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48章 给堕落之渊小天使手榴弹的加更
 
童磨睁大了眼睛, 嘴唇蠕动着似乎要说出什么话。

那种灼烧般的痛苦充斥着全身,让他恍惚想起了自己在刚成为鬼的时候,出于好奇而伸出手接住的阳光。

炙热、强烈、焚毁一切。

在这样踏上彼岸界线的时刻, 他的心中并没有什么波动。

一般人会出现的类似恐惧、愤怒、悲伤的负面情绪,在他的心中如同吹过湖面的风,仅仅是泛起一丝褶皱, 便再无痕迹。

身体里来自无惨大人赐予的细胞在吞噬着毒素, 如果不出意外,三十秒后后他就会对这个小鬼刀上的毒药产生抗性。

三十秒吗……

童磨看着周身旋转的浓雾,身体迟钝到与大脑的指令分离,只剩下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眸微微动了动, 在扫过幽暗的烛火时视线突然调转了方向。

不知道是毒药带来的幻觉还是临死时的走马灯,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扇动着翅膀进入了童磨的视线。

咚的一声闷响。

他想起了那个被自己一口一口吃掉的鬼杀队的女孩。

童磨感觉有液体漫过了自己的侧脸, 视野也越来越模糊。

努力回忆了下,女孩的脸已经想不起来了,他在心里有点遗憾。

记忆中那似乎是个天真善良到会对鬼抱有善意的人。

从小便被推到教主位置上的恶鬼不识情绪, 却懂人心,所以在看穿女孩心里的想法时, 他笑嘻嘻地做出了邀请。

‘来和我融为一体吧。’

‘人和鬼之间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救赎。’

有着青色发尾的少年表情平淡地俯视着头颅落地的童磨, 缓缓把日轮刀纳入刀鞘。

然后放空眼神想了想, 从衣服里掏出一把符纸。

嗯,双重保险。

恶鬼的尸体在面前化作飞灰, 时透无一郎转身出门, 在看到角落里的两个女人后, 四处张望了一下。

“那位小姐的话,往右边的走廊去了哦。”阿香出言提醒。

沉默了一瞬,时透无一郎面无表情地道了声谢, 顺着阿香指出的方向

飞速赶去。

“阿拉,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阿香单手托腮,笑眯眯地道。

色彩斑斓的毒蛇缓缓缠绕上她的手腕,阿香摸了摸它的头,“乖,乖,死掉了吗?看来阎魔大王那里又要忙上一阵了啊。”

恶鬼作乱,地狱的死灵就会增多,而帮忙把恶鬼送下地狱的鬼杀队,现在在地狱鬼卒之间的好感度不是一般的高。

“据说鬼灯大人的友人也是鬼杀队的一员呢,下次邀请他去地狱看看吧。”

时透无一郎没花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正在恶鬼堆里辗转腾挪的甘露寺蜜璃。

都是些低级鬼,杀伤力不大,但数量的压制以及躲在柱子后面瑟瑟发抖的几个人类女性,成为了甘露寺蜜璃的桎梏。

纤薄柔韧的日轮刀如同缎带一般从恶鬼的脖子上滑过,在他们还未感觉到痛苦的时候就把他们送入了地狱,甘露寺蜜璃全神贯注地运用着呼吸法,粉红色的心形气泡随着她的动作飞舞在空中。

场面一度十分魔幻。

时透无一郎对这场景习以为常,利落地拔出日轮刀冲入了战斗激烈的双方当中。

“诶?时透君?”甘露寺蜜璃有些意外地看着突然加入进来的少年。

是……上弦二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好厉害!不愧是时透君!

甘露寺蜜璃的头上冒出一个小心心,两颊绯红地挥动日轮刀,更有干劲了!

另一边,猝不及防感受到童磨死亡的鬼舞辻无惨平静得可怕。

上弦们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鬼王突然就停住了动作,但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怖压力让他们不敢抬头,浑身紧绷地盯着无限城的地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声冷笑从头顶传来。

鬼舞辻无惨原本俊美的脸上满是青筋,血红色的眼眸中布满了怨毒和疯狂。

“鬼杀队……”

轰隆隆的雷声从阴云密布的天幕传来,一阵凉风徐徐吹过闷热的和室,带来一丝凉爽。

七月十六,雨。

“完全看不到太阳啊。”林跃从窗外收回视线。

他曾经看过元嵇

他们在蝶屋做的实验,对于鬼来说,他们害怕的不是太阳光中蕴含的某种物质,比如紫外线,而是害怕太阳本身。

简陋的紫外线灯并不能给鬼的细胞带来伤害,反而是一个小小的太阳光斑,都能让那片皮肤化为飞灰。

这样的天气,想必是鬼袭击的最好时机吧。

林跃撑着脸敲了敲指节。

禅院家举行的对抗战并没有停止,而是转到了室内,由某个擅长结界的术师维持着。

林跃的神识一动,那个名为玄一的男人往他这边靠近了。

‘他发现你发现他了?’元嵇问。

‘禁止套娃。’林跃在脑海中回道,‘说不定只是需要靠近我拿到某些情报吧。’

