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81章 二合一
 
第二天苗哥带着全队人去看nhg和apu比赛的时候, 连琛还特意跟自己几个倒霉催的队友离得远远的,坐在最边缘的位置上,毕竟他也不想在场馆里爆出职业选手在观众席上和队友当众打架这种消息。

虽说人坐的远了, 但是中间也只能隔上啾啾和苗哥。

rainy身子向前倾,撇过头看连琛,“琛哥,你咋离我们那么远?”

“因为我现在不是很想看见你们几个。”连琛的声音在嘈杂的场馆里并不算大, “比较怕我忍不住想揍你们。”

“小心眼儿。”rainy嘟嘟囔囔道。

“小心眼总比缺心眼强吧?”连琛没好气地接了一句。

比赛正式开始之前, 解说就位照例念完广告词和自我介绍后开始就势分析。

解说a:“据我所知关注这场比赛的人不仅仅有两队粉丝,还有各大战队。”

解说b:“那是自然, apu作为去年的第二名理应获得关注, 而nhg自从新打野enjoy加入后,整个队伍势如破竹,常规赛未尝一败, 和rg并列第一。”

解说a:“根据我得到的内部消息,rg也很重视这场比赛, 不知道他们今天有没有到场呢?”

导播的镜头很懂事的给到了现场观众。

镜头从后往前,被拍到的粉丝们有的羞涩遮掩有的大方点头, 胆子大一点的便会拿着自己不算过分的玩梗手幅在手上晃一晃。

直到一撮粉毛出现在了镜头的左下角,而随着镜头逐渐下移,大屏幕上出现了连琛的脸和啾啾的半颗头。

现场尖叫声突然高涨,啾啾被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得一个激灵抖了一下。

此时连琛已经神色自然地朝着导播镜头挥了挥手,而镜头则是慢慢左移, 正巧拍到了啾啾的那个激灵。

尖叫声混着善意的笑声高涨不绝, 啾啾只知道自己在比赛的时候会上那个大屏幕,但是在观众席上大屏幕还是第一次,他有些错愕地看了一眼连琛。

连琛忍住笑意低声说:“挥挥手打个招呼就好。”

啾啾微张着嘴, 眼睛盯着大屏幕挥了挥手小声说:“嗨。”

根本没有看向导播的镜头,拍出来的他看起来就像是在跟面前其他人打招呼一样。

解说a:“还真别说,lian选手真的是少有的从内而外散发着可爱的一名选手。”

解说b:“毕竟年纪小,而且听说在队内其他队员也很惯着他。”

解说a:“哦?那么其他队员具体是指的哪个队员呢?”

“喔!!”有女孩儿的声音叠成一层,尖叫道。

尖叫声中传出一声女孩儿的嘶吼:“解说你好懂!!!”

场馆一片欢声笑语,镜头在啾啾的脸上停了片刻后再度往左边挪去。

rainy,ink,林野依次对着镜头微笑挥手后,镜头转到了最左侧的shins身上。

这场比赛,shins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旁边坐着他即将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丁婷。

shins有个圈外女友,感情好又稳定早就是电竞圈里众所皆知的事情了,而早期的时候丁婷得了空就会去看shins比赛,近两年步入社会工作繁忙后才去得少了。

即使如此,主场的工作人员对于shins女朋友的印象也是十分深刻的。

shins刚想抬手打招呼,却见到导播压根没打算给他留个人镜头,而是将镜头稍微后挪,取景框里装下了shins和丁婷两个人。

shins十分懂行地笑了笑,搂过丁婷的肩膀在她唇上印上一吻。

解说a笑着看着屏幕:“虐狗啊这是,要知道shins选手的恋情可是联盟第一稳定的。”

解说b接话说:“kiss camera真的给我这种单身狗会心一击——”

“kiss camera是什么呀?”啾啾微微将头往连琛旁边凑,在他耳边小声问道。

连琛也把头偏向他,“就是被圈住的两个人要接吻,不过一般只有情侣或者正在暧昧期的双方心照不宣的情况下才会接吻。”

“啊……”啾啾的语气有些失落,“我们俩都没被圈住。”

连琛笑了笑,左手在黑暗中握住了啾啾放在腿边的右手。

“我们俩可以回去亲。”连琛刻意压低声音,靠在啾啾的肩头,吵着他的耳朵吹起说话。

啾啾被他撩拨的耳朵一阵瘙痒,在一片昏暗重隐秘的红。

nhg和apu的选手坐上选手席调试好游戏配置开始bp,解说和导播的暖场活动也到此结束了,双方都将重点放在了比赛上。

解说a:“apu一上来就把enjoy选手玩的很好的佛耶戈ban了,看来还是对enjoy选手在外的凶名有所耳闻啊。”

“enjoy跟根本没法儿比吧,虽然两边队伍到现在都是常规赛全胜,但是nhg碰到的队伍和rg碰到的队伍感觉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坐在连琛后面的男人说话声音不算小,一字一句完完整整的传进了前方rg队员的耳中。

“rg前期碰见的队说强也就只有咱们队很强了,nhg这场除非赢了apu,否则也就是年前运气好,排到的队伍好打罢了。”另一个人接话茬道。

刚刚那一场导播下来,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座位前方坐的是rg的各位选手,而这次俱乐部拿到的票虽说是vip区,但却是分在了apu的粉丝那一块儿里。

第一个开口的男人胆大地拍了拍连琛的椅背。“神,你觉得这场比赛谁会赢?”

