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87章 二合一
 
虽然啾啾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他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心虚。

“你……你怎么来啦?”啾啾眼神闪躲地看着连琛。

在连琛眼里啾啾这个样子活像出轨被抓的渣男,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看着啾啾。

“他刚给我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拍完,他顺路就刚好过来跟我们一起回去。”苗哥人还在状况外, 他简单的给啾啾解释了一下后表达出了自己的疑问,“不是,啥情况,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小玖有对象的?”

“嗯, 有, 这儿来了个直接挖墙脚的。”连琛伸了手指了指enjoy,“还挺牛。”

enjoy刚想跑开, 直接被眼疾手快的连琛拉住没让走。

“什么分手?”连琛一手拽着enjoy卫衣的帽子, 面目不善地问。

“啊?”enjoy被卫衣领子箍着往后踉跄了两步,“就是,我很喜欢lian, 我让他分手了就来找我啊。”

连琛勾起半边嘴角,冷笑道:“别想了。”

“什么别想了?”enjoy不太明白连琛说的别想了是让他别想什么。

啾啾明明什么错事儿也没干, 此时另外三个人的目光却全都投到了他的身上。

怎么了干嘛呀为什么突然全部看着他,这是怎么回事嘛?

他好慌——

“有, 有对象,不分手,别联系了呜呜呜!”啾啾磕磕绊绊地冲这三个人说,“好饿呀,能不能回基地吃饭!”

苗哥有些好笑地拉开连琛拽着enjoy帽子的手, “你别给人勒出毛病来。”

enjoy委屈巴巴地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看向连琛还想再说些什么,被连琛不太友善的眼神镇住了,委屈巴巴地走回了自己助理身边。

苗哥带着这俩人一同上了回基地的车, 车内气氛十分奇妙。

“小玖有女朋友了?”苗哥率先开口打破这份尴尬。

啾啾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尴尬地看着连琛。

连琛沉默了一会儿,替啾啾回答了个“是”。

俩同队队员谈恋爱这个事儿让其他队员知道没什么,但是让前几天还在义愤填膺说营销号造谣的苗哥知道,岂不是让他既打脸又操多份心?

苗哥点了点头,“那nhg那个打野怎么回事儿?他暗恋咱们小玖??他不是男的吗??”

“他那是暗恋?”连琛冷哼一声,“他这都开始挖墙脚了,季后赛我都怕他垃圾话环节不说垃圾话了,直接对着直播向小玖表白。”

啾啾尴尬地嘿嘿一笑,那样子十足像个二傻子。

“小玖还真招人喜欢啊,招女孩儿就算了还招男孩儿。”苗哥感叹道,“要么小玖你和enjoy打好关系,回头万一决赛和他们队打你还能牺牲色相去套点儿情报。”

啾啾:?

连琛默不作声地拿起了手机。

苗哥等了半天也没人接腔,他用手肘推了推连琛,“干啥呢你?”

“给联盟打电话举报你试图打假赛。”连琛说。

“靠!”苗哥笑骂道,“我这么有职业操守的人会宣扬假赛吗?我就开个玩笑!”

“是啊。”连琛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我也就吓你一下。”

苗哥咬了咬牙,想揍人。

仨人回到基地,啾啾以拍摄太累要先洗个热水澡溜回了房间。

苗哥在基地没什么事儿,跟着连琛去训练室逛了一圈后离开了基地。

啾啾抱着换洗衣服坐在床上,他以为连琛会跟上来,但是连琛没有,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拿起手机给连琛发了条消息。

【啾:连琛,你能不能来一趟我房间呀~】

等了十来分钟连琛也没有回复,啾啾想他可能在打rank没看见,只好抱着衣服进了浴室洗了个澡。

等到洗完澡出来,他肩膀上搭着一方毛巾,从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洇湿了毛巾和毛巾下方的t恤,他草草擦了下头发,去翻看手机,连琛还是没有回复他。

啾啾嘟着嘴,把毛巾搭在头顶,披了件外套下了楼,推开门进了训练室。

连琛的游戏还在排队,排队时间已经超过五分钟了。

“你怎么不回我消息的呀。”啾啾坐下来没急着开电脑,而是拨开了连琛的耳机问道。

连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没听见。”

“喔——”啾啾晃着脑袋把脸凑到连琛面前,“双排吗?”

“先不了,在跟shins练野辅。”连琛说。

啾啾的神色暗淡了下来,没精打采地应了声好,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他轻轻偏过头,用余光打量连琛,连琛虽然脸上显现不出来,但他能感觉到连琛在不高兴。

因为他所以不高兴吗?因为enjoy说喜欢他?还是因为enjoy说让他俩分手的事?

