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九章 现在,你记起来没有?
 
  
没过多久,一道曼妙身影便一摇一晃走了进来。
她红唇妖艳,修长的玉颈下,隆起的双峰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美眸媚意荡漾,散发着一种由骨子里诞生的妖媚,一颦一笑之间,都在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称一声世间绝色尤物也不为过。
“呵呵,绮云姐,你终于来了。”
王飞宇松了口气,笑着打了个招呼,转头对诸位同学道,“大家别怕,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漂亮姐姐就是和平酒楼的老板娘,年轻有为,道上人称‘黑玫瑰’,有她在这里,没人敢闹事,什么都能摆平。”
“这么大一个酒楼的老板,竟然是个女的?”
陈玥儿和云白萱同时面露惊讶。
和平酒楼在东海市开了这么多年,不论是名声还是体量,都算是行业内一等一的存在了,没想到背后居然是一个女的在背后掌权,这实在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你们可别小看绮云姐,和平酒楼之所以能闻名东海市,全靠她白手起家,连东海市的高官见了她,也要恭恭敬敬,不敢有任何怠慢。”
“就连咱们东海市道上的大佬,都不敢打她的主意。”
王飞宇一边冷笑介绍,一边用那不经意的眼神打量着花枝招展的苏绮云,心头忍不住骂了一句骚货。
不得不说,像苏绮云这种正直成熟年纪的女人,稍微打扮一下,就足以将自身的优点放大数百倍,在场所有人里,唯独陈玥儿和云白萱二人,跟她比起来,也稍不逊色。
只不过,后两者走的是清纯路线,苏绮云走的却是妩媚路线。
“绮云姐。”
说完,王飞宇笑眯眯迎上去,“还记得我不?前段日子我爹跟你一起吃过饭来着。”
“小王嘛,当然记得。”苏绮云似笑非笑地看了身旁阴沉着脸的洪天霸一眼,声音勾人道,“怎么了?这么着急请姐姐过来,是想让姐姐帮你摆平这家伙?”
“没错,绮云姐,这条老狗,在你地盘闹事也就算了,我吃着果盘唱着歌,就带人闯进来了,还要强占我包厢,你说我咽的下这口气么?”王飞宇冷笑道,“是个人都知道这东海市没人敢在绮云姐你头上动土,但这家伙偏偏不肯给面子,真他妈不知道天高地厚。”
“哦?”苏绮云身姿一动,笑问道,“那你告诉姐姐,要姐姐怎么办了他?”
“最好废掉他两条腿,要是不服,就让他跪着从我胯下钻出去。”王飞宇双手抱胸,仿佛自己已经拿到了掌控权般,冷笑着看向洪天霸,不屑道,“跟老子玩,你还嫩了点。”
洪天霸不由哈哈一笑,说道:“苏老板,你打算怎么摆平我?”
“洪爷,来者就是客,你们两家的恩怨,就没必要压在后辈的身上了,不如这样,我让这小子给你敬几杯酒,先赔礼道个歉,你洪爷再象征性的代替他老子教训几句,今天这事就了了。”苏绮云不愧为交际花,一颦一笑间,就将众人的视线拉了回来,“作为老板,你们两家场子的消费,今天全免了,权当卖我苏绮云一个面子,如何?”
这话一出,在场不少大学生都不由咂舌,心想这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惹的茬,不过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就将气氛稳了下来,既不得罪洪爷,也让王飞宇的脸面不是那么难看,双方都有个门槛可以下,简直堪称教科书式的人情世故。
然而——
王飞宇却并不打算如愿,反而脸色一黑,阴沉道:“绮云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老家伙无理在先,要道歉也是他给我道歉,为什么要我道歉?”
这话一出,脸色刚刚有所缓和,正打算给苏绮云一个面子息事宁人的洪爷,彻底冰冷了下来。
“绮云姐,你要是不信,大可让你手底下的服务员过来澄清。”王飞宇不依不饶,以为苏绮云并不知道事情经过,冷笑着解释道,“我从小到大就没跟人道过歉,你要我跟一个混混道歉,没这个可能。”
显然,在王飞宇眼里,洪天霸的形象就跟混混没什么区别。
染了一头白发,穿着一身西装,手里拿着雪茄,顶多算是个高级点的混混罢了。
就这种货色,凭什么让他王大少鞠躬道歉?
他算个什么东西?
“王飞宇啊王飞宇,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然而,苏绮云却捂着嘴轻笑了一声,说道,“你老子难道没告诉你,遇见姓洪的,要躲着走吗?像你这种羊入虎口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绮云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王飞宇还是没反应过来。
“你是真不知道眼前这位爷是谁?”苏绮云哈哈一笑,“那好,绮云姐就给你介绍介绍——”
“他,叫洪天霸,是东海市武术协会会长,也是东海市最大的武馆——天霸武馆的幕后老板。”
“他二十五岁时,就硬生生凭借双手,挑战了整个东海市的武道宗师,靠双手打出了一片天。”
“三十岁,他就已经身价过十亿了,这黑道白道上的大佬,见了他都要叫一声爷。”
“你问我为什么要你跟他道歉,”苏绮云盈盈一笑,看向王飞宇:“现在,你记起来了没有?”
王飞宇整张脸先是一顿,随后直接陷入一阵苍白。
他记起来了。
这些天来,他老子愁眉苦脸,经常在他耳边提起一个人。
起初,他还没有放在心上,听的多了,也就记下了一些细节。
这个人,叫洪天霸,据说是个开拳馆的,手段极其狠辣,算是本市黑白通吃的人物,手底下除开拳馆之外,还经营者诸多打擦边球的产业,地盘众多,养了几千个会打拳的手下。
这段时间以来,这个姓洪的,跟王飞宇老子手底下经营的黑拳场发生了不少的摩擦。
如果说洪天霸是本地的地头蛇,那王东霖,就是那所谓的过江龙了。
往小了说,两边是竞争关系。
往大了说,那就是死敌之仇。
想通了这一点,王飞宇背后满是冷汗,心中已经开始后悔先前为什么不借着苏绮云的台阶下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