林跃的神识牢牢锁定着玄一的动作。

不能贸然出手,不能打草惊蛇,不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让这里的人卷入其中。

一条又一条的“不能”把林跃那沸腾起来的战意死死压了下去。

至少在那家伙没有表露出攻击性的现在不能。

行僧打扮的男人看似随意地抽出一个卷轴,手腕一抬,似乎要进行书写作画。

这家伙要做什么?林跃在心里皱起了眉,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结界内的咒术师们还在战斗,完全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情况。

一丝不惹人察觉的寒光闪过,元嵇被林跃握在了手中。

他决定遵从自己的直觉,只要小心地、迅速地、在他使用那个空间系的术式之前把他解决掉就行……

林跃微微起身,双足蓄力。

窗外哗啦啦的大雨直接砸了下来,伴随着席卷而来的狂风,沁凉的雨雾飘进昏暗的室内。

轰!

雷鸣近在耳畔响起。

林跃眨眼间出现在了玄一的身后。

“林、跃。”

两个单音从背对着林跃的玄一口中吐出。

仿佛有某种无形的束缚出现,林跃动作一僵,手中的剑刃停在了距离男人脖颈一指的地方。

他眸色一深,不过短短两秒就硬生生挣脱了这种身上缠满丝线的感觉。

但是两秒的时间也够了。

玄一在画卷上写下两个汉字,最后一笔落下的瞬间,林跃听到自己耳边传来熟悉的一声。

锵!

池泽优撑着伞,站在鬼杀队的大门外,淡淡的血腥味穿过雨幕,飘散在空气中。

他毫不在意地踩着雨水横流的石板路,走向今天的主场。

一朵朵迸溅的血花在刀尖绽开,炼狱杏寿郎一头金红交杂的发色在阴沉的光线中仿佛照亮一切的太阳。

他顺手一甩,日轮刀上的血液凝成一线汇入潺潺的水流。

从很久以前,他们就为迎接这一刻而全力以赴地做好准备了。

除去后勤人员,鬼杀队的留守力量还有一半,对付这种低级的恶鬼绰绰有余。

炼狱杏寿郎看了一眼自己的日轮刀,刀刃部分有一条细细的凹槽,那是注入蝴蝶忍研发的毒药的地方。

“唔姆!目前来看完全不需要用上呢!”面容爽朗的男人肯定地扫了一眼周围。

被转化成鬼后一直没有进食过的怪物们毫无理智地冲向场地内所有能看到的人,甚至争夺起了和某个人对战的机会。

在林跃的高压训练下提升了不少的鬼杀队队员们有条不紊地按照阵型战斗着,虽然看得出他们握刀的手很紧张,但没有一个人露出慌乱或者恐惧的神色。

‘如果出现了十二鬼月以及鬼舞辻无惨以外的鬼,就请把他们赶往蝶屋的方向吧。’

记忆中蝴蝶忍似乎这么嘱咐过。

炼狱杏寿郎振臂一挥,大喊道:“启动一级作战方案!”

刚巧来到这边的池泽优:“……”

什么东西?一级作战方案?

等看到那些队员一边战斗一边往某个方向撤退,池泽优才在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看来只是提前找好了藏身的地方而已。

现在待在总部的鬼杀队队员,除了七个柱,剩下的就只有高级队员。

他们的对敌经验更加丰富,也更明白今天自己面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十二鬼月和鬼舞辻无惨还没出现,他们现在只不过是在与一些故意放出的炮灰在战斗而已。

绝不能松懈。

鬼舞辻无惨现在正在产屋敷耀哉的宅邸庭院中。

他根据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毫不意外地确定了正待在和室内的那人是纠缠了自己上千年的鬼杀队现任当主。

听说他现在已经被诅咒侵蚀得连离开床铺都困难了。

鬼舞辻无惨眯起了血红色的眼睛,心中杀意沸腾,挥手划烂单薄的障子门。

一个白发女人正静静陪侍在微微隆起的床铺旁边,不远处是端坐的两个妹妹头小孩。

心里把这是埋伏的可能性往下调了调。

鬼舞辻无惨嗤笑道:“怎么?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所以乖乖带上妻儿等在这受死?”

