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62章 第一更
 
“好看那就送你了!”啾啾轻轻捏了下连琛的手指, “反正我还有一个,欸嘿嘿。”

连琛心力交瘁地点了点头。

买发圈的时候为什么要让他自己挑?连琛简直想给当时的自己一拳。

连琛拿着啾啾的鼠标挑了一部他之前看过的电影,将音量调低, 把电脑上的头戴式耳机拔了下来,插上了手机用的入耳式耳机,一人分了一只。

啾啾把自己的椅子往旁边挪了一点,让连琛拖着椅子跟自己一人一半位置, 俩人安详的看着电影, 时不时低声说两句话。

连琛始终不习惯自己的手腕上有个别的东西,总是下意识地拿手去碰啾啾戴在他手上的发圈。

啾啾的余光能瞅到他的动作, 他扬起得意的笑容, “喜欢吧?”

连琛不是很想搭理他,他将发圈往上撸了一点,轻轻揉着自己贴了膏药的手腕。

“要么我给你揉揉?”啾啾凑到连琛没带耳机的那边, 轻声说。

连琛挑了挑眉毛,“那不必了, 我怕你下手没轻重我明天就退役。”

啾啾皱着眉头有一丝不满,“你咋老不信任我!”

连琛一边揉着自己的手, 一边慢慢悠悠地说:“那你回头跟理疗师学学?”

“行啊,”啾啾点头,“理疗师啥时候来?”

“等会就能打电话叫他来。”连琛说,“但是今天太晚了,看完电影你就上楼睡觉, 别折腾了。”

除了行吧啾啾没别的话可以说, 他歪着头,一手撑着额头,认真看起了电影。

看到一半的时候, 啾啾突然意识到了为什么连琛要给他换这个电影。

太平淡了,平淡的他已经打了一万个哈欠。

“困了?困了睡觉去。”连琛看着旁边脑袋不停往下栽的啾啾,忍住了笑容轻声问。

啾啾皱着眉揉了揉眼睛,晃了下脑袋,声音软糯糯地说:“没,没困。”

连琛不置可否,视线投入到电影上去。

是一部节奏慢的文艺片,挑出来就是为了让小家伙看着犯困好上楼睡觉的。

又过了约摸半个小时,他突然肩膀一重,耳边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小家伙撑不住无聊的剧情,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然而因为睡地不太安稳,头一偏脑袋靠在了连琛的肩膀上。

旁边四个人打游戏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逐渐弱下去,他能听见的只有靠着他睡觉的小孩儿的匀称的呼吸声。

他轻手轻脚地将啾啾另一边耳朵上戴着的耳机摘了下来,想把啾啾弄回房间去睡。

他的手腕不允许他把啾啾打横抱起来,思虑再三后,连琛在啾啾耳边轻声将他喊醒了。

啾啾皱着眉头,“嗯……”了一声,尾音被拉的极长,带着一丝缱绻。

“上楼睡觉好不好?”连琛一只手环着啾啾的后背,用气音小声说。

啾啾的脑袋还靠在连琛的肩膀上,“好……”

“那你起来自己走?”连琛说,“我手上有药,抱不了你。”

没有睡醒的啾啾说话不过脑子,“那我变成鸟你把我……”

话音未落连琛立马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阻止他接着往下说,同时偏过头看了一眼另外四个人。好在他们几个都戴着耳机在峡谷里奋战,没有听见啾啾说的话。

啾啾嘴巴被捂着,意识还没有回笼,他微张着嘴,舌尖探出,在连琛的手心里舔了一下。

连琛被他舔的一阵瑟缩,收回了手,在啾啾的后腰上轻轻拍了一下,“别闹。”

啾啾迷离的眼里还有轻微的水雾,他就这么看着连琛。

“哎……”连琛想了想,将啾啾的手腕搭在自己肩膀上,贴着膏药的那只手搂着他的后背,另一只手托着他的屁股,把人抬了起来。

索性小孩儿轻,即使冬天衣服穿的厚也还在连琛的承受范围内。

他托着啾啾站起身,啾啾顺势将两条腿缠在连琛的腰上,脸贴着他的颈窝,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连琛的脖子上。

咔哒。

连琛带着啾啾上了楼,打开了啾啾房间的房门,把啾啾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关上灯下了楼。

他回到训练室的时候,其他四个人纷纷朝他行注目礼,吓了他一跳,“怎么了?”

rainy拧着眉毛,犹犹豫豫地开口:“琛啊,你跟小玖是不是有点……过于亲密了?”

