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49章 第 49 章
 
rainy一个人瘫在单人沙发上, 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是其他队选手给他发的一条消息。

【apu丶teng:兄弟这是你们队新中单?[链接]】

rainy不明所以点进了链接,看清了内容后忍不住爆粗:“卧槽!”

经过一番脑力折磨后, 没人问他在卧槽些什么,rainy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其他人问他,尴尬地开口道:“咱们今天去的剧本,那个店员拍我们发微博了。”

这一句话说完,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rainy将自己收到的链接转发到了战队群里。

啾啾掏处手机, 点进了链接。

【小静陪你看日出:在xx剧本杀兼职的一天[开心],运气爆棚, 碰到神和他的队友们来玩剧本啦![图片][图片]】

一张图是拍下的连琛给她签的名, 另一张则是他们在房间里盘线索时,被拍下的一张图。

清清楚楚每个人的脸都露了出来。

啾啾点进评论。

【s赛这个成绩去玩剧本杀不训练?春季赛不打算打了?对得起粉丝一点行不行,看看自己打的比赛有多下头】

【rg药丸】

【热评笑死, 休赛期出去玩会儿怎么了?你上班天天007吗?】

【这个粉头发的是谁?工作人员吗?长的怪好看的】

【盲猜是rg给谁淘的一个替补】

【也可能是工作人员啊,他们经理不也在?】

【我天好帅!怎么能有男人抗住死亡原相机的呜呜呜】

【那个是ye吗?rg把他从二队提上来了?】

……

评论里炸开了锅, 一半是觉得rg在s赛上没拿到好成绩还不好好训练,不学一些新战术反而出去玩, 对不起粉丝;另一半在猜测这个粉头□□亮男孩是谁。

苗哥坐直了身子,紧紧皱着眉头。本来他们出去玩是没什么的,甚至会有生活助理专门去拍队员在外团建或者在训练室训练的照片放在微博上,但是这次不一样,啾啾的合同还没有签下来, 就已经被暴露在了大众视野中。

连琛起身坐在了啾啾坐着的沙发旁的扶手上, “手机给我一下。”

啾啾乖乖将手机递给连琛。

连琛打开应用商店下载了微博,同时开口道:“这两天直接发微博公布队员名单吧。”

“可……”苗哥有些惴惴不安,“小玖的合同还没确定, 万一他家里那边不让他签这个合同,我们也没有办法。”

以前也不是没有出过这种,试训通过,签了意向合同提前公布名单,但因为选手未成年而家庭保守阻止小孩打职业比赛而使得合同作废的例子。

“不会不让的啦。”啾啾旁边的扶手被连琛占了,他只好将手臂压在连琛的大腿上。

“之前有个小孩儿也是这么说的,”苗哥说,“信誓旦旦保证家里同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未成年合同要监护人来签,最后不了了之。”

“那就先别管这条微博,左不过是个粉丝偶遇,明天下午他的监护人不就来了吗?”连琛说。

苗哥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事儿也不是操心了就有用的,索性关了手机当没看见,“不过小玖这头发真的显眼,照片里一眼看过去就你最亮了。”

“那你也染一个。”连琛漫不经心地说。

“这颜色衬得小玖更白了,我染算什么回事,把我衬得更黑?”苗哥白了连琛一眼,“再说,我一把年纪染个粉头发,多想不开呢我?”

啾啾听得直发笑,突然想起来什么,坐在沙发上高高地举起了手:“报告!连琛之前说他想染头!染林野那个红色!”

莫名被cue的林野:“……真的吗琛哥?”

被啾啾摆了一道的连琛冷笑一声,“是提过,不过他说你的头发像……”

话没说完,啾啾站起身朝着连琛压下去两手捂住了连琛的嘴不让他开口,要是让林野知道自己说他是大公鸡,那他俩还怎么友好相处?

连琛被啾啾压得往后一倒,俩人都维持不住平衡,堪堪靠着沙发背。

连琛的呼吸打在啾啾的手心,湿润且温暖。

“小屁孩,松手,呼吸不过来了。”连琛的声音沉闷,他一手支撑着身子避免自己倒下去,另一只手掰开了捂住他嘴的那两只手。

“像什么?”林野带着疑问地看着他俩。

“像那个红头发的电视明星!你跟他一样帅!”啾啾抢先开口。

连琛被他压在身下偏过头笑,“起来,小女朋友。”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还活在剧本里??

啾啾直起身子,闹了个大红脸,小声嘟囔道:“谁是你小女朋友。”

连琛也坐直了起来,啾啾站在他面前,旁边的位置就空了下来,连琛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你啊,小傻子。”

全程目睹俩人像极了调情的众人——

“你觉不觉得这俩人氛围有点奇妙?”ink靠着shins坐,他偏过头在shins耳边问。

shins抹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打着哈哈,“奇妙什么,人家竹马竹马好兄弟拿到个剧本闹着玩有啥,这要是你拿了这个女朋友的本你觉得琛哥会放过你?”

ink:“我觉得我拿到这个女朋友的本应该不会被他骗的这么惨。”

被骗的底裤都掉了的啾啾:……怎么感觉他在暗讽我?

