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林跃的这句话让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

偏偏当事人还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继续说道:“说起来, 这个所谓的特级咒物你们真的有在认真封印吗?随随便便就能出现两根,那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也流落在外?”

五条家和加茂家的当主脸色都沉了下来,禅院弘阳也是捻着自己的胡子, 半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跃猜测得没错,当初封印的二十根宿傩手指,如今陆陆续续已经失踪了五根。

出于宿傩本身的特殊性, 御三家里并没有保管所有的手指, 其中一些作为镇压诅咒的重要核心放置在了其他地方,还有一小部分则是被寺庙或者神社封印。

伴随着各个寺庙、神社以及镇压地点的毁坏,封印的手指被拿走,无论是和尚还是神官、巫女, 亦或者附近的普通居民,都被屠戮殆尽。

现场干净到只剩血迹, 甚至连残秽都没有。

这些都是内部的情报,但与现在林跃所做的猜测,完全一致。

墙上那些门背后, 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许久,他们终于平息下来, 似乎是达成了共识。

一个年迈低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你想我们用什么条件来交换关于这个手指的消息?”

在他们看来, 林跃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就是为了趁机谋取好处, 但这种行为反而让所有咒术总监部的成员稍稍放下了一点心。

有想要的东西就好, 如果无欲无求, 那才最令他们担心。

‘你想做什么?’元嵇在林跃脑海中问道。

“我只有一个要求。”林跃竖起一根手指,“我要找一个额头上有缝合线的男人。”

名叫玄一的男人,两面宿傩的手指, 奇怪的面具咒灵,都与那个家伙有关,而且似乎还对团子和他有什么想法。

既然那家伙也是咒术界的一员,那么这些看起来就逼格很高的“大人”们知道些消息应该不奇怪吧?

听到他的要求,御三家当主的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尤其是加茂家的当主,看起来就对这个问题十分抗拒,眉

头皱得死紧。

门后又安静了下来。

“……你是从哪里知道他的?”加茂吉池开口问道。

嗯?看样子,难不成这家伙还是咒术界的重要人物?

林跃眨眨眼,“之前和他遇到过一次。”有点遗憾没把他杀掉。

跑得那是真的快。

加茂吉池深深看了面前的少年一眼,眼神复杂,“你的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解答,但要先说出你是怎么得到宿傩手指的。”

“我从一个名叫鬼舞辻无惨的鬼身上得到的。”林跃没有隐瞒的意思。

反正说出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然后他的神识中传来了门后那些老人低声谈论的声音。

“他与那些食人鬼合作了么?”

“那就能解释为什么现场找不到尸体了。”

“要告诉他么?”

“毕竟是大夏的……”

“……”

林跃不动声色地利用神识进行偷听,顺便还和元嵇在脑内交流了一下感想。

‘咒术界高层如果都是这种人的话,难怪佑真会说现在的御三家就是一潭死水。’

元嵇略微思考之后,沉吟道:‘我原以为他们是类似宗门长老的位置,现在看来,倒不尽然。’

‘嗯。’林跃看了一眼沉默的御三家家主。

哪家宗门长老能够直接让宗主闭嘴啊?好大的官威。

不一会儿,林跃右前方的门后传出一个声音。

“出于某些原因,我们只能告诉你这个男人叫做加茂宪伦,至于你想找到他……这个男人已经消失了二十年,我们无法帮你锁定他的位置。”

加茂?那就是御三家的人了。

虽然知道这些家伙绝对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但是林跃不准备追问,而是转头编了个在东京遇到食人鬼,发现他身上带着宿傩手指的故事。

至于东京那么大,那只鬼跑到哪去了,就要看这些咒术界的人愿不愿意费心去找了。

互相交换了情报之后,双方的气氛总算没有一开始那么剑拔弩张了,林跃甚至还笑眯眯地主动提起了开设咒术专门学校的事,

把前世的应试教育和修仙界的人才选拔制度揉吧揉吧一股脑倒了出来。

乍一听他的这些建议还挺靠谱,甚至让咒术总监部的老头子们都忍不住思考起了可行性。

等到咒术师们第一天的座谈会结束,林跃也被放了出去。

“……你们认为,他的话有几分可信?”门后传出一个声音。

禅院弘阳嗤道:“无论有几分可信,我们都要派人去找。总不能让宿傩的手指就这么在外面晃荡吧?哪怕出现一个特级,都会造成难以估计的伤亡。”

宿傩的手指对于咒灵来说那可是大补之物,一旦成为特级,展开领域,那就不是几个一二级咒术师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嗯。”门后的老人点了点头,“无论有几分可信,我们都要尽力回收手指,更何况,他没有欺骗我们的理由。”

没离开多远的林跃忍不住乐得眯起了眼。

“至于所谓的咒术专门学校的问题……我们原本拟定的方案可以再修改一下了,说不定他所说的就是大夏的咒术人才培养模式。”

“赞同。”

“同意。”

“……”

“没有异议的话,弘阳留下,其他人散会吧。”

于是和室内只剩下禅院弘阳和占满墙面的十多扇门。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

尖细的老人声音语速轻缓地问道:“那么,你从那个小鬼身上得到了什么消息?”

