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的标签有属性加成 > 第三百零四章:潜龙入海不鸣志,鱼鳖虾蟹焉能知
 
  神矛的现世震撼了整片星宇,所有人都张口结舌,心中剧震。

  一片哗然!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知道详情吗?”

  “众神不是已陷入了沉睡,为何还能发出这神矛一击,星海深处发生了什么!”

  观战的诸多强者都是这世间的强者,何为神器自带的伟力,何为神灵一击,他们绝对不可能认错。

  那神矛上缭绕的神力绝对不是什么神器之流,那不朽的神性无疑是一尊真正的神祇出手了。

  “诸神从天外苏醒,要归来!”

  这样惊世的消息一出,震撼了整片星宇,隐匿虚空的诸多强者也顾不得潜藏,皆在打听。

  “清算时代终究要来临了吗?以人王之血来拉开这场大世。”

  虚空高天之上,静默闭口许久的驼背老人,感知着星宇微弱的变故,看向程岁月:“祂就是你要等的人?”

  程岁月起身伸了伸懒腰后,抓起立于脚下的岁月之刃,淡白的流光乱转而逝,没入他的眉宇,极为神秘。

  而后,他抬手仰望天际,轻笑:“一尊启星之神,在老头子传下来的记忆中,已不差了。”

  “岁月躯虽强,但终究不是你的。”

  驼背老人看向程岁月手中流光消弭的岁月之刃,继续道:“那小子已踏上了那条道,你应当知道,接下来数个时代的遗留都将要出生,不久后这天就要变了,这世上不一定是皇者为尊。”

  程岁月直视前方雷光闪烁的天际,淡淡道:“你说世人如果知晓我手中的这刀就是老头子的尸骸炼的,会如何?”

  驼背老人望着天际,忽然陷入了沉默。

  程岁月不是岁月星君,这点观战的诸多强者都有所察觉,他也知晓,从那柄岁月之刃出现后,他就知道了。

  真正的岁月星君,没有所谓的岁月之刃,程岁月的岁月躯是新诞生的,来源于他手中的那柄刀。

  你已经知道了吗?

  驼背老人看向了程岁月,而程岁月也好似知晓驼背老人的心中之问,开口道:“原先是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老头子留下的记忆中有你。”

  他指了指手中的岁月之刃,刀上隐约可见残留的淡白色流光,那是岁月之力。

  驼背老人沉默了许久,深陷空洞的双眸盯着程岁月看了好久:“岁月是如何说的?”

  “一个丧尽天良的老头子!”

  说完,程岁月来到驼背老人的近前,执了一个礼:“我姓程,程太岁的程,名岁月,岁月的岁月,老头子取的。”

  “嗬嗬......”

  驼背老人发出沙哑的低呵,似笑似悲,语气中却意外的有了些许生气,不似往昔那般透着无尽的死寂。

  “为何........”

  驼背老人轻声说。

  虚空高天之上,雷光如渊,天地晦暗,一片寂静!

  程岁月轻抚手中的岁月之刃,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潜龙入海不鸣志,鱼鳖虾蟹焉能知,我想当那个吹角的人。”

  潜龙是谁,鱼鳖虾蟹又是谁?

  吹的又是什么角?

  这个问题,在场的恐怕只有驼背老人与程岁月知晓。

  “还请助我吹角!”

  驼背老人没有说话。

  .............

  与此同时,外界。

  星海有神苏醒的消息传播的很快,天下的顶尖强者都从各个渠道有所耳闻,引起一片大乱,很多强者都呆住了。

  这样的弥天大事,算的上天下少数能引发动荡的消息。

  有诸多大人物自沉睡中苏醒,让天下各地又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由星海神灵苏醒所引发的传言,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快速传遍无垠大地,让许多族群,强者都不安了起来。

  纵然过去了无尽岁月,但天下各族依然有着一些记载,星海被称之为神的存在根本不是一般的强者所能对抗的。

  “据说,这次星海神灵苏醒是因此代人王而起,那神灵苏醒之后便掷下了一柄神矛,却被人王接住了。”

  “这算什么,现在都在传此代人王要重立天庭,更是有古天庭时代存活至今的强者现身为其征战,要召集古天庭旧部,重振天庭之威。”

  “天庭,天庭是什么?”

