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2章 第 2 章
 
啾啾一只脚刚跨出窗户,楼下就传来两个人大声吵架的声音。

啾啾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忙不迭回到屋内锁好窗户。

我宁愿被连琛当成妖怪也不要出去流浪——

啾啾如是说。

·

在啾啾还是个小鹦鹉的时候,独自一人在树林中做小傻鸟,扑腾扑腾地不亦乐乎,这一扑腾就扑进了鸟贩子的网里,慌乱中被网缠住了腿,发育尚不成熟的小腿咔地一下折了,疼的啾啾在网里不停扇动翅膀,粉色的羽毛簌簌直掉,然而在鸟贩子眼里,这只是一只漂亮小鹦鹉做的无用功罢了。

啾啾被关进狭小的笼子,被牵到街上叫卖,因着成色极好颜色罕见,鸟贩子要价高,导致啾啾被一堆人上手摸来摸去却无一人购买,三五日如此,啾啾的情绪越来越差,每日被关在笼子里便紧张的啄自己的羽毛,加上腿伤一直没得到医治,原本油亮的粉色羽毛快速暗淡下来,变得灰头土脸。

在它已经丑到无人愿意上手摸它,鸟贩子一再降价也卖不出去之后,它碰见了连瑁

当时仅仅三四岁的连琛仰着头,看着鸟贩子带出来的各个小鸟,油光水亮的有,会开口说一两个字的也有,但是连琛一眼就看见了灰败的啾啾,他牵着奶奶的裤腿,奶声奶气地问:“奶奶,那只小鸟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呀?”

鸟贩子闻言赔上笑脸,谄媚地看着连琛的奶奶,“别看它现在是这个样子,这只可好看哩!羽毛是粉色的,尾巴尖儿还有点儿黄,它就是前几天不小心把腿摔伤了,这几天吃不下饭,您二位诚心要我给您打折1

我摔伤个铲铲!啾啾愤愤地想,然而它已经没有力气抗议了。

“奶奶1连琛两手摇着奶奶的裤腿,“我们能买它吗?它好可怜啊1

话音落下,小连琛踮着脚,扒着看没什么气色的啾啾,啾啾抬眼瞥了他一眼,愣住了。

这几日,从最初人人都想摸摸它到现在没人愿意看它一眼,所有人看它的眼神都是欣喜、好奇、打量、厌恶,却从没有一个人是面前这个小孩儿一样的——怜惜。

或许这是个不错的归宿。于是啾啾强撑着,腿打着颤站起来,特别轻声地“啾”了一声。

小连琛听到这一声欣喜极了,笑弯了眼,“奶奶!奶奶!我喜欢这只1

奶奶含着笑,疼惜地摸了摸小连琛的头,不赞成的开口:“可是其他鹦鹉都更健康呀,也会好养一点。”

“奶奶——”小连琛的嘴撅的能挂起油壶,听出奶奶话语里拒绝的意思,鼻尖一酸,眼睛里开始冒起水雾,“我不管!我就要这个!我就要这个1

“欸好好好1奶奶伸手揉了揉他的脸,“小哭包儿,就要这个就要这个。”

小连琛眼里还攒着泪珠,闻言又立马笑开了,蹦跶到鸟贩子身边指着关着啾啾的笼子说:“叔叔!我要这只鸟1

鸟贩子见精气神越来越差的小鸟终于脱了手,向奶奶报了价格后,奶奶痛快地掏了钱,鸟贩子别提多高兴了,送了个粗糙的鸟架和一大包鸟食给他们二人。

小连琛拎着小鸟,举到眼前,眼睛里冒着光对着它眨巴眨巴,奶奶提着放鸟架和鸟食的塑料袋跟在后面,时不时腾出一只手虚扶着小孙子的背以防他摔倒。

祖孙二人到了家,小连琛将小鸟放在茶几上,自己蹲在茶几面前同它对视。

“啾……”啾啾的声音仍然虚弱,但是脱离了嘈杂的大街,来到了真心怜惜它的人家里,啾啾觉得自己也不算太惨。

“奶奶1小连琛抬起头,冲着奶奶喊:“小鸟叫啾啾好不好1

奶奶正在找地方挂鸟架,听到小孙子的话便随口答应了,“好好好1

小连琛对啾啾万分上心,细心滋养,不出半月啾啾就恢复了最初油光锃亮的样子,折了的小腿也在小连琛的悉心照料下好了个七七八八。

它会说话了,学会的第一个词是连琛,第二个是奶奶。

奶奶惊讶的不行,她以为这只鸟儿看起来衰败不堪,自家小孙子也不是个能照顾好小动物的,可能领回来没几天就死了,但没想到的是这只鸟的生命力强,小孙子照看起小动物也不遑多让。

