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39章 第 39 章
 
啾啾每天被景怀和景策轮流牵出去溜达, 每天接触着不同的人,已经可以在他们的陪伴下在外表现无异了。

几天内景策带孩子搞户口轮流跑,感觉自己回到了景怀小时候那会儿。

等一切手续办妥后, 终于在一天早晨,啾啾被景策带出去办身份证了。

啾啾头上戴着景怀给他细细戴好的黑色假发,有一点不适应,总想着上手去摸它, 被景策制止了好几次。

“我觉得好怪呀。”啾啾坐在车副驾, 抬手摸自己鬓角的一撮黑发,小声地说。

景策透过后视镜看他, 浓墨似的黑发衬得他更加白皙, 假发也不是景怀先前给他试戴的锅盖头,而是景怀自己补办身份证时置办的那一顶与他发型相似的黑色假发,看起来不仅称不上怪异, 反而显得像个乖乖的高中生。

景策稍稍侧过头,冲他说:“还行, 你别老揪它了,主要也是身份证只能黑发, 咱也没办法。”

而他不仅仅因为身份证的缘故,还因为作为鸟来说一头身粉毛只会被说可爱,而作为人年纪大了一头粉色头发会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索性一股脑染黑了。

没多久,俩人到了身份证照片采集点, 里面只有寥寥几人在拍照, 景策带着啾啾乖乖在一旁排队等待。

“下一位。”负责拍照的师傅喊了一声,景策带着啾啾走了进去。

啾啾按照拍照师傅的指示在白布面前坐好,两盏灯左右两侧从头往下打, 映的他更加肤白。

他没有拍过照,坐在那里不知道眼神该放在那里,有些局促地扭了扭。

照相师傅从相机后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友善地笑了笑指了下他的镜头,“你很上镜,身份证不会丑的。不要太紧张,笑一笑看镜头。”

啾啾点了点头,将视线投在照相师傅手指着的位置,听着照相师傅轻念一、二、三,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好了。”照相师傅将相机拿远,翻看着,“稍等一会我把底片扫出来带着去派出所就行。”说完后将相机连上电脑调整了一下比例和大小后,打印了一张小纸条递给啾啾。

啾啾接过小纸条,轻声道了个谢,和景策走出了照相馆,二人转头去向街道派出所,一系列流程下来,终于得到了“四十五天后来取证”的消息。

“呼!”景策吐了口气,搓了搓手,“终于是搞定了,要有身份证了,有什么感想?”

啾啾这小半天被景策提溜着轮转,最后还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有一丝迷茫,“这玩意儿是必须的吗?”

景策噎了一下,搞半天带着小孩儿搞这么久,他根本不知道身份证的作用。

“是必须的,出远门啊找工作都需要的。”

啾啾挠头,“可我不出远门啊。”

“……但是迟早用得上。”

啾啾应了声“噢”,坐上车后第一时间将固定得好好的假发扯了下来丢在了车后座上,“舒坦了!”

看着后视镜里粉色头发的自己,他觉得顺眼多了。

景策没急着带着啾啾回家,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吃了个饭,又去了一趟超市给啾啾囤了一大堆粮。

“后面几天你可能要自己在家待着,景怀要开始忙他的年末演唱会的事儿了,我也要回去上班了。”景策想了想说,“你在家待不下去也可以去你那个连啥啥那里?”

啾啾:“……连琛。”

“噢噢噢连琛连琛。”景策一拍脑门,“你要是觉得无聊了你让他接你或者跟我说我把你送过去都可以。”

“欸对了老爸。”啾啾问,“我那啥,身份证上是叫什么呀?”

“连玖啊,不是你说的吗?”景策有一些莫名其妙。

“啊,”啾啾微微张着嘴,“我还以为我一定要姓景呢。”

“那倒也没有硬性要求。”景策回答他。

啾啾点点头,他现在还没有想好要以小鸟的形态回到连琛身旁还是以人类的形态回到连琛身边,缩在副驾驶上挠挠头发咬咬指甲陷入了沉思。

以小鸟的样子回去的话其他人不会对他有过多关注,顶多就是shins这个爱心大使会缠着他讲话,但是以连玖的身份去到rg基地的话,则会被连琛以新人的身份推给管理层,他要在没有老爸和弟弟陪伴的环境下与其他人接触并且相熟。

等红绿灯的间隙,景策扭头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问:“想啥呢?”

啾啾迟疑了片刻,把自己的想法和顾忌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景策。

景策听完他说的话,拉长尾音“嗯”了一声,“其实都看你自己怎么想,你要是觉得现在离了我和景怀跟人相处还有困难的话就变成鸟让他接你回去,你跟他的队友们相处一阵,这样子成效会慢一点,花的时间会长一些,但如果你觉得足够与陌生人交流了,你就让他接你,你跟着他们打游戏参加什么试训啥的,都是可以的。”

“你开心最重要。”景策摸了摸他的头,说。

“谢谢老爸。”啾啾思虑了半晌,点点头,“您送我去基地吧。”

景策闻言将车停在路边打起临时停车灯,“位置有吗?”

啾啾摇摇头,想起什么似的又很快点点头,“搜rg电子竞技俱乐部试试?”

景策掏处手机打开导航搜索路线,啾啾则翻出手机给连琛打了个电话。

“连琛!”啾啾听到对面喂了一声,“我刚刚办完那个啥身份证啦!”