他的视线从女人的身上扫过,微微挑眉,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产屋敷耀哉”的气息让他忽略了这点怪异的感受。

现在他满心只有让鬼杀队覆灭的愤怒以及扭曲的愉悦。

上弦们应该在狩猎其他的鬼杀队队员,这些低等的人类似乎还有不少分散在外面。

但是没关系,他还有很多制造的鬼,很快,鬼杀队就会成为一粒消失在历史中的尘埃,被遗忘在人类的记忆深处。

一步步走近的鬼舞辻无惨眼中满是不屑,“真是令人作呕啊,死缠烂打我这么多年,最终不还是连身体都被诅咒彻底了吗?而我依旧会活下去,活到你们所有人连尸骨都无法与泥土分清的一天。”

双手抱臂的宇髄天元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撑着伞靠在庭院的松树下,不时指指点点,“看来这就是元嵇先生说的漏洞了吧?要不是有那个人偶,估计这家伙早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伊黑小芭内缩在避雨的角落,一副戒备的神情看了站在原地表演独角戏的鬼舞辻无惨一眼,声音冷淡地道:“元嵇先生说过这是因为材料品质太低的原因吧?”

在大手大脚用惯了好东西的元嵇面前,估计这个世界就没有能入他眼的材料。

悲鸣屿行冥双手合十,两行眼泪静静流淌,“啊……悲哀的命运即将在今天迎来终结吗”

水柱富冈义勇表情淡漠地看着面前堪称滑稽的一幕,转头就走。

不死川实弥握着刀,表情不爽地啧了一声,“先去解决其他的鬼,待会儿再过来灭杀这家伙。”

林跃说得没错,鬼杀队的仇恨,终究是需要鬼杀队的人亲手来终结的。

现在十二鬼月实际上只剩下了黑死牟、堕姬、猗窝座、鸣女四个,童磨一死,对于没有柱级实力的鬼杀队队员们来说,简直是消除了一个噩梦。

毕竟那剧毒的冰雾防不胜防,还会被制造出来的冰人追杀。

一个黑色的身影幽灵般从阴沉的天幕下穿梭而过,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

这是什么?

在看到自己任务目标所在地的那一刻,夜斗轻轻皱起了眉。

一个浑身散发着不详气息的“人”正站在院子里,手舞足蹈,自言自语。

很快,夜斗就发现了那躺在和室里的产屋敷耀哉。

“绯器。”低低的声音响起,被呼唤姓名的女孩化作一把无鞘的太刀被夜斗握在了手中。

“真是怀念的感觉啊,夜斗。”绯捂着嘴轻轻说道。

夜斗没有回答她的心情,只想快点结束他这令人作呕的杀人任务。

鬼杀队……是林所在的组织吧?为了心中的信念和恶鬼战斗,救治被鬼袭击无家可归的人,是与他完全相反的另一面呢……

雨水顺着夜斗的额发滴滴答答往下坠落,那双湛蓝的眼眸也如同沾染了阴霾的天空,变得沉郁下来,散发着冰冷疏离的感觉。

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太刀。

绯露出了纯然的笑意。

夜斗……

云音担忧地看向夜斗的方向,她知道这个平日里表现得大大咧咧的男人此刻心中正在颤抖。

为了接下来要做的事,为了那个被他背叛的朋友,为了无法摆脱的污浊的过去……

视线扫过旁边那个戴着礼帽的黑发青年,不知道为什么,云音心里一阵心悸,仿佛曾经看到他做过什么特别不好的事。

“夜斗,这次的委托,能不能不接受?”云音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个问题她问过两次了,每次都没有得到答案,但她还是执着地想再问

一次。

“……”夜斗沉默着,然后低声缓缓开口,“我被那个人所需要,我要完成他的愿望,我要……”

我要什么呢?

明明在害死珠音的时候,就决定不再听从那个人的话了,不是吗?

绯感觉到夜斗内心的挣扎,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多嘴的云音,轻柔地开口安抚道:“夜斗,你是从父亲的愿望中诞生的,为父亲做到他想要的事情,不需要迟疑。”

“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只要挥动我就好了,这是你一直在做的事情,不是么?”

云音提心吊胆地看着夜斗冲了出去。

“夜斗——”

裹挟着满身冷意的夜斗跨入和室,在榻榻米上留下了浅浅的水痕,绯器的刀刃一往无前地劈开了面前似乎睡着目标的床铺。

一直关注着阵法动静的宇髄天元疑惑地“嗯”了一声。

阵法里突兀地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不好!那家伙要醒过来!

