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86章 二合一
 
enjoy来中国短短几个月就从许阳身上学到了十分好用的三个字——

我可以!

连琛退出微博打开微信找到许阳。

【连琛:兄弟, 你们队打野怎么回事?】

【许阳:什么怎么回事?】

连琛截了个图发过去,并且十分高冷地打了个“?”

那边许久没有回复,连琛把手机攥在手心里, 带着玩够了的啾啾往回去的方向走。

啾啾抱着大脸娃娃一路揉搓,心情倍儿好,甚至哼起了小曲子。

连琛这么多天在他时不时边打游戏边唱歌的环境下熏陶的已经觉得啾啾唱歌似乎别有一番风味了。

俩人肩并肩出了文化节的巷子,街道上人烟稀少, 俩人慢悠悠地在路灯下行走。

“连琛。”啾啾突然抱着自己的大脸娃娃往连琛怀里拱。

“嗯?”连琛还没反应过来, 下意识地虚环着啾啾,“怎么了?”

啾啾把大脸娃娃往连琛怀里一塞, 自己撤了出去, “帮我拿一下,我想吃个薯片。”

连琛有些无奈,他还以为啾啾是要在无人的街道上向他投怀送抱, 看来还是他想太多。他单手搂着大脸娃娃把它翻了个面,靠在啾啾胸膛被捂得暖烘烘的那一面现在正靠在连琛的胸膛上。

啾啾从连琛拿着的袋子里拿了一筒薯片, 掀开了盖子慢悠悠地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塞,咔擦声响在在静谧的大街上。

连琛拿在手上的手机响了两声, 他稍稍侧过头,下巴搁在大脸娃娃的脑袋上打开了手机。

是许阳发来的一段语音,连琛不做他想,直接点了播放。

说话的不是许阳,而是普通话烫嘴的enjoy。

【, 你们中单, 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吗?】

连琛直接开的免提,这句蹩脚的中国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啾啾的耳中,啾啾嚼薯片的声音在这一刻都弱了下来。

“你觉得我要怎么说?”

“你怎么还加他微信?”

两个人同时开口, 连琛愣了愣,啾啾则是理直气壮地看着他。

“谁加他微信了?”连琛又好气又好笑,“我老早加的nhg中单许阳的微信。”

“那为什么是enjoy在说话呀?”啾啾问,“你在跟他聊什么?”

连琛索性把手机递给啾啾让他自己看,啾啾甩了甩手,手上的薯片残渣甩了个大半后接过了连琛的手机,看俩人的聊天记录。

“enjoy什么时候去我微博下评论的啊,我都没看见。”啾啾嘟囔道,“他不是个韩国人吗,怎么还会说‘我可以’?”

“所以我要怎么回复他呢?”连琛好整以暇地看着啾啾,“咱们中单。”

啾啾拿着连琛的手机给对方回了一条消息后,把手机还给了连琛,重新端起薯片盒咔擦咔擦地吃了起来。

连琛看了一眼还没有暗下去的屏幕,啾啾已经帮他回复了。

【连琛:有的呀,感情很好哒!】

一看就不是连琛的语气,但连琛却忍不住弯了嘴角,他怀里抱着大脸娃娃凑近了啾啾,张嘴咬住了啾啾叼着的那块儿薯片,娃娃被夹在两个人中间,憋屈极了。

“你不是不爱吃薯片吗?”啾啾吃了一半的薯片被叼走了,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不爱吃。”连琛说,“但我这不是在体现我们中单和他男朋友感情很好吗?”

俩人回到酒店的时候,队友们还没睡,shins头上顶着个太阳花束发带,脸上贴着灰黑的清洁面膜,盘腿坐在他房间里和其他仨人玩儿牌。

“什么情况你这?”俩人一进房间看到的就是转过头的shin。

啾啾吓得后撤一大步,“什么妖怪!”

“你俩趁我洗澡的时候出门玩儿还说呢?”shins嘴唇微动,含糊不清得说,“我洗个澡出来好家伙你俩人都没了,我一个人在房间无聊啊,就打电话让他们仨带了一副牌上来。”

这次来h市比赛房间依旧是三个人一间,而这次跟连琛啾啾俩人一间的队内除了他俩外唯一的脱团狗shins。

“你俩去哪儿呢?”rainy问,“我还看到小玖发的微博了,你俩这是去拍艺术照了?”

神他妈俩大男人去拍艺术照了,也亏得rainy想得出来。

“外面有文化节,我俩去玩儿了。”连琛把大脸娃娃往客厅沙发上一扔,岔着腿坐在了沙发上。

shins一脸狐疑地看着他,眉毛一皱就簌簌往地上掉干了的清洁泥膜,“你不是不爱逛这种东西吗,上次我们去国外打比赛的时候也是有什么什么节,喊你去你说啥?你说心智不成熟的人才逛看这玩意儿。”

“因为我心智不成熟了。”连琛说,“谈恋爱使人心智不成熟,你这不还敷面膜吗,你不谈恋爱你连面膜是啥你都不知道吧?”