这种问题哪是可以在比赛现场回答的?他如果说apu,被有心人传出去就会变成“连琛不把nhg看在眼里”,而他如果说nhg,又会被说“rg恐韩严重,s赛恐再无指望”。说什么都不对。

连琛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比赛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哪方能赢。”

bp结束,游戏开始,那俩人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连琛说了句“比赛开始了安心看比赛吧”把两个人的话语堵住了。

啾啾的右手被连琛握在手中,他又想从右边的口袋掏一掏今天带的糖。

手松不开,他只得坐在椅子上扭巴着用左手去掏右边口袋,冬□□服穿的厚,口袋深,他把糖掏出来后自己也气喘吁吁了。

他手上拿着糖,另一端送进嘴里,不甚熟练地用牙咬开包装,把糖塞进嘴里,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nhg的打野enjoy确实厉害,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打法和gank线路,啾啾眯着眼睛认真地观察。

apu的打野gank了一波上路,enjoy已经看见了,却没有去反蹲,而是在对面打野的眼皮子底下回了城。

啾啾眉心一跳,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nhg的上单拖住了对面上野两个人,用一条命换掉了一条小龙,不仅如此,enjoy还趁着这段时间把apu的下半野刷了个干净,顺带抓了一波中。

“还好,中单有闪没抓死。”后面俩人庆幸地声音传出,“还是个风龙,用处不是很大。”

啾啾听着二人对话,皱了皱眉。

apu的中单是个安妮,而安妮的最常见开团方法就是闪现推推棒接大招晕一片人,这一波交掉了闪现后就意味着apu现在的阵容没有了先手能力,只能打反手等对面开团。

而这一条风龙的增益,百分之十的终极技能cd看似用处不是很大,却是能给到nhg中单玩的卡萨丁的极强的一个增益。

卡萨丁这个英雄六级前只能苟,要伤害没伤害要控制没控制,而到了六级学了大招后有位移有伤害,唯一步抬让人满意的点就是六级和十一级的大招cd不算短,而卡萨丁突脸进人群如果没有cd过长不能打出下一发r技能的伤害或者位移回来的话,是很伤的。

再者,apu的打野为了抓对方上单,被拖的时间有些长,血量也不健康,而他出来后就会发现自己的下半野已经被蚕食了个干净,什么也不剩了。

解说a:“天哪,enjoy选手拿上单的人头换了太多资源了,这一波gank是不赚啊apu!”

解说b:“apu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下半野完全没有了,打野直接在上路回城了,这一波亏的有点多了啊。”

“韩国人的运营能力是厉害。”苗哥放低声音在啾啾旁边感叹道。

韩国赛区被叫成运营赛区不是没有理由的,lck的比赛中正面打架的时间并不多,很有可能比赛很长一段时候后才爆发一血,一般都是双方找机会,吃资源,在慢节奏中拖死对面,这一点和lpl有着十分鲜明的差距。

lpl作为打架赛区,一局产生多个人头早就是不争的事实了,对线要打架,野区碰见要打架,抢资源也要打架。

这也就是lpl比赛比lck看着要热血的理由。

“如果你是apu的打野,你这会儿怎么挽回野区的损失?”连琛轻声问。

啾啾舔了舔唇,思索了片刻后开口:“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会直接上中两路轮流抓吧,他一个打野拿再多资源,我废掉你两路,只留一个这赛季不能做核心的下路组,亏的也不是我。”

“这么有把握废掉对面两路呢?”连琛眼底含笑,“对面中单可是卡萨丁,是很难抓的。”

“难抓不代表抓不死,即使抓不死一直去中路骚扰也会干预到卡萨丁的发育的。”啾啾说。

连琛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apu的打野似乎想法和啾啾一致,蹲在中路。

但他忘了,玩卡萨丁的这个人是许阳,本就稳健的选手拿到个这种前期苟名后期能跑能输出的英雄是有多么的厉害。

三番五次的蹲中,不仅仅拖累了自己的发育期,还被许阳一波演技骗着上前,让enjoy反蹲到了。

apu这整场游戏都像是被人看穿了一般,打的憋屈又难受,输掉了比赛。

“看到了没,行不通。”连琛说,“这是韩国厉害的地方,要这么容易就能找到方法破解,lck也不会一直站在电竞的巅峰了。”

