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35章 第 35 章
 
“好!”景策大手一拍, 吓了啾啾一跳,“不愧是我儿子,像我, 有颗感恩的心!”

站在一旁的景怀无奈地撇嘴,“您感恩谁呢?”

“感恩你妈啊!”景策此话一出,景怀和啾啾下意识的以为自家老爸在吐脏字。

景怀刚想让自己啊老爸注意素质,转念一想他爸可能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感恩你妈。

提起他们的妈景策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下来, 带着笑容, “你俩也要感恩瑶菁呀!”

俩兄弟作为鹦鹉被迫吃狗粮,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拳头。

“那我这两天去弄走失证明, 你跟着你弟玩儿。”景策说完, 想到什么似的挠了挠头又补了一句,“怀啊,把你之前办身份证的黑色假发给你哥试试。”

啾啾:?

景怀抬起头, 对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管自己不久前刚跟自己的哥哥闹完别扭, 同情地看着他,“听我一句劝, 好自为之。”

景策的头发是黑色的拍证件照自然没什么问题,但是景怀的一头粉色头发就不行了,偏偏那会儿景怀正是叛逆期,怎么劝说他都不肯把那一头显眼的粉色染成黑色,气的郑瑶箐出门给他买了个极其丑的黑色假发, 带着他去拍了证件照。

景怀见啾啾没什么反应的样子, 好心补了一句:“当时我的证件照流传出去,有人说我怎么十几岁就整容。”

啾啾听得呲牙咧嘴,他实在是没法想象能丑到哪里去, 也没有想过发型对颜值能有多么大的影响。

“欸对了!”景策说,“啾啾还没手机吧?明天跟我出门买吧,你在我这好联系那边,回到那边也好联系我们。”

啾啾点了点头,“啊好。”

“老爸。”景怀指了指啾啾,“他今晚睡哪儿?”

景家虽然大,但是空房间都拿去做歌房钢琴室画室这些东西了,一直留给啾啾的房间也因为许久没人打扫,门把手都起了锈,一时半会儿肯定是住不进人的。

景策“嗐”了一声,“你们兄弟俩睡呗,好好培养感情。明天我找人打扫一下给啾啾准备的房间。”

啾啾看着景怀,景怀看着啾啾,俩人不约而同地“嗤”了一声转开了脸不看对方。

啾啾这会儿硬气归硬气,当他困得不行了的时候他还是隐忍地敲了景怀的房间门。

俩兄弟躺在同一张床上,中间仿佛隔了楚河汉界。

“你睡觉不会乱动吧?”景怀满脸警惕看着啾啾。

深知自己睡觉不够老实的啾啾选择了沉默。

这一沉默景怀就懂了,他翻开衣柜,拿出俩闲置的枕头卡在俩人中间的一大片空处上,“井水不犯河水哈,不然咱俩打一架。”

啾啾看着自己似乎是心智发育不太成熟的弟弟,想反驳却又想到现在自己在自家弟弟的房间,漠然地点了点头。

前半夜俩人睡的还好,啾啾就在自己的一小块地盘里翻身滚动,到了后半夜,那一小块地盘已经不够他发挥了。

他睡得熟,侧趴着一只脚从被子里钻出来越过中间的枕头踹到景怀身上。

景怀皱了皱眉,没醒。

啾啾变本加厉地往他那边拱,手啊脚啊一股脑全部搭在了景怀的身上,睡得满意极了。

第二天一早,景怀先行醒来,当他意识到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姿势睡的时候,忍无可忍地抬手拍上了啾啾露出来的白嫩的大腿。

“啪”地一声,掌印在白皙的腿上显眼,啾啾揉着眼睛迷迷瞪瞪地醒了,“干嘛?”

景怀气急反笑,“你看看我现在是个什么姿势,我就说我昨晚怎么做梦梦见跟人打一架了似的早上起来还腰酸背疼。”

啾啾趴在床上,揉揉眼撑起了身子。

他整个人占据了景怀的位置,而景怀则以一种奇异的姿势被他踹下了床。

景怀的头卡在了床和床头柜之间,身子落在地上,整个人说掉下去了却又没完全掉下去。

啾啾倒吸一口气,连忙将他拉起来。

景怀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四肢和腰背,看着啾啾欲言又止。

他的目光灼人,啾啾有些心虚,“干……干啥?”

“你现在跟老爸说把你房间的床撤了铺地毯你直接睡地上还来得及。”景怀全身酸痛,咧着嘴说。

啾啾干笑了两声,一溜烟儿跑到了洗手间去洗漱。

俩人收拾完毕后一前一后出现在客厅,景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动静转过头看他俩:“儿子们,睡得好吗?”

没人搭理他,一个是实在睡的不能说好,另一个则是心虚到不敢说话。

每天都在儿子身上碰壁的景策觉得自己这个爹做的毫无尊严,于是试图挽回,“你俩早饭别吃了!”

景怀眼睛一亮,“真的吗!那我点外卖了!天天在家吃清汤寡水我都快腻了!”

