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79章 二合一
 
“年深月久……”啾啾小声地念着红包上的字, “什么意思啊?”

连琛噎了一下,他忘记了自家男朋友是只只会傻乐的鸟。

“就是,你陪了我很多年的意思。”他说, “也希望往后的很多年也有你一直在身边。”

啾啾抬着头看他,藏匿不住自己心里的悸动,朝他弯起眼睛露出笑容:“好!”

随着烟花的消逝,湖边的人逐渐散去, 啾啾的手被连琛紧扣着, 俩人手牵着手逆着人群往湖边的小桥上走。

湖面一片平静,只有星星点点微风吹出的涟漪, 他们在微风中肩并肩站着看着夜景。

“回去吧, 早点休息,明天去你家了。”连琛抬手拢了拢啾啾的衣领说。

啾啾点点头,乖顺地被连琛牵着手塞上了车, 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连翔宇和姜亦旋来到了家里, 连琛跟奶奶说了一声后先带着啾啾去了商城给啾啾的家人买新年礼物。

连琛没有什么给长辈送礼物的经验,只好挑了些大概率不会出错的东西。

他们先是去了一家首饰店, 连琛让导购给他挑了一条简单却又不显廉价的钻石项链。

啾啾盯着亮晶晶的项链满眼艳羡,看两眼项链看两眼连琛。

连琛看着他的动作好笑道:“你也想要吗?”

啾啾猛地点头,手指指着展示柜里的一条项链给连琛看,“我想要那个金色的!!”

连琛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啾啾指着的那条项链链子是普通的黑绳子, 但是项链上的吊坠却是一朵巨大的盛开的金色的花。

连琛看着那条项链有一些沉默, 这也太土了啊!

“你喜欢这个??”连琛拧着眉毛,虽然他对啾啾的审美早就不抱希望了,但他没有想到啾啾能整出比蝴蝶结水钻更土的玩意儿来。

“是呀。”啾啾点头, “这个亮闪闪的也好漂亮。”

首饰店一贯灯光开的足,无论是金饰还是钻石看起来都光泽感十足,

“要么你看看有没有别的喜欢的?”连琛实在是看不下去那朵大金花,更无法想象啾啾把这朵金花戴在脖子上的样子。

啾啾闻言点点头,在首饰店里转了转。

逛了小半圈后啾啾眼前一亮,“连琛你看这个!”

连琛闻讯而来,看向啾啾指着的一个小的吊坠。

吊坠是个金色的小鸟儿展翅的样子,小小一个却不失精致。

一旁的导购适时开口道:“最近这种小动物吊坠很火呢,编成手链也好看,男孩儿女孩儿戴着都合适。”

“喜欢吗?”连琛问啾啾。

啾啾眨巴着眼冲他点头。

“那就这个吧。”连琛说,“不过手链有点……编成项链可以吗?”

导购怔了怔,随机露出合宜的微笑,“这种小吊坠做项链的话有点小了,一般都是做成手链的。”

戴手链打游戏会硌得慌,之前shins的女朋友跟他有一款情侣手链,shins戴着打了几天游戏后好说歹说劝了他女朋友把情侣手链收了起来,换成了其他物件。

导购看出了连琛有些为难的表情,提出了解决方案:“手链如果不方便的话,换成脚链也是可以的。”

“这个可以,麻烦您了。”连琛说。

“不会。”导购稍稍欠身,“稍等我一会儿。”

片刻后导购拿了个软尺,蹲下身挽起啾啾的裤腿给他凉脚腕的围度。

“请问您是想要红绳子还是黑绳子?”导购问,“两种都很好看的。”

连琛本想说黑色,啾啾就开了口:“红色的!”

“红色的好不好!”啾啾抬着头看连琛,手心攥着他的衣角晃了晃。

连琛这哪儿还能说出一个“不”字来?

“二位感情真好。”导购记下啾啾的脚踝围度,站起身笑着说,“我现在去给您穿绳子,就单穿一个吊坠吗?要不要在旁边加几颗小珠子或者小铃铛,不喧宾夺主,也没那么寡淡。”

连琛点了头说好。

导购低下头给他串绳子,她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给串好了。

红色的绳子中心是那个小鸟儿吊坠,小鸟的左右两边是两个金色的小铃铛,铃铛旁各有两颗金珠。

“我给您戴上。”导购走出工作台蹲在啾啾脚边。

连琛看着她的动作,一同蹲了下去,接过了导购手上的脚链说:“我来吧。”

啾啾低着头看着连琛把他的裤脚往上卷了一点儿,在导购的指导下把那根红绳子牢牢地绑在了他的脚踝上。

啾啾皮肤本来就白,一条红绳和上面的金饰衬得更为白皙。

连琛站起身,“你动一下,看看紧不紧。”

啾啾听话地晃了晃腿,清脆的铃铛声传入他耳中,“不紧,我喜欢这个!”