“那怎么办?”啾啾问。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跟他们拼运营。”连琛说,“对面拿小龙,拿你下半野,看到这个举动的第一反应就该是拿先锋和上半野,跟对方做一个资源互换。”

啾啾垂下眼,思考了一会儿。

“你的话,能学会prof的打法,看enjoy的比赛能学会他的打法吗?”连琛问。

啾啾不明白连琛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点了点头:“很好学的。”

连琛朝他笑了笑,没再说话。

第二局游戏,nhg锁下了弱势打野莉莉娅,引起了一阵质疑声。

也不怪解说和观众质疑,莉莉娅这个英雄的打野数据并不算好看,她野区作战能力不强就算了,能靠着加速被动拉扯的优势也被全员移速整改后显得有些鸡肋了。

解说a的声音有一丝疑惑:“莉莉娅?这赛季登场率比上赛季低太多了吧?”

解说b点头道:“是的,不仅登场率低,胜率更是惨不忍睹,掏出这个英雄的队伍就没有赢过的。”

解说a:“那这一手莉莉娅我想不通的啊?为什么会拿这么弱势的打野呢?”

bp的最后一刻——

nhg的中单和打野换了英雄。

中单莉莉娅,打野艾克!

卡在最后一秒两个人交换的英雄,不仅仅是观众没能反应过来,解说也没能反应过来。

愣了好长一段时间,解说a才堪堪调整耳麦掩饰尴尬:“中单莉莉娅???”

莉莉娅这个英雄除了可以打野,更常见的位置是拿来打上单,莉莉娅手长,有技能回血,在上路可以赖皮,而到了中单的话,这个英雄就没有在上路那么得心应手了,中单普遍的手都比莉莉娅要长,莉莉娅要上前消耗对面自己也要吃一套技能,不像在上路一样可以打了就跑。

解说b笑了笑,开口道:“你看看对面中单是什么。”

“是辣个男人。”解说a说,“对面为了克制艾克拿了亚索!”

亚索线上克制艾克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他的风墙可以挡住艾克的q技能,而打不出二段q的艾克要打被动三环就必须上前平a,偏偏艾克平a的手比亚索的q距离还短。更何况艾克的控制技能w能被亚索的e很快躲掉,在英雄克制上就赢了一筹。

但是这个艾克换去了打野,留了个莉莉娅在中路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亚索上前消耗莉莉娅必被莉莉娅反向消耗,莉莉娅手比亚索长,技能命中英雄又自带回血,最主要的是风墙只能挡住莉莉娅的一个技能。

这一手中路莉莉娅打的亚索苦不堪言,莉莉娅被动移速起来后,亚索的吹风也很难命中,而他只要上前q莉莉娅,必被q回来,他掉血,莉莉娅回血。

解说a看着中路对线的状况,皱了眉头:“亚索这太难受了啊。”

解说b:“现在的lpl每个队伍都是有点东西的了,nhg现在又是enjoy指挥,这手bp肯定也是他们队伍想好了的。”

解说a:“真的是不能小看任何一个队伍啊。”

艾克打野就不如莉莉娅打野那么弱势了,他入侵野区也好,野区找人打架也好,刷野速度也好都是有保障的。

亚索在莉莉娅的干扰下虽然没有送出人头,但是却是被打的苦不堪言,等级和补刀都落下了不止一星半点。

三十多分钟的时候,整场游戏的局势仿佛又被nhg捏在了手里,而apu只是他们放在手心里把玩的一只蛐蛐。

四十五分钟,nhg拿到大龙和远古龙,一波上高低,拆掉了对面的水晶。

最可怕的不是输了游戏,而是apu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输了游戏,就是比赛正常打着打着,他们就开始劣势,红蓝buff、先锋、小龙、大龙一个接一个被对方收入囊中,他们还无能无力,

整场游戏结束,坐在他们座位后方的apu粉丝整体状态都有些低迷。

苗哥怕他们跟粉丝一同走会被围堵,提前和工作人员打好了招呼,带着队员们从选手通道出了场馆。

几个人坐在车上一言不发。

“什么感想?”苗哥说,“咱们打apu还是2:1,赢的也不容易。nhg这次直接零封对面,并且赢得轻轻松松。”

没有人接话。

“咱们三天后就打nhg了,你们觉得胜算高吗。”苗哥的言语有点儿不客气,但是电子竞技永远是实力说话,表面的客气并不能带来任何有用的效果。

“这真不是我们恐韩或者什么,就我们在s赛打过的韩国队也不少了。”shins烦躁地挠了挠头,丁婷坐在他旁边低声劝慰他别燥,“但是韩国队的运营我们不是没有学过,要是他们的运营我们这么快就学到手,那韩国队还打什么比赛?”

