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二天睡醒,连琛迷迷糊糊看到苗哥发来的微信。

【你不是给我搞新中单去了吗?怎么在基地养起了鸟??】

【养鸟还能养上热搜,真有你的哈】

【希望我回去你能给我搞到新中单,不然你工资没了】

热搜?什么热搜?

连琛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点开微博。

一条名为【rg野辅被鹦鹉说菜】排在热搜榜上靠中的位置。

连琛沉默了十几秒,点了进去。

【人在shins直播间,当时场面十分搞笑,听说鹦鹉是chen养的,粉色的贼可爱】

【绝了绝了绝了!虽然chen神没开直播但是声音从shins那里传过来了!!chen神宠这只鹦鹉宠的跟祖宗似的!下辈子想投胎做chen的鹦鹉我还有机会吗?

【[图片],chen路过的截图,不客气,话说粉色的是什么鹦鹉啊?这也太漂亮了】

【这题我会!伯克氏草原鹦鹉,别名秋草鹦鹉,因为粉粉嫩嫩又叫做人间水蜜桃?

【shins被鹦鹉说菜的表情有人截了gif吗我想存个表情包?

啾啾这会儿也醒了,醒来下意识就扑腾翅膀飞向连琛,小奶音嘟嘟囔囔:“在干嘛呀在干嘛呀1

连琛将手机侧过去给它看,“在看你。”

啾啾的视线落在手机上,叹了口气,真诚地发问:“我能把shins暗/杀了吗?”

“你用你的嘴啄他是不?”连琛白了它一眼,“再说了,你靠近他你又要怕。”

啾啾默然,又无法反驳,朝着连琛的耳朵啄了下去。

“嘿你干啥呢,恼羞成怒是不?”连琛耳垂一疼,扭开头躲了下,啾啾再度上前啄他。

一个踩着人肩膀啄人耳垂,一个脑袋四处扭躲着被啄。

闹腾了半天这一人一鸟才停下,连琛的耳垂被啾啾咬红了一片。

“哼1啾啾踩在他鼻子上扬起小翅膀耀武扬威。

连琛一只手揉了揉被啄的耳垂,另一只手弹了下啾啾的脑袋,“又不疼,看把你得瑟的。”

小鸟啄他确实不疼,一来啾啾不会下重手,二来是连琛也被他啄惯了,这点儿痛觉可以直接忽视了。

连琛洗漱结束后,换了套衣服带着啾啾去了训练室找shins。

一连三天,都是两人一鸟在基地里过的。

第三天傍晚,大部队团建回来了。

一行人进屋行李箱随手一放就往沙发上躺宛如死狗,完全没有一丝出去玩的快乐。

“连琛!姚锐意1沙发上躺满了,苗哥一脸不情愿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心里不愉快了就要喊两个在基地享清福的人。

楼上shins应了一声,迟迟没有下楼。

他正捧着啾啾一脸姨母笑,看得啾啾直起鸡皮疙瘩。

shins对动物的喜爱和宝贝是纯粹的,在这几天的相处里啾啾能感受到,他就像小时候的连琛一样,也正因如此才能在短短三天内让一只特别怕生的小鹦鹉可以放下戒备踩在他的手上。

连琛站在他俩身旁,一刻也没有离开,但凡啾啾有一丝不适应他就会把它捞回来。

“我的瑁”

“咋了我的姚。”

“楼下那帮崽种在喊。”

“我没聋,我听见了。”

“下去不?”

“那你把啾啾还我。”

“我不!!1

“……”

“啾啾,来。”连琛才不管他不呢,抬起一只手喊啾啾。被shins行了半天注目礼的啾啾立马飞了过去,连琛将它放到鸟架上,放了点儿粮,冲它说了句“我先下楼了”就拽着一瘸一拐的shins从二楼下去了。

一下楼二人就觉得自己到了什么荒野求生现场,沙发和地上横七竖八趴了一片。

“……你们搁这干啥?”连琛和shins看着自己脚下,发出了疑问。

“我好羡慕你,姚锐意,我也想做瘸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过。”ink脑袋埋在抱枕里,一个人占了大半个沙发。

shins没忍住一掌拍在他的狗头上,“老子只是崴了脚,不是瘸子。”

“没差。”ink揉了揉后脑勺,起身还手揍shins的精力都没有了,“苗哥这个行程订的真的,我三个月运动量都提前运动完了,接下来谁也别让我运动。”

“让我瞅瞅你的鸟呗琛哥。”rainy倒在地上刷微博,冲连琛说。

“瞅个屁,鸟睡了。”连琛翻了个白眼,抬手把坐在地上的苗哥拽了起来。

苗哥被拽的整个人向一边歪,一边嘴里喊着“欸欸欸你干啥?”