……

林跃回到房间之后,禅院家的人送来了午饭。

木制小几上摆着煎好后淋上酱汁的鳗鱼段,一碗白米饭,一碟天妇罗,以及由豆腐块和时蔬炖煮而成的味噌汤。

林跃三两口扒完,盘腿坐在地上摸出玉简有些犹疑。

‘你就不想看看他们在这里面给你留了些什么?’元嵇冒了出来。

“这叫近乡情更怯。”林跃一本正经地道。

脑中传来一声冷嗤,林跃假装没听见,深吸一口气,把神识探了进去。

一个穿着熟悉的中山装、扎着发髻的老人转过身来。

林跃嘴角一抽。

心神甚至因为这违和感爆

棚的装扮而剧烈动摇了一下。

与林跃一开始以为的玉简里只是预留影像不同,这个老人在看到林跃后,一派仙风道骨高人模样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没想到是一位这么年轻的小友,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夏,正在某秘密实验室进行咒灵研究的一个老人抬起头,望向前方,似乎能透过面前的这堵墙看到那个岛上。

许久,他轻轻笑出声,“时隔八百年啊。”

玉简中的老人自称是虚元子,飞升之后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八百年的时间了,在此期间,陆陆续续又来了七八位和他一样修为尽失的修士。

他们有的是医修,有的精通符阵,有的则擅长望气,最后都选择在大夏这个能找到一丝熟悉影子的国家定居下来,并得到了这个国家掌权者的关照。

林跃听得心中一动。

在虚元子的叙述中,林跃发现这个世界的大夏和他前世所爱的国家一样,但又有所不同。

因为咒灵以及恶鬼的存在,世界上少了许多主动发起的战争,各个国家得到了更加平稳的发展时间。

而大夏,在经过一次伤筋动骨的改头换面之后,赶上了工业化的进程,尽管依然艰苦,但那个国家身上,褪去了曾经满目的疮痍,少了许多硝烟的洗礼,甚至在虚元子他们的帮助下,走出了另一条非自然力量与科学结合的全新道路。

日本这边的咒术专门学校还没起步,大夏都已经开发出一套武术体操用来让学生锤炼筋骨了,锤炼筋骨的同时还筛出了不少咒术人才。

更别提什么传统医术失传、药方错漏了,据说那位医修前辈已经出完了一整套教材正在编进阶版。

连虚元子看了都一阵头大,简直是《传统医术:从入门到入坟》的现实版本。

这是一个令他心驰神往的国家。

察觉到林跃的心情波动,虚元子捋了捋胡子,笑道:“如果小友是因为遇到困境才暂时留在岛上,我们可以为你提供帮助。”

他有这种自信,无论是谁,在看到这一点一滴建设起来的国家

时,都会忍不住为之倾倒为之向往的。

曾经他守护的是宗门,现在守护的则是这片名叫大夏的土地。

林跃沉默许久,才扬起一个笑开口道:“多谢好意,但是现在我只是因为结下一些因果才留在这,等此间事了,便会回大夏一趟。”

注意到他话中的“回”字,虚元子笑了笑,抬手行了一礼,“那就静候小友到来了。”

眼见虚元子似乎要离开,林跃猛地记起一件事,连忙出声喊道:“那个,前辈,请问你会不会一些,寻人的法诀?”

