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74章 二合一
 
家里一片寂静, 冗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奶奶……”连琛抬起头看向站在二楼的奶奶,开口喊了她一声。

奶奶扶着扶手一步步下楼,连琛赶忙踏上楼梯将奶奶扶下来, 沙哑着声音在奶奶耳边说:“奶奶对不起……”

奶奶抬眼看了连琛片刻,拍了拍他扶着自己的手,“小琛你先带着啾啾回房间吧,我跟你爸妈聊会儿。”

连琛没有松手, 固执地挽着奶奶的胳膊, 他不在意他的爸妈知道这件事,也不在意这两个人怎么看待自己的性向, 但是他在意奶奶, 他怕奶奶失望。

“没事儿,你先回房间。”奶奶冲连琛笑了笑。

连琛看着奶奶扯出来的笑容心疼地厉害,偏偏奶奶还在一个劲儿的安慰他说没事。

他扶着奶奶在沙发上坐下来, 面色不佳地看了连翔宇一眼,上楼关门回到了自己房间。

连琛坐在书桌前, 两手撑着额头止不住地颤抖。

“我为什么要跟他呛,我顺着他说话不就好了。”连琛自责地敲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他妈这张破嘴。”

啾啾看着他现在的样子也不好受,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拿着小翅膀摸摸连琛的脸,一下又一下。

“不怪你呀连琛,”啾啾迈着小短腿儿挪到连琛的手臂中间, 仰起头看他, “你爸说话真的太让人生气了,奶奶听到了只是个意外。”

他们父子俩从连琛初中奶奶住院那件事情爆发过后,一贯以来的相处方式就都是这样了, 极少数的几次见面,都是连翔宇数落连琛哪哪儿都不行,连琛回击,难听的话两个人都没少说,连琛在奶奶面前有多懂事儿,在父母面前就有多浑。

“啾啾你先别站这儿,”连琛说,“你去窗边待会儿,我想抽根烟,别熏着你。”

啾啾摇了摇头,“我陪着你,熏不着我的。”

小家伙赖着不肯走,连琛也不好撵他,他平复下呼吸环顾了一圈自己的房间。

他没什么烟瘾,只有在偶尔烦躁的时候才会抽烟,在家顾及着有奶奶和小鸟儿,也就从未在家里抽过烟,整栋房子里没有一个烟灰缸。他看到床头柜上自己喝水用的玻璃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起身上前两步拿起烟灰缸自己走到了窗边,点燃了烟一根接着一根抽。

啾啾一开始还能忍受一下不算重的烟味陪在连琛旁边,等到连琛点燃了第五根烟的时候,啾啾忍不住了。

“连琛你……”啾啾拿小翅膀捂着鼻子,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别抽啦别抽啦。”

连琛把手上的烟搭在玻璃杯的杯口,将捂着鼻子还要凑在他跟前陪着他的小鸟儿带着去了房间的另一端,烟味弥漫不到的地方。

“对不起啊啾啾,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能怎么办,你先待在这,这边应该闻不到味道。”连琛摸了摸啾啾的头说。

今天一天啾啾都不知道自己听连琛说了多少个对不起了,他明明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人啊,他应该永远意气风发才对。

“你别跟我说对不起呀……”啾啾心疼地说,“你没有对不起谁呀。”

连琛走回窗边,拿起未抽完的那根烟接着抽了起来。

啾啾不管不顾地飞过去陪到他身旁,顶着难闻的烟味固执地站在连琛拿着烟的手上。

“行行行不抽了。”连琛无奈地摁灭了烟,站在窗前发呆。

“为什么你爸爸那么生气?”啾啾受不了长时间的沉默,开口道,“你不能喜欢男孩子吗?”

连琛自嘲地笑了笑,“我做什么他不生气?”

