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91章 第 91 章
 
“什么叫连琛又怎么我了?”啾啾嘟囔道, “连琛往我的空碗里丢硬币。”

“我还以为又……”

景怀话还没说完,连琛在旁边重重地咳了一声,无奈地开口:“在直播。”

【又!!!又什么呢??】

【又什么??我们不缺这点儿流量, 大胆地说!】

【是我想得那样吗??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今天都是你的粉丝!】

景怀自然是看不见弹幕的,但是身为一个公众人物他的敏感度可比啾啾要强太多了。

“我还以为他又……又说你傻了。”景怀编了个蹩脚的借口,“你直播的时候还给我打电话?咋了,想我了?”

啾啾一翻白眼, “嗯嗯嗯, 老想你了。”

景怀十分轻蔑地“哼”了一声,“我信你?我根本不信!”

【兄弟俩不合实锤了吧??】

【前面的是傻逼吧?真不合怎么会这么相处?我真无语了】

【好了不用证明了知道你们哥俩关系好了】

【弟弟!!弟弟唱个歌吧弟弟!!】

“弟弟唱不了歌, 但我可以。”啾啾开玩笑道。

电话那头的景怀警觉极了:“你敢开口我就挂电话!”

啾啾起了个调儿, 第一个字还没吐出来,电话那边已经出现了“嘟嘟嘟”的忙音。

“他挂电话了?”连琛听着那段忙音笑了出声,“真干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默契吗??】

【太好笑了好兄弟们我笑的满地找头】

【刚刚去百度搜了一下瑶策公司, 注册人叫景策,和景怀一个姓, 但是为什么lian姓连啊??真的没人好奇吗??】

【我也觉得怪异,俩都不是什么常见的姓, 所以真没人把这俩人往亲兄弟方向想】

【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

这么说倒也说得通,观众也没有顺着往下深究,整个直播间里看似十分和平,啾啾的游戏也排到了,但这回他没有拍到主选的中单, 而是补位去了打野。

啾啾礼貌的在公屏下问了中单要不要换位置, 中单拒绝了,既然对方不愿意换,啾啾也就排着啥位置就打什么位置了。

【这个中单错失了一波抱大腿上分的机会】

【确实, 要不是我打不上峡谷之巅,如果碰到小甜心我不仅把中单给他,我把野怪都喂给他吃!】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打不到钻三吧??】

【你以为峡谷之巅多强吗?峡谷之巅实名了都有那种被带上来的,我前两天排到一个人那菜的我都觉得害怕,对面走位失误一点点就会接到他的技能了】

【操有画面感了,笑死】

选完英雄,啾啾看着弹幕,看到这一条的时候,他直觉这个观众碰上的是抱着他和连琛的大腿上分的景怀。

他忍住自己的笑意,岔开了话题,“我打野也不影响带队友上分,只要队友没有那种乱玩儿的。”

啾啾这张嘴吧,就仿佛是开了光。

他拿了个豹女,连琛的招牌英雄,进了游戏。

一进游戏,队友就打信号一级团要求集合,啾啾看了一眼双方阵容皱了皱眉毛,自己家的阵容脆就算了,还没有任何控制,这种阵容都是极力避免一级被开的,怎么会有人要求打一级团,最离谱的是还有俩人跟了上去,直接三打五,送出三个头。

那个拒绝和啾啾换位置的中单还在公屏打字。

【bentley(刀锋之影):为什么不团?】

和啾啾一起没参与一级团的ad似乎也看不明白这三个人的举动,在公屏里打下了字。

【锦鲤小行星(暗夜猎手):为什么要一级团?s/b?这阵容怎么团?】

【bentley(刀锋之影):三打五肯定团不过啊,你跟打野是演员吧?收了对面多少?】

【锦鲤小行星(暗夜猎手):n/t】

游戏开始不到三分钟,中单和ad的骂战已经开始了。

啾啾的豹女拿着矛穿梭在野区里,甚至还钻进了对面野区杀了对面打野一次。

他刷完小龙血量不太健康,对面下路二人组已经朝着龙坑走了,自家的vn和风女也赶了过来,啾啾飞快地计算了一下,觉得三打二也不是不能打,便抬手给自己回了一口血。

对面的霞率先扔了羽毛。落在啾啾脚底,啾啾计算着血量,在羽毛距离不远的位置疯狂走位。

直到他找到个好的时机——

q丢矛标中霞,他刚变成豹子形态准备扑上去收下霞的人头时,风女突然闪现过来开大,把对面的霞给吹走了。

饶是啾啾这种水平的玩家,也没有整明白这个辅助的心里在想什么。

【aubret(狂野女猎手):?】

【风啊带我一程吧(风暴之怒):故意的,嘻嘻 】

啾啾:???

