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四章 众矢之的
 
  
“周建,我平时怎么教你的?就这么跟老师说话?”
王飞宇呵呵一笑,说道,“江老师,你别介意,这小子今天没刷牙,嘴巴臭。”
“飞宇哥,我说的都是实话,有这样的人渣当……”周建硬着头皮还想说两句。
王飞宇直接就踹了他一脚,叫骂道:“滚蛋,没你事了,刘东,来,你也给江老师敬一个。”
一旁,刘东听到王飞宇叫自己,犹豫了一下,走到江清玄面前,拿起一瓶酒,直接用牙齿咬开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半酒,故作豪放道:“江老师,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个面子,回答一下?”
江清玄平静望着这一幕,不恼也不怒,点头道:“你问。”
这万年来的沉寂,早已将他的心境磨练成了坚不可摧的磐石。
他哪里看不出来这几个年轻后生是在暗戳讥讽?
若换做当年的他,动一动念头就能让他们跪下来求饶。
但现在,他更想看看,这群小孩,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举动,来挑衅自己。
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被人挑衅的滋味了。
“那你听好了,江老师——”刘东眼神调侃道,“我就想问问,苏秋蓉的身体摸起来,舒服不?”
这话一出,周围那些学生纷纷发出刺耳的哄笑声。
如果说周建先前所说的话,是在义愤填膺,那刘东这个问题,无疑就是直截了当的针尖对麦芒了。
“刘东,你小子没睡醒是吧?脑子里净是些污秽的东西,滚几把蛋。”王飞宇再次摆手叫骂,自己拿起酒杯对着江清玄道,“江老师,实在不好意思,我管教无方,自罚一杯,你……你不会介意吧?”
江清玄反笑道,“介意?介意什么?”
“当然是你害死苏秋蓉的事情了!”
人群中,有学生发出轻佻呼喊,“你这个社会败类,还有脸站在我们这些学生面前装模作样,真他妈不要脸。”
“是啊,江清玄,你就不怕苏秋蓉回魂来找你啊?”
“你不配当老师,你就是一个垃圾。”
“垃圾!呸!”
包厢内,谩骂声层叠而起。
这些学生的脸上,都带着愤恨不平,仿佛正义的使者,指责声愈发激烈,以为自己站在了道德制高点的顶峰,肆无忌惮地拿着名为审判的武器释放着恶意。
“大家伙都安静一下,我相信江老师不是这样的人,咱们先把宴会好好举办完,别扫了兴。”王飞宇起身摆了摆手,说道,“都自个玩儿自个的去,今夜所有消费我王飞宇一个人包了。”
谁知这话一出,在场好些同学并未收声,反而阴阳怪气了起来。
“王飞宇,大家知道你好心。”
“但是对这个人渣,没必要客气。”
“对,王飞宇,你家里这么有钱,总不应该是非不分吧。”
“我都不知道你办这个宴会干什么,对一个人渣可怜,就是对被害者的残忍。”
王飞宇闻言,脸色一阵青紫,叹了口气,假装无奈道:“江老师,你看,情况是这么个情况,大伙似乎都有点误会,要不江老师你澄清一下,苏秋蓉是被谁害死的?”
“澄清?”江清玄抬头望着众人,轻笑道,“这么说,在场的各位,都认为是我,害死了苏秋蓉?”
“不然呢?”
“学校里,只有你和苏秋蓉走的最近!”
“她上吊自杀,死的那么惨,一定是你逼迫她做了不干净的事!”
“对!你还有脸反驳?”
“恶心!”
声音,愈发刺耳,江清玄成了千夫所指。
一旁,陈玥儿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她原以为江清玄至少有那么点血性,没想到被这么多同学点着鼻子骂,居然还能安稳地坐在那里,没有半点辩驳。
真是个怂货。
“给你准备了那么多好戏,既然你怂成这样,就没必要慢慢跟你玩了。”
陈玥儿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她哪里知道,江清玄被封印了一万年,早已心沉如水,又岂会将这些不三不四的言语辱骂放在眼里?
“大家不要这样,江老师其实……”云白萱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想替江清玄说两句。
没等她说完,陈玥儿伸出纤手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抢过了话茬,起身道:“江老师,既然大家这么愤恨不平,我身为苏秋蓉的闺蜜,想替她说两句话。”
江清玄饶有兴致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这是我一个同学发给我的照片——”陈玥儿微微一笑,从边上的名贵皮包里拿出一叠照片,说道,“他父亲是做私家侦探的,很轻易就弄到了一些资料,江老师,你看看?”
江清玄眸光微动,看了一眼。
照片上,是他曾经与苏秋蓉一同出入办公室的场景。
其中,有几张照片,以错位的方式拍下了两人的“假亲密”举动。
例如,江清玄递给苏秋蓉学习资料的动作,以不同的角度望去,像是在袭胸。
这些照片,若是换做文字,放在古代,那就是妥妥的春秋笔法。
江清玄不由笑了。
只是,这笑意中,蕴含着丝丝凉意。
看来,果然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背后那个人到底是在故意针对他,还是只想让他背上这口黑锅。
他江清玄修仙数万年,最瞧得起堂堂正正,坦坦荡荡之人,却也最摒弃那些心术不正,只会在幕后下黑手的阴险小人。
原本,他以为苏秋蓉的死,只是因机缘巧合沾身,哪怕谣言四起,他都懒得理会。
但现在看来,似乎有必要亲自参与一下了。
一旁,王飞宇听到这话,脸色当即一黑,望向陈玥儿,大义凛然道:“玥儿,你告诉飞宇哥哥,这些资料的来源,都是真的么?我这人,最讨厌表里不一的垃圾,只要你点一下头,我立马叫人替你闺蜜报仇。”
“是真是假,”陈玥儿面带讥讽地看着江清玄,冷笑道,“江老师,难道不清楚吗?”??
江清玄笑了笑,正打算说话时,包厢大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