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21章 第 21 章
 
“脱敏?”啾啾不解的看向连琛,“那是啥?”

连琛偏过头不去看他,“就是,让你跟别人接触,直到你不再害怕。”

“??”啾啾瞪大了眼睛,音量都忍不住提高了,“你是不是人呐??”

“总得试试。”连琛轻声说。

总是要尝试的,连琛虽然对着啾啾经常嘴上没个正行儿,但是肯定是心疼他的,看着他应激难受连琛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一个看着窗外,一个人看着另一个的背影,很长时间都没有动作。

时间被拉长,连琛轻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chen:来一下我房间?】

【shins:???干啥玩意儿??】

【chen:有点事儿】

【shins:你房间不是有其他人吗,我去了多尴尬】

【chen:没事儿,你来一下】

【shins:……行】

连琛放下手机,没一会儿就响起了敲门声。

啾啾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就想要躲起来,却被一旁的连琛直接扣住了手腕挣脱不开。

“你干嘛!我不要见人!1啾啾手被握住,急地拧起了眉毛,用力想要挣脱,但连琛这次似乎铁了心不让他躲,握着他手腕的手没有放开就算了,啾啾另一只手也被握住,两只手交叠在一起被连琛紧扣着带着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shins站在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连琛一脸严肃一只手扣着那个男孩儿的两只手,男孩儿白皙的皮肤上已经泛起了一圈红印,他缩着肩膀将脑袋背过去站在连琛身侧止不住颤抖。

shins觉得自己有一丝多余,还有一丝尴尬,艰难地抬起手挥了挥,“嗨,你好,我是姚锐意,琛哥的……”

啾啾抖动的幅度已经无法忽略了,shins话没说完,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琛哥他病了吗?咋了要我帮忙送医院吗?”

连琛摇摇头,“啾啾,抬头。”

啾啾侧着身,脑袋埋在连琛的颈窝里拼命摇头。

连琛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啾啾的头,“跟他打声招呼。”

缩在他怀里的啾啾还是摇头,连琛感觉到脖子处有湿润的感觉,小可怜儿又流眼泪了。

“额这要不算了?”shins已经在脑子里脑补出了一万章奇妙play的情节,干笑了两声,“他好像是有点怕生哈?”

“啾啾1连琛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说话的同时还向另一边挪了半步,不让啾啾靠着他。

啾啾没了拿来遮掩的连琛,双手又被扣住不得动弹,他低着头看着地板,声若细丝,“你,你好……”

这个局面好像不太对劲,shins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尴尬地挠了挠头,“要么琛哥我先回房,你有事儿等会来找我说?”

连琛点点头,目送shins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

“这几天每天我都会让shins跟你说两句话。”连琛丝毫不给啾啾留退路。

连琛松开扣住他双手的手,蹲在他面前抬头与他对视。

啪嗒一声,一滴泪正巧落在连琛的脸上,连琛叹了口气,伸出手打算将啾啾脸上的眼泪擦掉。

他的手刚碰上啾啾的脸的时候就被啾啾偏头躲开了,落了个空。

啾啾抬手胡乱擦掉脸上的泪水,转身扭头一跑就进了厕所。

咔的一声,门被反锁。

连琛在门外轻轻叩门,里面没有给任何回应,他只好站在门口冲里面说话。

“啾啾,宝贝儿?”

“你不可能永远不跟外人打交道,咱们总要一步一步来,第一步是很难,我也知道你难受,咱们把它跨过去好不好?”

啾啾一直没有说话,他不能理解连琛为什么要这样紧逼他,他明明已经答应了会慢慢接触人。

他听见连琛的一声叹息,紧接着的是脚步声和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啾啾背靠着厕所门,抱着膝盖蹲了下去。

“卧槽连琛,你老实说你这是什么情况啊?”shins皱着眉看着坐在他房间椅子上抽烟的连瑁

“这小孩儿不会是你爱而不得恼羞成怒骗回来囚禁在这里的吧?我看他一脸不情不愿的。”shins屈起双指叩了下连琛面前的桌子,“咱兄弟劝你一句哈,违法乱纪的事儿咱不能干。”

连琛看着他,颇为无语。

爱而不得?恼羞成怒?囚禁?这种想法也就shins能想出来了。

“啧,”shins咂舌,“你解释下啊?卧槽我好怕我们回头俱乐部被端了,我是清白的啊!1

“真不是,他就是有点儿,怕生。”连琛说。

“有点儿?怕生?你管这叫有点儿?这叫怕生?”shins显然不信,“这小孩儿叫啥啊?你咋认识的啊?”

连琛沉默了片刻,“连玖,从小就认识。”

还是小时候求着奶奶买回来的。

“连……”shins瞪大了双眼,“你该不会是搞骨科吧??”

“骨科?啥?”这就触及到了连琛的知识盲区了。

“你不知道骨科是啥?”shins说,“就是,额,从小认识,你俩是啥堂兄弟?总不会是亲弟弟吧?那你离谱了哈1

“你从哪儿得来的结论啊我真服了。”连琛将烟头摁灭,脑子里想着不搭理他的啾啾。

“大哥,你是我亲哥,你以为你这个姓很常见吗?”shins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一直以为你是咱们队挺靠谱一人,真没想到你好像是个最不靠谱的。”

“真不是,你别瞎想。”连琛说,“他就是怕生,真的。”

“那你喊我去干啥呢搁这?”

“拿你当练习对象啊,生人。”连琛白了他一眼,“毕竟不能一直都这个样子。”

“喔,我铁工具人。”shins颇为无奈,“别是自闭吧?我之前亲戚有个小孩儿就是有点儿自闭,不过你这看着不像,像流浪猫,不敢被生人碰。”

“我回去哄哄,我是想趁着这几天他们还没回来让他先跟你一个人接触接触试试。”连琛说,“倒也不像流浪猫。”

就是个被他和奶奶娇纵着惯大的小鸟儿。

跟shins解释完过后,连琛回到自己房间,厕所门紧闭,啾啾还没有出来。

“好了不生气了好不好?”解释完那个又要哄这个,连琛觉得自己像极了老妈子。

啾啾蹲在里面,连琛站在外面,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连琛听见咔的一声,门锁被打开,他赶忙开门进去。

啾啾抬手拧门锁的手还没收回去,手腕处红肿了一圈,看起来极为骇人,吓了连琛一跳。

连琛弯下腰,从后环着啾啾,将他直接以这个姿势抱了出去,放在了床上。

“我在生气。”啾啾不去看他,小声说。

“我知道,别气了好不好?”连琛捧过他的脸,强行让他看自己,“我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我甚至不能带你出门看心理医生是不是?”

虽然连琛说的都对,但啾啾还是很气。

“你太坏了1

“你还凶我1

“我太惨了1

连琛好声好气地哄他,“是我的错,不气了不气了。”

啾啾将手腕抬到连琛面前:“疼。”

连琛看着两只手上的红肿处,轻轻揉了揉,小家伙皮肤太娇嫩了是他没想到的。

“你这样是找不到对象的1

连琛揉了揉他的脑袋,“行行行,我找不到对象,你别气了。”

啾啾泄下气,“算了,这句话不算数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