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二章 鸿门宴
 
  
京城,一座戒备森严的古朴四合院内,几名古稀之年的老者坐在桌前,品着上好的大红袍,闲谈着近来发生的一些要事。
旁边,一位脊背笔直,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庄严肃穆的躬身站着。
这时,其中一个看起来年近花甲的老人突然开口:
“我听说,东海大学这两天不太平静,小柳,你可有所了解?”
中年男子沉思了几秒,点头道,“是有一个女学生,为情所困,上吊自杀了,舆论有些喧嚣,不过当地,应该很快会处理的。”
这名花甲老人却眯起眼,喃喃道:“我记得,那一位,也在东海大学吧。”
这话一出,周围品茶的那几名老者,瞬间脸色一变 ,将手中茶杯放了下来,正襟危坐,神色纷纷严肃了起来。
中年男子浑身紧绷,“您说的,是那位姓江的先生?”
“不错。”花甲老者敲了敲桌面,枯指交叉,眸光一凝,像是在回忆往事,“诸位可还记得,五年前我将江先生从秦岭中带出时,天地出现了何等恐怖的异象?”
“那天,十万道惊雷落下,群山倒塌,鸟兽惊散,却滴雨未落。”
“江先生指着头顶的乌云,亲口告诉我,他被封印了一万年,天上的神仙,不愿让他走,但他要走,没人再能拦得住。”
“他,是我华国五千年以来唯一一位在世真仙,更是得到印证的神仙中人。”
“五年前,我就已经下达了命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他的生活,只希望,这件事情不要影响到他。”
中年男子闻言,哪还不明白意思,冷汗直冒道,“是,我这就派人处理,一定不会打扰到江先生。”
“嗯。”花甲老者点了点头。
“对了,五年前,他让我们帮忙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没有?”这时,又一位老人出声道。
“有了,已经有了眉目,正在与江先生沟通确认中。”
听到这话,花甲老者神色才终于缓和了下来,“那就好,这是他唯一牵挂的事,小柳,让你女儿一定要好好配合,帮助他完成心愿,以此获得进一步的信任。”
“等时机成熟后,我会亲自请出龙虎山那位百岁道长和他接洽,余下这段时间,要好好照料,尽量让他适应世俗里的环境。”
“是。”
……
与此同时,另一边,和平酒楼,龙潭宝地包厢内。
一名身穿短裙,肤如白雪,气质上等,长发披肩而落,娇躯散发着独特诱人清香的灵动女孩,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向身旁坐着的一名贵气青年,问道:“回消息了没有?”
她名为陈玥儿,东海大学三大校花之一。
在她身旁,还坐着一名长相甜美,清冷若仙,略显文静的女孩,正是云白萱。
“回了,说在来的路上。”贵气青年放下手机,冷笑道,“放心,玥儿,这东海市内,还没人敢放我的鸽子。”
这人穿着一身昂贵的定制西装,戴着一块上百万的名表,正是东海大学有名的校霸王飞宇,家里做地产生意,相当有钱。
陈玥儿双手抱胸,道:“我本来只想让你随便找个ktv,私下教训他一顿就算了,你闹这么大,还叫了那么多同学来,打算怎么收尾?”
“收尾?”王飞宇冷笑一声,抬手打了个响指,“你陈大校花交代的事,本少爷哪次办的不是漂漂亮亮?”
刷刷刷——
背后走出几名身材壮硕,穿着黑色背心的男子,个个脸色冷漠,脸上带着煞气。
其中一人满脸烧伤疤痕,胳膊有着其他人大腿一般粗,即便戴着口罩也掩饰不住身上让人望而生畏的杀气。
“这位,就是从我老爹黑拳场里请来的拳王,许树,外号豹哥。”王飞宇介绍道,“跟着我老爹打了十年的拳,弄死那个姓江的就跟玩儿似的。”
“弄死?我没让你弄死他,如果可以的话,你把他阉了就好。”陈玥儿俏脸阴沉,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怨恨,“敢侮辱我闺蜜,当老师当到这个份上,真是令人作呕。”
苏秋蓉,和她相识十年,从初中一路走来,早已不分彼此。
当得知江清玄曾经侵犯过苏秋蓉的传言后,她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从进入大学第一天起,就对她狂轰滥炸,展开追求的校霸王飞宇。
这场鸿门宴,为他一手操办。
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平日里喜爱装孤僻,除却开课之时,基本见不到影踪的江老师,当着几十名学生,承认自己害死了苏秋蓉。
“那就把他阉了,豹哥。”王飞宇回头看了一眼那名拳王,随口吩咐了一句,“这点小事,就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后者微微点头,只是眼神凌厉,看不出表情。
以王家在东海市内的地位,莫说阉人,就是让他天亮时出现在城市垃圾分类处理点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是问题。
区区一个大学老师罢了,王飞宇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反倒是,能够利用这场宴会,得到陈玥儿芳心,何乐而不为?
