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76章 二合一
 
电影散场, 周围的人都哭哭啼啼,唯独这俩人掩盖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

还蛮怪的。

“等会想点吃什么吗?”连琛凑到啾啾耳边轻声问。

啾啾小手牵着连琛的衣角,“想吃上次我们和景怀一起吃的那家店!”

上次那家店跟这次看电影的地方不在一条街, 连琛刚想说有点远,猛地想到旁边的小孩儿现在是他名义上的男朋友,身为男朋友就该满足他。

“行。”连琛说,“先去停车场。”

俩人没有坐直升电梯下去, 而是从顶楼开始坐扶梯一层一层往下走, 沿途啾啾看着扶梯旁五花八门的店面,满脸艳羡。

连琛看着啾啾心都飞出去的样子, 好笑道:“想逛逛吗?”

啾啾转过头朝他猛地点头, “想!”

临近年关,商城里人满为患,啾啾在前面欢快地走着像一只脱缰的野鸟, 连琛拽着他的手腕防止他在人流里走散。

小鸟儿精准地找到一面墙上都挂着亮晶晶的耳环的店,走了进去。

“连琛连琛!”啾啾欣喜地指着那面墙, “这些东西好好看呀,是干什么的?”

连琛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挂耳朵上的。”

啾啾上前两步,看着琳琅满目的耳环,摸一摸这个碰一碰那个,偏过头看连琛,“我能挂耳朵上吗?”

连琛好笑地捏了捏他的耳垂, “你往哪儿挂呢?”

“这儿!”啾啾摸自己的耳蜗, “拿那个小勾勾往这儿挂!”

连琛暗自想了一下啾啾耳朵上挂着钻石耳环的样子,有些不忍直视,他握着啾啾的手腕带他走进店里, “买点别的吧。”

啾啾被连琛牵着在店里逛着,一会儿试戴一下墨镜,一会儿挑出颜色鲜艳的发箍套在头上,玩的不亦乐乎,连琛则是任劳任怨地陪在旁边。

“欸——”在啾啾走到冬季专区,拿起一个毛绒帽子戴在头上的时候,有人凑到他俩面前,“是是是……是神吗!!”

是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儿,他的另一只手还牵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这会儿才刚刚放假,校服都没有换下来的的多半是即将高考的高三生。

连琛闻言看向面前的男孩儿,啾啾也摘下帽子好奇地看了过去。

“卧槽真的是!!”男孩儿有些激动,“我超级喜欢rg的啊啊啊!!你们每一场比赛我都看!上课的时候就晚自习偷偷看!”

“lian也在吗你俩一起逛街吗!lian你打twg那场比赛打的太好了吧帅的我想当场跪下来叫老公!!”

连琛眉心一跳,冲这个想喊他刚到手还热乎着的男朋友为老公的男孩儿礼貌地微笑着说:“谢谢喜欢,不过还是学业更重要。”

“看吧,你爱豆都让你好好学习,你还不学?”男孩牵着的女孩子娇嗔地说。

“学学学一定好好学。”男孩儿直点头,转头看着连琛二人,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你俩能跟我合个照吗?”

连琛看了一眼啾啾,往他的方向侧了下身子,“他想拍照,问你可以吗?”

啾啾觉得没什么行的,便点了点头。

男孩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自己的女朋友,松开牵着她的手,站在了连琛和啾啾俩人的中间咧着嘴笑比了个耶。

女孩儿给他们仨拍了好几张后,冲男孩儿喊了声:“好啦!”

男孩接过手机翻看,他站在俩人中间,三个人身高差跟wifi一样,旁边的俩人好看又上镜,他在中间笑得开怀。

也不管这是人多的商场了,男孩儿搂过自己的女朋友在她脸上啵了一口,满意地冲连琛二人道谢后离开了。

离开时俩人还牵着手嬉笑打闹。

“这是明星吗,怎么还有人合照的呀?”