宇髄天元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一伸一缩,两把形状奇特的日轮刀立刻被拔了出来。

幻阵一破,拖延时间的阶段就算过去了,可是现在十二鬼月、尤其是那个使用月之呼吸的鬼还没被灭杀……

一只乌鸦在天上盘旋着,腹部贴着一张眼睛模样的符纸,被雨微微沾湿了一角。

通过愈史郎的血鬼术同步观察到战况的产屋敷耀哉面色平稳地提笔在纸上一划,第一张作战方案报废。

他从旁边抽出另一张写满了字的纸,对正在和室内待机的乌鸦说道:“一号地点出现未知战力,可能对战局造成干扰,传令所有柱加快解决十二鬼月的速度,如果十五分钟后还不能解决……”

“就把他们全部引到一号地点,开启太阳阵吧。”

……

林跃的意识被困在了一个地方。

他有点沉默,以及难以置信。

化神期的神识,即便再怎么被压制,也不至于这么轻松地就被那家伙封印了吧?

除非……

想起失去意识前被喊到的名字,林跃心里泛起了一个诡异的念头。

难不成这个叫玄一的人手里有和西x记里面那个吸人的葫芦一样的东西?喊一声名字就会被困住的那种?那他也没应啊!

郁闷地在四处探了探,林跃突然发现这个困住他的地方,似乎……不太牢固的样子。

而在外界,玄一正转着自己手中的笔,无奈道:“这支黄泉之语是伊邪那美做的第一支,有点问题也是能够理解的嘛。”

池泽优站在他对面,看了一眼傀儡一般跟在玄一身后的少年,“无所谓,能够暂时控制住他就行了。”

反正作为一个实验体,也不需要多费心。

池泽优捏着一根暗红色的手指,玩味地抛了抛,掐住林跃的嘴,一把塞了进去。

“咒灵和鬼都无法成为宿傩的受肉,那么……你呢?”

林跃的神识在冲破这片困住他的地方之前,先感受到了某个人的侵入。

一团黑红色的意识猛地撞入林跃的识海,然后……无事发生。

正等着林跃出现点反应的池泽优和玄一:“……”

“这是什么情况?”玄一问道,“成功了还是没成功?”

池泽优也有点犹豫,“可能,成功了?”

没有爆体而亡,说明容器合适,但也没有表现出宿傩附身的症状……

他正准备凑近点观察,却骤然感受到了一股被锁定的杀意。

“!”池泽优第一时间躲进了自己的术式生首六藏里面。

他的这个术式能够制造出一片单独的空间,可以藏身,也可以把敌人拉入里面进行攻击,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未完成领域。

而玄一也反应迅速地喊了一声:“鸣女!”

被名字所操控的恶鬼乖乖在这片为她所掌控的空间里拨响了琵琶弦。

锵!

玄一的身影出现在了数十米外。

几乎是同时,从怔怔站着的林跃身上爆发出一股要压垮所有东西的力量,池泽优看着少年身上的气息短短两秒拔升到了从未感知过的高度,一时怔愣无语。

“啊……”林跃缓缓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苦恼,“好像压制不住了

。”

丹田里的金丹已经成型,上面绘着几条红黑交杂的丹纹。

五品。

而林跃最开始,不过是三品金丹。

整个修仙界,能够拥有三品金丹的人屈指可数,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金丹只有上中下三品。

“五品啊……”林跃说不清自己是喜是忧。

那团意识撞入他的识海之后,直接被吞噬了,连个影都没留下,作为两面宿傩二十分之一的记忆和力量也被林跃一并继承。

数不尽的杀戮与猎食是宿傩记忆中的主要画面,但在林跃养在识海中的心魔面前,还真不够看。

剑修为何会被其他修士避之不及?甚至除了本命灵剑和道果中的清灵之气,与魔修无异?

因为他们会在心中养魔。

被魔杀死,或者杀魔证道。

与林跃长得一模一样的心魔笑嘻嘻地冒了出来,“要我杀掉这里的所有人吗?”

林跃淡淡瞥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傻啊?”

明显还有一大波其他人的气息在,应该是那些被卷进来的咒术师,如果让这家伙忽悠着动手了,那他离被雷劈得身死道消也差不了多远了。

不过天雷现在还没来……说明这空间密封性还不错?

林跃伸手,掉落在无限城中的元嵇顺从他的心意飞遁而来。

他看着一脸惊愕的玄一和池泽优,露出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六壬。”

林跃的师傅给他传授的功法,名叫《六壬剑诀》。

金丹期前的剑诀威力和金丹期后的威力天差地别,最明显的,就是攻击距离以及攻击面积的变化。

“展。”

淡淡的一个字从他口中吐出。

空气中出现了铺天盖地的透明剑气,恍惚流转着银色的光华,停滞了一秒,仿佛在积蓄力量,然后锁定了两个倒霉蛋的位置如同骤雨般落下。

至于鸣女?她的空间还需要暂时保留。

林跃伸出手轻轻一握,无数爆响在身侧炸裂,是那些覆有面具的咒灵。

“送葬。”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