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53章 第 53 章
 
啾啾将头从枕着的臂弯里抬起来, 看着屏幕上被取消的排位和首选辅助位。

“我趴在桌上的时候想了一下,要保护你不一定要玩这种挂在你身上奶你的。”啾啾说。

“嗯?”连琛发出疑问。

“就……”啾啾抬起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只要我把对面都杀了, 你就不会死了!”

说完后啾啾还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鼠标把自己的首选再次改回了中单,“玩个能carry的。”他点进英雄列表里翻看了一圈儿,“就决定是你啦, 琪亚娜!”

连琛:“……”这小孩怎么从来不按套路出牌的啊?

“连琛你放心, 这把游戏我绝对会保护好你,在他们揍你之前我一定把他们都杀了!”啾啾甚至握了拳, 一脸正色地朝连琛说。

“我真服了。”连琛深吸一口气, 懒得搭理他,生怕自己被气出个什么好歹来还要被问句“你咋啦”。

啾啾不解的看着他,“你咋啦?”

连琛扶着额头, 生无可恋道:“……没。”

啾啾拧着眉伸手去缠他的头发玩儿,“我知道了!”他一副顿悟了的样子, 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拿着鼠标取消了排队状态,将自己的首选再度改为了辅助, “重新排吧。”

连琛被扯着头发不敢乱动,歪着头拿起鼠标重新排队,“怎么又不想把对面都杀干净了?”

啾啾放开连琛的头发,一副别装了我懂你的样子看着连琛,“羡慕别人有猫猫就直说嘛, 你直说我能让你没有甜心小猫猫吗?”

“突然玩卡莉斯塔也是, 连琛,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莫名被扣上想谈恋爱了的帽子的连琛毫不客气地抬手附上了啾啾的头揉了两把,“想哪儿去了你?”

啾啾扭着身子不让连琛摸他, 掰着指头数:“你看哈,你又玩网恋之矛救我,又要我拿猫咪给我当猫爬架。”啾啾扒着椅子凑到他耳朵边小声的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你喜欢的人啦?”

连琛听着他一套一套地推论觉得好笑,“我哪来的喜欢的人?”

“那我哪儿知道?”啾啾颇为无语地看他。

“你不知道你搁这胡扯巴拉的?”连琛伸手去捏他的后颈脖,逗得他缩着脖子笑。

“我替奶奶操心一下你怎么了?”啾啾拍开他的手,他一身的痒痒肉,被连琛捏着脖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

连琛没好气地收回手,“你搁这操心什么呢?”

俩人沉默了片刻,啾啾没忍住再次开口:“真没喜欢的人啊?”

游戏界面蹦出一个圈圈,连琛点了确认后张口:“进游戏了。”

啾啾坐直身子,进了游戏。

他的鼠标在屏幕上滑动着找英雄,“猫咪猫咪,我还没玩过猫咪呢。”

俩人进了游戏后,啾啾完全忘记了自己在游戏开始前被连琛岔开的话题,他鼠标放在技能上看着技能介绍和数值看的仔细。

连琛微微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悟了,我单方面宣布我今天是猫咪之神。”啾啾买好装备,一个w窜上了ad的头上,“等下路结束对线期我就来跟着你。”

连琛简直是懒得搭理他,但是在游戏还是不停地往下路跑去gank。

九分钟的时候下路就在连琛的gank下推掉了一塔。

啾啾十分乖巧地从ad头上下来,“连琛你来接我一下。”

埋头在上半野刷野的连琛看着在地图下面的啾啾,冷笑了一声,“做梦,自己来。”

“行吧。”啾啾回程补了一波装备,操控着小猫咪慢吞吞往连琛的位置走,“好远喏。”

连琛此时刷干净了上半野,正在对面的野区打刚刷新出来的红buff,小猫咪摇着尾巴在野区慢慢悠悠地往他的位置晃。

啾啾操控着的猫咪刚走到河道,从河道草离突然见到对面雪人推着个巨大的雪球往他的位置撞。

猫咪移速慢血量薄,一个大雪球直接砸掉了他三分之一的血,啾啾赶忙给自己奶了一口,大声喊道:“快快快来接我我要死了!!”

小猫咪没有伤害,眼见着自己血量往下掉,啾啾赶忙给他套了个虚弱。

连琛放下打了一半的红buff,穿过大龙坑的墙到河道,一个闪现到了啾啾附近,“上来。”

啾啾看到过来的凯隐仿佛看到了救命恩人,摇着小尾巴窜上了凯隐头上。

“连琛他打我!”啾啾没了危险,心下一松,“快帮我揍他!”