“你傻啊你,哪有明星会不戴口罩帽子就出门逛街的,这不缺心眼吗?”

“小网红吧估计是,长的还挺好看。”

他们的动静不小,引来周围的人的猜测,投向他们的视线也越来越多。

“要么……”啾啾揪着连琛的衣角,“要么不逛了吧,我们去吃东西。”

连琛不置可否,握着啾啾的手腕从店里走出去,搭乘直梯到了停车场。

停车场内没有商城里灯火通明,顶灯昏黄,人也寥寥无几。

“连琛,刚刚那两个人也是在谈恋爱吗?”啾啾站在连琛的车旁,没有急着上车。

“嗯,应该是吧。”连琛说。

“那……”啾啾嘟起嘴看他,“为什么你不牵我的手,都是抓着我的手腕?”

连琛乐了,“那么多人呢宝贝儿。”

“那么多人他们俩也牵着手呀。”啾啾撒娇地说,“你都没有牵牵我。”

连琛哪儿受的了自家热乎的男朋友冲他撒娇,他关上刚打开的车门,走到啾啾旁边,握住他的。

十指相扣。

“我比较建议你现在别勾引我。”连琛的声音压得很低,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啾啾的耳边。

小皮孩啾啾哪里是个信邪的?他一只手被连琛握着,另一只手抬手揽上连琛的肩膀,下巴搁在连琛的颈窝处带着笑意开口:“那我不听你的建议呢?”

连琛向后撤了半步,视线落在小孩儿嫣红的唇上。

第一天恋爱就这样会不会太快了?小鸟会不会害怕?

连琛在心里天人交战了一会儿,刚想爱咋咋地吧,朝着啾啾越靠越近,那两片唇瓣已经近在咫尺了——

“欸你车是停这里的吗?”在他们不远处有人交谈,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里还有回音。

“是这里啊,喏那不就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俩人的脚步越靠越近。

连琛心里的一些有的没的都被这俩人的声音打散了,他往后撤了半步,“上车吧,去吃甜品。”

“等下,”啾啾赶忙拉过他的手,踮起脚尖凑到连琛旁边。

一个柔软的吻落在连琛的脸颊上。

啾啾红着脸拉开车门,“走吧。”

说不清是不知者无畏还是小鸟儿太过单纯,连琛只觉得啾啾的胆子是越来越大的。

连琛扭过身子给啾啾系上安全带,手指轻轻勾了下他的下巴,倒打一耙道:“偷亲我?”

“???”啾啾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你别不讲道理,我不能亲你吗?”

“倒也不是不行。”连琛回到驾驶位坐好,系上安全带拧钥匙,“多亲亲,有助于让我长高。”

啾啾无语了:“你还长高啊……”

连琛比啾啾高出了一大截,啾啾亲他的时候都要踮起脚来,

“那我亲亲你,让你长高点儿。”连琛说。

啾啾竟然真的沉下心想了想,冲他重重地点头:“行!”

啾啾坐在车上跟连琛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很快就到了之前和景怀三人一起去过的甜品店内。

连琛点好了菜品,啾啾坐在一旁玩着手机。

“在干什么呢?”连琛问。

啾啾一边打字一边说:“跟景怀聊天。”

“刚刚告诉景怀说我有男朋友啦。”

“噢。”连琛说,“那景怀怎么说?”

啾啾哭丧着脸,“我让他猜猜是谁,说猜对了我带他上分。”

“嗯哼?”

啾啾捧着脸“嘤”了一声,“他猜都不用猜!说除了你还有谁,还让我准备好带他上分,他要我把他从郊区白银拉扯到峡谷钻石!!这是我能办到的吗?!”

连琛看着他生动的表情噗嗤一下笑出声,“郊区白银到峡谷钻石,要么你让他把号给你你帮他打?”

“呵。”啾啾冷艳地笑了一声,“我提过了,他说他要自己手打,有成就感。”

“我说不让人带更有成就感,他说我有哥哥干嘛不好好利用。”

啾啾往桌面上一扑:“我太难啦!!”