啾啾有些唏嘘,连琛接它回家起家里就只有他和奶奶两个人,在连琛小时候,连翔宇回来的次数虽然也不多,但好歹每年会回个一两次。

在它的印象里连翔宇就是个严厉又不苟言笑的人,小时候连翔宇归家最常说的就是连琛只会疯玩儿不学习,连琛小时候还会委屈地跟他解释因为是过年在放假才会玩儿,平常都有好好学习的,但连翔宇却一直相信眼见为实,觉得连琛在自己眼前都不学习,自己不在家后肯定更不会学了。

甚至有一次小连琛和啾啾在家里闹腾没听见奶奶喊吃饭的声音,连翔宇大怒说连琛不尊重奶奶,说奶奶每天辛辛苦苦照顾他却连喊他吃饭都喊不动,连琛跟他大声辩解说不是这样的,但连翔宇就是不听,甚至想把啾啾给扔掉。

那是啾啾记忆里连琛第一次跟连翔宇对抗,小连琛满脸泪痕固执地把小鸟儿抱在自己怀里不让人碰,连翔宇和姜亦旋靠近他一步他就又哭又叫的,最终还是靠着奶奶和稀泥,说小连琛上学去了白天自己一个人在家需要小鹦鹉在家陪着,连翔宇才打消了把啾啾丢掉的心思。

这也是为什么啾啾即使不再怕人,也不敢在连翔宇面前造次的理由。

“哎……”啾啾叹气。

“别叹气了啊宝贝儿,”连琛无奈地用手指勾了下小鸟儿的下巴,“我这儿刚平复了一下,你再叹气我就要跟你一起叹气了。”

“奶奶怎么办呀?”啾啾担忧地说,“奶奶能接受吗?”

连琛摇了摇头,“……不知道,多半不能吧。”

无论奶奶接受还是不接受,连琛只希望奶奶不要对他失望。

敲门声响起,连琛轻轻抬起了头,走到门边。

“小琛呀,是奶奶,开门奶奶跟你聊聊好不好?”奶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连琛打开房门,奶奶顺势走了进来。

奶奶闻着连琛身上没散去的烟味,皱了皱眉:“小琛你抽烟了?说了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的呀。”

“对不……”连琛话还没说完,被奶奶打断了。

“不用跟我对不起,你是我孙子,我是你奶奶,你跟我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呢?”奶奶牵过连琛的手搓了两下,“我跟翔宇聊完了,让他和小旋两个人先出去找个地方住去了,现在上楼跟你聊聊。”

“你真的……”奶奶的神色凝重,“喜欢男孩儿?不是为了气你爸爸说出来的话?”

连琛沉默地低着头。

“哎……”奶奶长叹了一口气,“喜欢男孩儿也好,喜欢女孩儿也好,奶奶说过啦,你有你自己的人生,是不是?”

“小琛啊,奶奶不是说你不好,奶奶只是,”奶奶的声音染上了哭腔,她强忍着鼻尖酸意轻声说,“奶奶只是怕你委屈啊,虽然说路是自己的,但是你的人生道路上,总会有来自外界的质疑和评价。”

“奶奶就是不希望我宝贝了这么多年的孙子,被别人说一句不好。”奶奶抬手抹了眼泪,颤抖着声音说,“咱们家小琛是最好的,谁也没有资格说。”

原本已经准备好面对奶奶不接受这件事儿的连琛,听着奶奶这一番话没忍住抬头紧闭着眼,不让眼泪往下掉。

连琛吸了吸鼻子,指尖颤抖地拭去奶奶的眼泪,抬手抱住了眼前佝偻着身形的老太太。

“谢谢奶奶。”

奶奶一边拍着大孙子的背,一边说:“翔宇他们夫妻俩没什么坏心思,都是为你好。以前我总以为你还小,你爸爸说你两句,说了就说了,父子俩哪有什么隔夜仇?但是等到每次翔宇回来你都要跟他吵架之后,奶奶才意识到自己也错了,你不是小孩子了,站起来都有这么高了,奶奶还总是把你当小孩儿看。”

连琛弯着腰将脑袋埋在奶奶的颈窝里,即使眼睛紧闭也止不住往下淌的泪水,“在您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儿。”

奶奶感受到颈窝的湿意,稍稍用力掰正连琛的肩膀看过去,脸上还有残留着的泪水,笑着说:“哎哟小琛怎么还哭鼻子了?多大了羞不羞?”

连琛抬手胡乱抹自己脸上的眼泪,“在您面前有什么羞不羞的?”

