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五章 闹事
 
  
“哎,马哥,马哥,这包厢有人,咱不能这么乱来,不合规……”
“什么他娘的不合规矩,老子在你这每年消费百八十万,要你给老子留个包厢,你都留不下来,你他娘白干这么久了,回头老子就叫你们老板娘把你给开了,你还敢挡道?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开!”
包厢门口处,一个衣着打扮颇为风骚的服务员,正一脸为难地拉着一个身穿花绿衬衣,戴着金丝眼镜,略显斯文败类的混混,不想让他进来。
两人还没争执两句,女服务员就直接被后者粗暴地一脚踹倒在地。
接着,这混混手提一个酒瓶,脸色沉醉,慢悠悠晃进了包厢。
原本凝固到了极点的气氛,随着他的出现,被打破了。
周围,一大半学生都将目光放在了这家伙身上,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满身酒气,却带着一丝地痞流氓气质的家伙,搞不懂他要干什么。
“妈的,这包厢谁订的?给老子滚出来!”
马哥一脚踹开了面前的桌子,叫骂道,“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敢跟老子抢包厢,你他妈活腻歪了是吧,信不信老子叫人打断你的腿,让你这辈子都走不了路?”
这粗暴的举动,直接就让边上沙发坐着的王飞宇脸色黑了下来,作为订下这包厢的主人,答应陈大校花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完,就有个醉鬼来闹事,自然是忍不了的。
正好,身旁两大美女也一副受到了惊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模样。
这种时机,最适合英雄救美。
王飞宇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冷笑了一声,理了理衣襟,站出来强硬道:“包厢,是我订的,我叫王飞宇,我老子是王东霖,你算哪根葱,敢在我面前叫嚣?”
“给你十秒钟时间滚出去,不然就给老子躺着出去。”
这名为马哥的混混一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醉醺醺看了王飞宇一眼,刚想出声谩骂,目光却瞟见了云白萱和陈玥儿两人,不由眉眼一挑。
“哟呵!”他抹了一把口水,一屁股坐在了云白萱旁边,色眯眯道:“老子来这里玩的时候怎么没看到这么漂亮的公主?小妞,这包厢……老……老子不要了,你们……你们两个……陪老子睡……睡一晚……钱……钱老子有的是……听……听见没?”
说完,上手就要搂。
云白萱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缩了缩娇躯,躲开的同时,脸上闪了一抹惊惧。
反倒是陈玥儿,像是见多了这种场面一样,一脸厌恶地挪动了屁股,然后看向王飞宇,一脸不爽道:“王飞宇,你是个男人吗?就这么看着?”
王飞宇狞笑了一声,心想真是送上门来的机会,不要白不要,当即便晃了晃脑袋,对身后的周建和刘东点了点头,道:“哥几个,给老子上,让这个煞笔躺着出去!”
“敢动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他妈不想活了!”
话落,两人蜂拥而上。
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伴随着阵阵哀嚎,几乎每一拳都落在了它应该落在的位置。
周建和刘东这两人,从入学的那天起,就凭借着人高马大的身躯,成了王飞宇的小弟。
两人都是东海大学体育系的学子,平时除了锻炼身体就是锻炼身体,要不就是健身房里撸铁,干架什么的,不要太简单。
对付一个醉鬼混混,算不得什么。
不过十几秒时间,这穿着花衬衣的混混就鼻青脸肿了,牙齿都掉了好几粒,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地挣脱了两人的围殴后,一边朝着门口跑,一边撂下狠话,惨叫道:“你们……你们给老子等着……老子……老子不叫人弄死你们……就他妈不姓马……”
“你能叫多少人?”王飞宇极其嚣张地冷笑了一声,学着电影里那些武道宗师的模样,双手抱胸道,“二十个,有没有?”
“二十个?老子叫两百个人砍死你!你他妈等着!”
包厢,再次恢复了平静。
那名被踹到的女服务员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连声对着王飞宇躬身道歉:“对不起,王公子,招待不周,对不起,我这就去上报,祝王公子玩得开心,玩的快乐。”
说完,急匆匆带上门退了出去。
王飞宇脸色一转,笑眯眯坐回了椅子上,对着陈玥儿二人淡笑道:“玥儿,白萱,这和平酒楼名气太大,平时经常有鱼龙混杂的人员出入,你们别怕,放开点,有什么事我都能担着,我跟这里的老板娘挺熟的。”
“刚才他说要找人砍死我们,不会是真的吧?”云白萱显得有些胆小,小心翼翼问道,“我刚才还看到他胳膊上有个纹身,好像是个虎头。”
“管他娘虎头还是兔头,白萱妹妹,我把话放在这里,这东海市内,就没有老子惹不起的人。”王飞宇大手一挥,冷哼道,“就算有,老子随随便便,就能摆平。”
敢在市中心这么个地方闹事,王飞宇可是有着十足底气的。
且不说他出身高贵,长年累月跟着自己的老爹鬼混,也在这个圈子里认识了不少的大人物,黑白两道见过不少的大佬,就算没什么交情,但多少也听过名号。
真有什么大水冲了龙王庙的事,一句话就能摆平。
但,英雄救美的机会,可不多见。
“狐假虎威,哼。”陈玥儿冷哼了一声。
“嘿嘿,玥儿,刚才是我出手慢了点,你别见怪,我自罚一杯。”王飞宇拿起酒杯就往嘴里灌了下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傲然道,“你放心,事儿处理完了,我带你去见见这和平酒楼的老板娘,她跟我爹有点交情,到时候让她给你赔礼道歉,顺便把那个服务员给开了,你消消气。”
不等陈玥儿回应,周围几个跟着王飞宇混的小弟,纷纷吹捧附和了起来——
“嘿嘿,飞宇哥不愧是飞宇哥。”
“飞宇哥真牛。”
“我敬飞宇哥一杯,飞宇哥英雄救美的样子太帅了。”
“有幸和飞宇哥做同学,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你一句我一句传入耳内,王飞宇整个人的魂都飘了起来,一边故作谦虚淡笑,一边拿起酒杯,迟疑了一下,对云白萱道:“白萱,你刚转学来不久,年纪也比玥儿小,有什么事,都可以跟飞宇哥哥说,这东海市内,不管大事小事,我都能做点主。”
“那就谢谢飞宇同学的好意了。”云白萱点头一笑,看起来清甜可爱得很。
可没人发现的是,她的目光,却时不时往身旁的江清玄身旁瞟去。
从那个叫马哥的家伙进门那一刻起,江清玄就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目光沉静地坐在沙发上,不为所动。
但实际上,马哥欲要伸手碰云白萱的那一刻,一缕无形的灵气,便已经悬浮在了他的灵柩之上。
只要江清玄意念一动,那家伙直接就会暴毙当场。
这万年来,江清玄虽然早已心如止水,但先前望见那一幕时,为仙帝所铸的心境,竟然出现了一抹罕见的波动。
只是,这股波动来的也快,去得也快。
在场所有同学,几乎无人察觉到,那险些弥漫开来的滔天杀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