连琛看着啾啾的样子哭笑不得,他捞过啾啾的手机,翻看了一下俩人的聊天记录。

【啾:景怀!!我谈恋爱啦!!】

【景怀:?】

【啾:你猜猜是谁?猜对了哥哥带你上分!】

【景怀:……】

【景怀:不用脑袋也能猜到是连琛吧?】

【啾:??你怎么知道】

【景怀:上分,把我拉扯上峡谷之巅的钻石就够了,我也不指望太高】

【啾:你现在什么段位啊你开口就峡谷钻石】

【景怀:啊,我现在白银二】

连琛摁下语音键,对着听筒说:“我和啾啾轮流带你吧,正好趁着节假日在家。”

那边的景怀很快就回了个“好”过来。

“你答应他啦?!”啾啾有点不可置信,“我是不是没有跟你描述过景怀的游戏水平,你就这么答应他啦?”

连琛摸了摸他的头,安抚道:“描述过啊,他的游戏水平就跟你唱歌的水平一样的。”

啾啾这下也不管连琛说他唱歌不好听了,他急切地开口:“那你都知道他游戏水平这样的,咋不跟他讨价还价一下呀?”

俩人交流过程中服务生推着小推车掀开帘子给他们上菜。

连琛把啾啾上次吃完说很好吃的杨枝甘露推到他面前,给他递了个小勺子。

啾啾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忍不住开口:“不行不行,我要跟景怀商量一下,带他到他们区钻石就行了。”

“郊区钻石我应该还是带的动的。”啾啾说着放下小勺子去拿手机。

“没事儿。”连琛先一步拿过啾啾的手机,“峡谷之巅也不难打。”

“我是不难打呀!”啾啾说,“但是带着景怀上峡谷就跟景怀让我跟着他上台唱歌一样不合理嘛!”

“你已经接受了自己唱歌不行这件事儿是不?”连琛问。

啾啾点点头,“我认了,我希望景怀也能放过我。”

“行了没事儿,我带他。”连琛说,“我总要在我小舅子面前刷点儿好印象吧?”

啾啾叹了口气,连琛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

没一会儿,服务生提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打包盒,放到他们二人的桌上。

“怎么还有打包的呀?”啾啾问。

“买给奶奶的。”连琛解释道,“这个不是很甜,感觉奶奶会喜欢。”

俩人吃完后连琛提着打包盒带着心满意足的啾啾回了家。

家里只剩奶奶一个人了。

“怎么就您一个人在家?他们两个呢?”连琛脱下外套挂着,问。

奶奶摆了摆手,“说有个什么客户,工作去啦。”

只有他们仨在家里的的啾啾就变成了那个可爱且皮的小宝贝鸟,小家伙扑腾着翅膀飞到奶奶身上打着滚儿,让奶奶给他顺顺毛。

连琛把打包的糕点拆开放在茶几上,让奶奶尝一尝。

奶奶笑眯眯地捻了一块儿塞进嘴里,吃完咽下去后朝着连琛点点头,“还挺好吃的。”

“您爱吃就行,”连琛坐在沙发上陪奶奶看电视,“爱吃的话我下次多给你买点儿。”

“小啾啾真的不怕了呀?”奶奶顺着啾啾的羽毛,啾啾爪子翅膀并用扒拉着奶奶的手指撒娇,“啾啾吃不吃呀?”

