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80章 二合一
 
春节假期结束, 正月初十的晚上连琛告别了奶奶带着啾啾回了j市。

自从那天俩人接吻被景怀看见后,景怀对着自家哥哥和连琛就有些无法直视了,具体体现在了不是很想搭理这俩人上, 每天晚上跟定点上班一样上线排位,打完游戏就下线,不跟他俩交流。

啾啾坐在连琛的车上晃着腿儿,听自己的脚链叮叮当当地响。

“咱俩都把景怀带上了峡谷之巅铂金, 这人咋一句谢谢都没有。”啾啾嘟着嘴说。

连琛目视前方, 手搭在方向盘上慵懒的回应:“不好意思开口吧。”

毕竟寻常人撞见自家哥哥跟对象家中热吻可能也会说不出话来。

“好的吧。”啾啾双手撑着座椅,往窗外望, “明天我们有比赛吗?”

“没有。”连琛说, “不过苗哥说让我们明天去现场看比赛,nhg打apu的,过几天我们就要打nhg了。”

“喔, 好。”啾啾点点头。

到了俱乐部连琛停好车,拎着行李箱和啾啾走进了基地大门。

“哦哟, 回来了?”shins坐在客厅捧着包薯片嘎嘣嘎嘣地吃着,看着俩人进基地投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 “晚上好啊二位新人。”

“晚上好呀!”啾啾见道shins朝他挥了挥手。

shins同啾啾挥手打了个招呼,看向连琛掐着嗓子开口:“琛琛,饭饭,饿饿。”

“……怎么的还要我给你下厨是不?”连琛听着这作妖的声音就忍不住皱眉,嫌弃地瞥了他一眼。

shins眼睛一亮:“就也不是不行!”

连琛并不想搭理他, 回了他一个冰凉的眼神, 拎着行李箱上了楼。

“要么我给你做个饭?”啾啾留在楼下回答shins。

做饭嘛,看奶奶做过也看郑瑶箐做过,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难。

“你会做饭吗小玖?”shins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深藏不露啊!”

啾啾嘿嘿一笑,摇着头说:“不会。”

“……”shins噎了一下,将开了口的薯片朝向啾啾。

“但是我可以学呀!”啾啾也不客气,伸手捻了一块儿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学东西可快啦!”

shins看着他,可不敢让这个小祖宗进厨房碰油碰火,连忙摆摆手,“不了不了不了。”

啾啾耷拉下眼皮,委委屈屈地开口:“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放了个假回家过了个年,啾啾的撒娇属性疯狂上涨。

“哪儿能不相信你啊,”shins扯出个无奈的笑容,“你不会做饭还是不要进厨房,被烫着或者被油溅到不是好玩儿的。”

“那为什么连琛可以我不可以呀?”啾啾问。

“嗐!”shins摆了摆手,“我说着玩儿的,哪能让他真进厨房做饭。”

连琛收拾好东西从楼上下来,就看见shins和啾啾俩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共享一包薯片。

“你也饿了?”连琛问啾啾。

哪儿能就饿了啊,从家里出来之前刚吃过饭,奶奶还给连琛塞了各种大包小包的零食说就算连琛自己不吃,也可以带去分给队友们。

啾啾摇摇头。

“我饿啊哥。”shins转头看着连琛,“说好了请我吃饭,我从中午就开始为了等这一顿饭没有吃,现在都前胸贴后背了。”

“其他人呢,一起出去吃呗。”连琛视线投向了训练室。

“训练的训练,路上的路上。”shins说,“吃啥,我好饿。”

连琛扯了个抱枕塞在啾啾怀里,靠着他坐了下来:“一般来说,饿过头了不能吃荤腥,我给你点个白粥加俩馒头够不够?”

shins瞠目结舌,没想到连琛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你他妈年薪千万的人,请我吃白粥加馒头??”

“啊。”连琛点点头,“你年薪千万的人等我一顿饭还能两餐不吃呢,我请你吃馒头怎么了?”

shins无言以对,对着连琛竖了个大拇指:“牛。”

连琛毫无负担地点头接受了shins的夸奖。

“小玖啊,”shins深吸一口气,准备从其他地方突破连琛,“你跟琛哥在一起了?”

