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65章 第二更
 
rg众人过了一段每天打游戏手酸跑步腿酸的日子, 终于盼来了一天假期。

“元旦,基地放一天假,你们准备干啥?”头一天中午吃饭时苗哥特意问了这个问题。

“没啥想干的, 但是我的腿说它想休息一天,元旦那天可不可以别让我运动了?”ink说。

“明天休息我今晚去找婷婷,”shins拿出手机给自己女朋友发了个消息,“挺久没见到了, 我想跟她一起跨个年, 今年春节要带回家了。”

“就带回家?你才多大,急着结婚?”ink问他。

shins:“和我多大没关系啊, 我还在读书那会儿就和婷婷谈恋爱了, 现在她大学都快毕业了,算起来有七八年了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回忆,“我和她初中就是同学, 高中又在一个班,然后就在一起了嘛, 我高中还没读多久就收到了青训队的邀请,那会儿电竞行业也不发达, 家长老师轮番劝我,我也不听,硬着头发去训练,打lspl,升上lpl再到今天, 婷婷从头到尾都在支持我, 这么好的老婆不赶紧娶回家?”

一屋子的单身狗,羡慕地送出祝福。

“欸小玖,你跟连琛关系这么好, 有没有想过如果他谈了个女朋友怎么办?”shins话题一转,问啾啾。

啾啾愣了愣神,摇了头,他好像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想想?”shins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给好兄弟打探口风的机会,忙追问下去。

啾啾低着头思索了片刻,如果连琛有女朋友了的话,啾啾就还是他养着的可爱小甜鸟,那万一连琛的女朋友不喜欢鸟怎么办?啾啾皱了皱眉头,连琛会为了自己的女朋友把他送回景家吗?那如果连琛的女朋友对小鸟谈不上喜欢与否,但是喜欢小猫小狗怎么办?他可没法儿跟猫猫狗狗共处!

他的表情生动,连琛看着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忍俊不禁。

shins接着追问:“会祝福他吗?”

啾啾的脑子里陷入了连琛的女朋友不仅不喜欢鸟还养了猫猫狗狗的思维怪圈里,没听清shins的话,小声喃喃道:“别了吧……”

shins不了解啾啾,不代表连琛不了解啾啾,连琛看着啾啾这副样子就知道小孩儿肯定钻了个什么牛角尖。

“行了别想了。”连琛抬起手在啾啾面前晃了两下拉回他的注意力。

啾啾的思绪回笼,听见shins问他:“为什么不祝福啊?你跟连琛这么多年朋友是吧?”

啾啾压根没听见祝福不祝福的事情,此刻一头雾水,“祝福什么?”

他又偏过头看了看连琛,迟疑地开口:“那……恭喜发财?”

连琛:“……”还挺牛。

“行了别贫了,你老闹人小孩儿干什么?”苗哥说,“那就是shins今天晚上离开基地,其他人都留在基地对吗?”

啾啾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高高地举起了手:“我我我!还有我!”

连琛有些意外地看向他,问道:“你干嘛去?”

“元旦!”啾啾掏出手机给连琛看微信消息。

【景怀:哥,31日晚上我有跨年演唱会,你能来吗?】

连琛明了地点点头,跟苗哥报备道:“苗哥,还有我,不过我俩晚上应该会回来,就是比较晚。”

“你俩一起?”苗哥问,“干啥去啊?”

啾啾还没有回答,另一边的小野也举起了手,“苗哥,我也是。”

他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桌子下面,长时间没有动静的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下去。

“行。”苗哥点点头,看向rainy和ink,“要么你俩也出去拉倒?”

rainy:“……倒也不必,我在宿舍睡觉挺好的。”

ink:“我也不想出门,他们玩他们的吧。”

“行,那就这样。”苗哥说。

下午训练结束后,shins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便出了门,连琛和啾啾还有林野则是在训练室待到了快九点。

“小野,”啾啾凑到林野身边,轻声问道,“你是去景怀的演唱会吗?”

林野闻言眼神一顿,随即摇了摇头,“不是。”

“喔……”啾啾觉得有些可惜,“要是就好了,咱们三个能一起去。”

林野冲他笑了笑,“你和琛哥玩的开心。”

“你也是呀!”啾啾回以一个笑容,“那我和连琛先走了。”

啾啾和连琛同训练室的人告了个别,上楼回到各自的房间拿上了出门穿的厚衣服,一同出了门。

连琛开车,啾啾坐在副驾驶上。

“连琛啊,”啾啾突然想起中午吃饭时候的话题,忧心忡忡地说,“你找女朋友……可不可以找个不养猫不养狗还喜欢小鹦鹉的呀?”说完还手掌合了个十字在面前,“我超乖的!”