“我们只能bp上针对一下enjoy,还要确保不犯今天apu犯的这种错误。”rainy说,“但是说实话,难。我们这赛季没跟他们打过训练赛,他们之前的比赛展现出来的也和今天不一样。”

“连琛,你怎么看?”苗哥动动腿碰了下连琛的膝盖,“lpl第一打野?”

啾啾看着连琛,连琛捏了捏手指,“跟他们对着运营呗,还能怎么办。”

苗哥没有说话。

“还有一个办法。”连琛突然说。

苗哥看着连琛,示意他往下说。

“让小玖来打这个野。”

“什么??”苗哥有些震惊。

不仅仅是苗哥,其他几个队友都有些震惊,只有林野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我之前一直想把小玖拐进我们队,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操作好。”连琛说,“年纪比他小操作和他差不多的小孩儿虽然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但是他有的别人没有的一点,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他的游戏风格是多变的。”

连琛这么一说,众人陷入了沉思。

是了,优势的时候打法激进,劣势的时候找机会开团。

虽然每个人优势和劣势都有不同的打法,但是啾啾的风格相差的有些过大。

按道理而言,一个选手虽然风格多变,但是性格摆在那里,整体游戏基调是不会变的,比如apu的打野,他擅长打支援,优势的时候支援劣势的时候也支援,只是支援的方式不同。

在比如nhg的中单许阳,他打法稳健,拿卡萨丁稳着打是应该的,但是即使给许阳拿了个诡术妖姬他照样可以稳着打。

这是选手个人不会变的内在因素。

“小玖的学习能力强,复刻其他人的打法也有一套。”连琛看着苗哥说,“你最初看他的比赛视频难道不觉得有几年前prof巅峰时期的影子吗?”

苗哥突然顿悟,连琛不提这一嘴他根本没意识到。

“可是他打野的话,你就要去打中单。”苗哥说,“你都多久没打中单了。”

连琛朝着努努嘴,“喏,你真把小野当饮水机选手啊?”

“不是……”啾啾有些迷茫,“什么意思呀?我打野,林野中单,你不上场了?”

连琛挑了挑眉。

在啾啾看来连琛就是这个意思,把他拐来打比赛,哄着说跟他一起打,连春季赛的常规赛都没有打完就想丢下自己,不配他打了。

“不要。”啾啾眼底蒙了一层水汽,拧着眉说,“我不打野。”

“没人要你打野你别急。”苗哥看着啾啾一副快哭了的样子,连忙搓了搓他的头发哄着他,“连琛只是提了个可能性。”

“他就是想抛下我嘛,把我骗过来又不想管我!”啾啾见连琛一直不说话,有些急了。

“没有。”连琛有些无奈,“怎么会不管你,我只是提了这个可能性,你不想打就陪我复盘,好不好?”

啾啾半天没说话,气劲儿过去了才缓缓点了头。

回到基地内,啾啾跟着分析师他们坐在客厅看录像,唯独连琛被苗哥叫了出去。

“你不只是想提这个可能性吧,你想让小玖在你退役后接替你打野。”

苗哥和连琛相处这么多年来,对连琛还是熟悉的。

“林野的水平不差,但是与其说需要一个强的中单,每个队伍更需要的是有意识和大局观的打野。”

“小玖有这个大局观吗?你们俩看比赛时讨论的问题我可听到了,他的思路跟apu的思路差不了多少。”苗哥说。

“是啊。”连琛点点头,“所以我其实只是试探地提一嘴,他又不是我的替补怎么可能上场打野?不过我确实想把他往打野这方面带就是了。”

但他没想到啾啾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啾啾作为一只陪伴他的小鸟,只打了小半个赛季的常规赛,比赛的意义就是玩儿,就是陪伴他,仅此而已,至于所有电竞选手有的电竞精神,小鸟现在是没有的。

“看他这反应多半不会答应。”苗哥说,“人家在中单位打的好好的,又能c,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换位置。”

“日子还长啊——”连琛伸了个懒腰,“慢慢来吧。”

苗哥点点头。

“你说你听见我们俩讨论,那你还听见什么了吗?”连琛突然问道,苗哥说他听见了俩人讨论的游戏内容,会不会也听见了关于kiss camera的那番话??

苗哥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该听见什么吗?”

连琛抬手摸了摸鼻子掩盖自己的心虚,“……没,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我家小鸟今天疯狂在我键盘上拉屎,心累orz

琛哥在为自己退役后做打算,这个赛季一定是他俩一起打的这点不用质疑~

还是那句话,比赛内容全靠我现编,有啥不对劲的就是我水平不够高,啵啵啵

感谢在2021-07-21 19:20:07~2021-07-22 20:49: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