“……”

五分钟后,玉简中的影像如同水波一般晃动两下,消失无踪。

林跃睁开眼,缓缓吐出一口气。

来到这个世界八百年,修为恢复的进度却缓慢至此,还不如他在这边待上两年恢复的多。

如果不是他本身有问题,那就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法则中,日本这个国家存在特殊的地方。

结合之前猜想过这是个少年漫的世界……

“少年漫可是日本的专长啊……”林跃喃喃。

不过大夏那边有这么一群大佬,也算是另类的开挂了。

林跃甚至感觉自己这么一个只会打架的剑修,过去之后啥用没得,实在不行只能去当拆迁办的员工了。

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骨碌翻身起来窜到房间的一角,果然在书桌上看到了练习书法用的纸笔。

“快记下来快记下来,免得待会儿就忘了……”林跃一边嘀咕一边把刚才虚元子传授的法诀记录了下来,笔走龙蛇,字体狂放。

——大概率写完之后就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元嵇一脸难以言喻。

好在虽然林跃不靠谱,但还有靠谱的搭档元嵇。

成功按照“加茂宪伦”这个名字结合那张带着缝合线的脸进行搜寻后,林跃只看到了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是名字不对还是脸不对?”林跃挠挠脸,有些疑惑。

虚元子明明说过这个法诀只需要名字和脸啊。

“……”元嵇想了想,“可能是有什么术式进行了干扰?”

从这个世界的力量

体系来看,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能做到。

而被林跃惦记的化名为池泽优的人,此时正悠闲地踱步在东京街头。

快速发展的经济让这个城市变得繁荣而现代,一座座不同于低矮民居的楼房矗立着,西式的洋装也备受人们的青睐,电车从街道上穿过,载着满满当当的人驶向目的地。

池泽优喟叹般地喃喃:“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世界……”

人类就像大量繁殖的沙丁鱼一样增多,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咒术师。

一个蹦蹦跳跳低着头踩格子的小女孩不小心撞到了他身上,连忙鞠躬道歉,“对不起!”

池泽优勾起嘴角,柔和地说道:“没关系,注意走路哦。”

“嗯!”小女孩用力点点头,没有得到想象中的责备,她开心地对着面前这个大哥哥露出一个笑,“谢谢哥哥!”

然后蹦蹦跳跳地走远了。

池泽优的视线掠过那小小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

多么美丽的世界啊,可惜无用的人还是太多了。

七月十五,咒术界交流会的第二天。

禅院家把后山腾了出来,当作交流会的战斗场地。

咒术师们被分成五组,分别佩戴着含有特殊咒力的符咒在树林里面进行追逐战,只要抢到对方的符咒进行摧毁,就算淘汰一位,某一组被完全淘汰时,就算作出局。

而生存到最后的咒术师,将会得到御三家的晋级举荐机会以及资源培养。

林跃倒是在这个时候见识到了所谓的“存在多少咒术师就存在多少术式”究竟是什么意思。

“虽然使用的是咒力,但术式的丰富程度和修仙界的各种功法一样繁多啊。”他一脸兴致勃勃。

元嵇:‘别想了,这些人要真和你打一架,断胳膊断腿的在这个世界可接不回来。’

林跃:“……”

难道在自家剑灵眼中,他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一个人吗?

……

夜色降临,人类千万年前对黑暗的恐惧在学会火的使用之后就被驱散,而如今,明亮的电灯更是让夜晚也成为了盛宴的延续。

一个鬼杀队的队员从偏僻的小巷中收回视线,忍不住和同伴抱怨:“明明没有看到鬼的踪迹,但是失踪的人数还在上升,连柱都无法找到线索,我们在这里巡逻又有什么用呢?”

穿着制服的警察从两人身边走过,随意地扫了他们一眼。

两个新人都忍不住紧张地侧了侧身体,免得羽织下的日轮刀露出来。

好不容易没有引起警察的注意等他离开,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前几天,他们还听说水柱因为在灭鬼之后没有及时收好日轮刀,被警察署带去关了起来,直到天音夫人前去认领才放了人。

但是日轮刀还是被扣下了。

现在鬼杀队的队员们除了要提心吊胆地灭鬼,还要提心吊胆地防止自己因为违反禁刀令被抓走。

心和胆都挺累的。

“虽然我们没有看到鬼,”他的同伴安慰道,“但是说不定就是因为我们的巡逻所以鬼才没有抓走这里的居民呢?”

“如果我们被人所需要的话,就不能轻易这么否定自己的工作了。”

一个穿着黑色浴衣的青年懒懒靠在小巷的墙壁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妹妹头女孩。

明明是两个显眼得无法让人忽略的人物,在刚才那个队员的视线中却是一团虚无的存在。

夜斗垂着眼眸,抿直的嘴角下压,显露着他糟糕的心情。

‘既然夜斗也是从别人的愿望中诞生的神明,就代表你是被人所需要的嘛……’

少年对他说过的话在此刻和这个队员所说的话重合在一起。

被人所需要……么?

“夜斗?”一张仰望的脸钻入他的视线。

绯睁着黑润的双眼,蹲在夜斗面前,仰头好奇地问道:“夜斗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夜斗冷淡地说道。

绯用双手撑着脸,一副天真无辜的模样,“是因为太久没杀人了吗?”