“说事儿。”连琛拽着苗哥一只手,偏偏苗哥也不敢挣脱也不敢让他一直拽着,暗道自己倒了霉了,灰溜溜地爬起来跟着连琛走到了训练室。

“新中单吧,可能暂时有点问题。”连琛递过去一根烟,“我的想法是先把小野从二队提上来。”

“嗯?”苗哥皱了皱眉,“什么问题?水平不行?”

二队的小野属于无功无过型中单并且没有大赛经验,提上来不是不可以,但是对于这支队伍帮助不大。

“不是水平问题。”连琛想了想,啾啾的个人水平是他这么久以来看过最无暇的,也许是因为是只鹦鹉的缘故,学习其他人的打法学得完美并且快速,他一个人可以同时用好几种不同的打法对线不同的人,这也就是连琛觉得非他不可的原因,“水平绝对让人惊艳,但是心态不行,得先让他训练。”

苗哥沉默了片刻,“把小野提上来也不是不行,但是心态这个问题也不是小问题。多少路人王上了场被打成麻瓜你自己心里清楚。”

前路人王连琛适时陷入了沉思。

“我慢慢解决吧,春季赛先报小野上去。”连琛说。

“你给我看看你这个让人惊艳的中单水平究竟是多高。”

闻言连琛开了自己的机子,找到了一个全是录像的文件夹,打开给苗哥看。

录像里都是连琛从啾啾那个号上扒下来的回放,他没有选择啾啾与他双排的几场游戏。

苗哥看着录像眉头一刻也没有放松。

“这把对线的是trg的中单吧?直接对线期把对面打炸了?”

“这个阿卡丽玩的又果断又会找时机,确实牛。”

当苗哥看到连琛出现在对面的时候,抬眼瞥了连琛一眼。

连琛的中单玩的不比打野差,但是在没有英雄压制的情况下也打不过啾啾。

“我算是理解了。”苗哥点燃手中的烟,起身拍了拍连琛的肩膀,“这种中单怎么可以放过。”

连琛点点头,“给我点时间。”

苗哥沉默良久,说了声行,推开门走了出去,连琛紧跟其后。

“我跟你讲那个鹦鹉说琛哥菜的时候我真的笑死了1shins已然已经坐在了沙发上,ink的头紧挨着他的腿。

“可我别人截的录像,那只鹦鹉说你菜说的更多。”ink说。

shins大手一挥,“那不重要!这只鸟已经和我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很快乐1

“行了都去洗洗睡吧你们。”连琛看着这帮人,脸上写满了不可直视。

·

连琛拿了换洗衣服准备进浴室,啾啾跟个小傻子似的在他的面前扑腾来扑腾去。

“你整啥?”连琛不理会它,推开门进去,啾啾就着门缝窜了进去。

“我今天想跟你一起洗1啾啾说,“我想玩上次那个泡泡1

上次的那个泡泡他还没开始玩就弄进了眼睛,这次连琛在身旁一定没问题!

连琛洗澡的时候啾啾飞过去,抓一捧泡泡拿小翅膀玩儿,玩到泡泡消干净了又扑腾过去再抓一捧,等连琛把自己洗好的时候啾啾已经浑身都是小泡泡了,偏偏自己还玩得兴起,恨不得翅膀爪子并用去折腾泡泡。

“玩儿够了没?”连琛的表情半是无奈半是宠溺,但是干的都不是人事儿,他将水压调小,取下莲蓬头就朝着啾啾冲水。

“嗷1啾啾紧闭着眼睛向前飞躲开冲过来的水,小翅膀啪得一下打在了连琛小兄弟上。

连琛:“……”

啾啾:“???”我撞到了啥奇怪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