“嗯?”连琛有一丝意外,“这么快?”

啾啾撇了撇嘴,“那倒也没有啦,说是要等四十五天才能拿。”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连琛问,“在家吗?”

“嘻嘻!我在去你那里的路上啦!”啾啾的声音有一丝雀跃。

“还要多久到?”

“嗯——”啾啾想了想,将手机拿开一点,看向旁边,“老爸,要多久到呀?”

景策看着导航规划的路线和时间,“四十分钟吧。”

得到回答的啾啾再度将手机贴上脸颊,那边的连琛听见了俩人的对话,笑了笑,“行,我等会接你。”

电话挂断后,啾啾坐在车上百无聊赖,和老爸有一茬没一茬地说些有关于游戏的话题。

“就着连啥啥的,他们这种专职打游戏的叫啥啊?”景策问,他拧着眉想了想,依稀记得这种也算是运动员的一种,“叫游戏运动员吗?”

“……连琛,不叫连啥啥。”啾啾对老爸的记性感到了无奈,“他们叫电子竞技职业选手。”

“你也要做职业选手吗?”

“连琛有这个打算啦……”啾啾想了想,“反正我也很喜欢玩游戏嘛。”

言外之意就是不排斥。

“你自己开心就好,咱们家没啥要求,你和景怀都是一样的,自己开心最重要。”景策说。

他和郑瑶箐对自己的俩小孩没有像人类一样,要求他们必须事业有成,要向着他们规划的路线走,他们就只希望自家孩子可以开心成长就够了。

车开到俱乐部门口,连琛站在树荫下玩着手机。

啾啾开了车门,一路连跑带跳到了连琛面前。

景策将车停好,晚啾啾一步下了车。

“连琛,这是我爸。”啾啾互相介绍俩人,“爸爸,这是连琛。”

说完后还悄悄凑到老爸耳边轻声说:“不叫连啥啥。”

景策:“……”

因为隔得近听了个一清二楚的连琛:“……叔叔您好,我是连琛。”

景策同连琛点点头,没说话。连琛见他没说话,也冲他点点头。

俩人中间隔着啾啾互相点头,场面怎么看怎么魔幻。

“哎好啦好啦别点头啦!”啾啾有些看不下去,“老爸那我先跟连琛去基地啦,下次回家看你们!”

景策应好,迈开步子往车边走,连琛跟景策道了个别也带着啾啾往基地方向走。

“欸欸欸!!等一下!!”景策站在车边突然冲他们喊了一声,“儿子!你的小零食拿走!”

听到这一声,啾啾猛地想起来自己的囤粮还全部堆积在景策的车后备箱,他拽着连琛的手大步走了过去。

景策打开后备箱门将几个大袋子的零食塞进俩人手里,“行了,撤吧。”说完就开车一溜烟地跑了,剩下拎着大包小包的连琛和啾啾大眼瞪小眼。

“你……”连琛掂了下手上的袋子,委婉地问啾啾:“你逃荒吗?”

啾啾哼了一声,没搭话茬。

啾啾跟在连琛身后走进基地,破天荒所有人都在客厅。

“啊……”啾啾用手肘碰了碰连琛的腰,小声地问,“怎么都在呀。”

连琛将手上的东西放在门口的地上,顺带接过啾啾手上拿着的袋子一并放在了地上,“我跟他们说我出来接个人,就都来了,别怕。”

“嗨呀,你好你好。”苗哥看着乖乖跟在连琛身后的小孩儿,心想着这大概就是那个连琛说要骗来打职业的天才中单了,“累了吧,来就来还带什么见面礼?”

连琛牵着啾啾的手腕走到众人面前,朝着苗哥冷哼一声,“不是见面礼。”

“??”苗哥有些愣,不是见面礼的话带这些吃的是什么啊?

连琛轻轻捏了捏啾啾纤细的胳膊,眼底带着一丝笑意,开口道:“这些是小孩儿的零食。”

苗哥笑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连玖,之前提过的中单。”连琛简单介绍了一下。

ink坐在沙发上,“喔”了一声,“上次的小鱼人?你很厉害啊。”

啾啾低下头腼腆地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shins看到啾啾的脸,张大着嘴巴迟迟没有闭上。

中单?什么中单?这他妈不是你的小对象吗?怎么上次见我哭哭啼啼这次见这么多人却没有反应啊??

连琛看着shins的表情,颇有些嫌弃,“姚锐意,你干啥?”

shins看着俩人牵在一起的手,心里冷哼一声心说连琛你好家伙,要搞办公室恋情是吧。

面上却是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回答:“我在表演目瞪狗呆。”

“胡言乱语啥呢?”苗哥拍了下shins的后脑勺,有些迫不及待道:“直接试训吗?还是说你先带他休息一下?”

“晚点吧。”说完后连琛带着啾啾介绍了每一个人,啾啾小声地一个个问好。

做完这些后连琛跟其他人说了一声后带着啾啾先上了楼,“我先带他上去一下。”

“空房间还没收——”苗哥正想提醒。

“不急,他先在我房间就行。”连琛走到楼梯中央后转过头看着客厅一大帮人,“零食别动,尤其是你姚锐意。”

作者有话要说:  shins:带对象打职业是不,,真有你的。感谢在2021-06-16 21:07:29~2021-06-17 20:16: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忙着上班还要追书的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民政局、困得要睡着了、plut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