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章 第 1 章
 
凌晨时分,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书桌上的电脑亮着微弱的光,浅色的光映照在粉色头发的少年的脸上,在他身后拉出一长条影子。

他两眼聚神地盯着屏幕,神色是说不出的凝重。

电脑屏幕赫然是英雄联盟的游戏界面。

他操作的英雄是一只蓝色的小鱼,靠着e技能的不可选取状态,时不时躲掉对面的技能,凭借着无暇的操作一次又一次击杀对面。

·

“对面这个小鱼人,别是个脚本吧?”训练室里死在小鱼人手上第五次的ink发出了质疑。

连琛不置可否,皱着眉操作手上的英雄,开口道:“你趁着复活wegame查查战绩和截图,要不是个脚本那还真是个好苗子。”

ink闻言,将游戏界面最小化,找到wegame输入“aubret”点进去。

第一页是满满一页的mvp和carry局,点进荣誉截图里,没有任何问题,不出意外的话基本可以确认是手打的。

“截图没问题,中野位很c。”ink回到游戏里,开口道,“就算真是个盗号的也可以接触一下试试。”

ink的余光看见连琛点了点头,然后游戏中又一次听见了符文法师被击杀的喊话。

连琛深吸了口气,紧盯着屏幕。

·

与小鱼人对线的瑞兹不停地在所有人频道发着消息——

【[所有人]你来抓我啊(符文法师):小鱼你是谁??】

【[所有人]你来抓我啊(符文法师):???】

【[所有人]你来抓我啊(符文法师):你谁啊??】

时不时还掺杂着队友的赞叹——

【layyyi(虚空掠夺者):可以啊小鱼人,对面可是职业选手】

少年看了一眼聊天框,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我当然知道他是职业选手!!我两年前还站在他肩头看他打游戏呢!!他在追问我是谁,我咋办啊!

他像个分奴一般两眼只有对面水晶,手中的小叉子一下下吭哧吭哧地戳对面的水晶。

“victory1

对面水晶炸开,他麻溜的退出了游戏房间,突然蹭的一声,右上角弹出了一个组队请求,突然传入耳中的声音在夜深人静时吓了他一跳。

他刚想技术性下线保平安,就听屋外传来了蹒跚的脚步声,吓得他手一抖点了同意。

哦吼,完了!

正当他想趁对方不注意时赶紧离队时,对面那人说话了。

“你是谁?盗号的?”略显低沉的声音透过耳机传入他的耳中,“说话1

粉毛少年顿时慌了,下意识地一下一下揪着自己的头发,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我看你操作还不错,何必做盗号狗,再说我那个号上值钱的皮肤也没几个吧。”耳机对面的人语气算得上好,“也就是个买的金币号,你不至于自己买不起吧?”

等了半晌,他依旧没能听到粉毛少年的回复,安静的让人怀疑之前那个操作着小鱼的那个人是不是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你还会其他英雄吗?还是专门玩小鱼人的?”那人依旧不死心地问,等不来回应后嗤笑了一声,“行,我改密码了,拜拜。”

“???!!1粉毛少年听到改密码这三个字,瞪大了眼睛愣愣地望着屏幕,从嗓子里憋出一声气音,“啾……”

“……???”什么声音??

“……!!1卧槽完了我怎么出声儿了??

耳机对面的人愣了几秒钟,不确定地开口道:“啾?”

啾啾脸上写满了卧槽,抬手一下一下抓着自己半长的头发,很快就抓下来几根粉色的头发落在桌面,趁着对面还未出声儿,慌乱地退出了游戏。

他正惊魂未定地拍着胸脯,突然又听见隔壁房间传来手机铃声——

是奶奶的铃声,因着奶奶年事已高有些耳背,所以连琛老早就将奶奶的手机铃声调到了最大声。只不过这个声音一周响不了几次,每次响起时也都是在下午,所以贸然听见这个声音时,啾啾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完了1,不由分说手忙脚乱关游戏和电脑。

可这台电脑已经是个老古董了,每每进游戏时都会有人问谁是小霸王,在他一通手忙脚乱下电脑直接卡机了!

·

“奶奶。”连琛拨通电话时便从灯火通明的训练室走了出去,蹲在基地门口有一下没一下扒拉绿化带中的枯枝。

传入手机的声音略微有点大,老人家耳背,通常说话的声音就会不自觉地放大,连琛将手机稍稍偏离了耳朵,“臭小子,还好我刚刚醒来喝水,不然你这一个电话把我吵醒是要把我吓出个好歹的呀1

连琛愣了一下,将手机亮屏放在眼前——01:23。

俱乐部内日夜颠倒是常态,一把又一把的rank结束,连琛早已没有了时间概念。

自然也没意识到现在正是奶奶做清梦的时间。

他再度将手机贴回耳边,心虚地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啊奶奶,吵醒您了。”

“大半夜找我什么事儿?”

连琛思索了片刻,缓缓开口道:“奶奶,您去我房间拿一下户口本,拍一下我那一页发给我,我这边要用。”

俱乐部突然又要收劳什子复印件,还蛮无语。

“臭小子!我都一大把年纪了你天天不着家也就算了,还半夜让我帮你找东西1奶奶嘴上说着抱怨的话,还是披上了件棉服走到倒霉孙子的房门口,抬手推开房门打开了灯。

“啾……”屋子中间的书桌电脑上立着一只通身嫩粉色,尾端夹杂着几根黄毛的小鹦鹉,小鹦鹉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奶奶眨巴眨巴。

奶奶上前两步,啾啾顺势扑腾翅膀飞到奶奶肩头,“你哥哥不干人事,大半夜要我这个老人家给他找东西哟1

“啾啾在我房里?”连琛问道,“它飞我房间干什么?”