连琛失笑,原来啾啾今天钻的牛角尖是这个啊,他装作为难的样子皱起了眉头,“这可不好说……喜欢这个东西没有标准的。”

啾啾苦着张脸,“那……你找了个女朋友的话会把我送走吗?”

“那可说不准,除非你乖乖的。”连琛问。

啾啾气结,“我要告诉奶奶你欺负我!”

连琛看着啾啾在一旁炸毛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他没再回话,专心开车。

啾啾在一旁坐立难安,扭一扭肩膀拱一拱屁股,不得消停,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开口:“好嘛,我乖就是了……”

“行了逗你的,怎么可能送你走。”连琛说,“下来吧,到了。”

景怀给他的是两张前排vip的电子票,俩人检了票就进去做了下来。

这俩位置离舞台极近,啾啾往后望去,体育馆内已经坐满了大半,不少人拿着景怀的灯牌高举过头顶。

“好多人哦……”啾啾忍不住感叹道。

连琛轻笑道:“这地儿日后也会拿来打比赛,打得好的话以后也会有写着你名字的灯牌,也会有这么多人像喜欢他一样喜欢你的。”

突然间,整个体育馆的灯光暗了下来,礼炮声烟花声响起,景怀穿着剪裁良好的白色西服走上舞台,舞台下的女孩儿们的尖叫声响彻云霄,经久不衰。

景怀给啾啾的那两张门票位置不仅仅是靠前,更重要的是这几个位置是景怀站在舞台上可以看见台下的人的。

景怀看到啾啾和连琛,俏皮地冲他们眨了下眼睛,惹得他们俩后方的女孩儿们尖叫连连。

景怀的嗓音清澈,又有着明显的少年气息,整个舞台虽然大,但是歌曲排列得当,快歌慢歌一首接着一首,一直维持着体育馆内火热的气氛。

“还别说,景怀唱歌真的好听。”连琛感叹道。

“难道我唱歌就不好听吗?”啾啾微微仰起头看着他问。

连琛思索了片刻,觉得在景怀的演唱会上似乎说不出违心话来,“你唱歌,挺独特的,你像个原创歌手。”

“你是在夸我唱歌好听吗?”啾啾眨巴着眼看他。

连琛无情地摇头,“不是,在说你唱歌跑调。”

啾啾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将视线再度投到舞台上的人身上去。

在聚光灯簇拥下的景怀,明亮又温柔。

最后一首歌开场的时候,景怀的余光瞥向了那个他留下来的最好的位置,也是整场vip席里唯一一个,从头到尾空着的位置,他垂下眼眸勾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很快又恢复了神情,“接下来的这首歌将是今天最后一首歌,祝大家新年快乐。”

林野靠在最后排门边的墙壁站着,听完了整场演唱会。

“先生……”工作人员有些为难地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拿着位置顶好的vip票检票进来却整场演唱会都站在甚至看不清大屏幕的最后一排看完整场演唱会的人,他出言提醒道:“只剩最后一首歌了,您真的不去前排吗?”

“不必了。”林野站在黑暗里,冷言拒绝道。

“那好吧。”工作人员只得任他站着。

能拿到vip票的人都是不缺钱的主,要么就是圈里哪位腕儿的朋友,惹不起。

舞台上其他的光源一霎间全部消失,只剩下一尾暖黄的灯光打在舞台中心,景怀坐在白色的高脚凳上,面前放着立麦,他单手握着立麦,手指跟着旋律在杆上轻点,直到进入主歌,他开口轻轻唱。

“你陪伴我多长时间

你说爱我没有期限

我看着你的眼

像瞌睡时突然惊醒的惊慌

我没告诉你

我第一次见你时

心情便是这样

……”

整首歌轻慢,台下的躁动也随着歌声入耳渐渐静了下来。

连琛微微转头,看向旁边粉头发的啾啾,在黑暗里他的眼睛更为明亮,像天上最闪耀的那颗星星缀在了他的眼眸。

一首歌结束后,零点的钟声响起,景怀站在台上冲着台下鞠躬,“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在一阵掌声中,景怀退场,留下一片不息的掌声。

站在最后的林野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拉上了外套的拉链,推开旁边的门离开了体育馆。

啾啾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场面,他好奇的往另一边瞧了瞧,正巧见道斜后方有一对情侣相拥热吻。

他从前见到的情侣接吻都是在和奶奶看到电视剧中,他哪儿看过有人当着他的面接吻啊?

他有些尴尬地转过头看向连琛,正巧与连琛的视线相撞。

“你……”啾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连琛轻轻揉了揉啾啾的头发,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新年快乐,宝贝小鸟。”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还有一更,有的宝贝别漏了qu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