  很快,天庭,人王,星海神灵成为了天下生灵口中时不时出现的词汇,一旦提及此时,必会有知之者大肆科普。

  让天下许多生灵,都知晓了那个曾辉煌至极的古天庭时代。

  “所有这一切都是此代人王引动的吗?实在骇人听闻,不可思议,白帝也未曾引动这般阵仗。”

  “静等消息吧,如果中州人族出动,恐怕又是一场惊天大战,届时怕是会有许多无上存在,上古底蕴现身。”

  世人都在谈论,诸多修士皆在打探真相,等待人族与诸多万界大族行动。

  ...........

  星海有神苏醒的消息,第一时间传遍的是星海,以及身处遗弃之海中的万族王部。

  一处缠绕如渊龙气的界域中,一位容颜俊秀的男子走出,肌体间流淌着金焰般的光泽,身后跟着数道身影,缓缓遥望着远处天际。

  “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吗?”敖赤霄喃喃轻语。

  “昔日见人王殿下还是道一之境,现在.......”敖赤霄身后的龙族护王长老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唏嘘不已。

  当年的人王还是那么稚嫩,而今转眼一变就变成了引动天下的存在。

  还真是令人感慨!

  遗弃之海一处界域中,一道道堂皇的佛诵之音响起。

  一名浑身如琉璃赤金所铸就般的生灵单手合十,好似佛门世尊亲面,佛音缭绕,瑞彩相随。

  “天庭,真是久闻的名讳,这便是你道吗?”

  佛族王者释迦尊亦是微微感慨,沉寂许久的万族王者都被这个消息给炸出来了,许多王者都在关注,都在侧目。

  这一日,星海深处的各方大教,大势力深处的祖地内,不断有各自底蕴苏醒,他们感受到了不朽的神性,那是神的气机。

  越来越多的底蕴苏醒,在他们的带领下,星海深处不断有生灵跨越空间朝着传言所说的那片星宇前去,他们要去朝拜,朝拜他们信服的神灵。

  万族王部在这个时刻,都闭界不出。

  数之不尽的生灵从四面八方赶来,星空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朝拜的生灵。

  这等阵容,不是他们所能抵抗的,也不是他们所能阻止的。

  星海深处的生灵仿佛都踏上了星空,也不知如今的星海是个什么模样。

  ..............

  万界,中州。

  浩大的青铜颤音响起了一阵金戈铁鸣之声,荡漾云霄,而后一道异象在天穹出现。

  那是一道烽火至天穹深处划破虚空,红霞的烽火弥漫诸天。

  这是气运有感,自生异象。

  中州各域,一处处古老神秘的沉睡之地,皆有神光闪起,透出一股股神秘浩大的磅礴气息,引发震动。

  而此时,襄州域,道宫深处的一个深谭之中,数百块通体晶莹,光华闪烁的神玉自潭水中缓缓升起,甚是神异,在其根基处刻有古老的文字。

  神玉震动不已,仿佛有古老神秘的存在欲要出世,他们遥感天地之变,于沉睡中将要苏醒。

  而此时,数名身着道袍的老者早已静立许久。

  中州的异象还在蔓延,但不论是道宫深处,还是各域神秘的沉睡之地,都安静的过分,神玉横立,从者云集。

  他们皆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神玉还未解封,那些从者也未开口说任何话语。

  他们仿佛都在等,等一个契机,等一声号角........

  .........

  中州,顾氏祖地内。

  顾擎苍,顾白秋等一众顾氏高层汇聚在一座恢弘的殿宇中,殿宇内也很安静,唯有殿宇四方的天空中传来阵阵低吼的嘶鸣。

  远远看去,那座古殿四方的天空早已被静默的军士所站满,一头头狰狞的古兽拖着一辆辆古老的青铜战车横立在天际。

  每一辆战车上都站满了顾氏一族的家军——平幽军!

  气势滔天,偏偏悄无声息!

  他们也在等!

  ................

  与此同时,星海。

  自那蕴含不朽神性的雷光显化后,神奴,神仆全都消失了。

  片刻后......