啾啾怀里抱着抱枕,点点头。

“你看琛哥连饭都不给我吃。”shins开始告状,“你本来就瘦,跟他谈恋爱回头饭都吃不饱。”

“这样吧,哥给你介绍个新对象,你把琛哥踹了,他不行。”

连琛挑挑眉,他不行?

啾啾闻言微微张了张嘴,“啊?可是他不给你吃饭,他给我吃呀,我要吃啥都行。”

shins不是单身狗,胜似单身狗,含泪咽下了这口狗粮。

他刚欲张口挑拨,连琛把自己的手机解锁甩进了shins的怀里,“吃什么自己看,等他们都回了一起去吃。”

shins嘿嘿一笑,打开连琛手机里的软件,也不管东西会不会好吃合不合胃口,直接按照人均消费从高到低往下排,挑了排在第一的一家餐厅。

“琛哥,挑好了。”shins把手机还给连琛。

连琛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是一家出了名贵的顶级日料店。

“行。”他点点头。

“对了。”shins突然站起身,“给你俩备了礼物,我回房拿一下,在这里祝你俩百年好合。”

“谈恋爱还有礼物收?”啾啾有些欣喜。

连琛默默地叹了口气,以他对shins的了解,这人多半是送不出什么正经东西的。

片刻后,shins端了个盒子下楼。

盒子是心形的,艳俗的玫红色,上面还扎着一条大红色的丝带,丝带中心粘着一颗心形的水钻。

连琛眯了眯眼睛,这他妈光是个礼盒就把他辣到不行。

“来,琛哥,小玖,送你们的礼物。”shins把盒子递给连琛,连琛十分抗拒地往后撤了一步,啾啾坐在他旁边举起手结果了盒子。

盒子不算重,里面会是什么东西连琛也想不到。

如果是什么丑绝了的“情侣收到都哭了”的这种淘宝爆款,shins今晚别说顶级日料了,稀饭馒头都别想吃到。

“是什么呀?”啾啾拿着盒子晃了晃,好奇的看着shins。

shins朝俩人露出暧昧的微笑,“你们拆了就知道了。”

啾啾“喔”了一声,开始研究这个盒子要怎么拆。

“那个大水钻是我贴的,要先把他拔下来。”shins在一旁说。

啾啾伸出手微微使劲,摘下了那颗心形水钻,水钻的背后还有这残留的黏性。

啾啾觉得这玩意儿还怪好看的,拿着水钻转过身就往连琛脑门上摁。

连琛咬了咬牙,克制住了对自己小男朋友动手的冲动,抬手抚上自己的脑门把那颗丑东西拿下来丢到茶几上,“你别找事儿啊。”

啾啾撅起了嘴:“难道这个不好看吗!”

连琛懒得搭理他。

水钻被拆下来了,丝带就好解开了。

丝带被拆开零散地落在啾啾的腿上,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

盒子里是一排排的……小方块包装的东西?

红橙黄绿青蓝紫从上往下摆,像彩虹。

“这是什么啊?”啾啾拿起来一个小方块疑惑地问shins。

shins挠了挠头,“你问琛哥?”

连琛不抱希望地往盒子里看,拿起来一个看了一眼。

“超薄螺纹颗粒草莓味……”

连琛猛地从啾啾手上抢过礼品盒的盖子,把这烫手山芋丢回盒子里盖上放到一旁,不可置信地看着shins:“不是,姚锐意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

“怎么了?不喜欢吗?为了凑齐七种颜色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shins说。

连琛,握紧了拳头。

“什么东西呀?”啾啾手上还有一枚,他好奇地放在眼前端详。

“……气球。”连琛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这玩意儿,不自然的开口道。

“喔!”啾啾恍然大悟,“我知道我知道,我看电视里别人结婚都要吹好多好多气球。”而后他笑眯眯的看着shins,郑重地冲他道谢,“谢谢你,shins!”

shins无言以对,这小孩儿有点单纯的过了头。

“不对呀连琛,气球你干嘛不给我玩。”啾啾一手撑着连琛的腰,一手去够那一枚“气球”。

“有什么好玩儿的,气球有什么好玩儿的?”连琛感到心累。

“就要玩儿!”啾啾抢到那枚“气球”,撕开包装。

黏黏腻腻的,带着一丝草莓的香甜。

“这个气球好不一样啊,还是香香的。”啾啾鼻子靠近闻了两下。

“……救救我。”连琛一手掩面往沙发上一倒,自暴自弃地开口。

shins也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个场面,他也十分尴尬,“要么,你俩玩儿气球?我上楼先洗漱去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溜之大吉了。

啾啾还捻着那枚“气球”在研究,“连琛这个气球上怎么还有水啊?还黏黏的,能吹吗这?”