说完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外卖软件,甚至不忘让他睡了不知道多久地板的哥哥,“你想吃啥?我一起点。”

“火锅!”啾啾欢喜雀跃,“我想吃火锅!”

景策看着俩人,心态崩了大半,上前两步夺走景怀手上的手机,“还火锅,一大清早吃火锅!给我去饭厅吃清汤寡水!”

他把手机揣进自己口袋,站在俩人中间一手一个拎着后颈脖就进了饭厅,摁着坐下了。

之前在家的时候早饭都是郑瑶箐做的,这段时间郑瑶箐在连琛家里,家里做饭的任务落在了景策身上。

为了省事儿,景策买了一堆面包咖啡豆,每天早上热一热面包磨一磨咖啡,早饭就解决了,也难怪景怀吃不下去。

景怀含泪吃面包,一小块面包恨不得用手掰成八瓣儿。“爸,我想我妈,我好想她。”

景策一边吃面包一边叹气,“我也想。”

唯一吃的香甜的就是每天作为鸟儿吃谷粮的啾啾了,他没怎么以人类形态吃过饭,目前处于给啥吃啥的状态。

仨男人吃完饭,离商场开门时间还有一段距离,景怀今天也没有工作,三人就坐在客厅一起看弱智电视剧。

是啾啾觉得奶奶打发时间都不会看的东西。

“看这个东西……”啾啾忍不住吐槽,“会降智吧?”

景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实在不行看我唱歌的节目吧,我受不了了。”

啾啾:“其实你们想的话也可以听我唱歌。”

景怀有些讶异他怎么还敢唱歌的,手上动作比心里想的要快得多,扑上前就捂住了啾啾的嘴,唯恐他突然开口。

啾啾被他捂着嘴呜呜喳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老半天才从倒霉弟弟手上挣脱开来。

啾啾揉着嘴巴委委屈屈地说:“连琛都不嫌弃我唱歌……”

景怀嗤笑一声,“林野也从不嫌弃我打游戏。”

景策在一旁看俩兄弟闹腾,听他俩对话总觉得俩人在各自不擅长的领域炫耀的奇异感。

“要么你搁家里自己玩儿,我出去遛一遛你哥?”景策说。

景怀点了点头,俯下身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慢慢悠悠给自己找电影看。

“为什么是遛我?”啾啾不解,“不都只有遛狗的吗?”

景策嘿嘿一笑,“不懂了吧,还可以遛鸟。”

啾啾认命地闭上双眼长叹口气,“可是我现在是人形。”

景策揽上啾啾的肩膀将他带出家们走到车库,“走,去给你买东西。”

早上的商城略显空旷,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唯一有些热闹的店也是旁边的咖啡店。

景策揽着啾啾去到手机专柜,问他要哪款。

啾啾一个个看过去,直到看到和连琛的手机似乎一样的一款,指着说:“想要这个!”

“这是去年的款了呢,今年出了新的,先生要不要考虑一下?”导购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新款看看?”景策说。

“不用了,就这个就好。”啾啾站在景策旁边,冲他小声地说。

导购刚想去拿,便被景策叫住了,“不用拿新款,就拿这个就行。”

景策对电子设备没有追求,啾啾想要哪个就随他想的买就好。

导购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笑容,“好的您稍等,请问想要什么颜色的呢?”

景策看向啾啾,啾啾闷着头小声地说:“有没有彩色的呀?”

小鹦鹉就喜欢颜色靓丽的东西。

“抱歉这款只剩白色和黑色了。”

啾啾与生人说话有一丝丝不适感,抬手扯了下自己头发,站在他一旁的景策将他的手拿下来不让他拔头发,“没事儿。”

景策手心的温度传递到啾啾手中,他轻轻点了点头,想着连琛的手机是黑色的,自个儿就拿白色的吧。

“那……白色吧。”啾啾的目光落在导购的肩膀上,稍微增大了音量说话。

导购点头,“好的您稍等。”

啾啾拿到新手机,在手中盘玩,想着连琛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他的眉头越皱越深,“怎么打不出去呀?”

“儿啊。”景策看着他,“你没插卡呢。”

啾啾抿着嘴,“噢”了一声。

“等我把户口弄好带你去办身份证,你就能自己给自己办张卡了。”景策说,“回家我拿一张我之前的卡先给你用。”

啾啾点点头应了声好。

俩人回到家里的时候,景怀津津有味地看着自己找出的一部丧尸片。

“回来啦?”景怀拿起遥控点了暂停,弯下身子从茶几上拿出一个透明的袋子走向啾啾,“假发找到了,来我的哥你试试。”

话音刚落,景怀将假发从袋子里掏出来直接扣上了啾啾的脑袋。

黑色的假发盖不住粉色的头发,但是依稀能看出这个假发的发型。

是锅盖头。

作者有话要说:  锅盖兄弟天下第一【?感谢在2021-06-11 20:28:37~2021-06-13 20:4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换个好点的名字 20瓶;离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