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6章 第 6 章
 
“啊?”啾啾下意识地抬眼看他,“不是特意学的,就之前看过他这场比赛。”

这手蛇女打亚索的对线处理方式和打团节奏都像极了prof两年前手还没伤时的一场比赛,也难怪连琛会问。

“我也不只是会玩中单,你的比赛我跟着奶奶全看过,你玩的我也全都会。”啾啾的眼睛亮闪闪的,细长的睫毛微颤,抬眼看向连琛的时候使得连琛一个愣神。

“那你为什么打中单不打野?”连琛问他。

啾啾思索了一下,挠了挠头,“我觉得那些野怪很亲切嘛,你看f6,像不像染了色的我?”

连·f6杀手·琛竟无语凝噎,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还是,要更可爱一点的,小傻鸟。”

“噫呜呜噫!噫呜呜噫1啾啾抬手拍了拍脸,“你已经好久没夸过我了!呜呜呜爷青结1

连琛:“……?”这只傻鸟最近都在看些什么,怎么奇奇怪怪的?

啾啾就好像听见了他的心声,得意洋洋道:“我是一只时髦的鸟,我还会上网1

电脑屏幕微亮,连琛站在一旁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啾啾卷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的阴影,“那时髦的傻鸟,明天跟我回队里。”

“傻鸟,卒。”啾啾脑袋一低,变成了粉色小鸟挪到了屏幕后方,试图遮挡住自己。

连琛大手一挥,“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决定了1

·

天色阴沉,正下着细雨,暖黄的车灯打在连绵细雨上,将雨丝映射成一条条极细的金丝,啪嗒一下打在地面,落地成金。

连琛开着车,啾啾踩在连琛的肩头。

“我还是害怕。”啾啾的声线有点抖,还带着点哀怨。

车子停在红绿灯的岔口,连琛顿了顿,开了口,带着歉意,“不怕啊宝贝儿。”

啾啾叽叽喳喳念叨了一路,连琛则是好脾气地哄了他一路。

rg电子竞技俱乐部内——

“琛哥回了埃”开口的是他们家上单rainy,语气是提不起劲儿奄奄的。

连琛撑着伞,从副驾驶上拿了大大小小放着啾啾物品和衣服的纸袋,走进了俱乐部内。

“怎么了这么沉重?”连琛扫了一眼亮堂的训练室,问。

不等人回答,prof已经拎着行李箱站在了楼梯口。

“小瑁”prof冲他笑了笑,“咱俩聊聊?”

连琛抬了抬手,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上物品繁多,“我先把东西放回房间,等我一会儿。”

prof点头,说了句不急,连琛拎着东西越过他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傻鸟儿,还好吗?”刚刚一路在车上没什么感觉,但是当他打开训练室大门,看到众人的时候,连琛明显感觉到肩膀上轻了——

啾啾钻进了他的帽子里。

怪不得没有一个人问及他为什么带了只鸟回来,原来是小家伙直接藏了起来。

连琛脱了外套,手伸进帽子里捞出了瑟缩成一团的小鸟,“到房间了,就我一个人。”

要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小鸟儿从他四岁起陪他到现在已经快有二十年了,可以说它是除了奶奶最亲近的人,但是实在没辙了的连琛只能病急乱投医。

啾啾伸出圆溜溜的小眼睛望了望附近,房间是陌生的,但是气息是熟悉的,连琛的气息给了他一丝安慰。

“我收拾一下东西,跟prof说两句话,你自己熟悉一下也行,没人会进来。”连琛一只手托着啾啾,另一只手从纸袋里掏出鸟架之类的东西安置好。

啾啾闻言从他手上飞了下去,径直飞到了床上。

连琛走出房间,关上了门,去了阳台。

prof站在阳台,背对着他开着窗抽烟,白色的烟雾朦胧。

听到背后的脚步声,prof转过了头,打开的烟盒递向了连琛,“小瑁”

“益哥。”连琛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没有点上。

“我一直在想啊,咱们队里你劲头最猛,水平最高,如果不是我,这届s赛咱们不一定会在这个位置。”prof一手夹着烟,扯开嘴角咧出了个自嘲的笑。

也难怪prof会说这种话。

连琛在rg是作为首发出道的,他也是战队教练偶然找到的“路人王”,战队教练对他很是满意。

在当时的打野宣布退役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观望rg是保持全华班买了国产打野还是放弃全华班买韩援。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rg直接提了一个在峡谷中颇有名号的“野王”坐上了首发位。

让没有大赛经验的人打首发其实是一个很冒险的决定,更何况还是个“峡谷路人王”。

每个战队都多多少少找过一些所谓的路人王,他们要么是英雄池太浅,只会自己拿手的一两个,要么是紧张到比赛时同手同脚,再要么干脆如同打了假赛一般脑子一团乱。

所以每个战队找出的“路人王”虽说不少,但是能真真正正站在赛场的,屈指可数。

更何况,作为职业选手,游戏玩的好,对游戏理解透彻只是最基本要求,他们还需要面对比赛不紧张,不骄不躁,心态平和以及足够的大局观。

这也便是为什么青训营提上来的人基本都是从替补做起的理由——

上台打比赛和在家在网吧玩游戏完全是两个概念,让青训的人做替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让他们慢慢熟悉且适应比赛的节奏和环境。

而连琛,则作为完全没有登场经验的新人,直接登上了首发位。

很多人都在感慨rg的管理层是不是疯了,替rg担心和想看rg翻车的人都在微博长篇大论自己的观点。

当时微博都在讨论“rg药丸”“rg开始搞饭圈那一套讨好小女生了”之类的话。

但是他的第一场比赛就使得所有人对他改观了。

那场比赛打的甚是艰难,一场b05,rg前期被对方2:0,不是rg粉的在替rg唱衰,而rg的粉则将所有过错都推给了看起来无功无过的打野身上。

其余四人都是有着不短时间大赛经验的人,即使如此面对被2:0都各自稍有些烦躁了,而他却能全程保持冷静,只和指挥prof说了句“拿蜘蛛豹女寡妇这种,我能打。”

蜘蛛豹女这类英雄,伤害极高但是身板催,并且只要前期稍微被针对劣势了便很难再找回优势。

prof替新人着想,才让他两把都拿了坦克型打野,但是新打野自己说话了,比赛也到了赛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prof思考片刻,看到连琛没有丝毫变动的神态便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一把蜘蛛,一把豹女,一把千珏。

实现了让二追三,也让连琛在第一场比赛上证明了自己。

当时的所有人都在感叹,rg这个新打野,仿佛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他不骄不躁,游戏理解佳,比起那种上了赛场连qwer都找不到的“路人王”们强了太多。

……

“益哥说的什么话,”连琛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大家都尽了力,别想太多。”

prof朝他笑了笑,“我差不多要走了,新中单我也会帮着找找的,你看到适合的小孩儿也可以发给我看看。我虽然打不了了,但是看还是看的明白的。”

我已经有了合适人选,连琛想着,但是他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声好,没有急着把啾啾的录像给他。

毕竟傻鸟儿还怕人,这万一上了台,紧张的直接变成鸟了,岂不是变成玄幻世界?

虽然现在也挺玄幻的了——

连琛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