“喜欢就好。”连琛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拿着给郑瑶箐挑的那条项链去结了帐。

郑瑶箐的礼物买好了,下一件就是景策的了。

“你想给我爸爸买什么呀?”啾啾对那条脚链的新鲜感还没有过去,他总忍不住晃晃脚踢踢腿。

连琛带着他去到一家卖定制茶叶的地方,挑了些红茶和白茶,无论如何送茶叶总不会有错。

最后俩人在商城逛着给景怀买了个耳机,给虎皮大哥买了件外套后,满意地把东西放在车后座,开车去了j市。

一到景家,啾啾蹦蹦跳跳地去敲了门,连琛拿着礼品站在啾啾身边。

连琛觉得自己像极了第一次去岳父岳母家的愣头青。

大门被打开,三个人整整齐齐堵在门口。

“儿咂!”

“小崽!”

“我哥!”

三个声音一同响起,吓了啾啾一跳,郑瑶箐的视线落在连琛手上拿着的东西,弯着眼笑看着连琛手上的东西,“人来了就可以,跟着小崽回家还买什么东西?”

连琛抬手摸了摸鼻子,“过年嘛,带点儿东西聊表心意,都不是很贵重的东西。”说完后连琛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门口站着的三个人。

“虎叔呢?连琛也给虎叔买礼物啦!”啾啾换了鞋,同时给连琛拿了双拖鞋让他换上。

“他出去了还没回,东西先放这里吧,等回来了我给他。”郑瑶箐说。

“wow!新款耳机!谢谢神!!”景怀打开礼品袋拿出耳机,眼睛都亮了,赶忙跟连琛道谢。

“不用谢。”连琛换好拖鞋后走进客厅坐了下去。

“我哥,”景怀暧昧得用肩膀撞了撞啾啾的肩膀,“他送了你什么呀?”

啾啾提起裤腿把脚伸出来晃了晃给景怀看:“喏,这个!”

“就没有别的?”景怀对这个回答一点儿也不满意,“你俩谈着恋爱,跨年夜,没干点别的事儿?”

“有哇。”啾啾点点头。

“干啥了干啥了!”景怀十分八卦地凑近啾啾。

啾啾放下了腿,“我俩看烟花了。”

“噫——就这——”景怀的眼中写满了失望,甚至十分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连琛。

连琛被景怀这一眼看得是莫名其妙不能理解。

“你俩虽然年纪都比我大吧,但是感觉阅历什么的不太够呀。”景怀看着俩人,“啧啧啧”地摇头。

“臭小子!”景策放下手上的东西回到客厅就听到景怀对二人说的话,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哥单纯点儿有错吗?”

“哎呀你别揍我!”景怀抱着脑袋抱怨道,“没错没错我又没说他有错!我只是没想到神也这么单纯嘛!”

连琛无奈地挠了挠头,转移了话题:“别叫神了吧。”

“你是我哥男朋友的话,我要怎么叫……”景怀犯了难,“嫂子?不对不对,哥夫?”

这他妈什么奇怪称呼。

“叫连琛就行,”连琛说,“或者叫琛哥,都可以。”

“行,琛哥。”景怀喊了一声,“我拿到峡谷之巅的资格了,何时带我上分?”

连琛和啾啾俩人在家里晚上都没白忙活,把景怀这个小菜鸡一路从白银带上了钻三,拿到了进峡谷之巅的资格。

“回去就带你,”连琛说,“争取十天把你带上去,正月十一要归队训练,就没时间带你了。”

景怀频频点头:“好好好,琛哥你就是我亲哥。”

啾啾:“?那我呢?”

景怀看了他一眼,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家哥哥:“你是我亲嫂子。”

啾啾:“……你分没了。”

三个小的在客厅闹腾,两个大的在厨房做饭。

“上次你和twg的比赛我看了。”景怀从沙发上抄了个抱枕抱在怀里,屈起一条腿坐在沙发上靠着说,“哥,厉害啊,那天的你简直就是爽文男主本人。”

“嗐!”啾啾摆了摆手,“不值一提!”