他皱着眉砸了下鼠标,懒得跟队友计较,走到草丛里回了程。

啾啾能忍,ad忍不了。

【锦鲤小行星(暗夜猎手):辅助有病吧?在线上就一直划水,我1v3吗??】

【bentley(刀锋之影):轮得到你叫?1v3,你也配?】

啾啾眉头紧锁,忍不住开口:“都什么东西啊,这怎么玩啊?”

这场骂战从中路和ad晋升为了中路辅助和ad三人对喷。

不仅如此,风女这个英雄好好打是个厉害的英雄,但是说起来也是辅助中最能作妖的英雄。

vn被对面霞仗着手长消耗的血量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他站在塔底下回城,而这个时候对面的辅助派克在一旁蠢蠢欲动准备越塔勾他。

风女突然闪现出塔开大,把派克送到了vn的面前,他直接eqa点燃一套带走了vn,与此同时风女的风慢悠悠地往塔下吹,把派克吹了起来,他扛了好几下塔又被风女按上了点燃,死在了塔下。

vn被派克击杀,派克被风女击杀。

而这个风女,踩在vn的尸体上亮牌子。

vn一个人骂不过两个人,又遭不住辅助像个间谍一样,骂了一大串不带脏字的话之后一气之下退了游戏。

啾啾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感觉他的豹女在召唤师峡谷都跑瘦了。

中单不仅没有抱着他的腿上分的打算,甚至还有拽着他的腿往下拉的想法。

中辅俩人搞完ad开始搞啾啾。

啾啾站在龙坑上面的爆炸果旁准备跳下去抢龙的时候,风女开着皇冠加速冲过来点了爆炸果,把啾啾刷地一下送进了对面五个人的怀里。

饶是不会骂人的啾啾,这会儿也拿着自己贫瘠的词汇量吐了脏字:“傻逼。”

风女又开始亮标。

【风啊带我一程吧(风暴之怒):打问号?嗯?还打吗?】

啾啾抬眼看了一眼战绩,双方分别是27:6,这六个头,全部都是啾啾冒险偷来的。

他烦躁的点了投降,偏偏另外俩人全部点了拒绝,二比二平。

【风啊带我一程吧(风暴之怒):想点?不可能,我要等时间到举报那个vn】

啾啾气急反笑:“这俩id我记住了,希望这两个人以后别排上在我对面。”

中辅俩人既不打,又不点,啾啾一个人从下路野区窜过去偷小龙,风女还给对面报位置。

啾啾觉得自己一胸膛的火全都噌噌噌地往上冒,他拼死抢下小龙,倒在了对面赶来的人面前。

“怎么有这种人呀!!!”啾啾的声音有点大,“一点素质都没有!!”

“怎么了你?”不仅仅是连琛,就连shins林野特们也投了目光过来。

“这些人,怎么这么玩游戏的。”啾啾嘟着嘴,原本的愤怒在这一刻变成了委屈,他可怜巴巴地说,“一级团打不了的呀,没法儿赢的阵容这几个人非要去打,打完怪我们不去,ad说了两句就和中单吵起来了,然后辅助就开始卖队友,给对面报坐标,这没法儿赢的啊。”

“别气别气,”连琛说,“没事儿,掉的分我回头陪你补回来。”

“这不是掉分的问题呀!”啾啾委屈地眨巴眼睛,“我就是很生气嘛!!”

“这中野id报一下,”shins说,“我以前也碰到过这种人,没办法我们作为职业选手不能挂机,但是我们可以有素质地卖他们,回头兄弟们排到这俩人都帮你‘一不小心失误’。”

“还能这样吗?”林野愣了愣,“真的可以吗?”

“又没挂机,又不是比赛,失误谁没有?”shins说,“反正上面不知道。”

“上面知不知道我是不知道,但是小玖在直播,你这番言论整个电竞圈都要知道了。”连琛说,“我看你是想吃罚款。”

啾啾的基地终于在对面小兵的不懈努力下炸开了,他生气地握紧了鼠标,举报了这俩人,甚至打开了桌面备忘录把这俩人id给记了进去。

“太生气了。”啾啾气呼呼的,“我太生气了。”

连琛有些好笑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不气了,来咱俩双排。”

啾啾撅着嘴点头。

【操这是什么言论?小甜心其实是rg团宠吗??】

【演员真瘠薄恶心,烦死了官方能不能给演员都封号了啊!!】

【shins这个言论真的很危险哈哈哈哈哈不过职业选手碰到演员真的好无奈啊】

【双黄连姐妹们微博有人扒出来小甜心爸爸发的那张照片,小甜心腰上的手是神的了!!!!!】

【雾草真的吗??】

【说起来他俩说自己从小就认识欸!!】

【小甜心姓连……难不成小甜心是神的童养媳???】

作者有话要说:  连琛:什么??还有这等好事??感谢在2021-07-30 22:11:30~2021-07-31 22:10: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守护洋芋公主 30瓶;九重塔、次月酿 10瓶;查无此人 6瓶;西子 2瓶;青芜、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