祖孙俩对视着互相给对方擦干眼泪,相视而笑。

“呜呜呜……”踩在连琛肩头的啾啾忍不住拿小翅膀摸了摸自己湿润的眼眶。

“……你哭啥?”连琛问。

连琛和奶奶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这边又哭了只鸟儿。

啾啾抹干净眼泪后扑腾着翅膀飞到奶奶手臂上,“奶奶真好,最喜欢奶奶了!”

“奶奶也喜欢咱们小啾啾。”奶奶带着笑容顺着啾啾的羽毛,抬眼看向自己的大孙子,“小琛你这么肯定自己不喜欢女孩儿,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连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好一会儿才轻声“嗯”了一声。

“咱们小琛喜欢的人,一定是很好的人,”奶奶握着连琛的手,“有时间带回家看看吧。”

“八字还没一撇呢奶奶。”连琛有些哭笑不得,他刚被迫出柜,奶奶就急着让他领人回家了,“只是喜欢而已。”

“嗐!”奶奶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喜欢就追呀,咱们小琛这么优秀,怎么会有小女……小男生不喜欢呢?”

连琛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尴尬地愣在原地。

“你爷爷当初呀也是说喜欢我,我和他结婚好久都有翔宇之后才从他的老朋友那里知道,你爷爷都喜欢我好多年了才敢开口,”奶奶看着窗外回忆着,“可惜你爷爷走的早,你没怎么跟他想相处过。”想着想着奶奶露出个柔和的笑容,“是个跟你爸一样的倔老头,他在世时你爸也没少跟他吵架,你爸可能就随他,不过他和你爸一样,都疼老婆。咱们家小琛肯定也是个疼媳妇儿的。”

连琛朝奶奶笑了笑,算是默认下了这句话。

“好了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也该睡觉了。”奶奶说,“你好好洗个澡,好好休息,别再抽烟了。”

说完后,奶奶走到窗边把那个装了烟灰烟蒂的玻璃杯拿走了,“这个我给你丢了,你自己再去厨房拿个杯子喝水。”

连琛点头说好,搀着奶奶回房间睡觉去了。

“连琛!”等到连琛打开房门踏进自己房间的那一刻,啾啾飞在半空中小声喊了一声。

连琛转身关上门,坐到书桌旁,“怎么了?”

“你有喜欢的人!你居然不告诉我!”啾啾扑腾着翅膀抗议道,刚刚奶奶问连琛的时候它就开始震惊了,震惊之余还有一种奇怪的酸涩感涌上心头,直到奶奶被连琛送回房间睡觉他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我有喜欢的人我也要告诉你?”连琛奇了,“你是什么小霸王鸟啊?”

“让我猜猜。”啾啾压下心里那股子奇妙的酸涩感,掰着小翅膀,“你每天都跟我在一块儿,你能喜欢谁?ink?rainy?林野?”他大惊失色道,“你不会喜欢shins吧?他不是有女朋友吗?连琛你这样不行的呀!”

连琛咬了咬后槽牙,“我没喜欢shins,也不喜欢墨水儿他们。”

“喔……”啾啾拉长了尾音,“那你能喜欢谁呢?”

“猜什么猜,猜对了又没有奖。”连琛把行李箱倒下来,拿出睡衣走到浴室,“你自己搁外头慢慢猜,我去洗澡。”

热水浇灌下来连琛才缓缓叹出一口气,心底的石头也算落了地。

奶奶的态度让他无比踏实,也让他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无限宽容。

等他洗完澡顶着毛巾出来后,啾啾变成了人形盘着腿坐在他的床上一脸正经地看着他:“我知道你喜欢谁了!”

连琛挑了挑眉毛示意他往下说。

“你是不是喜欢苗哥?!”啾啾说。

“……这他妈哪儿跟哪儿啊?”连琛无语了,他歪着脖子擦头发,没好气地回话。

“啊……”啾啾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不是苗哥啊,那能是谁?我也没见你跟别的人有什么交流啊。”

“难道是分析师?”啾啾疑惑地自言自语,“不对不对,听shins说分析师都有孩子了。”

“你可别猜了,你再猜下去我怀疑你觉得我喜欢每天来我们基地门口收废品的老大爷。”连琛说。

“那还不是你不告诉我?”啾啾嘟着嘴十分不满地看着他。

“是你自己反应太迟钝。”连琛从行李箱里拿出平板,坐到床边,“你变成人了就去洗个澡。”

“喔,好。”啾啾乖巧的蹲在连琛的行李箱挑挑拣拣,找到了自己那套奶黄色的家居服,拿着进了浴室。

连琛能喜欢谁呢?啾啾一边搓泡泡一边想,他天天和自己在一起,怎么有空会喜欢别的人呢?

