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二十九章 流氓私寨
 
  
刚一出门,褚楠便迎了上来。
“启禀宗师,尸体已处理妥当。”
“嗯。”
“宗师,褚楠有一事不太明白,能否请宗师解惑?”
“你说。”
“宗师背景手段通天,为何不直接动用人脉……庇护云家?”
江清玄自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褚楠,这里是和平社会,我若是直接帮助云家一飞冲天,无异于拔苗助长,终会倒塌。再加上白萱成长需要历练,倒不如让她自行面对。我江清玄看上的女人,又岂会是凡物?”
“是,褚楠明白。”
这时,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突然朝着远处驶来,停在了江清玄面前。
主驾驶上走下来了一名身材窈窕,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子妩媚之气的性感身躯。
“江先生。”
来者正是神话CLUB的老板娘,虹姐。
她戴着墨镜,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朝着江清玄微微欠身,说道:“可否上车详谈?”
江清玄点了点头,与褚楠一同坐上了这辆造价不菲的豪华跑车。
虹姐取下墨镜,面色显得有些凄然,右眼竟然还有着一片青肿,她轻声道:“江先生,斗胆问你一件事,司徒雨佑,到底还活着吗?”
“雨佑?”褚楠神色略显古怪。
江清玄并没有回答,淡淡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虹姐咬了咬红唇,将裹在身上的薄纱脱了下来,露出了满是淤青的白嫩手臂,凄然道:“江先生,实不相瞒,雨佑如果再不回来,司徒家便要将我灭口了。”
“哦?关我何事?”
江清玄讥笑一声,眼神冷漠。
虹姐低下了头,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从未碰过女人的褚楠心中掠起荡漾,她小声道:“江先生,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雨佑曾跟我提起的那名……宗师了吧?”
嗖。
车内,褚楠杀意暴涨,匕首瞬间出现在了虹姐脖颈处。
“慢着。”
江清玄对他摆了摆手,反问道,“雨佑连我的身份都肯告知你,看来你跟她的关系,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虹姐凄婉一笑,任由匕首锋芒刺人,绝望道:“当初我还只是一名在KTV工作的红牌公主,雨佑纳我入司徒家后,便前往战场入伍,期间我跟他有过通讯来往,他便跟我提起过江先生的威风。”
“直说吧,我不喜欢听废话。”
“司徒家面临夺权之争,雨佑的亲弟弟胁迫我杀掉司徒雨佑。”
车内,虹姐如坠冰窖,娇躯猛地紧绷,下意识望向了江清玄。
那张冰冷到了极点的脸庞,连双眸都让人心生胆寒。
“司徒家是嫌自己命太长了,胆敢算计我的手下!?”
虹姐颤意连连,连踩下油门的力气都丢失了去。
她渴求道:“江……江先生,不瞒您说,雨佑的家人早已被他亲弟弟软禁,倘若雨佑回归,定会被逐出司徒家,有没有活路都还是另说。只怪虹月终归是花瓶一枚,求您让我跟他见上一面,把这些秘密告知他,让他不要再回司徒家了。”
车内,杀意如洪水般从江清玄体内喷涌而出。
“好一个司徒家!”
他满眼冷漠,声如雷震。
“宗师息怒!”
褚楠冷汗直冒,赶忙拱手道。
主驾驶的虹姐已然吓得红颜大惊,嗓子里就像是卡了一根刺一样,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她仿佛看到了一个浑身沐浴鲜血的魔神屹立在前,不禁下意识揉了揉媚眼。
江清玄依旧是那个穿着一身杂牌休闲服的普通男子,恐怖气势收放自如,顷刻间收敛入体。
“雨佑身上还有任务,没那么快回来。”
虹姐神色顿时黯然,一股绝望之意油然而生。
她微微点头,重新戴上墨镜,轻声道:“江先生,虹月叨扰了,希望江先生不要把虹月来找你的事告知外界,以免惹祸上身,虹月这就离去。”
“无妨,你带我去见见那位雨佑的亲弟弟。”
江清玄面无表情,伸出手揭开墨镜,捋了捋她额间发丝,将那人为造成的青肿放在了眼里。
“既然你是雨佑的女人,便容不得他人轻蔑。”
“这个忙,我帮了,但我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处理。”
“你旁观就好,无需插手。”
虹姐美眸一转,带着浓烈的不可思议。
她咬了咬红唇,还是决定劝说道:“江先生,司徒家背靠广陵省一家独大的‘天腾商盟’,里面的高层来历不小,如果触及了霉头,很有可能会影响云家的生意,虹月知道您是武道宗师,但国内不是谁拳头大谁就能讲理的……”
“江先生说的话你照做就好。”
褚楠打断了她。
“天腾商盟?”江清玄却好奇道,“这又是个什么组织,为何我从未听过?”
“江先生想必刚到江城不久吧?天腾商盟是江城诸多商会老板组建起来的商盟。”虹月解释道,“能在里面坐上高层之位的人,都是广陵省有头有脸的商业天才,他们虽然没有多么强大的背景,但个个都掌控着广陵省的大小生意,更是懂得抱团取暖,一致对外,方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神话CLUB开业的时候,被迫向他们缴纳了一笔不俗的会费,否则连在江城做生意的资格都没有。”
“换句话说,天腾商盟掌控着广陵省的整个GDP起伏,但凡有企业想成立,亦或者有商人想入广陵行商,都要经过他们的同意。”
“若是利益没有给足,不管有多大的背景,都只能被拒之门外,毫无办法。”
“倒是霸道啊。”江清玄冷笑了一声,说道,“这群家伙,又跟古时的流氓私寨有何不同?”
“江先生,万万不可这么说。”虹姐忧心忡忡道,“据说天腾商盟的盟主来历神秘,甚至比司徒家家主身份地位还要更上一层,这也是为何虹月不建议您以一己之力对抗的原因,您若想出手相助,虹月便偷偷将雨佑的父母亲接出来就好。”
“无妨。”江清玄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劝,说道,“司徒雨佑的亲弟弟叫什么?你带我去见他便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