“啾啾吃饱啦!吃饱啦!”啾啾说。

一个下午他喝了一大杯奶茶,还吃了一堆甜品,此时的小鸟儿肚子都是圆滚滚的。

“真好。”奶奶感叹道,“我总在想呀等我走不动,照顾不来啾啾后咱们家小鸟儿该怎么办,又不能寄养,它那么怕生,现在好啦,都可以跟着你哥哥出去玩了。”

啾啾乖巧的用翅膀挠挠奶奶的手,逗得奶奶直乐。

祖孙鸟三人坐在沙发上陪奶奶看着十几年前的宫斗剧,看得不亦乐乎。

天色渐暗,奶奶朝外看了一眼,“哟都这么晚了啊,我去做晚饭了,你陪啾啾玩会儿。”

奶奶进了厨房,连琛顺势在沙发上瘫了下来,一手拿着遥控时不时地换频道。

智能电视的好处就是,不仅可以看lpl比赛,还能看lpl比赛的回放。

连琛想到此处,调出放假前的比赛录像,“一直一来都是看得别队比赛录像,来你看看比赛时候你自己的样子。”

屏幕内的选手只占了小小一格,导播还会时不时给到不同选手身上。

“shins的表情好好笑哦,他看起来好震惊的样子!”啾啾踩在连琛的肚子上说。

“ink好惨,一直在被抓……”

“rainy说话好快,每次打团的时候我其实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等到导播镜头给到啾啾身上的时候,他闭了嘴。

“怎么不说了?”连琛伸手去勾啾啾的下巴,“你在干什么?”

屏幕里的啾啾头上顶着个彩色的发圈,一边操作一边在椅子上扭扭捏捏,解说的声音都带着笑。

“lian选手看起来有点身体不适,是不是紧张?”

“我才没有紧张……”啾啾小声说,“我就是想找个地方放我的脚。”

不一会儿,导播的镜头给到了连琛。

“啊——”啾啾张了张嘴,“真帅呀。”

连琛听出啾啾的恭维,顺着他的话往下问:“多帅啊?”

啾啾小爪子抓着他的t恤一步一步从他肚子上往上爬,鸟喙叼着连琛的耳垂晃了晃,“超级超级帅——”

啾啾的声音软软的,连琛听着觉得自己都快飘了起来,但转念一想,此时他的男朋友还只是只鸟儿的样子,对着只鸟儿有反应看起来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

连琛把注意力投放在电视屏幕上,压抑住体内的奇妙感觉。

俩人看了会儿电视,奶奶做好了饭,连琛不太爱吃甜,所以在甜品店里他没吃什么,此时有些饿了。但是小鸟不一样,小鸟还撑着,此时对着一桌子菜性质缺缺,踩在桌子上看着连琛祖孙二人吃饭。

饭后连琛陪着奶奶出门散步消消食。

奶奶左手边有孙子搀着,右边肩膀上有小鸟儿耀武扬威得站着。

“哟,老李头!”奶奶瞧见隔壁大爷,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哎哟,你家孙子回来啦?”

奶奶笑容遮都遮不住,“是的咧,我们家小琛一有假期就要回来陪我的呀。”

“哎真好。”李爷爷叹了口气,“我家那个孙女儿还没有放假哟,都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外面过的好不好,之前回来瘦了好多,给我心疼的。”

“多给她打打电话嘛,你一大把年纪了跟自家孙女儿装什么蒜?”奶奶笑着说。

“是,是该多打电话给她。”李爷爷说着视线落在了啾啾的身上,“哟?你开始养鹦鹉了?”

“嗐,哪儿能啊,还是十多年前那一只。”奶奶解释道。

李爷爷回想了一下,十多年前对方好像是养了只不太好看的小鹦鹉,“那会儿领回来脏兮兮的,这会儿油光锃亮的,倒是好看。”

奶奶笑着点点头。

“欸对,”李爷爷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我一个人在家,儿子女婿一个月也才回来一两次,你家鹦鹉公的母的?发情了生小鸟儿后能不能看在咱俩邻居这么多年的份上卖给我一只?”

发情,生孩子。

啾啾瞳孔地震。

“李爷爷,我家小鹦鹉是公的。”连琛赶忙说。

“公的也没事儿嘛!”李爷爷笑着说,“这样,那这样,回头啊我去花鸟市场买只小母鸟,刚好咱们两家小鸟还能结个亲家是不是?”