他怎么能喜欢别人呢?他喜欢别人后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呀?

有水顺着头发流进他的眼睛,他抬手揉了揉眼睛。

“嘶……”他满脑子都是连琛有喜欢的人了这件事,没有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有泡泡,泡泡进了眼睛一阵刺痛感疼的厉害,他赶紧低下头,洗掉手上的泡泡用手接一捧水小心地洗眼睛。

连琛到底喜欢谁呢?

首先排除分析师和来基地门口收废品的老大爷。

其次排除苗哥。

再排除shins。

连琛说自己不喜欢ink和rainy他们,仔细想想有没有可能连琛是骗自己的?其实喜欢的人就在这三个人当中。

rainy应该可以,他喜欢小鸟,如果是ink怎么办,ink好像不是很喜欢小动物。

啾啾愁啊。

他想的入神,直到连琛敲了敲浴室的门。

“还没洗完吗?快一个小时了都。”

“欸欸欸洗完了洗完了!”啾啾听到声音回过神,赶忙冲掉了自己身上的泡泡,擦干身上的水穿上衣服出了浴室。

在浴室待太久的啾啾小脸儿红扑扑的,身上带着潮气,他的一只眼睛经过一阵揉搓通红着,他没去看连琛,径自走向书桌旁坐下去摁下电脑的电源键。

“你好努力。”连琛看着登录游戏的啾啾的背影说。

啾啾撅着嘴不满地说:“要不是我这么努力,你还能发现我是小妖精吗?那我就还是一只陪着奶奶的单纯小鸟儿。”

连琛不置可否,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靠着床头坐在床上拿平板看别队的比赛视频。

年后的第一场比赛也是他们队的,他找苗哥要了对方战队常规赛的视频一场场看着,时不时暂停拿手机备忘录记些要点。

等到把落下的几场比赛看完,他抬眼看着前方认真游戏的小孩儿。

啾啾是真的很喜欢蜷成一团坐着,他每次打游戏的时候都喜欢俩脚踩在椅子边缘,以抱膝的姿势去玩游戏,之前比赛的时候因为连琛不让他踩椅子,他就像椅子上放了针一样坐着动来动去,一刻不得安宁。

啾啾看着屏幕满脑子都是自己该如何单杀对面,嘴里还时不时念叨念叨计算蓝量和伤害,极其认真,一丝不苟。

在一场游戏结束后,啾啾妄图再排一场。

“还不睡觉?快三点了。”连琛看着他正在排队的屏幕,说,“别排了,明天再玩。”

“唔,”啾啾斟酌了片刻,取消了队列退出了游戏,关上电脑走到床边准备变回小鸟时,眼睛一尖——

“我知道了!”啾啾坐在被子上举起了手,“我知道你喜欢谁了!”

连琛一副“你又要作什么妖”的表情看着啾啾。

啾啾心里开心不起来,却还是装作得意的样子哼哼两声,“怪不得不肯告诉我呢,原来是这样!”

“嗯?”连琛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哪里露陷了,难道打几局游戏能让小傻鸟开窍不成?

“你喜欢我弟怎么不告诉我,我还能帮你!”啾啾指着他的平板界面,一副“被我逮住了吧”的样子抱着手臂。

如果连琛喜欢的是弟弟,他和连琛起码不会分开,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以吧……

连琛的视线跟着他的手指落到平板上。

平板正在放着景怀唱歌的视频。

什么时候点开的?连琛想了想。

多半是他看完比赛录屏那会儿准备找点儿别的视频看着入睡,在他跟啾啾说话的时候正巧点进了这个视频。

“怪不得之前跟我弟说喜欢不分性别!”啾啾低着头剖析着,不去看连琛,“还要跟着我去看我弟的演唱会,原来是这样。”

说完他跳下床小跑两步在连琛的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试图给景怀打个电话。

连琛看着他,十分无语地掀开被子走下床从啾啾手上抢过手机,“半夜呢,打扰别人休息?”