想杀了shins泄愤,连琛想。

“别玩儿了,这气球坏了。”连琛深吸一口气,从啾啾手上捞过那个草莓味儿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里,“回头把shins揍一顿。”

啾啾没了新玩具,有些不开心。

“盒子里有没坏的吗,你找一个给我看看?”他不死心地开口。

“宝贝儿。”连琛无奈极了,他抬手抚上啾啾的脑袋,“等过段时间我再教你玩这个气球。”

虽然他自己也没有玩过。

啾啾乖巧地“噢”了一声,跟着连琛回到房间,看着连琛把这一盒东西都塞进了衣柜的最上层,不仅放到最上层,还往里推了推。

眼不见为净。

等他做完这一切后,重重的关上了衣柜门,甚至拿手拍了两下。

迟早暗杀shins。

“不理他了,我们去训练室。”连琛说。

训练室里只有林野一个人戴着耳机打rank。

看着林野啾啾突然想到在家里的时候玩的那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小鸟儿好奇心不比猫小,他上前一步就想凑过去。

连琛对自己小鸟儿的尿性可明白的太清楚了,啾啾脚还没迈出去,连琛就把他拦了下来。

“啥也别问。”

啾啾抿了抿唇,“你怎么知道我想问。”

“看你那表情我就知道你想干啥了。”连琛一只手勾到他的肩膀上,低声说,“别问,别人自己的事儿不一定想让其他人知道。”

“喔,好。”啾啾点头。

连琛带着啾啾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林野听到动静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很快又将视线投放回屏幕上,“琛哥,小玖,好久不见啊。”

“嗯,你先打。”连琛说,“打完等人都回来一起去吃个宵夜。”

“好,谢谢琛哥。”

林野大抵算得上是rg训练最为刻苦的选手了,即使他自始至终还没有打过一场lpl的比赛。

连琛看着他操作,心里却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一个想法在他脑中慢慢显形。

林野一局游戏打完,摘下耳机挠了挠头发。

“小野,”连琛喊了他一声,“拉你上一队却没让你上一场比赛,你会有想法吗。”

林野怔了怔,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小玖本来就比我强。”

“你自己玩儿会,我跟林野说两句话。”连琛对啾啾说。

说完他拍了拍林野的肩膀示意跟他出去一趟。

啾啾戴着耳机没急着排队。

连琛会跟林野说什么呢?连琛是不是也很好奇林野跟景怀的事儿?还是说因为从常规赛开始林野一场比赛都没上场,连琛要跟林野道个歉?

啾啾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天上。

说起来林野虽然看着张狂,但却是个又乖又腼腆的小男孩。

连琛不会发现林野训练刻苦,移情别恋了吧??

啾啾愁,啾啾苦,啾啾觉得连琛有小秘密瞒着他了。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林野和连琛走回了训练室,俩人的神色都有一些不自然。

林野坐下后时不时打量他和连琛。

连琛却毫无负担地让啾啾排队,自己在一旁看着。

“连琛呀。”啾啾小声地开口,“你跟林野说什么了?”

连琛挑了挑眉,示意他ban英雄,“秘密。”

啾啾难过,啾啾不可置信,“怎么咱们之间就有秘密了??”

“你是不是觉得林野也很可爱,觉得我不可爱了?”啾啾眼眶泛起一层雾气。

“?”连琛哑然,“哪儿跟哪儿啊?我跟他商量了一下比赛的事儿。”

“啊?噢。”啾啾说,“真的不觉得他可爱吗?”

连琛抬手捏了捏他的脸,好笑道:“谁能有你可爱啊小甜心?”

啾啾满意了,眼里的雾气消散,乖乖地打起了游戏。

连琛看着他从快哭了的样子一下变成了事不关己的样子,心想小家伙还学会变脸了?

