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38章 第 38 章
 
连琛收到消息的时候一脸懵逼, 啾啾前段时间还是个见到生人哭天抢地的胆小鬼,怎么短短几天就已经可以跟陌生人吵架了?

【连琛:怎么回事?就你俩人吗?】

手机震动,景怀收到消息, 摸了摸旁边后知后觉害怕到颤抖的啾啾的脑袋,拿起手机回复。

【景怀:对我跟我哥俩人出来看电影,没什么事,但是我哥现在不太好, 情绪有点上来了。】

【连琛:你们俩在哪里?】

景怀发了个定位过去, 等了片刻那边不再有消息进来,他将手机塞进口袋, 握着啾啾的手。

这边的啾啾紧紧拽着景怀的胳膊, 嘴里还在碎碎念,“完了完了等会他会不会揍我,要么我们跑吧?”

景怀有些好笑地顺着他的背, 安抚道:“没事没事,法治社会呢哥。”

景怀凑在啾啾耳边哄了大半天, 终于把他哄好了一点,不再关注前排的那几个人, 安心投身进电影里了。

一场电影过了大半,景怀的手机在他裤兜里轻轻震了起来。

景怀掏出手机,是连琛打来的微信电话,他抬起手指挂断了电话,屏幕跳到聊天界面。

一个未接通话, 一条五分钟前的消息。

【连琛:我到了, 要么你们先出来下次再看一次?俩小孩在外头跟人吵架算啥啊】

坐在一旁的啾啾看得入神,沉浸在电影氛围里。

景怀拍了拍他的腿,啾啾眨巴着眼睛转过头看他, 小声地问:“怎么啦?”

“连琛来了,咱先出去?”景怀轻声说,“下次再看一样的。”

啾啾在连琛和电影里抉择了三秒,果断选择了连琛。

俩人手牵着手往外走,因为订的位置是最后一排,所以也没刻意弯下腰,只同旁边的人低声抱歉借过,走出了放映厅。

此时没有电影检票入场,周围的人没几个将目光投送到检票口,连琛带着个鸭舌帽在检票口附近站的笔直,啾啾和景怀一出门就刚好能看见他。

“连……唔!”啾啾话刚开口,就被旁边的景怀捂住了嘴阻止他喊出连琛的名字。

虽说电竞圈的涉及范围不算大,职业选手们也大多都能正常出门,但这次不一样,因着英雄联盟电影排片的缘故所以整个电影院里等待区的电竞粉只会多不会少。

景怀在啾啾耳边“嘘”了一声,才将他放开。

啾啾委屈地揉了揉自己被捂疼了的嘴角,走到连琛面前,抬起头看他,没忍住露了个笑容。

连琛揽过啾啾的肩膀,一只手搭在他的头上揉了一把,“怎么跟人吵架了?”

连琛话一开口,啾啾便微微低了低头撇嘴,“没,没怎么。”

站在一旁的景怀才不给他隐瞒的机会,将那两个人和那个女孩儿说了什么,啾啾回了什么一五一十告诉了连琛。

连琛眸色微沉,牵着一丝不明显的笑容看着啾啾,过了片刻才开口道:“这么护着我呢?别人说一句都不行啊?”

啾啾点头,“对呀,你就是很厉害啊,别人凭什么说你,他又不打比赛!”

连琛牵着啾啾的手往影厅外走,景怀贴在啾啾另一侧,握住他的手腕。

仨人找了家人不算多且每一桌都有小挡板和帘子隔起来的甜品店的角落坐了下来。

三人落座后,连琛将扎起来的帘子放下,拿过菜单,随意勾选了几个后将菜单递给了景怀,“要吃什么自己点就好。”

景怀也不客气,把想吃的东西都勾了一遍,又将菜单传到了啾啾手上。

啾啾对这种东西不甚了解,拿着菜单瞧瞧图片,看着觉得什么好吃就指了哪个,连琛在一旁拿笔给他勾。

仨人点完后,景怀叫来服务生,将菜单递过去后,再度将帘子放下。

“你们俩小孩儿单独在外头还敢跟人吵架呢,胆子是真大。”连琛说。

啾啾紧挨着连琛坐着,仰起头冲他嘿嘿傻笑,转移了话题,“你今天不用待在训练室吗?”

“今天没有训练赛。”连琛看着傻笑的啾啾不自觉地软下了心,抬手勾了勾他的下巴,“rank回去补。”

“喔,这样呀。”啾啾用下巴蹭了蹭他的手指。

坐在俩人对面的景怀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你现在怎么样了?不会每天揪着自己头发哭吧?咋扎了个辫子?秃了?”连琛作势直起身子上手拨弄啾啾头顶的那个小揪巴。

“哎呀没有!”啾啾不满地晃脑袋,不让连琛的手碰到自己的头发,“头发是景怀给我扎的啦,它早上炸了。”

“嗯?”连琛没听明白,“谁早上炸了?”然后将视线投到景怀脸上,“你早上炸了?啾啾气你了是不?”

