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 > 第三十七章 岳父大人
 
  
先前他本想亲自出面维护司徒锋,但奈何江清玄出手太快,太过霸道,压根没给人反应过来的机会。
但,当他突然望见门口人影时,便想也没想就往前一步,对着江清玄冷笑道:“小畜生!江城王市长亲临到此,你还不放开司徒先生,成何体统!?”
哪知道江清玄只是轻瞥了一眼门口的身影,便泛起一丝冷笑,掐着司徒锋的手掌用力了几分,令后者面色涨红,铁青无比,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司徒倩顿时美颜大怒,丝毫没注意到身旁市长的表情,冷着脸快步上前,对江清玄呵斥道:“哪来的野狗?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快把我哥放开!”
江清玄眸光冷漠,依旧不为所动,反而自顾自盯着司徒锋,质问道:“我先前三问之罪责,你应是不应?”
此举一出,场内宾客更是冷眼旁观,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此人……是在找死?”
“难道他不知道王市长的女儿正是司徒先生之妻?”
“我听说今日司徒先生特意准备了一份大礼,要设宴招待这位市长!”
“当着这位神人的面对司徒先生出手,这家伙纯粹是自己找死!”
“今天恐怕难以善了!”
“……”
虽说江城里势力林立,鱼龙混杂,但一位市长,足以碾压任何二流势力,哪怕连江城首屈可数的顶级世家,见了都要巴结。
今日司徒锋叫自己亲妹司徒倩特意将王市长请过来,就是为了送他一份大礼。
这份大礼,能帮他坐实将来那家主之位。
被江清玄这么一打岔,别说献礼了,恐怕连脸面都要在这位岳父面前丢尽。
司徒锋当然不肯应声,只是怒目圆瞪,一脸铁青,窒息感逐渐侵占大脑。
“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听不见本小姐的话?”
司徒倩见二哥脸色越来越差,便不再克制。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司徒家的地盘!”
“你要是再不把我哥放下,我保证你今天走不出这个门!”
江清玄回头看了她一眼,将被打断了双手双脚的司徒锋扔在了地上,突然平静问道:“你既然是司徒雨佑的亲妹妹,那我且问你,你知不知道司徒锋暗地里做的那些脏事?”
司徒倩美眸阴沉,见司徒锋惨叫出声,四肢垂地,满脸怒色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让我回答我就回答?真把自己当天王老子了?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跪下来给我哥磕一百个响头,别想从这里安然离去!”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全场。
司徒倩呆立在原地,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个收回手掌的男人。
他……
敢打我?
场内一片死寂。
盟主周玉泉更是眉头一挑,讶然无比。
断司徒锋手脚,抽司徒倩巴掌。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到底哪来这么大胆子?
“看来司徒家除了司徒雨佑之外,个个都是没人管教的碎嘴之徒。”江清玄神色冰冷,居高临下地望着司徒倩二人,“你倒是说说,要怎么让我走不出这个大门?”
司徒倩眼含清泪,捂着胀痛的脸,转头望向那个好不容易才从军区里请过来的王市长,正准备开口求助,却见到这个平时威严无比的军部大人物,此时正一脸巍然地站在原地,双手束紧,双脚并立,妥妥地站稳军姿,没有任何动作。
这……发生了什么?
场内宾客又是一愣。
先前还斥声振聋的王市长,怎么就没动静了?
江清玄顺着司徒倩的目光看去,似笑非笑道:“这,就是你让我走不出这个大门的靠山?”
下一秒——
“江城市长王文德,参见江宗师!”
参见江宗师!
王市长脸色肃然,眼中尽是钦佩之意,说出了一句令满堂震惊无比的话。
“将……宗师?”
“这人是宗师?我没听错吧!”
“这家伙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怎么可能是宗师?”
“……”
面对四周频频响起的惊声质疑,面对司徒倩和司徒锋的疑惑不解,王市长置若罔闻,眼神始终尊敬无比。
“王文德,上回在聚会上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副市长,怎么眨眼才过了两个月,你就成了市长?”
江清玄面色平淡,声音不高,却被每个人听在了耳朵里。
“回禀宗师,多亏了当初江宗师替我在会上说了几句话,受到了领导的赏识,再加上江宗师背后的大能出手,我才能因祸得福。”
王文德挺直了腰脊,一字一句回答。
“我刚才听到一个声音,说你把女儿嫁给了这条司徒家的老狗?”江清玄眯眼问道,“你一个市长,怎么跟世俗的司徒家搭上了关系?”
“这……”王文德神色尴尬,咳嗽了一声,回道,“江宗师,我没法干涉女儿的选择,并没有暗中撮合。”
“那司徒锋企图谋害司徒雨佑夺得家主之位一事,你也未曾耳闻了?”江清玄冷笑质问。
王文德皱起眉头,低头看向司徒锋,问道:“有这事?”
后者目光一沉,咬牙道:“岳父,您别听这个家伙乱说,他在诬陷我!”
司徒倩也跟着附和道:“是啊王叔叔,我哥的人为人您还不知道吗?他从来都不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王文德皱起眉头,思索了起来。
司徒锋见状,赶忙露出一副十分痛苦的嘶叫模样,大喊道:“岳父,您也不是没看到,这家伙进门就把我打成这样,还大肆诬陷我暗怀陷害长兄之心!这个屎盆子我不接!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今天让倩倩请您过来,就是为了给您送上一份大礼,但现在闹成这样,我司徒家颜面往哪儿搁?恐怕等老爷子大寿那一天,我都没法带您女儿去拜寿了啊!”
“哦?”
王文德望向自己这个女婿,笑问道,“你说,要我给你做主?”
司徒锋连连点头,哭丧着脸,语气阴沉:“岳父大人,司徒锋这些年兢兢业业为司徒家做事,哪里有这个心思争夺家主之位?这种凭空的污蔑每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有何理由去信?你若真拿我当一家人,就把这个狂妄之徒抓起来废掉手脚!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