啾啾在游戏的时候,队内的几个人一个个回来了,第二局游戏结束时连琛喊他不要再排了,出门吃宵夜。

那家日料店离他们基地有些距离,连琛开车带了几个,rainy开车带着几个去到了那家店里。

日料店内环境清幽安静,只能听见周围人放小声的交谈和店内摆件流水的声音。

服务生面带微笑,用日语对她们讲“欢迎光临”,随后领着一群人寻了一处隔开的包厢,递过菜单,守在一边。

菜单上的价格让林野瞠目结舌,这才是职业选手的伙食标准吗,好他妈奢侈。

shins他们几个点好菜把菜单传给连琛,问有什么要加的没有。

连琛翻开菜单传到啾啾眼下,“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看起来好吃的东西都点过了,啾啾看着甜品,指上了卖相很好的草莓慕斯。

连琛看着粉色的草莓慕斯,脑子里不适宜的想到了shins给他送的那一盒糟心玩意儿和啾啾拆开的那个泛着草莓甜味的“气球。”

他抽了抽嘴角,加上了这份草莓慕斯。

“小野有什么想加的吗?”连琛把菜单递给林野,林野摆了摆手说哥哥们点的已经够多了。

连琛把菜单递还给服务生,服务生微微欠身后离开了包厢。

日料店幽静的环境不似火锅烧烤,即使他们是在包厢里,也都不约而同地放低了声音。

“怎么突然想着出来吃饭?”rainy问。

shins朝着rainy挤眉弄眼,用眼神示意指着连琛和啾啾。

rainy看着他夸张的表情,皱了皱眉,“你眼睛抽筋了?”

“……”shins恨铁不成钢,怎么这些人都看不懂他的暗示。

“恭喜复工?”ink左右瞧了瞧,“苗哥这也没来啊?”

“哎不是!”shins摆摆手,“是琛哥,琛哥。懂我意思吧??”

shins的臭皮匠队友,完全没往连琛谈恋爱了这个方向去想。

“哦,懂了,小玖饿了是吧?”ink还十分自以为是地得出了结论。

“…………”shins放弃了。

菜品一样一样被服务生摆了上来,连琛挽起袖子给啾啾剥甜虾。

本来嘛,众人也都习惯了连琛跟惯儿子一样惯着啾啾,但前有shins挤眉弄眼,一段话说的没头没尾,rainy和ink相视一眼,似乎悟了。

“琛,你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儿?”rainy问了一嘴。

“啊。”连琛弯起了嘴角,看了一眼旁边吃得香甜的啾啾,“是啊。”

林野虽然不知道他们几个老队友商量的事情,但是林野对这件事儿的敏感程度比他们高太多了。

“琛哥你是不是……”林野抬起头,试探地开口,“在谈恋爱?”

连琛点了点头,埋头吃饭的啾啾听着对话也抬起了头。

“跟小玖吗?”林野问。

要么怎么说觉得林野虎呢,这人在没搞清楚周围人的态度时就直接这么大剌剌地问了出来,也幸好shins他们都知道这回事儿。

“对。”连琛说。

“卧槽,小野你怎么知道?”shins猛地转头看他,“我们还怕你接受不了瞒着你。”

“我看出来了啊……”林野挠了挠头。

“你不排斥啊?”啾啾放下手中的筷子问。

林野摇了摇头,“不排斥啊。”

那为什么景怀亲了你一下你就跑了,至今为止也没跟他再联系?

啾啾有些想问,想到连琛在训练室跟他说的那番话,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咱们rg是个十分有包容性的国际性俱乐部。”shins忍不住感叹。

“国际性在哪儿呢?”ink忍不住拆他的台。

shins噎了一下,“国际就国际在,咱们能打赢外卡。”

“有点出息成不成。”ink都无语了,“打不过外卡咱们都该解散了。”

外卡战队指的是那些需要打特殊资格赛来参加世界赛的队伍,没有主赛区待遇的一些战队,像日本巴西之类的队伍就是外卡战队的一部分。

而外卡战队的比赛是最常被说的“我上我也行”“菜鸡互啄”比赛,输给外卡一次可以被群嘲很多年。

“说到国际,”连琛开了口,“明天nhg打apu,nhg买了韩国打野。”

rainy点点头,“这我知道,现阶段战绩最好的两个队就是我们队和nhg了,他们的新打野据说是重金买下来的,很强。”

“怪不得苗哥让我们明天去看nhg的比赛。”ink说。

“他们的新打野不仅强,面对不同风格的选手也有自己的一套gank方法,他抓上下路和抓中路的方式都不一样的。”连琛说。

“咱们什么时候打nhg?”shins问。

“四天后。”