“行吧,那你俩去文化节买啥了?”shins问,“谈恋爱还容易使人买一堆废物堆在家里。”

连琛默不作声地拿起被他遗忘在脚边的袋子,把里面的薯片分给面前四个人一人一筒。

拿到薯片的众人都是一脸呆滞。

“你们去的是文化节旁边的超市吧?”ink没忍住开口问道。

“不是。”连琛伸手指了指坐在他旁边抱着大脸娃娃玩儿的啾啾,“他套圈儿套的。”

“还蛮奇妙。”shins忍不住想笑,又被面膜绷得笑不动,“我先去把面膜洗了。”

“你们在玩什么?”啾啾抱着娃娃上前两步盘腿坐在了shins原本的位置上,娃娃搁在腿上,下巴抵在娃娃的头上。

rainy扬了扬手上的扑克,“玩牌,来一起?”

啾啾摇了摇头,“我不会呀。”

“那有什么,让琛哥教你,他会玩。”rainy低下头洗牌,头也没抬地说。

“玩的什么?”连琛闻言坐在啾啾旁边,问了一嘴。

“之前我们四个斗地主,你俩来了就老样子,玩跑得快。”rainy洗完牌后将牌垒起来放在几个人中间,“等会儿姚锐意,你给小玖讲下规则。”

连琛从牌堆上拿了一叠牌,按顺序理好后示意啾啾凑过来,给他讲着跑得快的游戏规则。

这边讲着,另一边shins呲牙咧嘴的从浴室出来了。

“这个面膜干在脸上太痛了,跟戴了痛苦面具一样。”他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把rainy和ink往两边推了一点,坐在了俩人中间。

rainy被shins这么一挤,自己就挤到了连琛旁边,腿和连琛的腿挨着。

“明白了吗?”连琛讲完规则看着啾啾,见啾啾仍旧一头雾水地摇头,连琛把牌放回牌堆,起身做到了啾啾后面,啾啾往后一仰就能倒在他的怀里。

“我就不玩了,我教他玩儿。”连琛说。

“光玩有什么意思,肯定要下点儿注啊。”shins说,“赌个今晚宵夜吧,输的请宵夜,老规矩,贴条儿。”

说完后他重新起身,去茶几上拿了抽纸和一瓶矿泉水。

其他人没什么意见,赌注也就这么下了下来。

啾啾虽然听了连琛讲游戏规则,但是没有自己玩过,还有些懵,好在连琛坐在他后面,时不时上手告诉他该出哪些牌,几局游戏下来啾啾反倒一把都没有输,其他人脸上反倒都贴上了撕成条的纸巾。

“小玖玩明白了吗?”shins问。

啾啾有些迟疑地点点头,说玩明白了吧,也没完全明白,但是说不明白又好像隐隐知道该怎么玩了。

“那行,”shins拉着两边的人往后撤了撤,几个人围的圆变大了,空隙也就变多了,“琛哥,你俩别俩人一体了,来一起玩。”

“打的什么算盘呢?”连琛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腿后在啾啾旁边坐了下来,“我输他输都是我请,你直接明说得了。”

shins嘿嘿一笑,“哪儿能啊,你坐在他上家,你还能给他喂牌呢,再说了,哪儿就一定是你俩输了?”

shins这话说完,几个人围成一圈接着玩儿牌,拜他最后一句话所赐,啾啾虽然技术不咋样,但是牌运极好,这么多轮下来他就只有两边脸颊上一边贴了一张条儿,反倒是shins整张脸上都贴满了,就连出牌的时候都要撩起眼前的帘才能看见自己该出什么牌。

shins又输了一局,啾啾笑眯眯地撕了纸条沾了水往shins脸上粘。

“欸我这个手气!”shins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把脸凑了过去。

啾啾抚起他脸上的纸条,试图找到空位,“没有地方粘了欸……”

“那不粘了不粘了。”shins一只手撩起脸上的纸一只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点个宵夜,想吃什么?”