还挺能装。

“本来想帮你说两句话,但是老爸说你名气还没打出来,我开口的话很可能取得反效果,我就啥也没说。”景怀说。

啾啾还没来得及感动,景怀又开了口。

“主要是看你的样子就觉得十分好欺负,我看到微博的时候还怕你看了会哭哭唧唧。”

啾啾感动的话卡在嗓子眼,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景怀。

“来吃饭了。”郑瑶箐做好饭,冲客厅的仨小孩儿喊道。

“来啦!”景怀抬高音量应了一声,三个人走向饭厅。

“随便做了点菜,小连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郑瑶箐短处最后一盘菜放在桌上,冲连琛说。

桌上菜品丰盛,完全不似郑瑶箐说的随便做了一点。

连琛点点头:“谢谢郑阿姨。”

饭桌上郑瑶箐和景策时不时跟连琛聊一聊比赛的事儿,聊一聊奶奶的近况,聊一聊连琛和啾啾怎么谈上的恋爱。

连琛和自己的父母没有这么和谐聊天的时候,这会儿还挺享受和啾啾父母的闲聊。

饭后,郑瑶箐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包,递给了啾啾和连琛。

啾啾接下来后说了声“谢谢妈妈”。

连琛看着红包有些手足无措,“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郑瑶箐笑了笑,“你养了我们小崽这么多年,我们做父母的给你包个红包不是很正常?”

连琛还是有些推辞,没有收。

“琛哥,你就当是丈母娘给你的见面礼。”景怀适时地开口。

连琛被这番话整的闹了个红脸,磕磕绊绊说了声谢谢后接过了郑瑶箐递给他的红包。

“您们不介意我的性别吗?”连琛想了半天,还是问出了这句心底话。

“嗐!”景策摆了摆手,“啾啾还是鸟儿呢,你俩物种不同我们都不介意,何况是性别。”

心忒大了。

“小崽依赖你,你和他在一块儿我们还放心一点。”郑瑶箐说,“没有什么接受不接受,这是你们自个儿的事儿。”

连琛心头一暖,冲着两位颔首。

“刚刚听你说正月十一就要回来打比赛?回j市吗?”景策问。

连琛点点头说:“嗯。”

“你们这个比赛我和景怀一起看了几场,听景怀说你们成绩还不错,啾啾他也很厉害。”景策说。

连琛笑了笑,“他是很厉害,虽然现在还只是常规赛,但我们队成绩却是还行。”

“成绩好就行,我们还怕他现在还不能适应给你们添麻烦。”

连琛连忙摆摆手,“没有没有,他和你们在一起这段时间应激症差不多好了。”

“那就好。”景策点点头。

“景怀——!!”啾啾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你怎么偷偷一个人喝酸奶!”

景怀叼着酸奶盒子从冰箱旁走到餐桌边,一仰头喝了一大半,“因为这是最后一盒。”

语气十分理所当然,啾啾都被他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怔住了。

“实不相瞒,我在趁你回家之前,把酸奶喝完了。”景怀咽下最后一口酸奶,满足地舔了舔嘴唇。

“那你还真不是人啊……”啾啾无言地感叹。

景怀沉重的点点头,“确实不是人,我和你一样,也是鹦鹉。”

“……”啾啾有点儿想揍他。

“吃完饭了你们出去玩嘛,想喝酸奶买就是了。”郑瑶箐看着不安生的俩儿子直摇头。

“出门就不了,前段时间工作可累死我了,我就想窝在家里。”景怀说着走进自己房间,“等会我找一下我的游戏机,我们在客厅玩游戏。”

“行,那你们玩儿,我和你爸出门逛逛,感受一下年味。”郑瑶箐说。

“好,你俩注意安全。”景怀说,“哦对了,回来的时候带点儿酸奶。”

郑瑶箐应了声好,拿上挂着的外套和景策挽着手出了门。

啾啾的家庭氛围可太好了,连琛呆了半天不到就可以像待在自己家一样整个人十分放松地瘫在沙发上了。

不一会儿,景怀拿着游戏机卡带和手柄走回客厅,一顿捯饬后打开了电视。

“来我们一起玩格斗游戏,输的换人。”景怀说。

“可我不会呀。”啾啾皱起了眉毛。

“琛哥你会吗?”景怀把游戏卡带给连琛看了一眼。

连琛点了点头,这个游戏ink也有,之前在俱乐部的时候跟他们一起玩过,“会,不过玩的不多。”

“那你教教我哥?”景怀说,“或者你俩一组?”

“我俩一起吧。”啾啾说。

景怀小脑袋瓜一转,这个游戏他常在家和景策一起玩,算的上拿手,现在爸妈又都不在家,既然这俩人都不会的话……

“这样吧,大过年的我们玩儿一点刺激的,格斗游戏加真心话大冒险,赢了的提问或者要求对方做件事儿。”

“啊,行。”连琛没什么意见,啾啾也是一样。

第一把游戏开始,连琛拿着手柄认真看着屏幕攻击闪避放大招,景怀一看就是老熟练工了,一顿连招放的丝毫不拖泥带水,很快就赢了连琛。

“第一个问题,”景怀眯起眼,准备从温和的问题开始过度,“琛哥,我哥是你第几任对象?”

“第一任。”连琛回答的没有犹豫。

景怀有些惊讶地“喔”了一声,和连琛开始了第二局。

景怀还剩三分之一血的时候,连琛被ko了。

“第二个问题!”景怀活动了一下手腕,有些贼地靠过去轻声问:“你和我哥到哪一步啦?”

