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十九章 你敢打我?
 
  
神话CLUB,另一间总统包间。
两旁沙发上,挤满了姿色顶级的莺莺燕燕,比起江清玄所待的那间包厢,不但更胜一筹,甚至春光惹眼,其中一名青春少女,正是江城大学的校花,此时正穿着超短裙,搂着一名嘴里叼着雪茄的中年男子,卿卿我我。
他身后,站着一排穿着背心的大汉,把他围在中心,大有众心捧月般的气势。
此人便是张傲龙的老子,张洪。
在他对面坐着的女人,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娘,她穿着白色旗袍,下摆开衩,露出大片白皙皮肤,脸上画着妖艳淡妆,冷艳而高傲,比那名校花还要漂亮。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张洪满脸色相,拿起桌上的酒杯,毫不避讳对这名旗袍女道:“桃姐,你陪我睡一晚,我就答应你的要求,怎么样?”
说着,他竟大胆伸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摩挲着她冰凉嫩滑的高档丝袜。
桃姐遇人无数,什么样的色鬼没见过?她丝毫不掩脸上的厌恶,却并未把腿移开,而是假笑道:“张洪,我让你睡,你有这个胆子吗?”
张洪冷笑一声,刚想说“你瞧不起我”,瞧字还未出口,包厢门就被粗鲁推开了去。
他转头一看——
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一瘸一拐的冲了进来,鼻青脸肿的跪在他面前,哭诉道:“爹!爹!您儿子快被人废了!”
张洪瞬间暴怒,把怀里的校花粗鲁推开,踩烂了玻璃桌,怒道:“谁他妈动的手?老子弄死他!”
张傲龙忍着腿都骨折了的痛苦,报上了包厢号,泪流满面道:“爹,您一定要帮儿子找回场子!不然我不活了!”
张洪沉着脸,对两名手下挥了挥手:“送去医院,其余的,跟我去包厢,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大人物,敢废了我张洪的儿子!”
房间里所有的背心大汉,蜂拥而去。
桃姐美眸微动,明显带着一丝幸灾乐祸,跟在了他后头。
……
此时。
江清玄所在的包厢里,除了云白萱,刘千莺几人均是一脸惊恐地望着江清玄。
就在刚才,这个声称是云白萱未婚夫的家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仅把他打了个鼻青脸肿,更粗暴地踩断了他的一条腿!
如果不是那个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老头拼死拖住了江清玄,张傲龙今天恐怕不可能站着走出去!
“完了完了,白萱,你家未婚夫闯大祸了——”刘千莺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抓起桌上的LV包,急匆匆道,“刘哥,周哥,我就先走一步了,这张洪不是好惹的,今天恰好也在神话这边跟人家老板娘谈生意,万一追究起来,咱们几个都脱不了干系!!”
周东杨和齐东乐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慌张,他们就算再有钱,也玩不过这些地下势力的人啊!
再说了,江清玄惹出来的篓子,凭什么要他们一起扛?
“走走走,我也走了,妈的——”周东杨一把抓起桌上的炮车钥匙,刚想谩骂江清玄几句,但看到他那冷漠的眼神,直接就把话咽了回去。
云白萱看着这一幕,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神色有些无奈,对江清玄说:“清玄,我们……也跑吧。”
江清玄揉了揉她的秀发,说道:“不跑,正好我有一些账,要找张洪算一算。”
“啊?”
云白萱一愣。
找张洪算账?
算什么账?
恰好从身旁经过的刘千莺听到这话,鄙夷讥笑道:“找张老大算账?噗嗤!江清玄,别怪我没提醒你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是能打,你能打得过几百几千人吗?到时候别害了白萱,后悔都来不及!”
啪。
啪啪。
三巴掌连击直下,刘千莺捂着肿胀的脸,满脸错愕,呆若木鸡。
“你……你敢……你敢打我!?”
江清玄伸出一根食指,按在了她的额头上,面如冷霜,寒声道:“你若再多嘴一句,我不仅打你,还能把你杀了,信不信?”
这句话,犹如一根铁针,死死插进了刘千莺的耳朵。
她颤抖着紫色的嘴唇,清泪染花了眼影,几次张开嘴想谩骂几句,可喉咙里却总像是卡了一根刺一样,无从出口。
而同样准备离开的周齐二人,以及一众公主们——
更是目瞪口呆。
刘千莺好歹也算是个三线明星,竟然被一个臭屌丝当面抽了三个巴掌,连话都不敢说?
“滚。”
江清玄看了一眼云白萱,发现后者眼中只有怜悯,便冷哼着刘千莺说了一字。
“好……好!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江清玄!”
刘千莺嘶哑着嗓子,眼里满是怨恨,挎着包跑出了包间。
她前脚刚走,张洪便带着人闯了进来,黑着一张脸,暴喝道:“谁是江清玄!?给老子滚出来!”
江清玄不慌不忙,朝着他挥了挥手,平淡道:“是我。”
张洪阴沉着看了他一眼,发现是个浑身上下穿着地摊货的臭吊丝,便挥手让手下把出口堵死了去。
还没来得及跑掉的周东杨和齐东乐吓傻了眼,前者赶忙壮着胆子跑了上去,说道:“张叔,张叔,您还记得我不?我爸是滨海市的外贸龙头,以前跟您谈过生意的!”
张洪本就怒意盘旋,压根没心情理会这家伙,一巴掌就把他拍飞了去,叫骂道:“老子管你爹是谁,就算是他妈李刚,今天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站着出去!”
完了。
完蛋了。
齐东乐双腿一软,眼里满是绝望,怨恨的看着江清玄,骂道:“你这个蠢货!都怪你!老子要是出事了!非要叫我爹弄死你不可!”
酒吧老板娘桃姐从张洪身后走来,对着包间里的公主们挥了挥手,说道:“姑娘们,都出来,把地方让给张老大。”
张洪见状,也没有阻拦的意思,任由那些个穿着裸露的公主们离去。
桃姐拍了拍他的肩膀,翘起红唇魅声道:“张老大,杀人可以,把我的场子清理干净,不然我就不陪你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