“嚯嚯!”啾啾被抢了手机也不生气,“还说不是,你都怕我吵着他睡觉!没事儿你喜欢他我帮你跟他说,有我在他会喜欢你的!”

连琛把啾啾的手机往床头柜的抽屉里一塞,“谁跟你说我喜欢景怀的啊?”

“我自己悟的!”啾啾说。

“等一下,你眼睛怎么了?”连琛注意道啾啾发红的一只眼,凑过去瞧了瞧,满眼心疼。

啾啾顺着他的动作往后撤,拉开了距离,垂下眼眸小声说:“就不小心泡泡进眼睛了,没事儿了。”

连琛察觉到啾啾躲他的动作,没好气地上前两步把啾啾抱起来塞进被子里,自己也钻了进去。

“我不喜欢他。”连琛说,“你别瞎猜了。”

“你别骗我了,”啾啾才不信连琛的鬼话,“除非你告诉我你喜欢谁,不然你就是喜欢景怀。”

得,真是个小霸王鸟。

连琛静静地看着他,看着看着突然笑了,“行,我告诉你。”

啾啾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自己心底到底是什么念头让他频频往上冒酸水,就被连琛反身压在了身下。

连琛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惹得他耳朵一阵酥麻。

“我喜欢的人可皮了,一天不撩架就闲的慌。”

“不过皮归皮,需要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无论如何都会陪在我身边,让我放心的不得了。”

“啊……”啾啾歪过头不去看他。

“他体质有点差,又不爱喝药,又不爱运动,每天就晓得吃糖吃糖吃糖,浑身都是一股子甜腻腻的味道。”

“他打游戏的时候跟平常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玩起游戏来又凶又不好惹,游戏结束后又软又可爱。”

连琛说着说着就笑了,“还迟钝。”

啾啾傻了眼,结结巴巴地说:“啊,啊这,你,你喜欢,喜欢谁呀……”

“我怎么不知道我养的小鸟儿还有结巴这毛病呢?”连琛低头,额头抵着啾啾的额头,手指在他的脸上摩挲。

“我不是结巴……”啾啾下意识地抗议,“我只是,只是……”

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猜到了吗?没猜到还要我接着描述吗?”连琛问。

“我……我哪里知道你说的是谁?”小鹦鹉,嘴硬。

“嗯——”连琛尾音缱绻,他压低声音,在啾啾耳朵旁开口道,“他紧张的时候喜欢揪自己头发,不满的时候喜欢揪我的头发。”

“喜欢踩在椅子上蜷成一团玩游戏。”

“偶尔耀武扬威的像只小老虎,但是很快又怂下来。”

“现在知道我喜欢谁了吗?”

“不……”啾啾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不知道。”

“他身份证上叫连玖,队友喊他小玖,家人喊他啾啾,”连琛手上突然有了一阵痒意,他的手往下探,摸到了异样的东西,“他现在好像,尾巴露出来了。”

啾啾看着眼前的人,脑子里一片混乱,既然尾巴都出来了那干脆变回去好了!

“咻”地一声,啾啾突然变回了小鸟儿的样子,一溜烟儿飞到门口,俩小脚丫子踩在门把手上把门打开,十分迅速地钻进隔壁房间。

瞧着一下就没影了的小鸟,连琛有些错愕,好笑地走出房门,小家伙这样子一看就是害羞了。

小鸟儿早就在旁边的房间变成人形锁上了门。

鉴于奶奶还在睡觉,连琛也不能大声说话,他站在走廊轻声说了句“早点休息”后,回到了自己房间,敞开着门上床躺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连琛开门睡觉,瓮中捉鸟(?

恭喜连琛告白!这章下面评论发20个喜(hong)糖(bao)~

感谢在2021-07-14 17:51:13~2021-07-15 19:50: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玫瑰川鸟 3瓶;椋君、nx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