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3章 第 3 章
 
啾啾愁的揪掉了自己好几根靓丽的羽毛,踩在鸟架上时不时扑腾两下去阳台往下看是不是连琛回来了。

偏偏奶奶以为它满心欢喜,特地给连琛发了个短信——

“快点回来,啾啾想你想的都要飞出去了。”

奶奶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啾啾悲愤地踩在鸟架上,委屈地开口:“啾……”

三个小时后,已经快到深夜了,奶奶坐在沙发上连连打着哈欠,啾啾窝在奶奶手心里坐立不安,听到钥匙插进门锁的那一刻,啾啾整个鸟顺势弹了起来,也惊醒了已经昏昏沉沉的奶奶。

连琛推门走进来,身上带着一丝外面的寒气,他抬手脱下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快步走到沙发旁,看着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奶奶,突然感觉到歉意,他不该大半夜还招的奶奶坐在家里等他,于是抬手搀起来奶奶,将她扶到房间里,“奶奶,回屋里睡,别着凉了。”

奶奶任他搀着,手还做捧状置于腹前,只是本该乖乖窝在她手心里的啾啾早已不见踪影了,意识到小鸟儿飞走了的奶奶,抬手摸上了连琛的脸,一片冰凉。

奶奶嗔怪地开了口,“这么凉,等会记得放点热水好好泡个澡。”

连琛连连点头,将奶奶扶到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看着她入睡后,走回了客厅。

“啾啾。”声音不大,威慑力不小,“出来。”

“嘤……”啾啾的声音都变了调,颤巍巍地从沙发缝里抬起一只翅膀。

连琛闻言大步走过去,张开手放在啾啾面前。啾啾暗叹一口气,不情不愿地往他手上爬。

嘶——好凉!

啾啾在他手心里一哆嗦,脚跟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手上。

连琛捧着试图站起来,姿势怪异的傻鸟走回自己房间,打开灯,将啾啾放在书桌上,“你想清楚怎么跟我解释,我现在要去洗澡。”

话音刚落,眼尖的他一眼就瞅到了白色书桌上不甚明显的粉色头发,连琛冷笑一声,似是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他用手指捻起来头发,在啾啾面前晃了晃随后扔进了垃圾桶,一句话也没说,拿了换洗衣物便进了浴室。

怎么解释!救命啊!我要变成人吗!不太好吧!

打游戏一时爽,事后火葬场啊!

无助的啾啾伸出翅膀捂着脑袋,试图用自己的小翅膀闷死自己。

过了没一会儿,浑身带着潮气穿着宽松睡衣的连琛从浴室走了出来,看到的便是自闭模样的小鸟。

连琛没忍住,笑了出声,伸出手弹了弹啾啾的翅膀。

啾啾扭捏着身子也躲不过连琛的魔爪,愤愤拿下翅膀,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同面前这个湿着黑发噙着笑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能说话吗?”连琛弯下腰摁开电脑主机的开机键,颇有些嫌弃地看着这台配置和硬件都不行了的电脑。

“……啾。”啾啾眨巴眼睛,试图萌混过关。

连琛凌厉的眼风刮过,啾啾立马夹紧了自己的小翅膀:“能1

“解释一下吧。”连琛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电脑进入桌面,“小鱼人哈?暴打我哈?我不会玩别玩哈?”

啾啾哆哆嗦嗦打着颤,尖嘴儿上下一碰,发出奇妙的哒哒哒的声音。

“解释不清楚我明天就给奶奶炖鸽子汤。”连琛装作恶狠狠的样子看着发抖的小鸟儿。

“可……”啾啾委屈极了,“可我是鹦鹉呀……”

“……那就鹦鹉汤。”连琛被噎了一下,颇有些无奈这只鸟抓重点的能力,“我怎么不知道我小时候买了个小妖怪回来?”

“不是小妖怪,”啾啾再次纠正他,“我顶多算个……小妖精吧。”

“你能变成人吧?咱们家可没有啥玩意儿是粉色的头发。”连琛问。

啾啾迟疑了片刻,缓缓开口道:“要么你听我狡辩——”

“哦不是,你听我解释1

“你是公鸟儿还是母鸟儿,来咱们家这么久我也没看过。”连琛说着就要上手扒开啾啾的小腿儿,吓得啾啾一脚蹬在连琛的手指上,口不择言道:“流氓!流氓!流氓1

嘴上喊着连琛流氓,但是啾啾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连琛没有把他当成不可靠近的东西,与他说话的代称也是“咱们家”而不是“我家”。如果连琛不威胁它拿它炖汤就更好了!

“你要是不乐意变吧,也行。”连琛慢悠悠地开口,手上有以下没一下地顺着啾啾的羽毛,把它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你就这个样子,打把游戏我看看。”

“……???”啾啾思考了一下可能性,决定试试,“你开一场训练模式,我试试。”

你是不是有病!当然,连琛没说出口,他想看看这个傻鸟还能作什么妖,顺从的开了一把训练模式,给他选了个小鱼人,放上了训练假人,“您请。”

啾啾扑腾着小翅膀,踩在键盘的边框框上,小爪子准确的落在qwerdf上,打出连贯的连招,随后抬起头,耀武扬威地看着连琛,那表情就像是在说:你看,行吧!

“挺行。”连琛连连点头,“我都不知道对线单杀我的小鱼人,连鼠标都用不上哦?”