  他们又齐齐现身,立于天穹一角,双手合十,躬身而立,那模样好似朝拜的虔诚者。

  顾川站在虚空上,眺望远方,静立很长时间。

  雷鸣等一众阴府生灵也没有再追,转身飞至他的身后,立于一处。

  顾川没有在意天上的异动,仿佛察觉不到天地的变故,转过身来,看向风无尘,道:“那尊神仆杀了吗?”

  “雷鸣部长一剑斩之!”

  风无尘手中提着头颅,扬了扬,正是那名身披风部部长皮肉的神仆。

  “怕吗?”雷鸣看着顾川,戏笑道。

  这话一出,身后的一众阴府生灵都露出了笑意,正常人面对这种局势都会怕,这是人之常情,毕竟那可是神灵。

  昔日,他们也是这般取笑新来的同袍。

  怕吗?

  没有谁不怕。

  他们也怕过,但经历的多了,也算死过一次,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顾川置若罔闻,始终面带微笑,没有说怕,也没有说不怕,只是安静的立在虚空,听着身后一众阴府生灵的调侃。

  雷鸣笑了一会,很是正经道:“说实话,你不是那种步步算计,心思缜密,天下一切事务皆在吾心,以天地为棋盘立亘古于其上之人,也不是帝尊那种拥有横压天下之力的人。”

  顾川举目远眺,视野中雷光漫天:“世上有太多忧心事,也有太多不称心之事。”

  “我起初没想过要做王,只想当一个大山匪头子,然后遨游这天地各域,看一看着红尘的浮浊,此生便无憾了。”

  话音到此结束,天地间又变得无比宁静,落针可闻。

  不久后.......

  恐怖的雷光消失,换而之的是云蒸霞蔚,灿烂的金色云朵在虚空涌现,一方天宫自天际显化矗立,高大宏伟,威严神圣。

  玉石阶梯左右,雾气缭绕,奇花盛开,瑶草铺地,形似金乌、神凰的各种灵禽在飞舞,一片绚丽。

  一尊不朽的庞大身躯端坐在其中,单手倚头,俯瞰天下苍生。

  祂的出现,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神灵苏醒了。

  就在这时,一股如海的战意在天地间汹涌,却见一个老人提着一柄战刀在虚空诸多强者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迎头走向了高天之上的那方天宫。

  虚空四方,人影绰绰。

  各方强者雄主皆现身立于虚空,站在天穹一角,注视着那老人。

  这是极为震撼的一幕,那里是星海神灵的天宫,其上端坐了一尊真正的神祇,祂是那样的伟岸,是那样的让人望而生畏,根本不敢生出任何亵渎之意。

  相比于此,老人显得极尽的渺小。

  但在这一刻,那渺小的身影,却显得格外的顶天立地,整个星空下好似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

  祂将目光投向了老人,像是在观察蝼蚁一般。

  “嗡——”

  没有任何神力波动,却引发了虚空崩碎,这就是差距,如天堑一样无法逾越的鸿沟,这样恐怖的目光,可吞噬百万生灵。

  “隆隆隆……”

  老人每走一步,其身上的气势便愈发的厚重沉凝,压的虚空诸多强者喘不过气来。

  不朽的神威,冲霄的气势,两者无形的剧烈碰撞在了一起,几乎要压塌虚空,一种古老的气机透发而出,伴随有浓烈的杀伐之气。

  虽然没有刀锋横陈,但是那种恐怖如山的气机却不蔓延整片星宇,可穿透进人的骨子里。

  “古天庭最神秘的岁月星君,果然名不虚传,这实力,今日不知是神灵陨落,还是岁月喋血。”

  “无尽岁月前的诸神黄昏时代,我还清晰的记得,古天庭一尊新晋天尊气吞山河,终极一刻,力战一名启星神灵,也是这般,最终却生机干涸,坐化陨落。”

  “老朽亦记得,古天庭赤霄天尊赤苍穹,诸神一战中得晋天尊之位,可惜最终形体龟裂,生机耗尽,功亏一篑,血染星海。”

  许多古老的存在都想起了往昔的一切,在星海曾经发生了很多大战,仿佛就在昨天,那些人与事还未曾远去消散。

  星海,万界,天庭,诸神......

  现如今,诸神陷入沉睡,天庭也已作古。

  但世间一切都好似陷入了一个无解的轮回,今日星海又将重现那曾逝去的惊天动地的大对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