“这个点营业的只有烧烤吧,还有什么?”ink说。

shins翻了一圈,“还有炸串,要吃烧烤还是炸串?”

shins的手机轮了一圈儿,烧烤炸串都点了不少。

男孩子们吃东西也不怎么讲究,茶几又矮,送来的宵夜打开摊在茶几上,几个人就围着茶几做了一圈,边唠嗑边吃宵夜。

“欸小玖啊,你那个广告是什么的?”rainy啃着鸡爪问。

“游戏手柄,苗哥说定了五个人,我也不知道其他几个人是谁。”啾啾小口小口地吃着玉米粒说。

“管他是谁,反正赚钱的东西。”shins说,“小玖出息了,常规赛还没打完就接广告了。”

“我当时第一个广告是口香糖,就跟个傻逼似的在镜头面前硬吃,还因为表现力不行那一天我吃了起码两盒口香糖,后面看见口香糖我都想吐。”rainy回忆道,“后面接过最大的广告也就是游戏本的了,琛哥就比较厉害,之前有段时间家里安游戏房不是很流行吗,琛哥被请去做家居广告了都。”

“和隔壁xx平台人气第一个游戏女主播一起拍的。”shins贼兮兮地说。

啾啾点了点头,他看过那个广告,连琛和另一个女孩子在广告中饰演一对情侣,俩人携手将一个闲置的房间一点点打造成有电脑有主机还有零食架子小冰箱的温馨游戏房的故事,当时这个广告第一次被奶奶看见的时候,她还以为连琛偷了户口本背着她结婚了,拽着连琛问东问西,才知道不是真的。

shins见啾啾没什么反应,重复了一遍:“和女主播拍的欸,饰演一对情侣欸!”

啾啾不明就里地看着他,“我知道啊。”

“你不生气吗?”shins问。

啾啾满头雾水:“我为什么要生气呀,他又没有跟那个女主播谈恋爱。”

shins问:“你怎么知道没有因广告生情呢?”

啾啾心想我当然知道,连琛跟奶奶疯狂解释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热闹呢。

啾啾还没说话,shins就被连琛一记眼刀划过,干脆利落地闭上了嘴,并且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别搭理他,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没正经东西的。”连琛说。

第二天回j市之前,苗哥来敲了他们的门,啾啾那个大脸娃娃塞不进行李箱里,只得抱在怀里出了房间门,整的苗哥以为自己敲错了门。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个啥啊?”苗哥指了指啾啾怀里抱着的娃娃。

连琛勾起嘴角,“是小玖来h市带的纪念品,想不到吧。”

苗哥嘴角抽抽,这谁能想到啊,这个大脸娃娃哪儿买不到非要在h市买了带上飞机带回j市??

“行吧行吧。”苗哥深吸一口气,伸出一只手让啾啾把娃娃给他,“给我吧我拿去托运。”

啾啾乖巧地把娃娃递给了苗哥,撒手时还十分不舍地拍了两下娃娃的大脑袋。

·

在j市又一场比赛打完,广告商打电话给了苗哥,定了啾啾的广告拍摄地点。

拍摄当天连琛有别的工作没能陪着啾啾一起,苗哥开车带着啾啾去了拍摄地点。

苗哥带着啾啾去到拍摄场地的时候,已经到了另外三个跟啾啾一起拍广告的选手,工作人员脚步匆匆,布景的布景,给选手们化妆的化妆。

另外两名选手都是新生代的选手,甚至有一名还是ldl的明星选手,但ldl本质上就和lpl有着极大的差别,即使是明星选手,广告费也给不到很高。

啾啾跟着化妆师指的路在一面打着灯的镜子前坐了下来,虽然每场比赛他们上台之前都要化妆掩盖气色,但是拍广告与比赛不同,好在定妆照已经拍过了,啾啾对化妆这件事情并没有太过的排斥。

苗哥站在啾啾身边,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跟啾啾说了一声后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小角落接了电话。

与此同时,第四个接广告的选手姗姗来迟。

“你们好。”声音是不够流利的中文,啾啾下意识地睁开眼睛透过面前的镜子看到自己身后的状况。

那人一来,本来就略显狭小的化妆间就更为拥挤了——

他带了足足五个人来。

“怎么会是他?”啾啾想着。

那人四处张望,瞅到镜子里坐着个粉色头发的人之后,三两步上前。

“嗨,泥嚎!”enjoy冲啾啾欢快地挥挥手。

化妆师正在给啾啾化眼影,他没敢睁眼了,开了口说了句你好。

enjoy:“本来我没想接这个广告的!我们教练也说这个广告钱不多,但是我问了一下,他们说有你,我就来啦!”

整一个欢快地哈士奇模样,化妆师听着他这蹩脚的中国话都忍不住笑了。

“你真的有对象吗呜呜呜,我真的很喜欢你!”enjoy说。

啾啾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地跳,苗哥怎么还不回来啊,救命——

“真的有,没骗你呀。”啾啾说。

“我很好的,我也很喜欢你,如果你对象对你不好了你记得来找我!”enjoy完全不遮盖自己的失望,耷拉着眼皮说。

他还想再开口说什么,已经被自己带来的助理们连拖带拽地带走了,按在了另一个化妆师小姐姐的椅子上。

给啾啾化妆的化妆师给他化完最后的口红时,开口问:“小甜心真的有对象吗?”