奶奶觉得十分可行,赞同得点了点头。

连琛人都傻了,今天刚搞到手的男朋友不会转身就被隔壁爷爷骗取给小母鸟生小小鸟吧??

“不,不太好吧。”连琛看到奶奶点头都给吓结巴了,“啾啾毕竟最近是跟着我嘛,奶奶你说是不?”

啾啾听着几个人对话,一动也不敢动。

什么发情,什么生孩子,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鹦鹉还会发情生孩子吗??

奶奶想了想,朝李爷爷抱歉地说:“我都忘了我们家小鸟儿现在是小琛在j市养着,可能不能跟你养的小鸟结亲家了。”

“罢了罢了,我也就随口一提。”李爷爷摆摆手,“这只鸟儿会说话吗?”

又到了啾啾熟悉的环节,他夹紧小翅膀站立好:“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李爷爷欢快地笑了两声,跟奶奶道过别后拄着拐杖离开了。

天色昏暗,繁星满布,本就寒冷的天里夜里气温更低了。

连琛怕奶奶在外时间长了感冒,带着她走了一会儿就回家去了。

“发情是什么啊??”啾啾一回到连琛的房间就忍不住问连琛,“我也会生小鸟吗?”

“你是个小公鸟,多半是不会生。”连琛说,“但是发情的话……”

连琛意味深长地看着啾啾。

连琛就算养啾啾养的再细心,网络不发达的时候也没有做过怎么养鸟的功课,等到他有机会网上做功课的时候,小鸟儿已经被他养的水灵灵的了,也无需看些养鸟须知。

所以一直以来,连琛对鸟的发情期也属于一窍不通。

啾啾长这么大来也没有发过情,更是对此不了解。

连琛在啾啾的注视下拿手机打开搜索软件。

【鹦鹉会发情吗】

【鹦鹉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

连琛点进去仔仔细细一个个看完,迷茫地转头看向肩头的小鸟:“上面说四五个月就会发情了,你都十八岁了怎么还没发过情?”

啾啾也迷茫,连琛在他面前查他的发情时间就像把他剥干净了丢连琛床上让他研究一样,他有些害羞,红着脸说:“你就不能不在我面前看这个吗?!”

“喔,没事儿。”连琛意识到小鸟儿的害羞,关了手机塞进口袋里。

连琛不看了之后啾啾更好奇了,他率先开口:“是不是因为我不是寻常的鹦鹉?”

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可能了,连琛迟疑地点点头,“大概是吧。”

俩人相视无言,十分尴尬。

“我先去洗澡。”连琛说着锁上了房间的门,“你自己玩会儿。”

趁着连琛进了浴室,啾啾变成人形,赶忙掏出手机给景怀打电话。

“弟弟!!!”啾啾的声音有些焦灼。

“怎么了?”景怀问。

啾啾挠了挠头,给自己闹了个大红脸,磕磕绊绊地问:“咱们有……发情期吗?”

对面的景怀反倒是没有什么害羞的感觉,他十分自然地回答:“有啊,老爸给我讲过,噢对你应该不知道。”

“我们跟寻常鹦鹉不一样的,发情期是可控的。”景怀说,“怎么说呢,就是在你喜欢一个人并且对他产生了生理反应后,才会有发情期。”

啾啾没有说话。

景怀在电话那头“喂喂喂你在听吗”了半天,啾啾菜磕磕巴巴地回了句“在。”

“你发情了?”景怀问。

“我!没!有!”啾啾感觉自己脸颊红的发烫,他大声反驳道。

景怀听着他反驳笑了笑,“有什么好害羞的,别害羞,正常现象。”

啾啾恼羞成怒,挂了电话。

连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手机正在床头柜上充电,此时屏幕时不时亮起来,有消息进来。

【景怀:你把我哥弄发情了?】

连琛:???

作者有话要说:  弟弟太菜不想带,那就丢给男朋友吧!

男朋友有发情期,好耶!!

感谢在2021-07-16 19:33:41~2021-07-17 16:1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罐装 10瓶;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