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58章 第 58 章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 苗哥打开训练室的门,冲里面喊道:“毛孩子们来活了!”

“约到训练赛了?和哪个队?”连琛眼睛盯着屏幕,头也不回地问。

“下午四点, 和apu。”苗哥巡视了一圈,总觉得今天训练室少了点色彩的样子。

仔细一想,训练室里似乎少了小粉毛和小红毛,“……咱们队俩中单呢?”

“不知道, 在睡觉吧?”shins接下话茬。

苗哥有点不信, 林野算得上是整个基地里最努力训练的人了,平常虽说不是起的最早的一个, 但也不会所有人都在训练了他还不在。

“别是昨天拍照着凉生病了吧?”苗哥有些担忧, 像极了老妈子,“连琛你不是还带着小玖去楼上健身房了?他不会一出汗冷热交替身体不适吧?连琛你打完这把上去看一眼?”

苗哥在这一头担忧,啾啾在另一头睡得东倒西歪, 整个人瘫在床上,被子大半落在地上, 只剩看看一角遮住了肚子。

“阿嚏——”啾啾一个喷嚏把自己打醒了,他挠了挠头茫然地坐起身, 从床头柜上拿下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14:28。

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可真行。

他打着哈欠下了床,走进了浴室打算洗个澡清醒一下。

连琛在他门口敲门没听见回应,以为小孩儿还在睡没听见,轻手轻脚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床上空荡荡的, 不仅人不在, 被子也没了,只有浴室哗啦啦的水声象征着这间屋子里还有个人。

连琛走到床的另一边,果不其然看到摊在地上的被子, 认命地弯下腰将其捡起来放回床上。

他抬手在浴室门上敲了两下,里面的人似乎没有听见,完全不在调上的歌声细碎的传出到连琛的耳中。

“啾啾?”连琛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依旧没有反应。

啾啾一边洗澡一边唱歌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听不见其他声音,他洗完澡后满足地擦干身体哼着歌,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就走出了浴室门。

然后和连琛四目相对。

连琛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看,粉头发的少年带着潮气,白皙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色,只一眼,连琛慌忙地回过头。

“……你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啾啾被床上坐着的人吓了一跳,他三步并两步走到衣柜前找到衣服穿好。

“苗哥以为你病了,让我上来看看。”连琛背对着啾啾低着头坐着。

啾啾换上了那件粉色的鹦鹉卫衣,穿了条宽松的浅色牛仔裤,打着赤脚走到连琛身旁,“我没有啊,我昨天和林野打游戏打到天都亮了,睡得比较晚。”

“好了?那下去吧,晚点要跟别的队打训练赛。”连琛听着声音由远及近,转过头说。

啾啾看着连琛,问:“你是不是病了?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耳朵红红的连琛:“……热的。”

“喔。”

“行了下去吧,shins去叫小野了,就等你俩了。”连琛起身打开房门率先走了出去,啾啾跟在他身后。

“来了?”苗哥看了一眼穿的十分青春活力的啾啾,“听小野说你俩早上八点多才睡呢?还挺行。”

虽说职业选手打rank打到深更半夜是常态,但是直接通宵到早上八九点的还是少数,高端局本身排队就慢,过了五六点就更难排到人了。

啾啾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掩饰尴尬。

“跟apu的训练赛约了两场,一场让小野上,一场让小玖上。”苗哥说,“都别紧张,就是让你俩都适应一下lpl队伍的基本水平。”

apu在lpl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队伍,去年的春季赛就是apu和rg打的,最终rg是以3:2险胜对方赢得的奖杯。

“他们的中单十分擅长打支援,跟他对线要么把他困在中路,要么跟他拼支援速度。”分析师对林野和啾啾说,“你俩都没跟他们打过,跟你们讲讲主要的注意事项。”

分析师摊开他的本子,一点一点给俩人讲,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差不多就这些。”分析师合上本子,“准备一下打训练赛,林野先上。”

林野点点头,做到自己位置上,登上苗哥给他们的专门用来打训练赛的账号,戴上了耳机。

“你去他旁边看着吧,不过不要说话也不要出言提醒。”分析师对站在一旁的啾啾说。

“啊,好。”啾啾走到了林野的座位背后,跟椅子隔了些距离,看着林野的屏幕。

林野选择的是刺客诡术妖姬乐芙兰,对面的中单是卡牌大师崔斯特。

乐芙兰属于一套秒人的刺客英雄,爆发高有位移。

而卡牌则是打支援的英雄,他的大招可以显示地图上所有敌方英雄的位置,并且经过引导后可以传送至5500码以内任何地方。熟练的卡牌可以精准找到自己合适的落地位置进到战局中。