凯隐的装备和等级本身就比对面的努努高了不止一星半点,现在猫咪附在他身上还有这不菲的适应之力的加成,三两下就将努努的人头收入囊中。

后半程游戏啾啾就挂在连琛身上给他奶,偶尔q摸鱼飞弹摸一下对面,连琛开团的时候他就放大招。

连琛被他保护的好,一次也没有死,而一直挂在连琛身上的啾啾就更不可能被击杀了,游戏结束后俩人数据好看的有些离谱。

这局游戏结束出来后,啾啾再度换回了中单位和连琛双排,俩人中野联动人挡杀人,上了个大分。

接连着几局游戏结束后排队途中,连琛皱着眉揉了揉发热的手腕,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的手腕活动了一下。

啾啾瞅到他的动作,轻轻皱了眉,“不打了吧,休息一会。”说完后取消了排队。

连琛不置可否,将游戏最小化,整个人往后一靠,“欸你真变了好多,之前打游戏的时候还不能接受旁边有人说话,现在都可以自己大声喊了。”

啾啾想着自己在野区那一波喊连琛接他的声音好像确实有点大,有些脸红,“救命要紧,救命要紧。”

“行了行了又没笑你。”连琛站起身揉乱了啾啾的头发,“我去给奶奶打个电话。”

说完后连琛推开椅子走出了训练室,接了杯水坐在了客厅沙发上给奶奶拨过去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上来。

“小琛呀。”

“奶奶您在干什么呢?”

“小郑在陪我看电视呢,她在家里也好,不然你不打比赛的时候我也不敢换电视频道生怕调不回来。”

连琛勾起嘴角,“您觉得好就好。”

“对了啊小琛,前两天你爸爸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今年会回来过年,”奶奶的声音有一些迟疑,“我想着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给忘了。”

连琛勾起的嘴角平了下来,声音也淡了不少,“嗯,知道了。”

“跟你爸爸置什么气呢,他怎么都是你爸爸啊。”奶奶在另一边苦口婆心道,想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担忧,“你不会因为他回来了你不回来吧?”

“不会,怎么会不陪您过年。”连琛轻声说着。

“那就好那就好,记得回来的时候把啾啾带回来,别把它单独放在你们那里,小鸟儿胆小着呢。”

连琛想着啾啾在训练室里耀武扬威的样子,觉得现在的啾啾才不胆小呢。

莫名的感觉坏情绪被吹散了一些,他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知道啦,奶奶你注意保重身体啊。”

祖孙二人寒暄了一会儿,挂断了电话。

啾啾走出训练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放空自己的连琛。

他拿起连琛喝了一半放在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在连琛身边坐了下来,“咋了你这?”

“我爸今年过年要回来了。”连琛说。

啾啾的脑子里映出了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的影子。啾啾在连琛家十数载,与连琛父母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他只知道在连琛决定打职业之前,连琛的爸爸第一次放下手头的工作从大洋彼岸飞了回来跟自己儿子大吵一架,在连琛去打比赛的这么多年里,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啾啾不知道该说什么,安静地坐在连琛旁边。

也不是太安静,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多动症似的玩一下自己的衣角挠一下自己的头发。

啾啾一直在连琛的余光里,连琛看着他一副想说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觉得好笑,抬手挠他的腰,逗得啾啾边笑边倒在他腿上。

“你干嘛呀!”啾啾后脑勺枕在连琛的腿上,从下往上看着连琛的下巴。

连琛伸出一只手放在他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柔软的发丝,“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啊?”

“嗯……”啾啾想了想,“你离开家的时候你爸爸是不是骂你了?他是不是不希望你打比赛?”

那一天连琛和他爸从晚上吵到凌晨,但是具体吵架的内容啾啾却没有听清,他只知道最后连琛爸爸从他房间出来的时候脸上是失望和厌恶。

和啾啾听清了的一句“随便你吧,我不会管你了。”

连琛闭上眼回想着那一天晚上的事儿,回忆如潮水涌入他的脑海中。

“差不多吧,说我不务正业不好好读书,就想着玩游戏。”连琛嘲讽地笑了笑,“他觉得打游戏没法儿当正当职业,我就该好好读书接他的班。”

啾啾听着他说话,抬手把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拿下来放在自己身前捏了两下,“那你现在打出了成绩,你爸爸应该也不会说什么了啊。”

“我跟他吵架吵那么久当然不会因为这一件事。”连琛说,“反正他应该是不能理解我的。”

“啊……”啾啾微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别管了,没事儿,过年回去你陪着奶奶玩儿就行,他在家也不会待很久。”连琛说,“从小到大他也没怎么管过我,这会儿也管不住我了。”

啾啾盯着他一言不发。

连琛觉得有些好笑,“行了别看着我了,你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喜欢的人吗?”

“嗯?有吗?”小鸟儿果然被连琛带跑偏了,他直起身子坐起来,两手撑着沙发一脸期待看着连琛。

连琛坐直身子拿起桌上的水杯,将最后一小口水喝了下去,有些痞气地看着啾啾。

“当然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琛,嘴硬是不行的!感谢在2021-07-01 02:42:35~2021-07-01 20:27: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ockatoo 2瓶;腐衣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