“真怀念啊,我们曾经配合得那么默契,所有敌人都可以首落呢。”

女孩软软地笑了起来,像是一只得到餍足的猫,微微眯起了眼睛。

夜斗用余光扫了她一眼,“我

没觉得这有什么好怀念的。”

说罢他从靠着墙壁的姿势起身,轻轻一跃就跳上了屋顶。

“诶?那两个人不杀了吗?”绯跟在他身后,疑惑地问道。

“只是两个刚刚握刀的普通人而已。”夜斗头也不回。

“可是,父亲……”绯还想再说点什么,被前面青年回头冰冷的一瞥看得一顿,话语就此中断。

“父亲交给我的任务只有杀死产屋敷耀哉一项,其余的事情,都只不过是你捏造的吧?”

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中,从前只流淌着纯粹的杀意和愉悦,就像是最美丽的宝石,可以被她掬在手心好好把玩。

可是现在却充斥着愤怒和拒绝,抗拒着她的接近。

那个女人姣好的面容从绯的脑中浮现,仿佛还能听到夜斗亲昵呼唤着她名字的声音。

‘珠音。’

视线从青年腰间有着桃红色柄绳、刀鞘处印有雪花纹路的太刀上一扫而过。

真是……令人不快。

绯的手指缓缓收紧,齐整圆润的指甲陷入了掌心的软肉当中。

不过没关系,父亲说过,夜斗会回来的,她和夜斗,才是永永远远最亲密的伙伴。

将愣住的绯远远抛在了身后,夜斗迎着微凉的夜风,忍不住轻轻呼出一口气。

“夜斗……那个女孩,没关系吗?”云音有些担忧地出声问道。

虽然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看样子那女孩应该是夜斗的神器吧,在大黑的知识灌输之下,她也知道如果神器产生了负面情绪是会对主人有害的。

“没事。”夜斗安抚道,“云音你一定一定不要和那家伙单独相处,她很危险的。”

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他才会让云音用器形待在身边。

“好,我会注意的。”少女语气严肃地回答。

能够让夜斗这么严阵以待,如果她还任性地没有听取建议,那就比笨蛋还笨蛋了。

锵!

一声琵琶弦音过后,鸣女和一身英伦风装扮的鬼舞辻无惨出现在无限城中。

原本无所事事坐在地板上的几个上弦连忙低头行礼。

“大人。”

“嗯。”鬼舞辻无惨淡淡地应了一声,目光从他们当中扫过,发现缺少了一个身影的时候,挑起了眉,“童磨去哪了?”

堕姬恭敬地回答道:“他还在万世极乐教中,据说是教徒们带来了几个貌美的女子,他觉得有转化成鬼的潜质。”

闻言,鬼舞辻无惨原本不愉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点,转而问道:“现在无限城中的人类有多少了?”

鸣女低头答道:“二百三十一人。”

“留一半转化成鬼,另一半你们全部吃掉。”鬼舞辻无惨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

“我不仅要覆灭鬼杀队,还要让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所保护的人类被转化成鬼后,在他们面前吃掉自己的同伴。”

万世极乐教的教址。

“阿拉,这下可有点难办了呢。”一头灰蓝色披肩发丝的女子单手托着脸,满是为难地说道。

她没想到只是来现世做一次统计调查都会被卷入到这样的事情里面。

“没、没关系,我们会保护你的!”有着奇特樱饼发色的女孩一脸坚毅地挡在了她面前。

旁边像是扎着双马尾面无表情的“女孩”眼神浅淡地看了她们一眼,默默转过头观察着刚才出现的极乐教教主大人——

一个浑身弥漫着血腥臭味的青年。

童磨唰地一声展开扇子,挡住自己的半张脸,语调轻快地道:“哎呀,没想到我的教徒们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呢。”

穿着破旧浴衣的女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在其余三人难以描述的眼光中,她往前膝行两步,满脸憧憬地看着那个有着七彩眼眸的男人,“教主大人,您、您是神明派来救赎我们的吗?”

“是的哟。”童磨笑道,“让你们从这痛苦荒诞的人世间得到救赎,就是我最大的乐趣啦。”

“啊呀,还真是傲慢的发言呢。”灰蓝色头发的女子——地狱最受欢迎狱卒·阿香轻声说道。

童磨的视线从地上的女人转到了甘露寺蜜璃的身后。

樱饼发色的女孩瞬间感受到了那股加诸她身上的压迫力。

好、好可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