啾啾拿不准,他无意识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思考,湿漉漉的头发被他抓下来几根粘在手心。

“别抓头发,上去把头发吹一吹,别感冒了。”连琛一直在打量着啾啾,啾啾一看向他他就把眼神撇开,俩人愣是没能对视,但是当他看到啾啾又开始抓头发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啊?”啾啾松开自己抓头发的手,“噢好。”他说完没动身,眼巴巴地瞧着连琛,小声说:“帮我吹头发嘛?”

自从啾啾在基地一个人一个房间之后,像吹头发打扫房间这些简单的事儿他都能自己做了,从他自己可以不吹炸头发后,连琛也就没帮过他吹头发了。

这会儿开口让连琛帮他吹头发纯粹就是做错了事儿的人在撒娇卖好。

好巧不巧,连琛进入游戏的圈圈出来了,他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游戏开了。”

啾啾撇了撇嘴,好嘛,这头发都不帮他吹了。他拿着顶在头上的毛巾一边擦着发梢一边上楼,回到自己房间吹头发。

吹风机的热气打在脸上使得他的脸颊红扑扑的,吹干了的头发柔顺地搭在他的肩头。

他突然不想下楼了,反正今天因为拍摄的事儿苗哥给他免了一天训练,他又是坐着化俩小时妆又是蹦蹦跳跳拍摄,身体也有些疲惫。

他侧趴在床上,关了灯,却没有一丝睡意。他面对着窗户,看着窗外的明月陷入沉思。

连琛不会以后都不理他的吧?万一真的不搭理他了怎么办?都怪enjoy——

与此同时,啾啾的手机适时地响了。

他以为是连琛发来的消息,赶忙拿起手机点开消息,然后“啧”了一声。

【enjoy:神今天好凶,你们在基地他也这么凶的吗?我好害怕】

啾啾正烦着,不太想回消息,偏偏enjoy消息一直发,他手机响个不停。

【enjoy:什么时候让我们经理再和你们约训练赛呀】

【enjoy:我看你的个人信息你叫连玖为什么叫lian不叫jiu呀】

【enjoy:我今天听别人喊你小玖,我能也这么喊吗】

【enjoy:你不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啾啾黑着脸看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决定还是回复一下,免得这个人说起来没完没了。

他手指刚触即键盘,手机就被人从后抽走了。

“还以为你不下来是怎么了呢?躲在房间里和别的人发消息?”连琛拿着啾啾的手机看了两眼,熄了屏放在床头柜上。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啾啾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连琛沿着床沿坐在啾啾旁边,黑暗中看着啾啾透亮的一双眼。

他叹了口气。抬手抚上啾啾的脸颊:“去接你的时候跟我说‘你怎么来了’,进你房间跟我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宝贝,你这样很像被我逮到了发出的没用的疑问。”

“啊?”啾啾不理解,“我就是问问呀,我都没听见你开门的声音。”

“进来的时候你手机一直在响,你没注意吧。”连琛说,“跟enjoy聊了什么?”

说到这个啾啾就无奈,“他话好多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

连琛都给他气乐了,“还想说什么?说什么时候跟我分手然后跟他跑了吗?”

“哎呀怎么可能!”啾啾把脑袋靠过去搁在连琛大腿上,“不分手不分手,只喜欢你。”

啾啾洗发水的香味钻进连琛的鼻子里,他抬手摸了摸啾啾细软的发丝,没说话。

“你是不是生气了呀?”啾啾在他的腿上仰着头眨巴着眼睛看他,“别生气啦,我不喜欢他的。”

说完啾啾就撑着连琛的大腿爬了起来,跪坐在床上双臂环着连琛的肩膀,嘴唇轻轻贴了过去,在连琛嘴唇上轻轻啵了一下。

“那你跟别人约什么分手了联系他?”连琛让他亲了一下,微微后退问道。

“什么呀!!”啾啾急了,“是他自己一个人在那边说!我根本没答应!”

“还跟别人互相交换微信?”连琛问。

啾啾挠了挠头,“我不会拍广告呀,那个录像的叔叔都喊了好几次重来了,enjoy就来教了下我该怎么表达情绪,那会儿加上的。”

“加上了还晚上跟人长谈?”

啾啾可太无奈了,“我没有!!我都没有回他!!”

“你还想回他什么?”