自此以后,啾啾就成了他们家第三位成员。

·

“小琛说他周末要回来,算了算日子也没几天了。”奶奶站在精致的鸟架前,一颗颗剥着瓜子喂给啾啾,啾啾倒也来者不拒,奶奶喂一颗它吃一颗。

“要回来啦!要回来啦1啾啾逮着空隙重复道。

它在连琛面前可能不再是一只单纯的小鹦鹉了,既然如此,它千万不能失去它的靠山——奶奶。

于是在连琛回家前的几天,啾啾每天都乖巧可爱惹人疼,做着它一只小鹦鹉能做的一切,时常还冲奶奶说几句吉祥话儿,哄得奶奶是心花怒放。

有我陪着的奶奶这么开心,连琛应该不会跟奶奶说些怪力乱神吧,应该不会把我赶出家门或者大乱炖了吧!啾啾满意地想。

奶奶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是短信铃,奶奶眯着笑看完短信后,抬手抚摸啾啾头上的羽毛,戴上老花镜在沙发上坐下来,电视一开就是电竞频道。

是上次连琛回家,奶奶缠着他设置的,奶奶说想看他,但是自己不会弄,好说歹说让连琛把电视调在了电竞频道上,每每有比赛,上场前他就会给奶奶发短信。

为此,奶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已经一年多没看过其他频道了,生怕自己一换台,就换不回这个她看不明白但是能看到自己孙子的频道了。

主持人和解说略显激动的声音使得奶奶微微皱起了眉毛,但是很快出现在电视右下角的乖孙孙使得奶奶皱起的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来了。

奶奶看不懂比赛,只知道在电视上能看到自家孙子的脸,虽然每隔几秒钟就会切换成另一个人的脸,但这并不妨碍想念孙子的奶奶怀揣着祖孙情看电竞比赛。

但是啾啾就不一样了,啾啾最初的时候就喜欢踩在连琛的肩头看连琛打游戏,偶尔连琛的队友坑了或者自己技能没放出来,就会忍不住开口:你闪现呢?祖传治疗?点火不交?tp收线?打团行吗?

久而久之,都不用连琛自己喊,时常是他屏幕一黑刚想开口,就能听见肩膀上的小东西比他先一步开口:会不会玩!会不会玩!

对此,连琛经常一腔怒火无法发泄,憋得久了,整个人莫名就佛了起来,他最初去俱乐部打比赛的时候,因为听不到肩膀上小东西的声音还觉得怪不自在的,

啾啾踩在奶奶肩头,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看比赛。

连琛他们队的中单操作不太行了,就算连琛三番两次路过抓中,但是中单操作水准下降得显而易见,好几个明显能躲开的技能一个也没躲开,听说是手伤?什么样?跟它小时候腿折了是一样的吗?啾啾忍不住有些好奇。

“小孙子把我老人家一个人丢在这里,我要看看我的孙孙还得从电视上看,哎。”奶奶看比赛也看不明白,右下角的连琛的脸还没等奶奶看清就跳到另一个人脸上了。

更何况,电竞比赛那个摄像头,连琛白皙的皮肤和锃亮的双眼在直播摄像头下显得蜡黄无神,只能透过优越的脸部轮廓看出他确实是个长相无可挑剔的人。

“视频!视频!奶奶1啾啾适时的叫起来,奶奶除了有个老人机,还有一个尺寸算得上大的平板,也是连琛去俱乐部之后回来给奶奶买的,尺寸够大奶奶看的就够清楚。

奶奶一拍脑袋,“欸对1

此时电视上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一场bo5打了个二比二平,连琛的队友小益坚持不下来高强度比赛五场,最后一局发挥极其差,输掉了比赛。

奶奶从房间里拿出平板,手指慢吞吞地轻点屏幕,找到绿色的facetime,给里面唯一一个联系人打了过去。

等了将近半分钟,那边接了起来。

连琛人还在休息室内,只是蹲在了一个小的角落同奶奶视频,教练和队友的声音在后方嘈杂不清。

他的神态略显疲惫,强扯出一个笑容同奶奶打招呼,随及将目光置于奶奶肩膀上那个,粉色的小傻鸟身上。

啾啾注意到他的眼神,一哆嗦,悄悄抬起小爪子往奶奶脖子后慢慢挪。

“啾啾,”连琛注意到了它的动作,“说句话。”

“……”啾啾忍辱负重停下了脚步,清亮的眼睛闪闪躲躲,不去看屏幕里那个长相俊俏的男人,过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开口:“你会不会玩!你会不会玩!不会玩别玩!不会玩别玩1

连琛:“……”行,傻鸟,你成功地给我上了个引燃。

气急反笑的连琛挂着莫名的笑容,“奶奶,后面没比赛了,我现在回去。”

啾啾闻言,在奶奶肩头一个踩空,啪地一声摔在了沙发上。

连琛你听我解释——

我不是这个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