“啾……”救……救命!啾啾的声音都虚了。

奶奶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拉开抽屉,没好气道:“你管啾啾干什么,啾啾想飞哪儿飞哪儿,就准你飞外地,不准啾啾进你房?”

“我不是这个意思……”连琛有些无奈,赶忙岔开了话题,“应该就在抽屉里。”

“找到了,我拍了发给你对吧?”奶奶从抽屉里掏出户口本,另一只手顺势摸上了电脑屏幕。

“怎么这还是热的……”

啾啾忙不迭扑腾了两下翅膀,试图盖住奶奶的声音。

救命啊!奶奶你别说了啊!!连琛会不会连夜回来拿我祭天炖鸟汤保平安啊!

可惜因着奶奶耳背的缘故,即使只是嘟囔,也足够手机对面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奶奶,我下周比完赛回去,您先把户口本拍给我,弄完了早点睡吧。”连琛说完,唠了两句家常就挂了电话。

奶奶拿着连琛的户口本,从房间拿出老花镜戴上,熟练地拍照发给他,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被倒霉孩子使唤了。

啾啾听到连琛打完比赛要回来,从奶奶的肩头飞到窗台,扑腾着翅膀打向玻璃,像是无声的控诉。

奶奶拍完照片给连琛发过去,走到床边招手,“啾啾乖,过来。”

啾啾心如死灰,飞到奶奶手上立好,嘴里念叨着:“连琛,不干人事!不干人事1惹得奶奶直发笑。

关上灯走出孙子的房门后,奶奶将啾啾放回它的架子上,抓了一把谷制品和一小把瓜子放在它吃饭的小碗里,再将它喝水的碗内添满水后,检查了一遍门窗是否锁死后,才回到房间接着睡觉。

完了,连琛下周要回来,他要来杀鸟了吗?他不会以为我是什么妖怪吧……

我只是一直弱小可怜又无助的鹦鹉精罢了碍…

我真傻,真的,单知道这个账号玩了两年没出任何事,却没想到会一朝排到连琛本人。

啾啾纵容心理活动无限滋生,抬起一只翅膀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顺着杆儿趴了下来,好不妖娆。

他觉得自己鸟命即将不保。

愁!

·

连琛挂断电话,收起手机,抬腿走回了训练室。

“琛哥,那小鱼是谁啊?”

开口的是同他一起双排的ink,游戏刚进入加载界面ink就听见连琛卧槽了一声,ink不明所以,问连琛发生了什么,连琛向他解释道:“对面小鱼人,那个账号是我以前买的金币号。”

ink不以为然,这种金币号长时间不登录,被盗号被回收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起初连琛也是这么想的,没什么所谓,但是直到对面小鱼人接二连三单杀了他,并且凭借走位扭掉了大部分非指向性技能后,他的神色开始逐渐认真起来,甚至在公屏探对面的口风。

他们队的中单小益腱鞘炎越来越严重,连每天的基本训练都不能满额完成了,教练和数据分析师便开始看他们每一把的rank,试图找到有灵气的路人提上来打比赛。

连琛与啾啾对线,发现对方的操作意识都是职业级的,虽说连琛是作为打野位选手打的中单,但是有着打职业的意识和操作,无论哪一条路都是比路人要强的。

只是没有想到的事……跟他对线的,很可能是自家傻鸟。

“没谁,”连琛开口,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奶奶朋友家小孩,借宿在我家,我电脑没密码,wegame可以直接登录这个号。”

“喔,”ink点了点头,片刻后又有些迟疑,“小孩玩成这样,得有自己的号吧?干嘛上你的号?多大啊,送到队里试训一下?”

“可能是,仰慕身为职业选手的我吧。”连琛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快步走到饮水机面前接了一大杯水,咕噜咕噜灌下肚,“我也……不知道多大。”

这谁能知道啊,单是啾啾陪在他身边就已经十六七年了,他都从一个小毛孩子长成了独当一面的大人,那只傻鸟丝毫没有衰老的迹象,依旧毛发靓丽。

但是这又使他感觉以前说不通的地方全都能说通了——

秋草鹦鹉的学习能力和语言天赋不强,但是他家的啾啾除了能说吉祥话逗奶奶开心,还会学他偶尔的祖安问候,最主要的是,它会看场合说话,比如从不在他面前说吉祥话,也从不在奶奶面前说浑话。

并且它的神智明显高于其他鹦鹉,不仅偶尔能和他们对话,有一次他打游戏的时候差点脸探草丛,他的小鹦鹉一爪子摁在了他的“4”上,正巧往草丛里插了个眼,探出了对面三个人。

连琛越想越觉得自己想法荒唐,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如果是自家傻鸟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

啾啾在鸟架上戏精般的哀伤够了,抹了抹从未出现过的眼泪,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瓜子,窗外皎洁的月光打在它的身上,将靓丽的羽毛衬得更加柔和。

磕完了瓜子,啾啾扇了扇翅膀,熟练地打开了窗户的锁,打算出门做一只悲惨的流浪鸟,也不要被连琛当成妖怪给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