啾啾看出来了,连琛这是上来找茬的,他索性眼睛一闭懒得搭理连琛。

“我没生气。”连琛瞧见啾啾这个样子也不逗他了,“就是有点不爽,你被人惦记上了,还被人当我面挖我墙角。”

“所以吧,为了缓解一下我的不爽,我决定今天教你一点别的东西。”

啾啾还没问出口要教他什么,连琛就把他摁回了床上,自己也甩掉了拖鞋躺了上去。

“什——”啾啾话还没有说出口,连琛的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腰,啾啾一身痒痒肉,没忍住躲了躲。

啾啾慌极了,这种感觉是活了这么多年都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他觉得有些奇怪。

他一句话都说不流畅,推着连琛的手也没有力气。

连琛凑近亲了亲他。

啾啾皱着眉头,轻轻哼了一声。

他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唇。

连琛撑起身子,亲了亲啾啾的下唇。

啾啾委委屈屈地松了口,双手环上了连琛的腰,没忍住在连琛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他的心跳逐渐加速,将脑袋埋在连琛的颈窝里。

连琛摸了摸他的头,看着他的小脑袋瓜轻轻地笑了笑。

与此同时,他们从h市带回来挂在了房间里的风铃也无风自动,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

窗外明月洒下,风铃轻响。

美好的就像是遨游在天空中,穿梭在云层里,所有的柔软全都包围着他。

啾啾潮着眼眶,整个人一动也不想动。

待啾啾缓了缓之后,连琛开了床边的小夜灯,俯下身亲了亲啾啾。

“一身的汗,去洗个澡?”连琛问。

啾啾反应迟缓地点点头,他身上也出了汗,衣服粘腻腻地粘在身上也不太舒服。

浴室里,热水喷洒下来,雾气把他们都染上了一层好看的粉色。

“宝贝。”连琛半眯着眼睛,压着嗓子在啾啾耳边说。

“嗯?”啾啾闪躲着目光,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连琛牵过啾啾的手,放在嘴角边亲了亲。

连琛从鼻腔喷出来的热气喷洒在啾啾的手指上。

良久之后。

啾啾还没来得及细看手上的东西,就被往下淋的水冲散了。

“啊——”啾啾呆呆地盯着自己的手,“我还没看清呢。”

连琛被他这句话整的从耳朵到脖子都红透了,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啊?

他挤了一泵沐浴露在掌心,搓成了泡泡后牵过啾啾的手,把他的手握住给他清洗每一根手指。

“少跟enjoy说话。”连琛下巴抵着啾啾的额头,不满地开口。

“好。”啾啾笑着点点头。

“别人喜欢你可以,你不可以喜欢别人。”连琛伸手揉了揉啾啾被水打湿的头发。

“知道啦。”啾啾半眯着眼点头。

“我才是最喜欢你的那个人。”

啾啾笑开了花,转过身把手上的泡泡点在连琛脸上,在连琛的怀里踮起脚凑上前用脸去碰那一点泡沫,弯着眼睛看他,“我也最喜欢你。”

两个人脸贴着脸,靠在一起,那点点泡沫消融在俩人的脸上。

折腾半天,这个澡总算是洗完了,连琛随意套了条裤子,裸着上身站在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抬手摸了下自己肩膀,没忍住笑道:“下嘴还挺重,都有印子了。”

啾啾有些不好意思,他自己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咬了连琛一口,没想到居然留了个牙印。

“买点药擦一擦吧?”啾啾说。

连琛沉默了片刻,不仅没有怪他,还自顾自地伸长脖子欣赏着自己肩膀上的牙印。

“擦什么?不擦,我男朋友给我盖了个戳,挺好看,留着吧。”

等到俩人穿好衣服吹干头发下楼的时候,训练室内其他四人的目光唰地一下全部投了过来。

刚做了羞羞的事的俩人眼神躲闪,强撑着精神进了训练室。

“还以为你俩已经睡着了呢,这么久都不下来。”shins说,“小玖上楼吹个头发吹没了,你一把游戏打完也没了,咋的合伙儿逃训练呢?”

“我俩今天都有工作,本来就免了训练。”连琛说,“这不叫逃训练。”

“嗯嗯,见小玖上去那么久都不下来,你就一局游戏打得火急火燎,一塔还没拆的时候就恨不得伤别人高地,打完人立马跑上了楼了。”shins撇了撇嘴,“怎么的?训练室气氛组呢你?”

“你话怎么这么多?”连琛无奈地开口,“求你别开口了。”

“人小情侣在一块儿,时间长点怎么了?”rainy在一旁打岔,“给咱们的队友一点关爱好吗?”