“我没炸。”景怀叹了口气,“他早上自己吹头发把头发吹炸了。”

连琛愣了一会,随即偏过头单手握拳抵住下巴轻笑了一声。

“对了连琛!”啾啾突然将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把它递给连琛,“密码零五一七,给我改改,景怀不给我改。”说完后还瞪了对面的景怀一眼。

景怀摸着鼻子将视线投到自己手机屏幕上假装看不见。

连琛接过手机,另一只手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微信上给大笨啾发了张图片。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没过多久连琛将手机递给了啾啾。

啾啾打开屏幕,锁屏和壁纸已经换成了系统自带的,微信背景图也变成了默认的白色,昵称改成了单独一个“啾”字,唯独头像变成了一只手绘的卡通风格的他,粉色的小鸟比着wink扬着翅膀,眼睛里是亮晶晶的黄色小星星,极为可爱。

啾啾看到这个头像开心地不得了,眯着眼睛笑得开心,“这个图是哪里来的呀!画的是我吗?好可爱呀!”

连琛捏了捏他的脸,“是你啊,之前微博有人画了艾特我,我刚好看到了。”

“呜呜连琛你的粉丝是天使吧!”啾啾扬起双手搭上连琛的肩膀,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这时,服务生端着餐盘掀开了他们的帘子,“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啾啾被吓了一跳,搭着连琛的手滑到了他的胸口,不上不下。

“这是您们点的菜品,请慢用。”服务生将菜品一样一样放在桌子上,思虑了片刻还决定开口,“这里虽然有帘子隔着但是希望就是……额,不要有太过……过激的举动。”说完鞠了个躬,红着耳朵放下帘子退开了。

啾啾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眨巴着大眼睛看连琛,“他啥意思?”

连琛将啾啾卡在他胸口的两只手挪下来,无奈地说:“他让你别挂在我身上。”

对面的景怀忍笑忍地辛苦,拿筷子的手都在颤抖,夹个丸子死活夹不进自己碗里,最后还是用一根筷子戳到丸子中心才将这颗丸子运送到自己碗中。

连琛将放在桌子外侧的一小碗杨枝甘露拿起来放在啾啾面前,“喏,小馋鸟。”

啾啾看到面前的甜点眼睛一亮,拿起小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口中。

“哇!这也太好吃了!”啾啾满意地舔了舔唇,眯着眼睛看景怀,“怪不得你在家不想吃饭呢。”

景怀撇了撇嘴,并不想回味每天早上面包咖啡的味道,抬手捞过自己点的一杯百香果柠檬茶喝了一口。

“连琛我跟你说!”啾啾一边吃杨枝甘露,一边接受着连琛给他夹的各种其他小吃,“景怀打游戏好菜噢。”

对面的景怀:……这个哥哥怎么回事。

连琛戳了个仨不同的丸子在筷子上,将糖葫芦一样的筷子整个递给啾啾,“猜到了,毕竟你是个死歌。”

啾啾被噎了一下,不说话了,乖乖吃着东西。

“何必呢,伤我八百自损一千?”景怀嗤笑一声,毫无兄弟情地嘲讽他。

啾啾抬起头又想跟自家弟弟吵一架,连琛看出他的意图,抬手给他顺顺毛,“行了你俩整的跟三岁小孩儿似的。”

啾啾仰起头对着景怀哼了一声,高贵冷艳地别开了视线。

吃饱过后,啾啾往后一靠,俩手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打了个饱嗝,“好好吃呀。”

景怀也吃饱了,倒没有像啾啾一样不顾形象,只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嘲讽着自己的哥哥:“瞧你那样儿!”

啾啾吃得正饱,懒得和景怀吵架,揉了一会儿肚皮后,抬眼看向连琛。

“对了,今天那个人说我是什么女友粉?男友粉?那个是什么?”

“就是说,你喜欢连琛不是把他当成偶像或者榜样,而是把自己当成他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这样的粉丝。”景怀替连琛解释道。

“喔……”啾啾似懂非懂地点头,“可是我是男孩子呀,连琛也是男孩子呀!”

在他的记忆里,无论是他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是偶尔见过一两次的连琛的爸爸妈妈,都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所以他不太能理解那个人说他自己是把连琛当成男朋友这个说法。

“我的哥,这个跟性别无关。”景怀说。

连琛在一旁朝着啾啾笑了笑,“对,这个跟性别没有关系。只要喜欢就够了。”

啾啾微张着嘴,他还不是太理解,但是弟弟跟连琛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会有错。

连琛结过账后,带着俩小孩儿走到地下车库,问景怀要了景家的地址,导航开车把俩人送回了家。

“下次别跟人硬刚了啊,别人骂两句就骂吧,我好歹拿着这么高工资呢。”连琛将俩人送回去后,提醒道。

俩小毛孩乖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赶来了赶来了赶来了!呜呜这个天气上晚课好多蚊子呀。

让啾啾出来保佑小可爱们都能远离蚊子~感谢在2021-06-15 20:14:21~2021-06-16 21:07: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黑粉全家没 14瓶;白术小药草 10瓶;caramel 5瓶;菜菜楠本楠 2瓶;花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