一个打野对于队伍的作用是无限放大的,好的打野能将优势路带的更为优势,劣势路带出起色,而思路不清晰的打野则容易在野区隐身,毫无作为甚至错误gank带崩优势路。

队友们面面相觑,慢吞吞地吃着东西。

“可是连琛也很强啊。”啾啾挑了块海胆塞进自己嘴里,开了口。

“说到这个,小玖。”rainy说,“你和nhg打比赛的时候,如果许阳给你卖破绽或者勾引你,你不要太上头了,他和新打野的配合是最好的,就因为他那套扮猪吃老虎的打法总让队友忍不住上头,然后被打野gank。”

啾啾乖乖地点头说好。

“勾引你。”连琛似笑非笑地看着啾啾,重复着rainy的话。

“嗯?”啾啾不明就里地看着他。

“勾引你你会跟他跑吗?”连琛含着笑意问。

“……”众人无语。

“跑什么呀,跑哪儿去?”啾啾嘟着嘴,“跟你跑跟你跑。”

“…………”众人不想听他们说话。

连琛笑着揉了一把他细软的发丝。

“………………”众人想回基地。

“我饱了。”

“我也是。”

“日料没把我吃饱,狗粮把我吃饱了。”

“我想我女朋友了,虽然我们才分开一天不到。”

连琛夹了块牛肉放在啾啾碗里,“饱了是吧,等会回去谁喊饿谁吃零食谁上去跑十圈。”

“操!”

“说起来,兄弟恋爱这不得送个礼?”rainy说。

“兄弟和兄弟在一起,送双份?”ink说。

shins嘿嘿一笑,“你们送吧,我送过了!”

“嗯?”rainy看着他,“你送的什么?”

shins贼笑着靠近rainy,在他耳边吐出一个词。

rainy有些震惊:“琛哥怎么没揍你?”

连琛冷笑着看着shins,“你以为我不想吗,我等春季赛打完我就给苗哥做思想工作让他重新买个辅助回来,那会儿我就可以暗杀姚锐意了。”

shins大惊失色:“琛,你好恶毒!”

ink嫌弃地看他一眼,“你是不是准备比赛打不下去就去混演艺圈?”

“嗐!”shins摆了摆手,“我有自知之明,我要是长了连琛或者小玖这张脸我才是比赛都不打了直接去娱乐圈儿做美丽花瓶。”

“想的挺美。”连琛翻了个白眼。

“对了小玖,之前听苗哥他们说想拍个队内宣传片,要请个唱歌的。”shins说,“苗哥提了一嘴想请景怀,你问问看景怀行不行,他不是你弟吗?反正工资照结。”

rg家大业大,景怀的出场费再怎么不便宜,rg也不是结不起。

“我回头问问吧。”啾啾说。

饭饱后,他们回到基地,而rainy那辆车上的人回来的稍有些晚。

“来,琛哥。”rainy递了个包装袋给连琛,“shins都给你送了礼物,我们也不能少,我墨水儿小野我们仨的在一起。”

连琛的眼皮直跳,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要接下来这份礼物。

啾啾坐在连琛身边,刚想伸手去接,连琛就把他的手握住了往下带,不让他去接那个袋子,“别急。”

连琛看了一眼rainy,这个老油条可能是问不出什么东西,他把视线投放到一旁忍不住隐匿自己身形的林野身上,开口叫住了他。

“小野。”

“欸,琛哥。”林野挠挠头,有些磕巴。

“rainy他们买的什么东西?”

“嗯……好像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们去的哪儿买的什么东西也不好说吗?”连琛问。

林野没有说话,眼神躲躲闪闪。

连琛大概心里有了个底,估摸着又是啾啾的知识盲区,他见过没用过的什么玩意儿。

“正经东西吗?”连琛拧着眉问。

“不,不太正经吧……”林野说完朝着连琛双手合十晃了晃,赶忙跑上了楼回到自己房间。

而在他们对话的这段时间内,rainy已经把小袋子塞在了啾啾手里。

“连琛,润滑液是什么东西?”啾啾带着疑问的声音传进连琛耳朵。

连琛心累,想换个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闺蜜看了上一章跑来质问我:大金花难道不好看吗??

我怀疑她的审美和啾啾一脉相承。

感谢在2021-07-20 23:38:25~2021-07-21 19:2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腐衣衣、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