啾啾被噎的一愣,硬着头皮开口,“嗯,你太菜了,要么退役吧。”

“连啾啾!1连琛都给他气笑了。

“哎……”啾啾叹了口气,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啊,他挥着小翅膀飞到地上离连琛有些远的地方,小鸟的轮廓渐渐黯淡,未着寸缕的白皙少年逐渐显型。

连琛眯着眼,看着这颠覆他认知的一幕,竟丝毫不觉得见怪。

啾啾站起身,他白皙的身体像是蒙了一层淡淡的光,粉色头发散至颈脖,后半截头发是渐变的淡黄。他的脸型恰到好处,湿漉漉的眼睛炯炯有神,鼻梁高耸,两颊微微有点肉,嘴唇是饱满的粉色,下巴尖挺。

然而连琛这个人,从不按常理出牌——

他的眼睛聚焦到啾啾两腿之间,轻笑了一声,“哟,原来是小公鸟儿。”

啾啾原本也没什么性别观念,但还是耐不住连琛的打趣儿,气的他赶忙跳上床,用被子遮住自己渐渐泛红的身子,但是仍旧盖不住往上涌的潮红,脖子连带着耳廓已经红了一片。

“你变成人穿什么?”连琛有些好奇,“总不至于不穿吧?”

您好,您猜对了,我不穿呢。

啾啾会这么说吗?不可能0我穿你的啊,柜子里不都是——”

连琛打开衣柜,朝他偏了偏头,示意他看空无一物的柜子。

啾啾:见了鬼了!!

自闭到不想说话的啾啾,一把掀起被子钻了进去,弓着背缩成一团,活脱脱把自己装成了鸵鸟。

“站起来我看看,明天给你买衣服,跟我去俱乐部。”连琛说。

“???”啾啾满脸都写满了惊恐。

自从啾啾被他买回家后,就特别害怕生人,逢年过节他的父母或者姑婶前来探望的时候,啾啾就会一言不发飞到他房间,若是它被谁家小孩子逮到撸一轮,就会陷入无限的紧张中,从而开始无意识的啄羽且不进食。

主要还是它在鸟贩子手上的时候受尽了惊吓,以至于完全不能接受与连琛和奶奶之外的人相处。

连琛知道啾啾怕生,但他现在迫切的需要它。所以当连琛知道这个秀翻了天的小鱼人很可能是自己家的小家伙时,是开心要更多的。

“你不需要接触其他人,他们也不会摸你,春季赛之前你不用变成人,好不好?我带你去适应一下。”连琛跟他打着商量。

啾啾在被子里抱着腿,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不好!1

“那我把你炖了。”连琛毫不留情。

“嘤……那我只跟着你。”啾啾总觉得连琛说得出做得到,只得区于淫威之下。

“好。”连琛笑了笑。

啾啾想了想,有些难以启齿,“你们那里那只……那只猫……”

它怕猫,但是对队里那只猫它不仅仅是怕,它是真的不喜欢——

连琛抱着那只猫都拍过照片发微博,都没有发过它这个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小鹦鹉!

但是让连琛把猫送走,他又觉得不太好,这给了他一种鸠占鹊巢的感觉,虽然它是鹦鹉不是鸠,对方是小猫也不是雀。

“我们队的猫?”连琛偏开头想了想,“那不是我们队的猫,是shins的,我们队不能养猫,ink他猫毛过敏。”

啾啾听完连琛的解释,拉长尾音,“喔——”,然后不死心的接了一句:“那他鸟毛过敏吗?”

连琛白了他一眼,并不想回答这个小傻鸟的话。

“站起来跟我比一下你多高,我明天去给你买衣服。”

啾啾裹着被子不情不愿地站在了床上。

“……下来。”连琛觉得有些无奈。

啾啾乖顺地从床上走下来,站在连琛旁边,头顶刚好到连琛鼻间的位置。

“你,变回鸟儿,我要睡觉了。”连琛的无情铁手伸向了裹在被子里的啾啾的手臂,手感意外的很好,如一块温软的美玉。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连琛把它拖下床自己睡上去。

啾啾哀怨地看他,低下头变回粉毛小鸟的样子,缩在连琛的颈窝,沉沉地睡了过去。

·

“奶奶,”早上起来坐在餐桌上连连打哈欠的连琛喊了一声,“我给您请个保姆吧,您别劳累了。”

奶奶自知她一个人在家小孙子不放心,也就顺从他去了,谁知道小孙子打的什么鬼算盘——

“奶奶,我把啾啾接到基地去您看行吗?”连琛灌了一小杯豆浆下肚,发出满足地叹息。

奶奶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开口:“不行,啾啾见人就应激,小可怜儿本来毛就被薅掉了不少,还让它见人啄羽?”

毛其实也没被薅掉很多……啾啾在心里无声的反驳。

“它应激总要治啊,我带它多适应适应。”连琛再度开口。

“小琛,”奶奶神色复杂,目光中怀揣着一丝几不可见的失望,“奶奶一个人在家,就指望着啾啾陪我说说话,现在你要把它也带走吗?”

连琛看见了奶奶眼底的失望,却没有细想那是什么感情,只觉得是奶奶对啾啾的不舍,找出对策开口道:“奶奶,我找人陪您说说话下下棋,再给您买两只鹦鹉您看行吗?”

奶奶看着连琛,良久后,缓缓摇了摇头,“不用别的鸟儿咯。啾啾,来。”

啾啾撇头看了一眼连琛,而后飞到了奶奶手心里。

奶奶满目慈祥,顺着啾啾的羽毛,没有看连琛,说道:“要不是你是我孙子啊,我早揍你了。”

连琛轻轻笑了笑,松了口气,他就怕奶奶拦着他不让他带啾啾走。

奶奶摸够了,上前两步将啾啾放在连琛胳膊上,颤巍巍地走回了房间。

“孙子,揍你了!孙子,揍你了1啾啾飞到连琛肩头,在他耳边大声嗷叫。

“……我现在就查查鹦鹉怎么做入味。”连琛作势掏出手机。

“我错了!我错了1它的优点就是能屈能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