“行了就这样,你俩别一天天闹腾。”苗哥看不下去了,把座位被占了的啾啾带到自己身边坐下,对连琛说:“小玖还挺乖你天天欺负人,你三岁是不?”

有了苗哥这个靠山的啾啾止不住点头,“就是就是!天天欺负人!”

“行了不折腾了,”连琛大手一挥,一副我不跟你们计较的样子,“去训练室打会游戏了。”

几个夜猫子也没有困意,纷纷走进了训练室。

六个人凑在一起,段位够的双排,段位不够的单排,很快进入了游戏状态。

一直到凌晨四点,shins打了个哈欠,“不打了不打了,睡觉了。”说完关掉了电脑上了楼。

也差不多到了该睡觉的点,游戏结束了的纷纷上了楼,训练室只剩下了双排的连琛和啾啾,俩人的游戏才进行到中期。

“晚上你一个人睡别从床上滚下来。”连琛说。

毕竟这个小家伙的睡姿他是见识到了,他从没见识过一个人睡觉如打仗的。

听到这句话啾啾撇了撇嘴,“上次我跟景怀睡的时候,把他从床上踢下去了,他建议我让老爸把我房间的床撤了,让我睡地板,说那样不会摔。”

连琛的眼里带着笑意,“我觉得也不是不行,要么我帮你跟苗哥提议一下?”

“不必!”啾啾没好气地回答。

俩人结束了游戏后,关上电脑上了楼。

在房间门口,连琛对啾啾说:“你要是睡不着你就来我这。”

啾啾:“不可能睡不着!你别想我跟你睡!”说完进了自己的新房间,洗了澡躺了下来。

人是困的,他已经哈欠连天了,生理性泪水都不知道流了多少,但是就是无法进入睡眠。

之前在奶奶家是熟悉的环境,在连琛房间有熟悉的人,在自己家也有着自家弟弟,这下冷不丁地让他一个人睡一间房,周边的气息都十分陌生,他困到神志不清也无法入睡。

半个小时后,他抱着自己的枕头,敲了连琛的房门,一下一下,像是敲在自己的脸上。

早知如此,话就不说的太满了。

连琛就像猜到了他一定会来一样,听到房门响就把门打开让他进去了。

“哟,不是不可能睡不着吗?”连琛忍不住调侃道,“都快半小时了,再晚点我还真以为你睡着了,我都要睡了。”

啾啾暗自咬牙,想着自己寄人篱下不能跟他计较,忍了忍,没忍住嘴硬道:“怕你睡太好,我来折磨你了。”

“嚯,”连琛挑眉,“看来你对自己的睡姿有清晰的认知啊。”

说到这个啾啾就想起第一个以人类形态跟连琛睡一起醒来的样子,自己抱着他像个八爪鱼,一点也不像一只矜持的高贵鹦鹉。

更何况,自从他住进来连琛每天都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眼下的黑眼圈遮都遮不住。他嘴上说着折磨连琛,但是还是没舍得。

一阵白光闪过,啾啾变回了鸟的样子,扑腾着翅膀踩在了连琛的头顶。

“想通了?我看你做个小鸟儿的时候睡觉不是挺乖的吗,立在鸟架上都不带掉下来的,怎么变成人你都感觉变了个物种。”连琛微微抬头,让啾啾更好地在他头上立足。

啾啾扬了扬小翅膀,嘴硬道:“我乐意!”

“你乐意就乐意吧。”连琛打了个哈欠,钻进了被窝里,打开了一盏小夜灯,关掉了大灯,躺了下去。

啾啾也打了个哈欠,从连琛的头上下来,缩在他的颈窝里沉沉地闭上了眼。

连琛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粉色的小家伙,它闭着眼,小翅膀乖顺地夹在两侧靠着他睡得香甜。

连琛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顺了顺啾啾的毛,关上了小夜灯再度闭上了眼。

·

门外,苗哥和景策站在过道上。

“我儿子是这一间吗?都快一点了还没醒呢?”景策问。

苗哥站在景策旁边,看着这个一副大佬气场很足的人莫名没有底气,“昨晚他们打游戏打得比较晚吧?可能还没醒。”

景策明了地点点头,抬手敲了敲啾啾的房间门。

叩叩叩。

没人应答。

“小玖?”苗哥试探地喊了声。

“儿子?”景策也跟着喊了一声。

没得到回应的俩人站在过道上大眼瞪小眼,景策想了想轻轻推开了啾啾的房间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期末人复习哭了

连琛连玖,作妖二人组。感谢在2021-06-26 20:45:55~2021-06-27 21:59: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薄岚 10瓶;腐衣衣、luki、奈亚托普、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