啾啾点点头,“真的呀。”

化妆师十分爱怜地摸了摸啾啾的头发,而后才拿起已经在一旁预热很久的直发棒给啾啾弄头发:“没事,妈妈永远爱你!”

啾啾干笑两声,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妈妈”。

等到所有选手都就位后,他们被带到了一旁布置好的“学生宿舍”内,宿舍门上挂着投影仪,投影仪上投了游戏,四个选手一人一个手柄。

啾啾的粉色头发被造型师故意用发蜡定了个呆毛出来,同时给了他一副黑框的无度数眼睛让他戴上。

啾啾脸小,在大框眼镜的衬托下显得更小了,同时头上一搓呆毛立起来,像一个好看却不自知的小宅男。

“lian,你叼个棒棒糖。”摄影师助理拆了根水果味棒棒糖递给啾啾。

啾啾伸出舌尖舔了舔,是他喜欢的芒果味,他被甜地眯起了眼睛,把棒棒糖塞进了嘴里。

enjoy看着他的动作心都化了,他可太喜欢这种可可爱爱的小男生了。

其他几个选手的道具也准备好后,拍摄正式开始。

说是拍摄小短片,其实也没什么需要注意的,给他们的广告台本上也是写的拿出自己打游戏时真实的样子就好。

毕竟有谁能比职业选手更懂游戏激情呢?

啾啾叼着棒棒糖戴着眼睛穿着t恤大裤衩人字拖,白皙的小腿整个露在外面,也得亏选手们穿的都是夏装,屋内暖气打的足够高。

他想着自己打游戏时候的样子去拍这个广告,最后赢了游戏的时候他的表情不太到位,每次都ng。

“lian啊,你把这里面赢了游戏当作你们拿到了s赛冠军来拍,你这个劲头不太足。”导线说。

啾啾拧着眉想了想,enjoy很贴心地冲导演问“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enjoy虽然在中国是初来乍到,但之前在韩国的时候也一直因为长相优异是个备受关注的选手,即使他曾经的战队成绩并不行。而到了中国他带着nhg未尝一败穿梭在常规赛中,属实算得上是这一批拍摄广告的选手中腕儿最大的一名了。

导演瞧见几名选手都累了,再这么强硬地拍下去更没有感觉了,便点头让他们休息去了。

“你不要紧张呀。”enjoy屁颠颠儿的跑到啾啾面前,给他传输经验,“就把对面当成最想战胜的队伍,然后赢了,这种广告要的就是这种……”enjoy想了想该怎么用中文形容,“反正就是这种感觉。”

虽然enjoy说的不明不白,但是啾啾听明白了,广告商要的就是这样一份热血与激情,将其拍出来了就好。

那应该将对面看成哪个队呢?是一而再再而三挑衅他们的twg还是在常规赛送给他们唯一一场败绩的nhg?

啾啾重重地点头:“好,我会把游戏结束当成赢了你们队伍的!”

enjoy噎了一下,“那,那我能加你个微信吗,等你没有对象了就能第一时间想到我!”

俩人面对着面,enjoy这么热切的眼神让啾啾无法拒绝,他拿出手机打开二维码给enjoy扫了,enjoy加上了啾啾微信,握着手机抵在心口欢呼:“耶!第一步完成!”

太傻了,实在是太傻了,哈士奇看起来都比他聪明。

“对了。”啾啾突然开口,“上次跟你们队的训练赛……”

啾啾话还没有说完,enjoy就愁眉苦脸地看着他:“别说啦,我都要上号了,突然胃不舒服去吐了一圈,然后教练找医生来了基地说是因为我发烧了还吃了油腻的东西。”

“……”啾啾没忍住勾起了唇角,“挺惨。”

enjoy猛地点头,“我可太惨辣!!”

“休息时间结束,接着拍最后一幕!”导演喊道。

啾啾晃了晃脑袋醒神,从助理手上拿过棒棒糖塞进嘴里,把游戏里的boss当成nhg去打,当boss被击败后,啾啾眼睛微微睁大,他推了推眼睛,爬起来从地上跳起来欢呼,其他三名选手同他一样,四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热血与激情。

“很好!”导演喊了咔之后满意地看了两边成片,“拍摄结束了,辛苦各位。”

啾啾出了“宿舍”门,看见了门口的苗哥,他跟苗哥打了声招呼后拿着衣服进了更衣室,没有看见苗哥挽留他的那只尔康手。

等到啾啾换好衣服走出更衣室的时候,在门口等他的不止苗哥一个人,还有连琛。

而enjoy也小跑着过来冲着啾啾喊:“记得分手了联系我!”

苗哥:???

连琛:???

啾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orz,这章评论下发20个小红包恭喜我突破30w字大关!!感谢在2021-07-25 20:55:15~2021-07-26 21:5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糖果qs 3瓶;青芜 2瓶;椋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