“玥儿,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咱们又没证据,万一江老师不是害死秋蓉的罪魁祸首。”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云白萱,闻言皱了皱眉,道,“不如还是等警察调查清楚后再说。”
“还需要证据么?”陈玥儿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愤恨,“我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叫秋蓉进办公室聊天。”
云白萱还想说点什么:“可……江老师也不像是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人。”
陈玥儿摆手打断了她:“萱萱,你别劝我了,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是对付这种人渣,没必要可怜。”
云白萱叹了口气,似乎还想说什么。
“白萱,你就放心吧,对付这种人渣,我王飞宇向来有一套。”
王飞宇接过话茬,视线不经意间打量着云白萱那清纯无比的娇躯,眼眸深处闪过一抹隐藏极深的欲望,笑道,“回头办完了事,玥儿会跟我一块参加个私人酒会,你也一起去吧,正好带你们见见东海市有名的几位公子哥,发展发展人脉,可别拒绝啊。”
云白萱下意识的侧了侧身,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只是,望着舞池中央的灯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
前往市区的道路上。
一辆看不出品牌,挂着连号车牌的商务车,正加速行驶。
主驾驶上,坐着一名盘着青丝,裹着包臀裙的绝美女子,她面容清冷,肌肤白皙,隐约透露着一股不俗的上位者气质。
一看,便是那种见多识广,出身不凡的女强人。
只是,此时的她,却满脸紧张,时不时透过后视镜望向后座假寐的江清玄,心中不断涌出疑惑。
自从五年前她将江清玄送入东海大学后,两人便再也没有见过面。
并非她不想,实则是上头下了命令,除却要事之外,任何人不得随意打扰江清玄,亦不能主动联系。
所以,对于对方具体的身份,她也所知不多。
家中老爷子曾告诉过她,此人来历不凡,是举国上下都要尊敬的大人物,却并未透露详情。
她从小在军区长大,见过无数功勋卓越的长辈,但像江清玄这么年轻,地位又如此恐怖的同龄人,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但她也不敢随意打听,以她目前的身份,能够接触到江清玄,已经算是承了爷爷那一辈的福气,换做其他后辈,莫说接近,就连得知此人的存在,都是痴心妄想。
她哪里还敢多问。
“难不成,是掌握了什么绝密科技的高材生?”
“或者,是间谍人员?”
行驶途中,柳明月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资料上,有一事我不太清楚。”江清玄突然睁眼,打断了柳明月的思绪,语气平静道,“云白萱为何会是私生女?”
“这个……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柳明月挪动了一下娇躯,连忙下意识回答道,“据说,她之所以转到东海大学,是因为遭到了云氏集团的暗杀,但暗杀者是谁,转校安排者又是谁,都不得而知。”
此话一出,车内温度急转而下,如坠冰窖。
一股令柳明月感到窒息的无形杀意弥漫开来,令她心头一颤,还没来得及开口,这股杀意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接着,江清玄有些冰冷的声音传来:“调查一下此事,今晚之前给我答复。”
“是。”
柳明月连忙应声,不敢再问。
十分钟后。
车停在了和平酒楼门口。
柳明月主动下车,拉开车门的同时,绝美的脸孔瞬间吸引了周围那些路人们的注意。
和平酒楼作为东海市排名前五的顶级饭店,平日里经常出没名流人士,但像柳明月这种气质独特的,实乃少见。
那些人纷纷将目光望来,疑惑车中坐着的人,会是谁。
江清玄理了理衣襟,负手走出,望向面前这栋金碧辉煌的现代古楼,眼神古井不波,抬脚踏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