“能怎么啊?肯定没怎么啊,我就希望他俩能做完就睡,干脆不要下来虐这一群单身狗了。”shins说。

连琛眼皮跳了跳,一屋子男孩子说话都不过大脑,“你单身?你是个屁狗。”

“屁股?什么屁股?”shins没听清,“这种话就别在训练室说吧?影响怪不好的。”

ink看不下去,忍不住抬手拍了shins的脑袋,“闭嘴吧你,开什么腔。”

刚刚经历了人生大事的俩人,满脸正经地双排,交流十分正常,一句越界的话也没有。

等到深夜,训练室的人都打着哈欠上楼睡觉后,俩人才堪堪停下排队的手。

“晚上睡我房间?”连琛问。

啾啾点了点头说好。

俩人打完最后一把,回到连琛的房间,今天已经“学习”的够多了,甚至还有些疲累。俩人刷了牙抱在一起亲了亲,说着小话,声音越来越轻,直到闭着眼睡过去。

·

啾啾拍的广告投放出来的时候,常规赛已经结束了,接踵而至的是冒泡赛,而他们队以良好的成绩直接冲进了季后赛,并不需要打冒泡赛,所以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就待在基地里训练或者看比赛。

鉴于已经到了月末,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欠了点儿直播时间,一眼望过去基地众人都在直播,播rank的播rank,播比赛的播比赛。

啾啾一边打rank,一边分神和弹幕聊天,他已经可以足够习惯面对来自网络上的善意与恶意了。

连琛一手撑着脑袋慵懒地坐在电竞椅上,他没急着开始训练,他在一旁播着当天的比赛。

解说对比赛的讲解比寻常观众看得透彻,但是却不如职业选手,所以连琛的直播间内人气并不比官网少。

连琛靠在椅背上,一手撑着脑袋不紧不慢地解说。

“潘森这个大招跳的位置不太行,等他跳大落地进场这个团都要打的差不多了。”

“这个扎克在别人眼上蹲了得有半分钟了吧?”

“这个卡特,玩的不行,不如我们中单。”

弹幕也热闹,一条条地刷着屏。

【在你眼里谁比你们中单强??】

【要我说看神解说就真的很困!!!他一点都没有自己比赛时候的激情,也没有人解说那慷慨激昂的味儿】

【不爱看可以右上角点叉转场别人的直播间好走不谢886】

【说起来你们中单正在玩卡特,刚刚看了一眼,确实强,匕首都出残影了卧槽!】

连琛看到这条弹幕后凑过去看了一眼啾啾的屏幕,他的卡特在人群里穿梭,快到根本看不清他的连招。

“当然强,他就是最强的。”连琛吹起男朋友来丝毫不谦虚。

【笑,接着笑,你嘴角都快到耳根了你收敛一点!!】

【磕到了我又磕到了qaq】

连琛看的那场比赛结束了,解说总结完整场比赛后,进入了中途的广告界面。

屏幕里戴着眼镜有呆毛的啾啾,可爱。

不止他觉得可爱,弹幕也在疯狂刷屏——

【lian好可爱!想日!!】

【这种呆萌人设真的好适合他呜呜呜什么时候再接点广告?摩多摩多!】

【enjoy也帅欸,你们看enjoy的眼神,我总觉得他在看lian!!】

【确实,那个穿黄衣服的是ldl的吗,也好帅,捏妈这个手柄找到了财富密码,颜狗天堂!】

【为什么没请神!!明明神才是lpl坠帅der!】

“这个商家从头到尾就没考虑过我啊。”连琛说,“这没办法。”

【这个手柄怎么可能请得动神啊,神一个人的广告费可能比他们四个加起来都高】

【确实,也不看代言的都是什么,听说某某高奢品牌都要剑走偏锋找职业选手代言了,我有预感这个职业选手就是神】

连琛双手交叠伸长了胳膊拉伸,不紧不慢地说:“也不一定请不到,主要是他们没来请。我们队中单第一个广告,我陪着拍拍也没有什么。”

【操,商家肠子悔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捏妈神怎么会这么宠,你真的是连琛吗???】

【姐妹们,打开你们的显微镜看看神领口那个红点点!!】

【?????卧槽我看见了!!】

【?什么红点点,我火速开会员画质调蓝光——】

连琛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肩膀上被啾啾咬的那个位置,早上刷牙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牙印了,但是啾啾有虎牙,虎牙戳上去的那个红点还是很明显的。

“这个?”连琛笑了笑,“家里小鸟不太乖,闹脾气咬的。”

【神真是人生赢家,可爱鬼队友加可爱精小鹦鹉,操,慕了!】

【还是lpl门面级选手,长的帅游戏打得好又有钱,操,更慕了!】

【小鸟可以咬神,操,我太慕了!】

【我太慕了!!】

而在一旁打游戏把音量调低的小鸟听见连琛这句话,不争气地红了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26 21:52:31~2021-07-27 20:56: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腐衣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