,错落有致地栽种着花树。

林跃认出来其中一种红色像枫树的树木是鸡爪槭,前世他家小区栽了不少。

其余都是各种精心打理的景观树,不用想都是钱。

不愧是有上千年底蕴的御三家啊,一看就富得流油。

林跃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神识一扫,立刻察觉出了特异之处。

一个结界笼罩在禅院家上空,貌似有着过滤咒灵的作用,从手法上看,与那种名叫“帐”的结界似乎同出一源。

禅院佑真领着林跃往大门走去,一种如水的波动拂过林跃身体,那层结界转眼被抛在了身后。

因为距离交流会正式开始只剩一天的时间,各地的咒术师早早赶到,此时正在禅院家的茶室里进行交流。

其中一个行僧打扮的男人动作一顿,转头看向禅院家的门口处,低声喃喃:“来了。”

游鱼模样的妖怪连声音都没发出,就被霜冷的剑光切碎。

林跃从庭院中的假石山上收回视线,元嵇化作一道流光悄无声

息地遁入紫府,一旁的禅院佑真毫无所觉,带着他拐过回廊。

‘看来这次的交流会里面混进了对你很有想法的家伙呢。’元嵇凉凉地说道。

修仙界里对林跃有想法的,现在坟头草都快成精了。

林跃不动声色地放开神识扫过周围的房屋,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勾起嘴角,轻声道:“找到了。”

神识在这个世界就是bug一样的能力,男人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林跃牢牢锁定,依旧混杂在人群中,伪装成一个来参加交流会的咒术师。

禅院佑真并没有直接带着林跃前往那间茶室,而是绕了一段路,来到一个较为幽静的院落中。

“爷爷,父亲,我带林先生过来了。”禅院佑真跪坐在门边,端肃着脸说道。

里面传出一个颇有魄力的男声。

“进来吧。”

禅院佑真对着林跃挤眉弄眼,似乎是在给他使眼色,在得到一个疑惑的眼神后,表情一噎,然后提着一口气拉开了障子门。

端坐在室内的禅院弘阳和禅院甚斗把目光落在了逆着光的林跃身上。

阳光背对着他倾洒进来,让这个少年的脸陷入了一片阴影之中。

禅院家的第24任当主,禅院弘阳眯起眼睛,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笑道:“林先生,方便坐下和我们稍微谈谈吗?”

而在远离禅院家主宅的一个院落里,五条家的现任当主在听到禅院家的人让一个少年进入主宅时,冷笑一声,“有时候急切只会带来相反的结果。”

“无论禅院家的那些家伙在谋划什么,那个名叫林跃的少年还不一定就与大夏有关呢,到时候可别在所有咒术师面前出了大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小火央小天使扔的一个地雷~啵啵!

其实如果小可爱们对本文有什么建议的话,请大胆提出来,求生欲真的不需要这么强烈的(捂脸

我是第一次写长篇,也是第一次认真地去写完一部小说,只要不是单纯挑刺抬杠的

评论,我都会酌情吸收,毕竟希望自己的文能够变得更好

写文最快乐的就是潜水窥屏评论区,如果不是没有点赞功能,我要给评论区的人才都点上一个赞

刚开始写我是完全放飞的,入v之后究极害怕自己写的东西不值得小天使们花钱购买,所以现在卡文卡得□□

读者的视角和作者的视角真的不一样,我看文的时候只会夸太太牛逼,怎么能写得这么好,自己一动手就感觉出来的是臭狗屎,还不知道该怎么把它变得香一点

感谢所有愿意买v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呜呜呜你们真的就是天使,还有投雷灌溉的天使

罗里吧嗦说了这么多,真的只是想表示我就是个渣渣,愿意浇点水给我这个渣渣豁楞成泥团团的你们都是葵花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