刚刚连琛把啾啾抱着离开训练室的时候,他们几个正巧看见了,四个人面面相觑,差点儿集体挂机。

“从小一起长大毕竟。”连琛并不想解释太多。

“不是哥,”rainy说,“就算从小一起长大,你俩这样也有点亲密过了头啊,他十七岁,不是七岁。”

“在我看来没有差别。”连琛拿了个小椅子坐在rainy后面,“你再排一把我看着。”

rainy挥了挥手,“不排,晚点再排,我现在觉得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连琛失笑,四个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他的脸上,“我的事情,我什么事情?”

“我记得苗哥说你刚进队的时候跟家里闹翻了,让我们不要提父母的事情。”rainy说,“我一开始以为的是你因为打职业的事情跟家里闹,还在想打出了成绩就好了,但是打出成绩后我也从没见你跟你父母联系过,你唯一打过电话的家人就是你奶奶。”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跟你父母闹崩?”rainy的神色严峻。

见着其他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的样子,林野找了个给家人打电话的借口出了训练室,还顺带把门关上了。

除了林野,他们四个人在一起同吃同住这么长时间,感情早就比亲兄弟还要亲了,毕竟一个队的几个人能一直在一个队,除了prof退役改变了队员,其他人从没变过,没人离开没人转会,互相陪伴着成长。

连琛轻叹了一口气,“有烟吗?”

ink赶忙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烟盒递给他,连琛从中抽出一根点燃,用力吸了一口。

吐出的白雾让连琛的脸变得有一些朦胧。

“我跟家里闹崩,打职业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连琛弹了下烟灰,“主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爸妈不能接受我。”

除了shins知晓之外,ink和rainy觉得自己似乎猜对了,却又不敢保证,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他们不接受,我喜欢男生。”连琛抽了一口烟,将烟雾吐出。

话说出口后他没忍住轻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的父母这么几年来都不能接受的事情,他也没指望他的队友接受,他知道shins能接受完全是因为shins跟他抱怨过女朋友总给他看一些俩男生谈恋爱的小说和别人剪辑的视频,他之前旁敲侧击地问过,知晓了shins的态度,他觉得都是恋爱与性别无关。

“没事儿,你们也不用介意。”连琛嘲弄地笑了笑,“明年我就不打了。”

三个人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短短几分钟内知晓了两件天大的事。

ink率先反应过来,皱着眉说:“谁他妈介意啊?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啊??相比这个你说明年你不打了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连琛扬了一下贴着膏药的手,“手不行了啊。”

“琛哥啊,”rainy拿过连琛手上的烟盒,取了支烟给自己点上,“墨水儿不介意,我也不介意,锐意天天被他女朋友灌输这种东西多半也不会介意,新时代大老爷们谁介意这个?相反我们更介意的是你说你不打比赛了这个事。”

“你不会是因为我们知道这件事才不打比赛了吧?”ink语气有些激动,“我们不介意啊你喜欢男生喜欢小玖你就喜欢,想谈恋爱你就谈啊!”

“不是因为这个,”连琛说,“我很早就跟苗哥说过了,我之前手就打过封闭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消化了这段谈话。

“那你……真的喜欢小玖?”ink小心翼翼地问。

连琛没点头也没摇头,“嗯哼。”

瞧着连琛这个样子,这件事情就是八九不离十的了。

“那他喜欢你吗?”ink接着问。

“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shins听着后面的对话一头雾水,“小玖不是琛哥男朋友吗?我上次回来的时候他就这么跟我介绍的啊。”

连琛想着那会儿的乌龙,他那会儿对啾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加上刚刚睡醒脑袋不清醒,随口编的理由罢了。

“不是啊,我骗你的。”连琛忍不住笑了出声。

“……那你牛逼。”shins朝他竖起了大拇指,“那我看小玖那样他也喜欢你啊,对你又那么依赖。”

连琛伸了个懒腰,轻轻摇了摇头,“他对我只是依赖而已。”

毕竟在小鸟的交际圈里,连琛是他整个鸟生中的重心。

“意思是,他还不知道你喜欢他是不?”rainy问。

“是啊,”连琛摆弄着手腕上的发圈,“你们也别说,他喜欢女孩也好喜欢男孩也好,喜不喜欢我都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不能因为他对我足够依赖就强行把他绑在我身边。”

“兄弟,牛。”

“这思想觉悟,有点高了啊琛。”

“顺其自然呗。”连琛说,“再说了,我现在的生活重心也不是恋爱啊,我做梦都想要个s赛冠军让我光荣退役。”

“没事儿琛,谈恋爱跟夺冠不冲突,你看锐意就知道了。”rainy说,“咱兄弟几个给你做僚机,你放心大胆的去。”

连琛:“……”谁要你们做僚机?我他妈还不如不告诉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连琛和他的三个僚机。

啾啾,危。

赶了一章,老样子第二更晚点写完发,宝贝们早点睡,别等。感谢在2021-07-06 15:14:42~2021-07-07 20:3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咕噜噜 10瓶;椋君、腐衣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