连琛想了想,俩人唯一一次唇贴唇还是啾啾看烟花的时候凑过去轻轻碰了一下,除此之外只亲过脸颊和额头。

“亲额头吧……”连琛迟疑地说,“有过一次嘴唇贴嘴唇。”

“啊??”景怀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手指来回指着俩人,“就只是这样吗??”

“嗯啊。”啾啾理所当然地点头。

“这什么进度……”景怀忍不住小声说道。

“第三把。”连琛说,“我手感来了。”

景怀拿起放在地上的手柄开始了第三局。

连琛的手感上来了那就是真的有手感了,俩人都只剩丝血的时候,连琛一个闪避加大招ko了景怀。

景怀嘴角抽了抽,真情实感地开始怀疑自己的游戏天赋。

“我没什么想问的,啾啾问吧。”连琛说。

“欸嘿嘿,”啾啾贼笑了两声,“你在林野面前露出尾巴真的只是因为喝了酒吗?”

“……不是。”景怀说。

“那是因为什么呀?”啾啾忍不住好奇。

“这是下一个问题了!!”景怀的耳根有点红,他抄起手柄调整状态和连琛开始下一局。

连琛击杀他击杀的更得心应手了,这次甚至血量刚过半就击杀了景怀。

“回答我回答我!”啾啾欢呼了一声,赶忙问景怀,“是因为什么呀!”

景怀撇开了脑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心想自己不该从那么温和的问题问起,应该直接上点儿狠的。

“因为喝了一点酒之后,我亲了他一下。”

景怀说完把手机塞在啾啾手里,“你俩玩,我上个厕所。”

啾啾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景怀就已经没了身影。

“哇喔——”啾啾忍不住感叹,“我真没想到呢。”

连琛忍不住失笑,他把自己的手柄放在一边,坐在啾啾身后圈住他,教他怎么玩这个游戏。

连琛的下巴搁在啾啾的肩膀上,潮热的呼吸打在啾啾耳朵上让他莫名有些心悸。

在他还在反应这份心悸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连琛退开到了一旁,拿起自己的手柄问啾啾:“会了吗?”

啾啾慌忙地点点头。

“那来试试。”连琛开始了新的一局。

啾啾的游戏天赋不是假的,即使他操作有些空隙,但是该打该挡的一样没落下。

虽然如此,第一局还是连琛赢了。

“嗯,问点什么呢?”连琛想了想,“咱们天天在一块儿,也没什么好问的。”

“是呀。”啾啾点点头,“没啥好问的!”

“那你亲亲我吧。”连琛说。

“啊?”啾啾有些傻眼。

“既然没有真心话,那就大冒险了。”连琛说,“亲我一下,开始下一把。”

“喔好。”啾啾应了一声,凑了过去,在连琛的脸上啵了一声。

下一局游戏依旧是连琛获胜,连琛的大冒险依旧是亲一下。

在啾啾第四次冲着连琛的脸啵啵啵之后,啾啾自己都无奈了,“你能不能整点别的?”

“行,下一把整点别的。”

下一把啾啾就差一丝血就能击杀掉连琛了,但还是没有打过。

连琛看着啾啾,“我亲亲你吧。”

啾啾不满地嘟起了嘴,“这跟我亲亲你有什么区别——”

话还没说完,连琛的嘴唇碰上了啾啾的,他的手放开了手柄,一只手揽在啾啾腰侧,另一只手插进了他的发间。

啾啾愣了愣,伸出舌头舔了舔连琛碰上他的嘴唇。

连琛眸色渐暗,插在啾啾发间的那只手微微施力,将他压向自己,同时舌头灵巧地顺着那微张的唇瓣钻了进去。

啾啾的鼻尖充斥着连琛身上好闻的气味,他被连琛揽着腰,两手没地儿放,索性将手柄往旁边一扔,回抱住了连琛的腰。

“嗯……”啾啾的喘息从口中溢出,他的心脏飞快地跳动,整个身体不自觉地朝连琛身上靠,脚上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叮当响。

咚咚咚的声音连琛都可以感受到。

连琛稍稍后退勾起唇角笑了笑,给了啾啾喘口气的空闲,而后又欺身上前,两个人的嘴唇都染上了一蹭津液,亮晶晶的。

景怀在厕所给自己做了百八十遍心理辅导和自我安慰后,深吸一口气推开厕所门走到客厅。

他看着眼前的俩人,没忍住发出感叹。

“卧……槽……”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奶奶生日过完回到家就已经九点多了orz

感谢在2021-07-19 18:36:10~2021-07-20 23:38: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毛绒绒 10瓶;北笙不可爱 9瓶;霜叶红于二月花 5瓶;腐衣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