但是卡牌这个英雄前期不算强势,乐芙兰这种刺客英雄时不时可以上前骚扰。

林野虽然不是第一次跟他们打训练赛,但是打的训练赛次数屈指可数,这时候还是有一点紧张,一个走位不慎被卡牌切出来的黄牌定在原处,挨了一个q和两下平a。

索性前期的卡牌伤害不高,对乐芙兰造不成威胁。

就在啾啾皱着眉在心里发出“就这?”的感叹时,卡牌升上六级,第一时间开大配合打野抓了一波上路。

“卧槽他们算准了的!”rainy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从这时候开始,卡牌就靠着tp和大招上下两路飞,中路对线打不过乐芙兰那就不跟她打,线到了之后吃个兵就转头去边路了。林野拿的乐芙兰毫无作为,中路别说留住卡牌了,甚至直接见都见不到卡牌的影子,拼支援速度又没有卡牌快。

第一局不出意外的落败了。

“半小时后第二局,咱们先来盘一下。”分析师拿着本子看着自己记录的东西。

“apu这一手真是名副其实的全图流啊。”rainy瘫在椅子上说,“中单卡牌打野梦魇上单慎辅助加里奥,ad恨不得自己也能传送。”

卡牌梦魇慎加里奥四个英雄,共同点是大招都是远距离支援,倒真的应证了一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相比起来他们的阵容就显得格外笨重了。

“小玖,如果下一把对面还是这个阵容,你拿什么英雄?”分析师问道。

啾啾想了想,要么拿那种前期有击杀点可以将卡牌的等级压制住的中单,要么就跟他一样,拼支援,你快我和你一样快就行了。

“我的话……”啾啾拧着眉想了想,“龙王吧。”

龙王这个英雄虽然不像卡牌一样可以瞬时传送,但是他的支援速度也是不遑多让的,再加上支援配合着控制,也能打出效果。

“我上路干脆拿个铁男,对面人一来我就把对面关起来算了。”rainy上一把被对面抓的人头都大了,此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

铁男的大招是将自身和他选中的目标关在一个区域里进行1v1,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全图流的支援。

“铁男也行,如果拿铁男的话慎的用处就没有那么大了,把对面梦魇ban掉或者干脆选了给连琛,中路在龙王加里奥里面二选一。”分析师说。

众人你一句我一嘴的讨论着,第二场训练赛轮到啾啾上了。

对面选出卡牌之后,rainy直接替啾啾拿下了龙王。

正当啾啾思考着怎么跟卡牌拼支援的时候,对面最后一选选下了时间刺客艾克,并且在最后一秒换给了中单,而卡牌大师则给了ad。

“卧槽?ad卡牌??”

啾啾皱起眉头,他一开始以为自己中路对线的是卡牌,这手龙王拿出来可以跟他拼支援,但没有想到跟自己对线的人由卡牌变成了艾克。

龙王打艾克并不好打,龙王的攻击是靠着三颗环绕在他身体附近的行星,而艾克这种贴脸英雄则正好克制住龙王,躲掉他的控制技能后基本就像爸爸打儿子。

啾啾被打的苦不堪言,靠着细腻的操作也没办法救活自己。

好不容易伤害起来了一点,可以靠着超远距离飞行gank,又会被对面的卡牌截胡。

ad卡牌前期虽然不行,但是后期装备起来了依旧可以靠大招飞其他路切黄牌定人,仅靠着平a都能打出不菲的伤害。

第二局依旧败了下来。

啾啾愣坐在椅子上,自己打游戏的时候,对面最多也就是双排,从没有过这种专门针对bp作文章的事情发生过。

“是不是感觉到了比赛和自己玩游戏不一样?”连琛起身走到啾啾身边,揉了揉他的脑袋,“平常一个人玩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带一个队,只要你ter对面你就能乱杀,但是打比赛不一样,不是说进了召唤师峡谷比赛才开始的,比赛是从你坐上台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

“bp是比赛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却是你游戏里不起眼的一部分,打rank的时候可以自信空ban或者随便ban英雄,但是比赛的时候ban的每一个英雄,拿出来的每一个英雄,都是要经过多番考量的。”

啾啾静静的听着连琛跟他说话。

输游戏不是没有过,但是这种整场游戏都十分憋屈的情况却是真的第一次。

啾啾呆呆地张嘴 “啊”了一声。

“慢慢来吧,你和小野的操作都可以的,这才是开始,不要急。”

啾啾很小幅度地点头。

“打完了是不?”苗哥走进来,手上拿着个很小的快递袋,“看你们这样就知道输了,没事儿训练赛训练赛,训练而已,小玖小野你俩别钻牛角尖,输几场训练赛没什么。”

啾啾和林野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好。

“连琛,你的快递,我刚刚顺手给你拿过来的。”苗哥将快递袋递给连琛。

连琛接过快递,看了一眼,丢到了啾啾的怀里,“喏,你的。”

“欸?小玖买了啥?”苗哥问。

“发绳,头发有点长。”啾啾低声说,将快递袋放到桌子上。

苗哥看着啾啾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试图找下气氛,把桌子上的快递袋拿起来,“我还没仔细看,我看看你买了个什么发绳。”

“韩版潮流水钻公主风超仙……”苗哥越念声音越小,带着满脸的疑问看着啾啾,“真的是你买的?”

作者有话要说:  比赛内容依旧是我编的,别深究呜呜,我龙王卡牌玩的都像脑溢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